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62章 疑无路
作者:十一王  |  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20-03-22 10:15:46 全文阅读

端木序看着赵落葭,目光都在她的身上,舍不得离开。

许是时间稍微久了些,他也觉得这不太合适,便扭头看了看四周,在那寒明珠的光芒之下,隐约能看清自己所在。

这不是在紫竹林,这是在哪里?

他想着法隐大师他们呢,还有其他人呢,怎么只有她在这里?

端木序一脸的困惑。在听到她问了一句,“你醒了?”

他点了点头,虽然对方问了一句不需要答复的话。

脸上的困惑没有减少一分,看来得问问她了。

“我们在哪里?”

赵落葭自然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只能是大致的猜测,“我们应该在华山莲花峰的山体之内。”

对于华山,端木序总是听过的,不解的是为什么就到了华山,而且还困在了山体之内。

“在紫竹林,后来发生了什么?”看来,得从紫竹林开始梳理一下。

端木序简单的一问,却不知道后面是好长的一段故事。

赵落葭毕竟是聪慧之人,长话总是能短说的。她讲了空见逃走,端木序昏迷后被送进了皇宫,更讲了法隐大师是前朝之人图谋不轨。

最后,她说道,“法隐做这一些,其实都是因为你是大宪的皇子,我的双生兄长。”

端木序有点懵。前面赵落葭所讲的,他都知道。这便是皇甫叔之前的打算,让他按照法隐的安排,或许会遭遇些危险,最终便能接近到赵天印。

但自己怎么又变成了赵天印的子嗣,她的双生兄长。

端木序好好捋了捋纷乱的思绪。

皇甫叔谋划着让自己回宪京城,最终的目的便是接近赵天印,取得他的信任。皇甫叔还提到,也许自己会碰到一些想不透的问题,或者一些意想不到的人,依照自己的本心去做就好了。

赵落葭提到的这个,便是他想不透的问题。

也许端木序脸上的惊讶和不信的神情过于明显,赵落葭不得不再解释道,“不知道这些年那个戚哲和法隐和你说过什么,那些都是蒙蔽你的话语。到时候有不清楚的,等你回宫后,可以问问父皇,也可以问问母亲。”

赵落葭说的最后一个词,一下子让端木序惊住了。

虽然皇甫叔曾告诉过他的身份,他是端木正一和楚白苇之子,但皇甫叔提起当年那场大火,将一切都烧成灰烬,只有他一人逃了出来。端木序就没有再追问关于父母的任何事情,既怕勾起皇甫叔的伤心事,也怕自己听得越多越伤心。

虽然他也很想知道,自己的父母当年如何如何。

而此时,赵落葭竟然让他去问母亲。端木序有些恍惚,不过马上又明白过了,她说的母亲自然不是自己的母亲。

“母亲?”不过,他还是疑惑地问了一下。

“我们的母亲,名讳便是楚白苇。”赵落葭不知道法隐或者那戚哲之前告诉过他的是什么。

楚白苇三个字却让端木序呆住了。

“你是说她还活着?”端木序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藏不住的惊喜。

“母亲自然康健,就住在宫中的乐寿堂里。”

赵落葭的回答,又让端木序陷入了沉思。这其中透着古怪。

皇甫叔根本就没有提过自己的生母,但看赵落葭的神情,她应该还在世。那么自己既然是端木家的人,那赵天印为何又认定是他的子嗣。

这其中必定有误会。而要解开这些,以后还得去问问乐寿堂中的她。

不过此时,一个更大的问题让端木序不自在起来。

“你说我是你的双生兄长?”

“嗯,当年母亲生产,你被坏人掳走,我被送到了小姨雪乔处。”

赵落葭的回答,让端木序更生恍惚。他不是没有听清楚,而是不太愿意听清楚。

她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这让端木序始料未及,或许从来就没有想过。他一直希望,自己和她的差距能缩小些就好,不曾想这个差距缩小得超过了他的想象。

