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中土世界英雄记 > 正文
15、浩荡愁,浩荡仇
作者:束星南  |  字数:2505  |  更新时间:2020-02-25 14:04:43 全文阅读

那个少年嘿嘿冷笑,近乎冷酷无情,一点儿也不把她当做他的新娘子,仿佛她是仇人一般。她抚着五个鲜红掌印的脸小跑到床前,趴倒在绣被上,嘤嘤哭泣,那个少年看着她哭泣,嘴角边露出一丝冷冷的笑容。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太好太好了,他三年来似乎都没这样快乐过,他似乎都忘了怎么去笑,他笑的很难看,比哭还难看。

他是尔朱荣大将军的傀儡而已,一个傀儡,居然能殴打仇人的女儿,真的很快乐。

尔朱荣大将军为了防止外戚夺权,母后干政,囚禁了他的母亲,杀了他所有的舅父,来达到他独揽大权的目的,虽然尔朱荣立了他做君上,但是他总觉得他生活在尔朱荣巨大的阴影之中,尔朱荣才是真正的君上。

他在御花园射猎的时候,他的马跑快了一点儿,后面的跟随赶紧大叫:“君上跑太快,大将军要怪罪的;”

偶尔他看见两只老虎,弯弓搭箭便射,后面的跟随又要大叫:“君上切勿射虎,那虎留待大将军射。”

留给他的,往往是几只病的快要死掉跑的不快的老狼,那些跟随老是大声叫:“君上,射狼,君上,射狼。”

他能理解这些侍卫促狭的取“色狼”的谐音嘲笑于他。

他也只能是“色狼”啊。

他偶尔愤恨的暗自骂道:“射,射,射,朕射你老母。”他的朝廷之中有些大臣来自于南陈国大粤岭之外,动不动丢你老母,他也不禁朗朗上口。

好在他毕竟是君上,他从尔朱荣那里失去的,现在他终于可以在尔朱荣的女儿身上找了回来。

他可以对这个仇人的女儿,自己的新娘子实行家暴,打她个生活不能自理。

尔朱荣把女儿嫁给他,还能有什么好事,不过是在他身边安插一个间谍罢了;

大将军要时刻观察他在做什么,没什么招数比把自己女儿嫁给他更好了。

然而,他惊讶的是:那个哭的不住耸动肩膀,花枝乱颤的女孩儿在慢慢不哭了之后,又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看见他残忍的笑容,说:“我不知道我的父亲对你做了什么?可是我是你的女人,男人不能打自己的女人的,只可以保护她。”

少年大王又是飞起一脚踢在她小腿上,她扑的一下被踢跪下来。她又流泪了,但是这回她忍住了,没有往床边跑,任眼泪在脸上悄悄的滑下,那是疼的。

她的这份情感是老天给的,因为她的老公是西蜀的天子,是她的白马王子。

那少年大王气愤不过,见她居然不作出痛苦的表示,心安理得的又揍了她一顿,但每一次,这个少女都坚强的站起来,不离不弃。

少年忽然也无味了。

婚后三天归宁,她问了娘亲,终于明白了大王为什么喜欢拿她当沙包,原来父亲真的像锄草一般,只留了他一个独苗,他的所有直系血亲全部都被杀掉,几乎是灭门。

一年来,她的抗击打能力逐渐增强,有时候三天不打简直皮痒痒。有时候,哪一天,她若没挨打,总感觉这一天过得不甚踏实。

痛,然而快乐着,这是他们身体接触的唯一方式。她相信他会接受她的,每一份爱情都需要坚持,坚持着坚持着爱情就来了。

她和她妈妈说:“他其实也是爱我的,你看他每次都说要打死我,每次都留了活口。”

不过,后来,君上似乎对她有些儿改观,有一天,君上从朝廷回来,居然对她贼忒嘻嘻的笑了笑,那笑容非常神秘,比后世蒙娜丽莎的的微笑还更加难以捉摸,据传,达芬奇曾经读过《西蜀帝国末代史》,遂创作出《蒙娜丽莎》,

那天,少年君王忽然带了一个男人闯入她的闺房来,那天是九月二十六日…….

带进来的这个男子神色坚毅。据说是从很遥远的地方回来西蜀,是一个叫做雪域都护府的地方,而且据说是武官院顶顶优秀的太学生,名叫天行毅。

天行毅的额头中间日角骨稍稍有点儿隆起,隆准,鼻梁挺直,剑眉斜飞入鬓,长得很帅,让人一见便自然而然的想起不知哪位词人写下的雄姿英发、羽扇纶巾的诗句。

很快,所有的据说便被证实。

小君王得意洋洋的向她说道:“他叫天行毅,刚刚由雪域都护府武官学院结业。是整个中土世界五大国争相招揽的贤士,但他不屑一顾,他是咱们西蜀的骄傲,也是朕的远房亲戚,太学生结业试魁首,魁首三连,各科均为第一,武官学校成立以来无人能做到,他这次来参加朝廷的祭祀大典。他可不像朕这般,容易被你爹摆布。”

她不认识这人,当下很陌生的点下头,心里却对这人很有好感。

这人在武官学院毕业,还是魁首三连,势必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物。

这么厉害还长这么好看,便想没有好感都不行。

以她那浅薄的对世界的了解,她仅仅能知道的是,武官学院是整个中土世界最有名的军事学校。是中土世界大随王朝与各藩国一起出资兴办的,隶属于雪域都护府直接管辖,这里面的太学生都是军事化管理,既是太学生,也是军汉。

关于雪域都护府,他还知道的便是那里有一座长城,建立在冰天雪地之中,又叫雪域长城。相传万里迢迢,也叫万里长城。

她曾经还做梦想去雪域长城看一看,心想着万里皑皑,长城雄关,必定壮丽无俦。

他甚至梦见过雪域长城。

雪域长城有一座很长很长的横亘整个几乎整个中土世界东北两面的城墙,正是它隔绝了关外游牧部落的铁骑。

据说整座城墙都是用冰雪铸造而成,光滑溜溜,

当年能工巧匠们利用东北地寒的优势,在夯土之外浇灌以寒冰,凝结成光滑无比又城高墙坚的铁壁,将中土世界与关外以及欧罗巴大陆和阿美利加大陆隔绝开来。

有不少天才的画师将雪域长城画的五光十色,雄伟瑰丽,打动了不知道多少关内少女的那颗芳心,小王后当日也曾经深深仰慕。

但听说去雪域长城要沿着中土世界的东北方向一直走过去,穿越东幽国境,过了东幽国境,再穿越五百余里的沙漠与雪原,她又放弃了。

她在这宫中实在是寂寞,甚至缺少遐想的时候,她每天的生活除了挨打几乎很少其他的元素。

天行毅给她带来了一些其他的元素。

但这份元素其实存在的时间也极其短暂,君上脸上的高兴是几乎掩盖不住。他兴奋得在小王后面前走来走去,瞬间将小王后拉回现实。

她为可怜的君上高兴之余,也隐隐预感有事发生。

天行毅这般厉害的人物忽然出入西蜀国宫禁,绝对不是突如其来,而是,这后面一定隐藏着什么。

她还没有用心去揣测,便发现自己已经不用揣测。

然后,她就发现少年君王忽然滋啦一声撕裂自己的衣襟。然后,又将食指放在嘴唇里奋力一咬。

然后奋指疾书,指走龙蛇:“朕闻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贼臣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天下智士,当纠合志士仁人,殄灭奸党,使国家危而后安,日月幽而复明,社稷幸甚、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西蜀元始五年春正月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