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67、真与假并不那么重要
作者:束星南  |  字数:3191  |  更新时间:2020-03-22 12:26:18 全文阅读

林若水从木桶中站了起来。

天行毅坐在一旁,好整以暇看着;

美人出浴,却并不急着披衣,而是走舞步一般在浴桶内做了一个360度旋转,一束白色绣花帕不知何时已经揣在她的手中,她转了一圈,眼睛偷瞧天行毅的反应,见天行毅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心中不由得有些得意。

她次第抬起自己的左右手,查看腋下,用花帕去腋下擦拭了,然后就着烛光查看,细细端详,过了片刻,她将头后双环髻散开,将满头乌黑发丝披散而下。

天行毅笑了笑道:“这倒是我见过的最美的美人出浴。”

林若水微微一笑,道:“你一定还没有瞧仔细。”

她忽然之间,又蹲下了,全身入水,然后哗的一声像是破茧的飞蛾忽然出水。

然后,看了看天行毅,声音娇媚:“你擎了烛台过来看看嘛。”

天行毅便擎了一盏烛台,绕着浴桶,凑近看林若水的身体,但见林若水发梢上的万点水珠一触她的肌肤便自坠落浴桶之中,先前擦拭的腋下等有些微毛发易沾水处,触手皆如明玉,无点滴水迹,

这时,环体来看,但见水珠见了林若水的身子,纷纷坠落,竟是不敢沾一尘,端的是“肌肤如玉,不沾滴水。”

烛台映照下,林若水的肌肤美妙明滑如鸡蛋清一样,乳白,滑不溜丢,触手光滑极致,天行毅由衷叹道:“姑娘肌肤,堪称天下第一肌肤。”。

林若水对自己肌肤这种出水出尘不染尘埃的美妙也颇为自得。

这种肌肤,据她所读过的书传来看,只有化外神州历史上春秋时代魅惑千秋万代的妖女、号称“杀三夫一君一子,亡一国两卿”的夏姬才有,概率是数百千万女子中难得一例。

她俏生生的站立在浴桶中,向天行毅伸出手,慵懒娇羞如无力。可谓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她的身上开始散发出一丝似兰非兰、似麝非麝的妙香,绝妙处几疑人间再难得。

这种芬芳之味中人欲醉。

天下的男子当此时,绝没有一个不会伸手过去搀扶,甚至会直接将她打横一把抱起,距离浴桶不远的地方就是红罗帐内。

红罗帐内,大红色描龙绣凤的锦被早已铺就。

接下来的情景本该是这世上最杰出的男子与这世上最销魂的女子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人类最伟大的运动。

但天行毅却居然无视了那双向他伸出的纤纤玉手。

他擎了烛台,又走了回去,坐到椅子上,慵懒的陷身于椅子中,仿佛椅子有什么魔力,将他绑缚住一般,然后,他淡淡的道:“我到这里,并不是来与姑娘春风一度的。”

林若水恍然失落,她这一生还从没有一个时刻会像此时,在她最魅惑、最具有魅力的时刻被人拒绝。

隔了良久,她才收回她伸出的纤纤玉手。

“你是为了尔朱英皇那个丫头才不碰我?”

天行毅摇了摇头。

尔朱英皇已经失踪了,这是北卫太子屠拔俊告诉他的消息,他那日眼见尔朱英皇与太子妃上了轿子,本来自觉护送的任务已经完成,他该离开北卫返回雪域都护府。

大定三年即将落下帷幕,尔朱荣也已经身死,西蜀已经灭国,他在西蜀也没什么留恋,是时候回去雪域都护府了。

这时候回去,可能还来得及竞争一下掌教的位置。

据消息,大随天子新派遣的边帅已经到任,恩师欧阳歙即将由掌教的位置一跃成为边军副帅,即便他不去贪图掌教的位置,便是恩师升任副帅的时候他也该到场祝贺的。

但是,事与愿违。

尔朱英皇在这个时候失踪了,就在他拜别太子之时,太子亲口告诉他尔朱英皇失踪了,并恳请他一定要把尔朱英皇找到、救出来。

而且,在这次拜别中,他还知道了另一个对太子来说,可能丢尽颜面的事情,太子妃根本就不是尔朱英皇的姐姐,而是尔朱英皇姐姐当初的侍女齐楚,真正的太子妃有可能在卫京。

而尔朱英皇的失踪可能与卫京有关。

他不能不来卫京,也不能不管尔朱英皇。

尔朱英皇与他之间有一种奇怪的关系,他是尔朱英皇的男人,虽然他并不爱她,他和她的那些事儿,都是天意弄人。

也是寂寞男女的互相安慰。

他不愿做她的丈夫,但是由于发生过的事情,他没有理由对她的失踪放任不管,眼下,他进入摘星楼,找到林若水,就是因为林若水在卫京城可能是消息最为灵通的一位。

毕竟,这样的美人儿,她可能只要秋波一转,便能得到一个价值万金的消息。

林若水笑了。

“原来你是要找尔朱英皇,你爱她?”

