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21、阻将军入宫
作者:束星南  |  字数:5503  |  更新时间:2020-02-25 14:06:24 全文阅读

尔朱荣正叮嘱那些医官注意要把打胎药说成安胎药。

一个如出谷黄鹂般声音飘然而至:“爹,什么安胎药呀?是给妹妹送去的么?妹妹怀上了么?我也要进宫去看她。”

随着话语声,尔朱荣的二女儿尔朱英皇和一个美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尔朱荣定睛望去,但见那个美男子仙风道骨,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皮肤很洁净,双目炯炯有神。飘飘然有出尘之表。正是先前被大师兄门雪从结界中推落尘埃的李澹,不过他茫然不识,但看着女儿似乎与那道士有些亲近,不由得微微愠怒,道:“野丫头,你这些日子又死去哪儿野去了?整日都不着家。”

听了父亲的责备,尔朱英皇嗔道:“爹,孩儿才没有到处去野,孩儿是去寻找异人去啦,孩儿去为你搜访贤才。”

尔朱荣冷笑一声,却见她把一旁的李澹推到了自己面前,李澹毕竟是外人,而且看上去仙风道骨,他一时不测深浅,当下也不过于发作。

对二女儿他素来有些喜爱,体现了他一丝丝残存的人性。

二女儿算是三个女儿中唯一与他还有些亲近的,不像大女儿,早早嫁去北卫,做了太子妃,这几年都没回来探过亲,偶有书信,也是寥寥数语。不过,这种政治联姻的事情,不遂女儿心愿,大女儿记恨在心也很正常。

像他这种做大事情的,亲情早就淡了。就算见到大女儿,他也只会冠冕堂皇的说些要修妇德妇功妇言,勉力修持,母仪天下等等的官方言论;小女儿虽然是嫁给了西蜀君王上,但近来胳膊肘向外拐,对自己不甚亲热。

他残存的一丝亲情也就只有在二女儿身上得到些慰藉。

当然,其实,他的亲情对二女儿也只是相对浓厚而已,这里面,不仅仅是因为二女儿在他三个女儿当中最漂亮,还因为他曾经找相士替三个女儿看相。二女儿与众不同,当时着了男装。

看相的围绕三个姑娘前前后后转了几圈,道:“阁下大姑娘、小姑娘俱有贵相,但阁下二公子高额广颐,龙睛凤颈,惜乎是个男儿,若是女儿身,当大贵,母仪天下。”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尔朱荣才没有将二女儿嫁到北卫或者东幽,或者直接配给自己国家的君王。因为这些国都是诸侯国而已。

相者那意思,仿佛尔朱英皇将来要做天下大一统之皇后而不是诸侯王后。

大随老皇帝杨继燕还在世的时候,尔朱荣便秘密带着二女儿尔朱英皇觐见了老皇帝,希望将二女儿与大随太子杨亦勇的婚事敲定,他则与大随里应外合,拿下西蜀国,将西蜀国全境并入大随,划分郡县,从此不设藩国。

尔朱荣相信,若西蜀撤藩,并入大随,合两国之力,大随统一天下指日可待,各诸侯王国扫灭也是手到擒来,到时候二女儿贵为天下之母应了相士之言也不是不可能。

但尔朱荣没有料到的是,太子杨亦勇知道尔朱荣早年曾于二皇子杨孤昂藩邸服役,对尔朱荣并不信任,婉言拒绝了与尔朱英皇的婚事。

并且当时老皇帝已老,又担心灵山圣长老反对此事,更担心如果西蜀国灭,北卫、东幽等各国兔死狐悲,群起反抗,老皇帝终究没有再起灭诸侯、一天下的雄心。

尔朱大将军自然知道婚事告吹的原因在于他和杨孤昂曾经的僚属关系,并且怀疑此事可能是杨孤昂从中做梗,他开始拒绝杨孤昂的一切指挥调度,反正这时候他已经是西蜀国的第一号人物,杨孤昂也拿他无可奈何。

他试图以拒绝杨孤昂来挽回太子对尔朱英皇回心转意。

只是,他万万料不到,太子杨亦勇竟忽然得了重病,撒手尘寰。

二皇子杨孤昂按照推长而立的嫡长子即位规则,依次而立,顺位接替了太子的职位,入主东宫。

一切,人算不如天算。

当然,尔朱荣更没有想到的是,杨孤昂竟然在即位之后,安排了刺杀他的计划。而眼下,这场行刺利用了西蜀国的国内矛盾,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绞索已经套到了他的头颈之上。

尔朱荣看不见这绞索,但李澹却是当初在结界之内,便窥见了密谋。

.......

