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68、女人假爱情之名莫名其妙
作者:束星南  |  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0-03-23 20:44:44 全文阅读

“你这个阴谋家,这个阴谋的最终目的究竟是什么?”

女子的身子在黑漆漆的兽毛绒里白皙得和仙子一般。

她躺在一张就像一个凹字形的巨大的鱼缸状的绣榻中间,凹口处是床,床上铺着不知什么野兽的皮毛制成的被褥,极为舒适柔软,人一睡下去,立即便陷入到这些温软舒适的皮毛中间去。

绣榻旁边的缸中游鱼历历在目。

据说这榻上的兽毛来自于山海经中记载的的一种神兽唤作鹿蜀。取其四足与身体交集腋毛制成。

人睡在这种兽绒褥子里便好似睡在白云堆里一般,让人情不自禁便想入非非。

此时,早已经华灯初上,贵妃娘娘尔朱英娥早已经躺在这兽绒之中,星眸如醉,每逢老陛下出外围猎的时候,便是她与魏妙谟的幽会时节。

她以手支颊,秋波流转,望着魏妙谟。

魏妙谟在一旁支着手臂笑盈盈的看着她,缓缓道:“也没什么,咱们的秘密估计迟早是要败露,我瞧着,趁老头子对我们还没起戒心,先下手为强。”

贵妃娇嗔的:“你这人真坏。”

魏妙谟叹了一口气,道:“我哪里坏了,我是爱你爱得要命,为了你干冒奇险好不好?这世上有谁为了爱一个人想了那么多的奇谋妙计,甚至拿自己脑袋去冒险的?”

尔朱英娥把脑袋埋在他的怀里,连一动都不能动。

她的嗓音因为不久之前不可描述之事带来的愉悦,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轻轻呢喃,道:“是的,是的,妙谟,我也爱你,永远爱你。”

窗外,忽然一个惊雷响起。

魏妙谟笑吟吟的看着她,道:“娘娘,你最近可是好事连连,从时运上看,机会也在我们这一边。”

尔朱英娥噘着嘴,明明是一个少妇,但在魏妙谟面前,却仿佛一个小姑娘一般。所有的少妇都有这种假扮少女的时候,尤其是她们自以为陷落在爱情之中的时候,即便是贵为贵妃娘娘也不例外。

她娇嗔的道:“哪有什么好事,你净瞎说。”

魏妙谟道:“不是么?你小妹妹已经来看你了,你有不少年没见了吧,算是好事吧。这算不算一件?”

贵妃点点头,道:“嗯,算。”

魏妙谟又道:“老头儿去出猎,让咱们有时间相聚,让你这般快活,算不算?”

他说着,拍拍贵妃娘娘的胳膊,又拧了一把。

贵妃微微嗔怒,道:“你这个人,你说你怎么这么坏?”

魏妙谟贼特嘻嘻的笑道:“我若不坏,你会爱上我么?”

贵妃脸一红,笑笑,道:“也是,还有其他好事么?”

魏妙谟点了点头,做凝神思索状,过了一会儿,道:“自然还有,这第三件大好事是咱们的宝儿距离做北卫新君的日子不远啦。”

一提及此事,两人的声音都刹那低了下去,开始窃窃私语,几乎是咬着耳朵在说,尔朱英娥吃吃娇笑,窗外惊雷过后,雨声越发的大了,渐渐的雨声大到打的屋瓦都啪啦啪啦响,两人说话的声音才又大了一点儿。

贵妃娘娘也开始穿上衣裳,倚靠在床阑上,两个人这时都正儿八经起来,商量起这一事端。

贵妃道:“但老头子武艺那般厉害?咱们如何对付得了他?”

不过她想到自己这一生简直就是被他这脑袋高速运转所打造,便又有了些信心,用手戳了戳他的头,道:“你这脑袋,我就不知道是什么做的,怎的那般聪明,这次又是有啥鬼点子?”

魏妙谟嘻嘻笑道:“我这聪明确实是有一点儿,不过这次却不是鬼点子,这次将是一次绝杀。”

他说时,脸上露出一抹凶狠的神色,伸出手掌在头颈上做了一个咔嚓的姿势。

贵妃愕然,惊住,她虽然不爱卫帝,并且与魏妙谟这个隔壁老王打的火热,且给卫帝织了一顶绿油油的大帽子,但她深知要杀卫帝何等艰难。

卫帝的武艺非常奇怪,也非常霸道,他运功起来的时候,时空仿佛都会凝滞一般。

屠益龙百毒不侵,老当益壮。他围猎的时候,纵使是百兽之王——特大号的吊筋白额虎看见他都不自觉下跪匍匐,人之神威百兽跪伏,这是尔朱英娥亲眼所见。

曾经有一次,屠益龙在狩猎的时候,一只猛虎忽然奔袭而来,但是卫帝刹那戒备,都没有做动作,只是握拳大喝一声,那只猛虎便在半空的奔袭中忽然变成了慢动作,像是被定格住一般,最后缓缓跌落在卫帝脚边,匍匐哀鸣,甚至流下了眼泪,终究被卫帝一刀斩杀。

尔朱英娥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卫帝偶尔也会炫耀一下自己的武艺,经常叫大内高手搏杀,他运功走过,他走过之处,所有高手的动作全都凝滞。

