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虚名录 > 华城
第五十三章 窃风云
作者:丢三落五  |  字数:5079  |  更新时间:2020-02-28 04:28:39 全文阅读

男子出了公司以后,便急忙走进附近的一家昌字号典当铺。

陈晨并没有跟着进去,而是依偎在门口佯装等人,即便距离有些远,但里头的交谈仍旧清晰无比。

“刘豪哥,您怎么来了?”一名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恭敬地说道。

“刘豪。”站在门口的陈晨将这个名字记了下来,方便之后调查。

“进去说话。”

俩人说着便向某处暗格走去,但声音仍旧逃不过陈晨的耳朵。

刘豪交代道:“强子,把调查长山死因的弟兄喊回来。”

年轻男子闻言疑惑道:“刘哥,不查了?”

“里头的水太深了,不能再介入了。”刘豪语气凝重地说道。

“好的刘哥,我马上去办,您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那妮子处理了吗?”

“放心吧,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我敢保证她不敢出去乱说!”年轻男子得意的说道。

“那就好。”

“不过那妮子一直说什么银杏村的人会给她报仇。”

“银杏村?什么来头。”

“一个刚刚加入华城的村落,总共也就八十来号人,不足为虑。”

此时站在门口的陈晨浑身因愤怒而颤抖着,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确定小月遭遇迫害了。

“刘豪,昌珉!”陈晨咬牙切齿地低语着,他的眼睛布满血丝,全然是道不尽的憎恨,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将刘豪等人碎尸万段,但想到晓月还在他们手上,陈晨不得不压下满腔怒火。

不一会儿,一名相貌年轻的壮硕男子走出了典当铺,刘豪相续而出,随后俩人向着不同方向离去,陈晨思考片刻后,决定尾随年轻男子。

然而跟踪了半天,却并没有得到更多的线索,那名叫强子的人男子只是和几名同伙交头了一阵,便回到了典当铺。

如此一来,陈晨除了确定小月被他们捉了以外,并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她的下落的消息,这让他焦急万分。

“是我害了你,小月!”陈晨叹了一口气,随后面露坚毅地低语道:“不论如何!我都一定会救出你!并且让这群畜生付出代价!”

然而就在此时,街道上的人群中,一名鹤立鸡群的发型映入陈晨的眼帘,此人身穿棕褐色长袍,他径直走进了典当铺似乎向工作人员交托了一叠钱,工作人员收下钱后便转交了一柄法杖,那人收回法杖厚便面带笑容地出了门,看样子是还了贷款赎回了自己的东西。

“余强兄弟!”陈晨迎了过去。

余强疑惑地转头看了过去,随后面露惊喜地说道:“啊!是陈晨兄弟!好久不见了,你近来如何!在华城住得还习惯吧?”

陈晨笑着回答道:“还好,我现在在军部做事。”

“牛皮!我就知道你可以的!那么说你现在也是传承者了!说说看传承了啥?”余强满脸好奇地问道。

陈晨挠了挠头,难为情地说道:“我是无传承者。”

余强闻言安慰道:“可惜了,不过就算是后勤那也是军部,凭陈晨兄弟的天赋,我相信肯定会有出头之日的。”

很明显,余强误会了,他并不知道陈晨被破格录取为前线士兵,然而陈晨也不予解释,他看了眼典当铺,随后开口说道:“余强兄弟,方便请你吃个饭吗,刚好有些事情想跟你打听一下。”

“当然方便,我今天放假呢!”

于是俩人便就近找了一家饭馆,随意地找了了个位置便坐了下去。

由于生意平淡,服务员很快带着笑容就迎了上来。

陈晨拿着桌子上简陋的小菜单,心不在焉地看着。

余强见状,便向服务员开口说道:“俩碗白米饭,再来几个小菜,荤素搭配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有酒吗?”

“有的,本店的自酿米酒不错,要试试吗?”服务员热情地推荐道。

“来俩壶吧?”

陈晨闻言打断倒:“一壶酒就够了,我不能喝,我还有事情要处理,醉不得。”

“好勒,一壶米酒!”服务员说着便退了下去。

余强皱着眉头打量着陈晨,忍不住开口问道:“晨兄,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陈晨摆了摆手:“没什么,余强兄弟,我想跟你打听一些事情,你把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

余强愠怒道:“绝对有事!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虽然我能力有限!但能帮到你的,绝对不含糊!”

陈晨闻言有些感动,但仍旧不想把余强牵扯进来,兹事体大,他想自己一个人处理。

“余强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有机会我一定尽数告知,但目前我需要你提供一些信息。!”