李澹微微稽首,尔朱荣见他对自己施礼,便道:“这位仙长是?”

李澹抱拳答道:“贫道来自灵山圣境,姓李单名一个澹字。”

尔朱荣须髯一掀:“你是灵山弟子?”

李澹点了点头。

尔朱荣愕然:“灵山弟子鲜有踏足人间世。咱们俗世中人,如今都已经没人见过灵山众仙家了,你说你是灵山弟子,可有凭证,莫不是行骗的江湖术士。”

李儋笑了笑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尔朱荣冷笑道:“灵山弟子皆有神通。不知尊驾有何等神通?”一旁,他的二女儿凑到他的耳边,轻轻的道:“爹,他是真有神通?”

紧接着她便叽叽呱呱缠着尔朱荣述说李澹的神通之时。

李澹见尔朱英皇解释,乐的不插嘴,站于一旁微笑。

大前天,他入了蜀京城之后,

蜀京城内摩肩接踵,人头涌动,他通过身触法他发现一个秘密,那些穿着华贵的知道王宫消息比那些衣裳褴褛的知道王宫消息要多一些,那些穿着华贵的女子知道的王宫消息,又比穿着华贵的男子知道的消息更多一些。

掌握了这个规律之后,李澹开始想办法身触那些穿着华贵的女子。偶尔有几个骂他臭流氓,但是更多的见他俊眉星目,仙风道骨,一碰到李澹挨上来,便主动靠了过去,同时秋波汹涌,媚潮澎湃,李澹往往落荒而逃。

他在灵山之山,灵山的仙师们常常告诫他,山下的女人是老虎。但为了迅速找到王宫所在,他不得不触碰这些母老虎。不过,大部分母老虎他一碰之下,也不过是家中老虎,去过王宫的就没有,他几乎一无所获,即便有几个知道宫城的,对宫城里面的情形也一无所知。

休息了一夜之后,昨日早上他吃早餐的时候,发现附近许多人正围着一堵墙,大家摩肩接踵,有人正在往里面挤,而且统统都是识海丰富的娘们。

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女孩儿也正在往里面挤,这女孩儿他瞧着不像是那种秋波汹涌的厉害姑娘,当下,便有心想通过她询问王宫中事,便也往人群中挤了进去。

原来,人群正在围观一篇由西蜀国户部发布的一条公告,征召一些寡妇以及青楼女子自愿去雪域长城劳军,劳军过后可以从良及由政府指定婚配。

李澹这满头大汗挤入来,众人早将这其中消息通过身触告诉了他答案。

所谓劳军,是雪域都护府及太学生军中男人极多而女性偏少,除了上了品级的军官可以携带家眷外,其余军人都是孤寡一个,所以这劳军其实是去做皮肉生意。

换而言之,这是各国政府为了安抚雪域长城的一道常规操作,每年都有这么一批劳军队伍。

李澹身在灵山,不识人间复杂,也不明白这些军人何以需要女子,何以需要皮肉生意,至于皮肉生意的本质内涵,他也是莫名其妙。

他甚至连食色性也这四个字是甚么意思却也还不太弄得明白。

忽然,他警觉有一个人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他回过头来,不由得欣喜不已,扯他衣袖的正是那个穿着华贵的女子,那女子不知何时主动挤到他的身边,笑道:“怪哉,怪哉,看你像个道士,难道你也想去劳军?长得倒是白白嫩嫩的,唉,也难怪,这军中自然也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

