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22、将行刺进行到底
作者:束星南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0-02-24 15:26:28 全文阅读

尔朱荣笑了笑,望了望李澹,对李澹说的话并未放在心上,道:“你方才搭手我时,没探测到本将军这王宫非去不可?”李澹点了点头。

尔朱荣道:“你既然知道我非去不可,还有什么话好说。”

李澹叹了口气,道:“王后太可伶了,你也别要难为她。”他从方才的搭手中探知尔朱荣想要到宫中替王后堕胎,不由得有些担心眼前的这位父亲会对女儿施暴。

搭手之下,他早已经探测得眼前的这位大将军并非善类,但是,如果西蜀王宫是天下大乱的源头,那么无论如何,自己必须阻止天行毅杀他,只要各国保持现状,天下便不会大乱,人间便少些杀戮。

尔朱英皇见他神色凝重,这时也露出特别担心的神色,道:“爹,不如便派个太医随我去宫里看妹妹。您就......”

尔朱荣笑了笑,慈爱的摸摸二女儿的头,做出一副大义凛然之状,道:“不妨事,你妹妹的身体更重要,她十月怀胎,为父若不去,成什么话,为父要去看看,危险什么的,大丈夫人生在世,哪有一天不在危险之中,大丈夫活在世间,当视死如归。”

尔朱英皇听见父亲的豪迈言辞,眼中大有得色,瞥一眼李澹,说道:“就跟你说我爹是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吧。”

李澹不置可否。

尔朱英皇见他不答,略感无趣,当下正色对父亲道:“爹,你这样要去,我知道是爹疼爱妹妹,不过,您还是让李澹给您做个伴当护卫,他虽然没有爹您的半分英雄之气,但道术惊人,他跟了你去,孩儿也放心。”

尔朱荣心忖这傻丫头这主意倒也不错,有了这个搭搭手便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的高人,正可以带过去检查一下陛下和王后究竟在做什么勾当,当下呵呵一笑,道:“好。爹本来便这么想。”

尔朱英皇见尔朱荣答应,心下大喜,牵着尔朱荣的衣角,道:“爹,看在孩儿为您推荐天下一等一的护卫上,爹,您也带孩儿去吧。我也想去看看妹妹,另外,李澹说宫里也有个非常厉害的人,我倒是要去看看,那个人有多厉害。能比爹更厉害吗?”

尔朱荣心中寻思,二丫头要去的话,至少可以牵制她妹妹,若是小兔崽子对我做出什么忤逆之事,到时候就算被刺慌乱时刻,也多个挡箭牌什么的,何乐而不为。当下便允诺,道:“你们两个人都紧跟我,不离左右。”

鉴于尔朱英皇和李澹都提到这次去探视可能有凶险,有难对付的人物,尔朱荣也不敢怠慢,他赶紧回到内堂,从压箱底的底下取出了獏猊之甲,这是一种特制的狮皮战甲,极薄,但是刀剑不入,整个西蜀也不过5件,尔朱荣一人就独占了3件。

寻常时候,他不过披1件而已,在战场上从来就未曾被砍开过,现在,他把他所有的3件战甲宝衣全部披在身上,再在外面裹上普通的锁子连环甲。

尔朱英皇对李澹道:“你不是说你的飞剑很厉害么?试试。”

尔朱荣道:“尽管试。”

李澹的拇指和食指打了个响指,忽然他的手上就凭空多出来一把剑,说是剑,但更像是飞刀,长不过尺许。李澹将剑一抛,以食指制动,那剑犹如鬼魅,便向尔朱荣刺去,但听得铮的一声锐响,飞剑撞在铠甲上,擦出一串火花。

李澹微感诧异,认真起来,左手扶着右手手腕,食指催力,飞剑围绕着尔朱荣的貘猊甲一路划过前胸后背,铮铮铮铮锐响不断。

尔朱荣怡然自得,脸上露出微笑:“如何,你虽是半仙之体,这貘猊甲,你还是刺不穿吧。”

李澹把手一招,飞剑飞回手上,李澹随风一舞,那剑爆长数尺,握于李澹手中,李澹的人早已经贴身而上,双手握住剑柄,大喝一声,一剑向着尔朱荣的肩膀劈下。

尔朱荣见状,立刻肩膀运力,迎这一剑,这一剑势大力沉,但貘猊甲显然抗住了这一剑,只是李澹内力太强,尔朱荣竟自经受不住,紧忙卸力,肩膀一盈一缩,他噔噔噔噔连退十余步,一跤摔倒。

但他随即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大笑道:“本将军毫发无伤,我不信,王宫之中,真有人能够伤的了我?”

