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虚名录 > 华城
第四十九章 篓子
作者:丢三落五  |  字数:5135  |  更新时间:2020-02-21 10:33:51 全文阅读

几日的努力之下,陈晨发现自己丹田处的那片云雾正不断凝聚,似乎即将成为一个圆球!

  陈晨见状,精神大振,修炼也越发疯狂了起来。同时他发现,随着道丹不断成形,身体也似乎越发精力旺盛,连续几天几夜不睡觉竟然都感受不带困乏,这般改变让陈晨欣喜若狂,内心暗道:“我要成仙了!”

  法神小姐姐对此也是新奇不已,“我只是随口说说,小晨晨竟然真的做到了!难道小晨晨也要开创新体系了吗?”。

  至于道丹成形之后会有什么改变,法神小姐姐并不知道,只是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小说里看到过,好像会很厉害的样子。

  而就在陈晨专心控制念力凝聚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传出:“陈晨可在?”

  陈晨闻言依依不舍地停下了修炼,随后探出帐篷。

  只见身前俩名穿戴黑色铠甲的城卫开口说道:“你就是陈晨?”

  陈晨皱了皱眉,感觉来者不善,遂问道:“是我,有什么事情吗?”

  “仔宝是你什么人?”,城卫严厉地质问道。

  “仔宝?”,陈晨巨震,心想难不成仔宝惹事了!

  “我是她哥哥!仔宝她怎么了?”,陈晨急忙问道,之所以称自己是仔宝的哥哥便是因为之前在人事部门帮仔宝登记身份的时候,陈晨在其监护人一栏填了自己的名字。

  “仔宝在城内殴打昌景负责人致其重伤,随后又殴打了十二名城卫试图畏罪潜逃,最终被城卫部部长拿下。”城卫话音落下,陈晨惊得瞠目结舌,随后面露阴沉,自己所担忧的事情中医还是发生了,心想仔宝抽得什么疯,竟然在华城殴打城卫,这麻烦可大了。

  “案情还在调查,你是仔宝的监护人,所以跟我们走一趟吧。”,城卫说道。

  此时框框已经闻讯赶来,向俩名城卫厉声问道:“什么情况,城卫部为何来我军部带人!”

  “我们只是秉公执法!请配合。”,城卫看向框框,面带忌惮地回答道。

  “队长,家里小孩惹事了,我可能要请几天假了。”,陈晨苦笑道。

  框框看出事态似乎有些严重,便当着城卫的面大大咧咧地说道:“如果遇到难以解决或是不公平之事,千万不要藏着掖着,尽管找我帮忙!我们东部军营可是出了名的护短。”,框框这句话看似是对着陈晨说的,而实则更是对城卫说的,其中心思,不言而喻。

  陈晨不是愚笨之人,怎会不明白框框的用意,当下心中升起来一丝温热。

  “明白了队长,那我就先走了!”,陈晨开口说完,便同城卫向华城走去。

  ………………

  此时华城监狱内,关押着一个年龄善幼的女童。

  只见女童伤痕累累,一直哭喊着:“呜~爹爹,有坏人打仔宝!”

  “小朋友,你这是何苦呢,老实交代你为何有这般神力,就不用遭受刑法了。”,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循循善诱道。

  “呜~都说了我不知道。”

  “这样不符合规矩吧?”,一名身穿黑色铠甲的男子皱着眉头开口说道,其表情有些不忍。

  “部长大人,这是上头交代,女娃娃我们研究部必须带走,请不要为难小的。”,眼镜男说道。

  城卫部长看了眼仔宝,心生怜惜:“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家属那边无法交代。”

  “华城近况日益严峻,前阵子刚遭受了骷髅军肆虐,死伤无数。若是我们研究部解开女娃娃天生神力的秘密,将会给华城带来不可估量的好处。大人,有些牺牲是必要的。”眼镜男激情澎湃地说道。

  城卫部长闻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

  昌景集团总部,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面色阴沉地问道:“昌景海底捞分店那边怎么回事?”

  “报告董事长,我已查实来龙去脉。”只见那名下属左顾右盼了一阵子后,才凑到董事长身侧,压低了声音说了一通。

  “混账!”昌景董事长怒骂:“这件事情会对我们昌景集团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董事长放心,当时已经关门了,没有人其它人看到。”,那名男子神秘地抹了抹脖子:“封口的事,属下已经做漂亮了。”

  ……………………

此时,城卫部内。

  “陈晨,我们城卫部有义务通知你,本部已查实案情,因仔宝故意伤人,致其死亡,并抗捕打伤执法城卫,触犯了华城的法规,念其年纪善幼,免其死刑,判终生监禁,家属不得探望。请在此签字!”,城卫部的议事厅里,一名职位较高的执法者递给了陈晨一张纸。

  陈晨闻言惊骇:“不是说重伤吗?怎么就死了!”