余强目露凝重:“你问吧,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陈晨压低了声音问道:“对于昌氏企业的老总,昌珉,你有多少了解。”

余强满脸震惊,眼皮迅速跳动,深思片刻后,告诫道:“我不知道你跟昌氏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作为朋友有必要奉劝一句,这昌氏集团不是我们能够对抗的,昌氏是华晨三大企业之一,不同于其它企业的是,昌氏老董昌珉本身就是一名高阶的烈火战士,昌氏能有今天这般繁荣景象,完全是昌珉带着其手下打下来的。”

“烈火战士!”陈晨闻言大惊失色,没想到这昌氏老董竟然是个传承者,并且还不是一般的传承者。

余强说道:“昌氏集团稳定下来后,昌珉处事风格开始低调,他谨小慎微,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也都交由他的手下刘豪去做,所以现如今很多人都忘记了他的实力。”

“还有,你可别小看这个刘豪,他是高阶冰系术师,而且其手下还有很多中阶以及低阶的小弟。”

陈晨面色难看地问道:“高阶是什么实力?”

说话之际,服务员上了一壶米酒以及几道家常菜,余强小酌了一杯后,继续说道:“我先跟你解释一下境界划分吧,目前修炼只有俩大境界,传承境和觉醒境,所谓传承境就是修炼传承的境界,一共分为低阶,中阶,高阶和超阶,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传承境修到巅峰之后,须感悟己道,才能进入下一个阶段,觉醒境。”

“至于高阶的实力,我也不太清楚,据说就和异兽中的统领级别相当。”

陈晨越发阴沉,余强用手背叩打桌面良久,随后抬手整理了一把刘海,看似漫不经心地扭了下头,却已经打量了一番四周,见没人关注这边后,压低声音问道:“是杀人女童案吧?”

陈晨内心一惊,他没想到相貌潦草的余强竟如此心思缜密,仅凭三言两语的线索就猜测到了这一步。

“果然!”余强五味杂陈地看着陈晨:“晨兄弟,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作为朋友,我希望你不要以卵击石,昌氏,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余兄弟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陈晨说着便举起了筷子夹起一片菜叶细细咀嚼着,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余强一口闷下一杯米酒后,目光灼灼地看向陈晨:“我现在在炎皇部里做事,人脉也有一些!兄弟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陈晨面露感动,但想起余强那无差别的小火球,便推脱道:“余强兄弟的好意,哥们我心领了!”

余强自然明白陈晨不想拉自己下水,便也不再多说。

“话说炎黄部是什么部门?”陈晨好奇地问道。

余强升起骄傲之色,得意地说道:“炎黄部呢,就相当于古时候的锦衣卫,这个机构可以说是直接隶属城主的私家军,在城内算是最有权力的部门了,你兄弟我呢,就等于在城主大人手下做事,虽然我现在只是小职位,但一般城卫见了我,还得敬个礼,尊称一句长官。”

“厉害了!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待相看了!话说你是不是,走了后门?”陈晨调侃道。

“嘘!我还真的走了后门!”

“……”

吃完饭以后,俩人便走出了餐馆,陈晨向余强抱拳道:“余兄弟,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我们就在此告别吧,以后有机会咱俩爽快地喝一杯!”

余强点了点头:“有事情就来朝圣街炎黄军分部找我。”

“一定!到时候你可别推托!”

“当然不会!”

……

寒暄结束后已经是傍晚,俩人分道扬镳,陈晨则再次独自来到昌氏典当铺附近监视,希望能够探听到小月的消息。

昌氏典当铺很清闲,少有人问津,俩名工作人员也各个无所事事,拿着鸡毛掸子佯装认真上班。

那名叫做强子的年轻人地位较高,则是直接躺在古朴的摇椅上呼呼大睡。

典当铺实际上属于变相的放高利贷,它们以玩擦边球的形式去走法律边缘,是华城认可的存在,虽然没有络绎不绝的生意,但是仅凭几单抵押贷款,它们就可以捞到丰厚的油水了。

大半个小时过后,陈晨为了不引起怀疑,便在典当铺正对面的旅馆住下,随后打开窗户,凭借超强感知暗中监视典当铺内的动静。

很快陈晨就惊讶地发现,有许多人进典当铺并非是抵押贷款,而是向名叫强子的年轻男子提交一些不为人知的信息,原来典当铺除了营业功能以外,暗地里还是昌氏的一个信息汇聚点,强子就是负责整理以及传递这些信息的人。

陈晨越听越心惊胆战,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这华城繁华的背面竟然有如此阴暗的存在,昌氏为了利益,可谓是不择手段,像小月这样的受害者只是凤毛麟角而已,他们强取豪夺,背地里胁迫关押了各方面的利益冲突者。

陈只见晨合拢了窗帘,他按了按太阳穴,嘀咕道:“看来,我要主动点才行了。”

陈晨向旅店服务员要来了纸和笔,只见他潦草地写了数行字以后,便再走出了房间。

在退房时候,陈晨将写好的纸条对半折起,然而递给了柜台的女服务员。

“一个小时后,帮我把这张纸送到对面典当铺的强子。”

女服务员皱着眉头满脸疑惑地看着陈晨,她觉得眼前的客人太古怪了,明明典当铺就在对面,有什么事为何不自己去说呢。

陈晨见服务员茫然不解的样子,便掏出了几千金,对着收银员说道:“这是酬劳!”

