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4、更能经几番风雨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275  |  更新时间:2020-02-25 09:21:24 全文阅读

杨孤昂利用天行毅干掉尔朱荣,然后再干掉天行毅的一石二鸟之计,使得君无忌深为震骇。

自从他分别先后调阅天行毅的兵学测试、技击测试等结业试档案后,兵部的尚书侍郎们已经知道他开始关注了天行毅,投其所好,把天行毅的家庭背景、年龄婚配、父母职业、经济来源、平常喜好读何书籍,调查了一个底朝天。

君无忌知道的越多,就越觉得这个天行毅是个不世出的奇才,上次杨孤昂提请他注意天行毅这个人的时候,他还以为陛下是有心留用,准备帝京直接征召,他还一直想,这等奇才,应该直接调来自己麾下。

他并不是个嫉贤妒能之辈。

但他实在是万万想不到,杨孤昂注意这个人,竟然是为了杀死这个人。

天行毅这个人,若有风云际会,这人必定能够名垂青史,光耀千古。

这样的名将之才,便这么死了,何等可惜?

君无忌心忖:“若是自己在这兵学测试中,也未必能够如天行毅这般步步算计,这人当真聪明俊秀。绝世无双。”

平心而论,在比武场上击败段水流,君无忌并不惊讶。

但天行毅从未当过一天兵,打过一场实战,却能率军打仗,雪域都护府的那位王将军他知道,那可是一位老成宿将,竟然也着了天行毅的暗算,这天行毅便当真可算得非池中之物,乃是一条人间蛟龙了。

他手压着这些案卷,心中有些犹豫,他本来想为天行毅说情,但是陛下似乎有些油盐不进的样子。

他手上这些天行毅的结业卷宗,他本来还准备向陛下推荐。但是现在看来都用不着送呈陛下了,送呈陛下应该只会增加陛下的杀意。

他有些惜才,这人何等人杰?

若是天行毅成功刺杀尔朱荣成功,将他杀了岂不是太过可惜,留给国家使用,出将入相,必定是一代名臣。

但陛下何以如此坚持,一定要杀掉此人?

他寻思良久,隐隐然想到钦天监奏报的雪域之地必有真人崛起,难道这个真人便是天行毅?便应在天行毅身上?

难道陛下因此,要干掉他以除后患?

还有尔朱荣,这个西蜀大将军,大概还以为大随天子愤怒于北卫,会对北卫用兵,完全不知道一场针对他的行刺即将开始。

..............

西蜀很宁静,没有人知道阴谋已经乌云盖顶,一场行刺已经紧锣密鼓在部署之中。

西蜀的王宫御花园之中,在那里,安然祥和,像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宁静世界,年方十四的王后尔朱女英正终日愁眉不展,御花园里经常便只有她一个人。

此刻,她一人在王宫的后花园里静养,这花园里很安静,安静到好像上古时代似的,她本来应该是多么快乐的一个女子啊?普天之下,谁能有她嫁得更好?

普天之下,西蜀国内,又有谁的丈夫能比她丈夫的地位更加尊贵?

她做王后了,朝廷重臣中有的是大臣子女,可是她雀屏中选、独占鳌头了。

她长得很漂亮,鹅蛋脸,身材修长,虽然年少,却已发育成熟,她是通过了宫中迎娶王后最繁琐的检查礼仪才入宫来的。

遥忆当时,宫廷女官过来检查了她的身体,一进门让她行步看看,是否娴静细碎,行不动裙。

接着,带进闺房,遍查身体有否瘢痕淤伤。

又用鼻子嗅她腋下,有否狐臭?有没有鼻炎?然后用珠子放入肚脐,向内吸气,看肚脐内吸能否半含住珠子不坠。

又用手一五一十量她肩膀的宽厚、腰围,肌肤弹性、大小腿肤色、长度以及手掌十指、脚板平凹与十脚趾的颜色。

甚至一些不可描述之处都经过了仔细的检查。

全部通过测试之后,又重新检查五官与头发浓密及颜色,查耳朵、齿、鼻梁、眼、眉。最后让她三呼“万岁”,以检查声音是否含有沙哑等杂质。

那样的检查之后,去年的二月丁未日,大司徒马宮、大司空陈丰、左将军孙建、右将军陈邯、光禄大夫赵兴奉乘輿法驾,前往大将军府第相迎接,钦授予王后玺紱。

然后执金吾马车开道护驾,蜀京城男女老少夹道观看,登车称警跸,吉时入前殿。群臣就位行礼,大赦天下。她才得以中选的,她相信她就是那万中无一的好女子。

她充满了幻想,君上是不是也是一个非常英俊的小家伙,他长得如何?据说君上年长自己一岁。

她一定会待他最好最好,她要把他给爱到融化了,来证明她是最好的王后。

从小,父亲尔朱荣就告诉她要做一个好女人,拿着《列女传》一篇一篇的讲解;

从小,父亲就告诉她,她生来就是做王后的,因为她的美,她的德,足以母仪天下。

纳采(古婚礼的一种仪式)那天,当朝的谶纬大师曾经给她占了一卦:“兆遇金水王相,卦遇父母得位,所谓康强之占,逢吉之符也。”  

这话唧唧歪歪婆婆妈妈,她听不甚懂,其实尔朱大将军也不甚懂,说道:“总之就是很好的意思啦。”

那一夜,长又长,小小嫁娘盼新郎。她的心“通通通通”的跳,每一下似乎下一秒就是新郎来挑开盖头的一刻,她的心就快跳出胸腔了。她几乎承受不了那快乐紧张。年少的君上的脚步声进来了,她听见他的脚步。

但是,她等了良久,那沓沓的脚步声似乎走到离她七八步远的地方便消失了,然后寂静无声。她在由侍女扶着进来的时候,曾经侍女提醒着桌子、椅子摆放之处,她想,他应该是在桌子旁坐下了,也许是喝一杯茶。她猜,也许他一会儿便会过来。

然而,她等了良久,他也未曾来掀开她的盖头。

她连婚房布置的怎么样当晚都不曾见,房间里冷冷的,少年君王进来之后,房间仿佛更安静了,窗外的炮仗一开始似乎还隔三差五的响三五声,渐渐的一声都不响了。

万籁俱寂,房间里便更安静,仿佛就像只有她一个人,她的心跳彻底的平静了。

她想,也许新郎也跟她一样害羞,出去了也未可知。但她似乎又未听到他出去的脚步声,也许他蹑手蹑脚的出去了呢。

不得已,她只好自己掀开了盖头瞅一瞅这婚房。

然后她就看见了那个少年,和她一样穿得很喜庆,大红衣袍一身从上到下,但是他没有一点儿欢乐,坐在那儿,如同提线木偶,她见他不动,也不来掀盖头,便主动上前为他斟茶递水。

他一把拂开,顺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她给打懵了,那少年怒视着她。

那个少年第一句话便是:“朕不要你,你给朕打哪儿来死哪儿去。”她如雷轰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