  “医部传来消息,重伤之人已经死亡。”执法者神色淡然,仿佛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不可能!仔宝她不可能无故把人打死!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让我见仔宝问清楚!”陈晨满脸难以置信,他觉得这件事很是蹊跷。

  “法令已下,家属不得探监,请签字!”执法者皱着眉头说道。

  “我签个毛!”,陈晨面露盛怒,一把拍开面前的笔扬长而去。

  此事一定有古怪,判决如此草率,还不让探监,就连案情的来龙去脉也模糊不清,陈晨决定自己去查。

  他理清思绪后,首先向东部军营写了一张请假条,这段时间他想查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仔宝出手杀人。

  仔宝在昌景伤人,那么小月肯定知情,想到这,陈晨当即向昌景海底捞走去。

  然而当他来到了海底捞之后,却得知员工连同负责人全部都换成了新的,他们表示并不认识小月。

  随后陈晨又去了小月住处,却被居委会的大妈告知,小月没有回来过!

  小月失踪,线索断了,陈晨有些不知所措。

  此时女童杀人案已经在华城掀起轩然大波,道听途说的版本更是层出不穷,人们惊骇之余,无不对女孩产生浓烈的好奇,她究竟是如何杀死一个成年男性并打伤了十二名城卫!

  陈晨听完所有版本之后,内心确定了一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仔宝为何杀人,对于案情的情节全都是模棱两可的猜测,由此可见并没有人真正目击案件的过程,所以事发时间绝不是餐厅正常营业时间!

  昌景海底捞地理位置优越,是一栋独立的建筑物,生意一向不错,其营业时间里客人络绎不绝,若是在这么多目击证人的情况下发生此事,传闻绝非如此模糊不清。

  排除营业时间,就只有早晨预备营业,和晚上准备打烊的期间才会没有客人。

  陈晨沉思片刻以后,猜测案发的时间因该是在晚上打烊以后。

  只有这个时间仔宝才有可能出现在餐厅里。

  她肯定是在等小月下班的时候和餐厅负责人发生了矛盾,故此伤人。

  平时小月上晚班的时候,必须等客人走完,然后关门把卫生清理完毕才能回家,所以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只有当时晚班的服务员知道!

  如此一来,小月或者是当晚的服务员,便是查出真相的突破点!

  现如今小月失踪,他又不知道当晚还有哪些服务员在上班,一切又陷入了死胡同。

  “大半夜谁还有可能在街上目击全过程呢?”,陈晨按了按太阳穴,事情变得太复杂了,他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掩盖真相,同时心生担忧,小月该不会出事了吧?

  线索又断了,陈晨在华城除了认识余强以及一群清洁工以外没有任何人脉,想要找出当晚上班的服务员也无从下手,他的内心升出了无力感。

  “清洁工!”,陈晨灵光一闪,这份工作他做了一个月,十分清楚大半夜除了清洁工以外街上鲜有人走动!

  想到这,陈晨连忙往F区跑去,心想或许通过胡儿姐的人脉,能得知昨晚在昌景海底捞附近负责打扫卫生的人是谁!

  ………………

  东营斥候部部长帷帐里。

  “老大,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走走,我要请假。”框框义正严辞地说道。

  部长闻言怒目圆睁:“请假?你特么不是刚放假回来吗?你这样的工作态度我可要批评了,上次你跟我说世界那么大想出去走走!我念你勤勤恳恳多年,走走就走走吧,便放了你俩个月的假期,还给你升职了,你特么的,才几天又想出去走走了?”

  “不是的,我唯一的小弟好像出了一点状况,被城卫部的人带走了,我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框框说道。

  部长看着框框面露嫌弃之色,随后大手一挥像赶苍蝇一般说道:“滚滚滚!一个星期的时间,办完事赶紧给我滚回来,如果遇上什么麻烦,给我写信。”

  框框闻言喜上眉梢:“谢部长,部长大人乃东营最俊俏之人!”,说完便白光一闪,消失在原地。

  斥候部长笑骂:“臭小子,那么急!这护短脾气不知道跟谁学的。”

  “老大,我觉得是跟你学的。”,一男子探入帷帐笑道。

  斥候部长闻言并没有不悦,而是开口说道:“振奇啊,他是你手下带出来的,这几天他不在,新兵训练的事情,就由你代劳了。”

  “……,奶奶的熊,我来的真不是时候。”

  ………………

陈晨在胡儿姐的帮助下,找到了当晚负责清理昌景海底捞附近的卫生的清洁工徐大妈。

  徐大妈是一名年过四十的中年女人,当陈晨向其询问是否看到案情发生经过时,她连连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陈晨目光犀利,捕捉到徐大妈眼神里的躲避以及惶恐,当即晓之以理地说道:“徐大妈,我也是清洁工,咱们算是同事,如果你知道些什么大可放心的告诉我,我绝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徐大妈闻言面露挣扎。

  陈晨递过去1万金,继续开口说道:“那还只是个小女孩,虽然脾气坏了一些,但绝对是善良的孩子,我相信她绝不会杀人,现如今,城卫部判刑终身监禁,你忍心看一个孩子在牢狱中过完大半辈子吗?”