女服务员俩眼放光,急忙收下酬金,对着陈晨眉开眼笑道:“客官,我现在就给你送去,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记住,一定要送给强子!”

女服务员闻言连连点头,“知道!强子哥我认识!”。

一个小时过后。

“哟,小翠儿!来咱当铺做啥呢?想哥哥了?”男子捏了捏女服务员的翘臀,笑嘻嘻地说道。

“别闹,东强哥,我这有正经事呢,对面有个奇怪的人让我给你送一封信。”女服务员不满地拍开了那只咸猪手,随后递过去了一张字条,

“给我的信?”王东强接过字条后当即打开看了起来。

只见纸条上写着几条简陋的信息。

“埋尸地,D区垃圾口,黄秋华老板!胁迫失败,杀人灭口。”

“D区,皖渠街3单元,29号出租屋,刘以达,低价强买店面,正在协议中。”

“我知道你们昌氏背地里做的龌蹉事可不止这些,但我对检举你们没有兴趣,我想和你谈一个条件,子时,九朝新区开发地见,只能你一个人来,如若违约,后果自负。”

王东强脸色越发难看,他阴沉无比地抓住女服务员的手,满面煞气地冲着她大吼道:“谁派你来给老子送信的!他人在哪!说!”

名叫翠儿吓得惊惶失色,惶恐地说道:“东强哥,我不认识他,跟我无关,是一个客人,一个小时前就走了!”

王东强一脚踹开了女服务员,低喝道:“滚!废物!”

女服务员泣不成声,连滚带爬地跑回了旅馆。

典当铺内的工作人员见状赶紧散到一边,以免触碰老板的眉头。

此事非同小可,王东强愁容满面拿不定主意,他吩咐手下关门歇业后,便拿着字条向昌氏集团总部走去。

昌氏总部距离典当铺并不远,王东强很快就走到了。

门卫老头见来人是王东强,当即点头哈腰道:“强哥!您来了。”

“刘哥在公司里吗?”

“在的,刘总刚回来没多久。”

王东强点了点头,便向公司内走了过进去,几分钟后,他敲了敲总经理办公室紧闭的门,说道:“刘哥,我是强子,出大事了。”

里头没有回应,但是王东强能够听到些许动静,他确定刘豪在里面,便耐心地站在门口等待。

很快,一名衣裳不整,满脸潮红的俏丽女职员推门而出,而刘豪正满脸愠怒地看着王强,语气不善地说道:“进来!”

王东强把门关好后,急忙走了进去。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别来公司找我!说吧,什么事。”刘豪不满地说道。

此时办工室里的空气弥漫着古怪的味道,王东强并没有在意,而是着急地将字条递给了刘豪。

刘豪扫视一眼字条上的信息后,阴笑连连:“竟然有人敢和我门昌氏叫嚣!”

“刘哥,要告诉昌老大吗?”

刘豪摆了摆手:“这种事情我们处理就好,晚上应他要求前去会见,看看他要提什么要求,我倒要看看是鼎盛还是景德的人!”

而陈晨这边在离开旅馆后,便去了一家杂货店购置了几瓶金创药,随后他又在一家武器店购买了一套弓箭装备,做完这些后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由于华城居民日益增长,城主下令在各处修建新的居民楼,九朝新区不大,只有几万平方米,原本是介于C区和D区之间的广场,如今为了满足居住要求,正在修建成居民楼。

陈晨之前在C区做保洁工作,所以对正在修建的九朝新区有所了解。

现在新区内全都是精钢水泥,以及一些建筑机械,一栋又一栋的半成品矗立在地面,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这里将成为一处繁华的街区。

这个时间段,建筑工人们已经做好收尾工作陆陆续续地回家了,所以背着弓箭的陈晨来到九朝新区的时候此处空无一人,他打量了一翻四周便向一处最高的半成品楼房走去。

陈晨登上最高楼层后开始俯视整个九朝新区,孤身一人的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他要将地形牢记脑海,以便于应付即将发生的任何情况,他很清楚,王东强不可能真的一人前往。

陈晨选择在九朝新区会面有俩个原因,首先新区到处都是凌乱的建筑物以及遍地的施工工具,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是藏身之地。

再者则是考虑到了华城的城卫巡逻队,因为新区尚未修建完毕原因,城卫部暂时没有安排人手在此巡逻,所以很适合做一些触碰华城律法的事情,比如说,杀人!

入夜时分,空气越发寒冷,银月透过乌云洒在冰冷的水泥壁上,让原本就静谧无声的环境更显阴森,陈晨凛冽的脸庞露出坚毅之色,他盘坐高楼之上,用一块软布一遍又一遍地来回擦拭着精钢剑,仿佛预示着这把寒刃即将沾染鲜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