他的脸上只能浮现出苦笑。虽然有很多事情他还未搞清楚,但既然赵落葭说自己可以去问问母亲,那么很多事情多半还是真的。

她应该是自己的妹妹。

这身份间突兀的变化,让他的情感难以一时间跟随上。

不能再那样的看着自己的妹妹,那就只能看看这周边的情况了。端木序活动了下身体,慢慢地站了起来。

幸好有着这寒明珠,不然这山体之内可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

两人便在这或大或小的缝隙间辗转着,一路做好标记。有些地方头离岩顶不过几尺,而有些地方则高不可见,那岩顶处雾蒙蒙一片。

这些岩缝,有些本是天然形成,有些却好像刚刚才断开的,甚至还能看到人工的痕迹。

端木序和赵落葭两人就在这好似迷宫般的岩缝中转悠,或上或下。两人越走越心惊,毕竟没有看到能出去的一丝希望。

不过,好在还算是有伴。

两人沿着其中一道岩缝,感觉一直在往下,甚至能感觉到岩缝两侧的水气越来越重。

那些消失不见的水,总是往低处流的。如果能汇集在一起,想必便是一条暗河,那么沿着暗河,或许能找到一条出路。

两人继续往下走,一如既往的昏暗,甚至浊气渐生。好在两人此时服用了圣莲子的缘故,还能保持灵海一片空明。

不过随着那缝隙往下,两人渐觉不妥,好像两人的运气实在不好,这是条没有出路的缝隙。他们只能回头,又从另外一个岔道,继续往下。

又是一条没有出路的缝隙。只能再次回头。

如此折腾几次,两人也觉得这次碰运气也不是办法。

这岩石上的水气或许有些差异,但往下也并不一定就刚好到暗河之处。在极为空旷的地段,赵落葭还飞身上去,但那些雾蒙蒙之上还是岩石。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两个下境的修士,就这么活生生困在一座山体之内。当然,如果加以时日,即使硬开一条通道出山,两人也有此实力。

但,他们可不是闲暇之人。端木序好不容易醒来,要问的事情太多。而赵落葭想着外面是不是已杀得天翻地覆。

他们都急于出去。

但却找不到出路。

一条条地尝试这些岔道,太过于耗费时间。

或许可以这样,端木序停下了脚步,说道,“要不我们歇一歇。”

赵落葭自无不可。

就在两人歇息之时,端木序却在好好琢磨。以刚才两人所走过的那些断头的岔道,或许他能以灵气去探查。超过其灵气所能抵达之处的,才动身去试一试。这样就极大地减少了往返折腾的工夫。

端木序闭目凝神,催动灵气,施展明微之秘法。

眼虽不可见,但灵气所及,更是感知细微。顺着那些岔道,端木序一条条地尝试。果然,绝大多数都是断头的岔道。

不过其中有两条,却远非其灵气所能探到底。

端木序起身,将那些断头的岔道又做了标记,留下了那两条极深的岔道。“这两条或许能有什么出路。”

“那就先选一条走好了。”这样已经比之前一条条尝试好得太多。

“不忙。你看,这两条岔道,其中一条有些开凿的痕迹,或许是这正阳教设机关所留。”那些岩石上开凿的凿印虽然早已淡得不能再淡,但在明微境秘法的加持下,还是暴露了出来。

端木序朝着其中的一条岔道一指,幽深的岔道里,一片漆黑。

“如果是这样,我们就选这条好了。”既然有开凿,当年应该就有退路。

寒明珠在前,两人借着微弱的光芒,便进入了这条略微宽阔一些的岔道。岔道向下,曲曲折折。

不知行进了多少步,两人还没有看到什么出路,却看到的是一块巨石坍塌下来,堵住了这条岔道。从巨石与岔道一侧留下的空隙看来,巨石后面应该还是畅通的。

端木序本能地往身侧一摸,空空如也。他忘了心慕剑还留在国子监里。这柄剑还是当时的絮白公主,此时的妹妹送的。

端木序的动作自然落入了赵落葭的眼里,不过她也没有带什么趁手的兵器,适合这种开山劈石的兵器。

身边的既然是自己的妹妹,有些东西就不用隐藏了。皇甫叔既然让自己追随本心,那么就按照本心做事好了。

端木序让赵落葭往后挪了挪。

赵落葭初始还不知其意,待看到他凝神,然后衣袖无风自起。只见一拳轰击在巨石上。

血肉的拳头,碰上了岩石。没有血肉模糊,却是岩石开始崩碎。

赵落葭露出惊讶的神情。她知道他很能打,甚至和独孤横交手都不落下风,但没有亲眼看到如此强悍的场面。

明微境何时有如此的身躯?

还未等赵落葭想明白,端木序一拳又一拳地轰击在巨石上,巨石不再成为巨石,而是慢慢碎成石块掉了下来。

那日法隐在寮房中传授他守方寸之法后,端木序的金磐境催动得更为娴熟,威力也更为强大。

不过在连续轰出了十几拳后,端木序不得不停下手来。巨石是变小了,但其一侧正好支撑着岔道。如果都轰碎,那么极有可能会再次坍塌。

前面是蛮力,后面就得靠巧力。

端木序留心地观察着,前面轰出的拳是以力道见长,接下来他却并指为掌,在巨石一侧硬生生划出一个可容人通过的大孔。

赵落葭此时也终于明白了。自己这个双生兄长,不仅仅是明微境,也能修行金磐境。不然其身躯哪里有这样的威能。

通过巨石一侧的这个大孔,两人又继续前行。

前面依然很暗,不知能不能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