  “哎!”徐大妈叹了一口气,将钱收起来后,拉着陈晨到来到一个无人的地方,面色凝重地说道:“我只跟你一人说,不过你得答应我,不能和别人说是从我这得知的。”

  陈晨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心想此事肯定非同小可,徐大妈不想惹祸上身才一直不肯开口。

  只见徐大妈小心谨慎地打量了下四周,确定无人后,才轻声说道:“那晚,我听到昌景里面传来争执的声音,便好奇地过去看热闹。”

  “那老板可能是喝了点小酒,对一个长得水灵的女服务员手脚不干净,女服务员不依,结果挨了一顿打,其它服务员上去劝阻也都被骂得狗血淋头。”

  “这时候突然冲出来个小娃娃,逮住老板就打。这小娃娃也是奇了,小小的个子,力气却大得惊人,打得老板鼻青脸肿,大声求饶。”

  “后来城卫赶过来二话不说就要逮捕小娃娃,结果都被小娃娃一顿暴打。”

  “事情闹大了,惊动了城卫部长,最后部长亲自动手,才把女娃娃给拿下。”

  徐大妈突然压低声音道:“最后在场的三名服务员被人带走了,我觉得那人不是城卫部的人,就赶紧躲了起来,还有,我看到老板当时还能站着大声叫骂,去了一趟医院就死了,你自己品品吧,我不敢往深了想。”

  “好一个官商勾结!”,案情在陈晨的脑海里明朗了起来,他感觉胸口有一团怒火正在燃烧。

  小月被垂涎已久的店长行玷污之举,仔宝因此才对其施暴,致其重伤。

  城卫前来不问案情,直接逮捕仔宝。这档子事城卫不是第一次做,就像陈晨上次在悦来吃早饭那次的遭遇一摸一样,城卫不会帮普通人!他们与各个商家都有勾结!

  其实被抓也不会有什么严厉的惩罚,最多是关一晚。然而仔宝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哪会明白这些,这事也怪陈晨,他曾经故意用城卫吓唬过仔宝,导致这孩子认为城卫是专门捉小孩的坏人,所以才出手伤人。

  案情到这里善还明朗,最后老板莫名死亡,小月以及其它服务员被人带走,让陈晨感觉事情蹊跷无比。到底是谁在幕后做手脚,动机是什么?

  陈晨首先想到的是昌景集团,玷污下属这种事情若是传出去,会对他们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要是说动机最大的,就是他们的大老板了。

  如此一来,陈晨决定先从昌景集团作为突破口,小月一定还在他们手中!先救出小月,然后查明老板死因!仔宝就能得救了!

  昌景总公司有千余平方,建筑风格现代化,但是只有上下俩层楼,进出都是西装革履的员工,有门卫看守大门,但是并不很森严。

  陈晨买了一套西装穿上后,潜伏在门口,待门卫打盹的功夫,直接走了进去。

  期间陈晨不断打开高强度听觉,从所有嘈杂中捕捉到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几番下来后,他了解到昌景集团的创办人叫昌珉,是传承烈火诀的修炼者,实力强悍。

  陈晨锁定昌珉的办公室后,便将自己藏匿了起来。

  此时办公室里并没有人,但陈晨拥有足够的耐心,事关仔宝小月的安危,他必须严阵以待。

  数个时辰以后,陈晨的脚有些麻木了,但他毫不在意,仍旧保持一个古怪的姿势藏匿在隐蔽之处。

  终于楼道里传来了的脚步声,俩名男子一前一后地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脸上洋溢着的自信无不在告诉世人,他就是昌景大老板。

  而身后那人点头哈腰,很明显就是属于每个老板身边必带的狗腿子。

  见俩人进入办公室以后,陈晨开始侧耳倾听里起来。

  他们先是聊了很久的公司近况,以及正在进行的项目。

  聊完这些,昌珉声音突然低沉了下去:“那件事,做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老总,他们不敢说出去的!”,男子面露阴森:“至于不配合的女人,我已经派人让她永远开不了口了!”

  “人事部那边还是要打理一下的。”

  “已经和李文明说过了。”

  “顾长山这王八蛋要女人哪没有,非要偷吃!若不是死了,我非要他好看!”

  “老总,小顾的死有些问题。”

  “嗯?不是被女童打死的么?”

  “我去医院看他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前脚刚踏出医院,突然就死了。还有,我本来还想着去城卫部门打理一番,却发现他们并不怎么关心此案。”

  男子压低了声音说道:“好像上头有人介入,不让城卫部门查探此案!”

  昌珉闻言大惊失色,为什么会有人介入此事!又究竟是怎么样的势力能把城卫部压下来!城卫部长是个油水不进的人,一直以来昌珉也只能在底层执法人员里花心思。

  想到这昌珉当即厉色道:“不要再去查了!此事到此为止!”

  “是!”,男子也想明白了其中利害,说完便急忙向门外撤去,看样子是要通知手下的人停止调查此事。

  陈晨此时脸色阴沉无比,当即探出身子紧随其后,当他听到不配合的女人被处理掉后内心开始隐隐不安,小月很有可能出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