李澹愕然,人世间词汇太多,许多词汇他潜入人识海之内,他并不知这些词汇消息具体含义。

甚么龙阳之好,断袖之癖这几句话他茫然不懂。他见这女子不像是寡妇或者什么青楼女子,和周围拥挤着看这消息的女子有些许不同,眉目之间舒朗清秀得多。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

那女子那里料到这男子一见面便扯住了她的手,不由满面羞红,怒道:“放手。”

李澹却哪里知道人世间这男女关防,道:“姑娘,希望你能告诉我一些事情。”

那女子正欲挣脱,但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面前这个年轻道士似乎确实是有些神通,他的手搭在自己身上,就像把一座桥梁架进了自己的心里,只觉自己体内不知何物向他身体里面飞奔过去,不可遏制,当下放弃了挣扎。

李澹拽着她的手一直将她拽出人群,对面店铺的角落里,有两个人在走围棋,李澹拽着那女子走了过去。那女子身体之内、识海之中信息纷至沓来。

李澹忽然大愕,他分明在她心里窥见了小王后,窥见了尔朱荣,不由得道:“你是王后的二姐?你叫尔朱英皇?你想去雪域劳军,见识一下那里的英雄?”

这女子正是王后的二姐尔朱英皇,闻言也不由得愕然,她这一生仰慕大英雄,大豪杰,想去雪域的万里长城看一看,走一走,这次看见劳军告示,正想着混入这支队伍,悄悄跑去雪域都护府见识见识,但料不到竟被李澹一语道破,她这心事从未对人说过,这时兀自有些不信,道:“你便凭捉住我的手知道?”

李澹点了点头,道:“嗯,我只要和你身体有接触,就能知道你想什么,这叫思控术,可能你们凡间叫做读心术,不过我们修炼到了高级,比读心术厉害很多,甚至我不和你接触,我也能知道一些事情,不过目前我所学还是比较粗浅的道术,这样,我这里备了围棋,我们做个试验,你便可以信我。”

旁边两个下围棋的人已经惊呆了,看着李澹仙风道骨,不似诈伪。一个个如望神仙。

李澹微微一笑道:“两位朋友,借你们的棋子一用,我要证明一下。”

他双手捧出一把棋子,闭上眼睛,道:“你伸手进去数一些棋子握在手心。我来猜,你在心里默数便是,别数出声。”

尔朱英皇照做,一五一十在心中默数,道:“好了。”李澹微微笑道:“二十三”,尔朱英皇大惊,那两个下棋的人也来了兴致,来帮尔朱英皇数手中棋子,尔朱英皇:“我数过啦,就是二十三。”接下来尔朱英皇不停的做测试。

李澹不停的说道:“二十五,二十七,一十九,一十一,七,九,一十二。”尔朱英皇试验了七十八次,七十八次李澹都能准确的说出她在里面数了多少粒棋子扣在手心,甚至有一次,尔朱英皇偷偷的取了一些棋子,然后又将棋子放在棋盘上,李澹都能准确说出。

尔朱英皇摊摊手,对着李澹做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叹道:“简直是神了。”

李澹微笑道:“这些在道术而言都是小儿科。我演示这些,都是希望你带我去见你妹妹,王宫之中将有凶险大事发生。”

尔朱英皇对宫中是否将要发生凶险丝毫不以为意。

她乍见异人,又见他平易近人,并不装13,当下大有亲近之意,道:“去王宫不急,你道术这般厉害,难学么?我要跟你学习道术。”

李澹叹了口气道:“难学----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李澹口中喃喃有词。

尔朱英皇道:“这是道德经中的话,跟着这段话学便行么?”