天行毅又摇了摇头,林若水这种见多识广的姑娘,想从她的嘴里套出一点儿消息显然并不容易。

她现在依旧不着寸缕,也不急于穿衣裳。

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她从事这门职业以来对她竟未动心的唯一的一位男子,多少男子,见了她魂不守舍,见了她丢了三魂七魄。

但天行毅淡淡然,她几乎怀疑他那方面不行。

这一段时间,卫京城里有太多关于天行毅的消息,有的说天行毅有一管黑布套着的宝刀,那柄宝刀便是众镜刀,已经杀了卫京城的捕快一百二十四人。

但也有人说,天行毅的宝刀根本不需要黑布包裹,因为他的宝刀是灵山宝器,能够变成食指上的一个小月牙儿,食指一动,宝刀就能悬停在空中,能够迎风变化。

还有的说卫京国库的东库夜间失窃也是天行毅所为,这件事是林若水听北卫皇宫的左藏令亲自说的,那天左藏令在两个心腹武将的陪同下,开启东库的大门,进行例检。

东库之中,左边木架上是一堆堆的金条金砖,右边木架上放着一盘盘白花花的银锭。

左藏令和两个武将步入东库。,他们显然觉得有些异样,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然后便吃了一惊。

一个木架的顶端高坐着一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手持一把宝刀,自称便是天行毅。东库机关无数,寻常苍蝇都飞不进去,左藏令也不知道天行毅是如何混了进去。

他说他是来寻北卫的那把七众刀的,七众刀分赐四大方国与雪域都护府,如今已经是尽人皆知之事。

随后,天行毅似乎是没有寻到,便将东库之中的几幅极其珍贵的名人字画、书法贴给卷走了,据说是卖了一大笔钱,然后天行毅又不知所踪了。

除此之外,林若水还听到不少传闻,有的姑娘据说是被采花贼给天行毅采了,还有天行毅杀人不眨眼,残忍毒辣云云……

谣言在没有人出来澄清的时候总是会像长了翅膀一样,而且还有可能不仅仅是翅膀,而是会幻化成各种不同的形状,一个人不幸卷入谣言,谣言之中的他和真实的他可能根本是两种人。

这些谣言,当然不是无端起来的。

林若水淡然的笑问:“你来这里,难道就没有听说这些谣言?至少你那管黑布套着的宝刀,我便没有瞧见。”

天行毅笑道:“我从不用黑布套宝刀。”

林若水点了点头,道:“那你食指上有月牙儿,那月牙儿便是宝刀,是么?”

天行毅不置可否,这些传闻他自然最近都听过,他来卫京城与这些传闻也有一些关系,一开始,他并不打算理会这些传闻。

毕竟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但是后来谢冲说的一番话对他有一些触动,谢冲道:“这些谣言,你如果不去澄清,那么你在北卫人民心中便不会留下好印象,我看你也是胸怀大志之人,一个胸怀大志的人,首要在得人心,如果你任由这些谣言泛滥,你会失去北卫人心。”

这句话说到了天行毅的心坎上,他的本尊来到卫京城里走一走,到卫京城最负盛名的摘星楼上走一走,会一会卫京城里最负盛名的姐儿林若水,这行动就可以制止住一些谣言。

至少全卫京城的人都知道他今晚在这里,那么别的地方便不会出现有关他的荒唐谣言。

而且,他见了林若水之后,更加相信这一点,林若水这个卖艺不卖身的窑姐儿,和传说中、和书里面那些窑姐儿有相似之处。

这是个仗义的窑姐儿,这是个有范儿的窑姐儿。

她虽然勾引他,那也不过是美人见了英雄忍不住要以身相许的冲动而已。

他知道,此刻的摘星楼下,已经遍布了不知道多少六扇门的捕快衙差以及公门中人,这些人自然是因为那些“谣言”准备来拿他的。

只不过,他们都被林若水挡了驾。

林若水微微一笑,道:“不管怎么说,我知道,今晚在我房里的天行毅是真的天行毅。”

天行毅点了点头,笑了。

林若水微微蹙眉,道:“你在我房里的时间,已经足以让人遐想我们是不是做了很多很多很多他们以为我们会做的事情。”

天行毅笑道:“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希望知道,尔朱英皇在哪里,你是不是会有消息?还有这些谣言,都是哪里传出来的。”

林若水终于从浴桶中走出来,仍旧不着寸缕,她走到榻旁,掀开红罗帐,用手拍了拍红色秀被,脸上有旖旎的绯红,另一只手向天行毅召唤,纤纤玉手,似无力而却又极具诱惑。

“天行毅,你过来,过来我便告诉你。你如今身陷一个大阴谋中,只有我知道这个阴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