李澹默然无言,尔朱荣有这宝甲护体,连他的飞剑都伤不了,这世间还有谁能奈何?但圣长老明明说这西蜀王宫乃是天下大乱之源。

圣长老的话对他而言,宛如神谕。

这里既是大乱之源,事情就绝不会像如今这般一切被尔朱荣掌握于股掌之中。一定会有什么凶险之事即将发生。

只是,他并不能确定即将要发生什么。

在他疑惑的时候,尔朱荣已然率着他和尔朱英皇等人启程,将军府大将军令已经发出,从将军府至于王宫的三里的道路街区上,每三步就有一名执刀将士攘袂扣刃,如临大敌,盛陈兵卫,接连不断,将士们一直排到王宫。

另外,在街市的两侧酒楼、饭馆,楼堂场所安排了无数的弓箭狙击手,强弩劲弓暗哨到处都是。

........

王宫之中,天行毅和君上端坐在桌子旁,桌上有一壶酒,有一个琥珀杯。少年君王显然有一些坐立不安。

有小太监前来报讯:大将军即将到王后寝宫。

少年君王脸色一变数变,竟然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牙齿上下打战,扶着桌才能坐定。桌上的酒壶、酒杯被他身材带动,发出滑动的声音。天行毅道:“君上,您过于紧张,形于颜色。”

少年君王举起酒壶倒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大口大口的呼吸。过了一会儿问天行毅:“现在看起来是不是要正常点。”话音未落,自己不自信,端起酒杯又倒了好几杯酒,一杯接一杯,喝了五六杯。又伸手下去摸了摸刀,刀在。

天行毅低声道:“一会儿大将军进来寝宫,所带护卫应该不会太多,陛下替微臣挡住大将军手下,大将军到床前问候王后病情的时候,应该背对桌几,臣立在大将军身侧,从桌几下拔刀刺毙此贼。”

他心中事实上也有一丝紧张,毕竟要刺杀的是当今天下西蜀国中万万人之上的大将军尔朱荣,成,则名垂青史,败,则,他不想,也不愿想。

其实,他还有第二套方案,甚至也可以确保尔朱荣必然毙命,那个方案,来自于尔朱荣身边亲近之人,来自于君无忌的筹划,但是君无忌的这个智谋方案,以牺牲君上为代价,天行毅不愿意采取。

至少,眼前这个方案虽然凶险,但是若策划得当,君上最后未必会死,而且,君上也能在残酷的政治中得到历练;而这个第二套方案,小君王至今根本都不知道一星半点。

少年君王很可怜,真的很可怜。

天行毅心中充满悲悯,他面目如常,举止行为了无异样,他的心理素质比少年君王要好一千倍。但是,大将军进寝宫来,如此阵仗,如此场面,少年君王阅历较少,能否扛得住却是大问题。

桌几的摆放,刀的位置都已经安排好,只要行动迅速,电光火石之间,背后捅刀子不成问题。天行毅料定,尔朱荣必定身穿宝衣,但头颈呢,岂能护得住,一刀刺残,二刀毙命。

即便一刀不死,大将军必定慌张夺门而逃,背后空门大露,他从后追击,以他的刀术,大将军又岂能逃得出去?一切已安排停当。

少年君王紧张惊恐之情溢于言表,纵使接连饮酒也无济于事。天行毅又拿起赦书道:“你看下,镇定些。”

少年君王又轻轻默读一遍,道:“尔朱荣忤逆君上,今已授首,首恶已诛,赦其党羽,一切不问,钦此。”

这道赦文,一旦成功,就要立刻交去秘书曹,昭告天下。

有了这道赦免文书,可以瓦解尔朱荣的那些狐群狗党的势力,以防狗急跳墙。

门外,并不知赦书内容的王后已经安排了一名甲士,一旦刺杀成功,他便会立刻将这封赦书送到秘书曹,等候宫中传出消息,便签发出去,昭告天下。

与此同时,寝宫之外,大将军府的将士几乎已经控制一切。

大将军尔朱荣带着李澹、尔朱英皇及其他五十余名武功高强的校刀手已经进入后宫,正在往寝宫来,空气中到处都是肃杀气氛。

即便是一片黄叶飘零都带着杀气凛然。

后宫之外,大将军的亲信亲戚故旧将士等,布满堂阶,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皆操长戟,带利刃,对所有进出后宫的宫女、太监等,一律集中收身,男男女女全部脱光搜查,不得私藏任何利刃,等到收拾完毕,方准各自回原来岗位;

同时,御膳房内,由军人监督做完御膳,所有管制刀具全部没收,待大将军探望王后结束回府方能发还。

一切人等,在宫内不得跑跳、一律用膝盖行走,违者杀无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