李澹微微一笑,道:“这是道家的大典,一切术法的根本,当你修炼到了虚静的尽头,连虚静都消失了,心中无物无相,那时候真实的世界就会一一呈现在你面前,就是释迦说的三千大千世界,世间本源,何所从而来,何所归而去,桩桩件件都会明白。无论你碰见什么人,想知道什么事,他站在你面前,运起你的心映宝鉴,就能知道他的源本,过去、未来、妻子、福禄,一切的一切。科学通过精密计算,数十百万年的传承能够到达的地方,玄学往往只需要一个人,一颗心,或者一棵菩提树就能够到达。不过,不是那么容易。”

尔朱英皇叹了口气,李澹说的这些她几乎都不怎么听得懂,面色有些尬,笑道:“嗯,好高深,我不是这块料。”

李澹道:“我对着一颗竹子,思索有关这竹子的所有意念、概念、本源,便格了这竹子九九八十一天,这叫格物,先格物,然后才能致知。”

尔朱英皇道:“对着一颗竹子八十一天,我要疯。”

李澹叹了口气,道:“这还差的远呢,要想修炼到无上境界,遇万物而化万物,什么预言,什么过去,什么将来,都能一一明白,可不是格物致知便可以了。”

尔朱英皇听着,如听天书,她也曾经试过静坐,数自己的呼吸,但是不能持久。

据说能数三万六千息便见大日如来,得道升仙。每个人都羡慕神仙,都说:神仙也是凡人做,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静心的修炼确实很不容易。古往今来,也不过老子、释迦寥寥二三人。

尔朱英皇道:“足下玄学高明如是,拜服拜服。我这便带你入宫。”

不过,她想了想,实在想不出王宫之中有什么危险,再想一想,还是应该带他见父亲才是,王宫中即便出了什么事,那也是父亲才能够料理。

李澹一听,觉得她所言也有些道理。便依言随她去见尔朱荣。

.......

尔朱荣听尔朱英皇大致说完,有些狐疑的望着李澹。

李澹忽然顺手一搭,手便搭上了尔朱荣的脉搏,尔朱荣虽然武艺、身法极其了得,但李澹这一搭,看似轻飘飘,却完全逃不脱,心下有些骇然,问李澹道:“哦,你这是会迷魂术么?搭住人家手做什么?”

李澹笑了笑:“我啊,想问西蜀王宫在哪儿啊,我找不到,一个一个问又太麻烦,有的人还不一定跟你说真话,所以不如搭手方便。”

尔朱英皇道一旁替李澹解释道:“他一搭手自己想问的问题从对方的脑子便能直接找到答案,不用问来问去那么麻烦。”

尔朱荣满脸狐疑的望着李澹:“真有这么厉害?”

李澹笑了笑,忽然伸手在尔朱荣的眼前挥了一下,尔朱荣立刻感觉有些恍惚,但他究竟也是大人物,曾率百万军,尸山血海中滚过来的,定力自是了得,旋即便清醒过来,但仍是觉得四肢百骸仿佛有什么莫名的东西涌向李澹的手中。

他的意识想要挣脱这种感觉,但却感觉意识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想要去王宫之中迫使王后堕胎的信息,从他的脑袋之中向着李澹的体内飞奔而去。

他奋力的一扯,从李澹的手中挣脱,整个人如遭雷殛一般。

李澹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尔朱大将军想去王宫........”

尔朱荣震惊了,他只知道自己想些什么应该是泄露了,但他几乎不敢相信李澹真的能够截取接受,毕竟他最后关头摆脱了李澹。

尔朱荣大手一挥,急忙遏止:“先不要说。”

李澹笑而不语,尔朱荣走到李澹身边,道:“你轻轻附耳说便可,你若说准了,本将军相信你是灵山来人。”

李澹立刻附口于尔朱荣耳边,轻轻的说了两句话。

众人都没有听到李澹在说什么,但尔朱荣显然已经惊骇莫名。整个人完全怔住了:“你果然是灵山弟子,厉害,厉害。灵山实在名不虚传。”

李澹笑了笑:“我这等道术在灵山还排不上号呢。灵山不用搭手仅仅眼睛望一望便能望彻过去未来的也不知道有多少,至于隐形飞升,至于召唤风雷,至于将千里之外之事之物,顺手拈来,摆在眼前,不知凡几。”

尔朱荣这时整个人都惊服了:“幸会,幸会。尔朱幸甚,得见灵山弟子、半仙之体。”

李澹笑笑道:“我距离半仙之体还差得甚远,要不然也不会被师兄一掌推出小结界,从此再也没法返回灵山。只是,大将军暂且不宜去王宫中,王宫之中,有厉害人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