在那一刻,不但尔朱英娥,还有魏妙谟悟出一个道理,计谋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一切归零,因此,尽管他们知道自己是在给北卫最有权势的人织绿帽子,甚至也知道屠宝儿的脸随时会出卖他们,他们却一直无可奈何。

魏妙谟曾给老卫帝下过毒,就在他第一次侵犯尔朱英娥、他与尔朱英娥大婚的那天晚上,卫帝所饮用的酒水魏妙谟全给下过毒,他下的全部都是痿药。

他本来以为,他这样做可以让卫帝男子的功能丧失,保全尔朱英娥的处子之身。

但魏妙谟机关算尽,却没料到卫帝百毒不侵。

下毒毒不了,兵刃近身不了,饶是魏妙谟聪明绝顶,智商爆表,却也一直未想到怎么对付卫帝,除了这心腹大患,除了这他和尔朱英娥幸福路上的绊脚石。

他一度以为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杀得了屠益龙,寻常武将杀手,近身屠益龙,动作都会变得极其缓慢,甚至不敢抬头仰视。

卫帝神威无敌。

所以,他虽年老,但是群臣慑服。

他一句话,贬谪太子去略阳城,举国无敢异议者。他现在威势熏灼,年虽六十许,但是精神矍铄,完全没有短时间内嗝屁迹象。

不过,这一次,魏妙谟信心百倍。

魏妙谟甚至已经有全盘的计划,就在他这个智囊也已经觉得无计可施的时候,西蜀国传来了尔朱荣被刺的大好消息,尔朱荣身披貘猊宝甲,武功也是极高,但仍然被刺。

这事重又点燃了魏妙谟的政变推翻卫帝的激情。

何况,他的计策差不多算是天衣无缝。对自己的智商,他一贯很自信。他若布局,便是全天下最精妙的局。

眼下李澹已经在府中,天行毅也已经来到卫京城。

有这两人在,他驱使二人杀掉卫帝,已有可能。

……

“呵呵,呵呵。”

天行毅听罢林若水的一席话,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个以告诉他阴谋为诱饵来勾引他行鱼水之欢的窑姐儿说起目前卫京城中多起假天行毅伤人杀人、盗取宝库的传闻,都是北卫当今太傅魏妙谟的阴谋,令他哑然失笑。

他倒不是不相信,而是觉得这一切有些匪夷所思。

林若水说了很多,魏妙谟这样给帝王带绿帽子的大臣他是第一次见,他想杀卫帝,为何要陷害自己呢?

“很简单,陷害你才能留在卫京城,不然,你大概会回到雪域都护府去吧?”

天行毅一想,这倒是实情,如果不是尔朱英皇失踪,如果不是谢冲劝说,他大概其已经都动身回雪域都护府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疑惑。

林若水看他似乎疑虑未解,笑了笑,道:“魏妙谟希望你能帮助他杀掉卫帝。”

天行毅听罢,不由哑然失笑。

陷害一个人,来让这个人帮自己,这种求人帮忙的办法他是第一次听说。

林若水有些不屑,道:“陷害你,又如何?说不定尔朱英皇的失踪也是他所为,你难道不会为了救尔朱英皇而答应他?”

天行毅皱了皱眉头,对他而言,这倒是个问题。

如果魏妙谟真的挟持了尔朱英皇,要挟他刺杀卫帝,他是应该会答应的,因为,他欠尔朱英皇的,但是如果按照林若水所言,这尔朱英皇该是魏妙谟事实上的姨子才对。

他怎么能绑架自己的姨子?

林若水笑了笑,道:“这些做了高官的人物,有什么坏事做不出来?只要达成目的,必然不择手段。”

天行毅想了想也是。

“和你接触的谢冲,是魏妙谟的门生弟子。”

天行毅对这个倒也不惊讶,魏妙谟年纪轻轻,已经是太傅,在北卫必定有不少门生故旧,他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林若水笑了笑,道:“这些都是魏妙谟让我告诉你的,现在,你知道答案了。”

天行毅听罢,倒也不怎么吃惊,这个答案他已经想到,魏妙谟告诉他这些,不过是希望他帮他对付卫帝而已。即便不是托林若水转告,他也一定会托另外一个人转告的。

林若水见他神色淡然,有些不测他是答应或者不答应。

她裹了裹胸前的被子,手指抚摸上天行毅赤裸的胸膛,在天行毅的胸口上划着圈儿,轻声道:“你如果答应了,尔朱英皇一定会安然无恙。至于我……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天行毅双手枕头,斜眼看了看她,道:“我只是奉命上了你的榻,我可什么都没干,我怕窑姐多情。”

眼前的这个姐儿是有些销魂、在榻上简直可以用动人心魄来形容,但他却似乎年届不惑不动心。

林若水幽幽的叹道:“你知道不知道为何我要帮魏妙谟?你知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了爱情都做了一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如果能够和你这样的男人有一场爱情多好。”

天行毅淡淡的笑了,他知道,这个窑姐似乎看上自己了。

女人确实容易看在爱情的份上,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男人假正义之名常常莫名其妙,女人假爱情之名莫名其妙。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