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彼岸弗空 > 正文
第163章 山穷水复
作者:十一王  |  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20-03-23 10:48:35 全文阅读

幽深的暗道,小心翼翼的两人。

寒明珠的微光,甚至照不出两人的身影,或许那些身影早已融入到了身后的黑暗中。

不过,两人越往前走,却越心定,因为他们听到了有水流声,虽然很细小。看来,前面真的有可能是出口。

两人的脚步越来越快,三转两转之后,果然沿着地面慢慢有水往下流,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急。

最后,在他们眼前的是一片极为开阔的地带,一条暗河,正哗哗地流往远处。或许,这里就是山体内水流汇集之处了。

但这些都不是最吸引他们的。

他们的目光盯在了暗河旁的一块硕大石台上。那块石台方方正正,高足有百丈高,宽也足有百丈。

这绝非天然所成,而是人力所为。

但何人有如此神通,将这么大的岩石化成如此方正的石台。

“我先去看看。”赵落葭身形一闪,便飘然而起,朝着那石台之上而去。

凌虚境,自是有其令人羡慕之处,飘飘然真是好看。

这暗河还难不住端木序。他催动金磐的秘法,足下自有大力,一踩偶有露出水面的礁石,去势如风,很快也抵达了石台所在的一侧。

不过这石台就让端木序束手无策了。

石台之高,非他蛮力所能腾跳上去。而石台壁又光滑异常,毫无着力之处,也断绝了攀爬的想法。

赵落葭飘飘然上了石台顶。平平整整地石台上面,只有在其中心有着四根石柱,而石柱中间又是一个小小的祭台。

在这山体之内有着如此神秘的地方,任谁都难免好奇。赵落葭身形一点,便来到了石柱旁。

那石柱好像也是被人几刀切成,光滑异常。

不过在那祭台上,却有着一段话,龙飞凤舞,写得格外神气。

“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若能脱离这天地,或许坐与天地齐观。凌虚或灵虚,虚我而无我。”

后面还跟着一行小字,“如此祭台,留待有缘人。”

赵落葭看着这些字,如有所感,不在于字意,而在于字势,那些龙飞凤舞的字,好像是一个个跳跃的身影,甚是让人入迷。

那些字好像在一个个的跳动,而赵落葭已情不自禁地走到了祭台之上,盘腿坐了上去。

原本平平无奇的祭台,在赵落葭坐上去后,却突地发出了光芒。但让赵落葭吃惊的却是她好像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有些苍老又有些期待,“凌虚或灵虚,虚我而无我。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赵落葭听得糊里糊涂,不过那些跳动的字迹倒是越来越清晰。

每一个字就像一个人的身影,起起伏伏间,宛如连绵不断的起舞。赵落葭将这些起伏一个不落地记下后,那恍惚的声音也没有了,那些发出的光芒也散去。而那四根石柱更是应声脆断,倒了下来。

而赵落葭盘腿而坐的祭台,也化成了齑粉。

不过此时的赵落葭正悬空而坐,比从前更感轻盈。

她飘然而下,玉足轻轻落在了石台之上,然后朝着已化成齑粉的祭台,双膝着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大宪公主给人磕头的机会不多,不过此次却是她心甘情愿。

此时,她早已明白,这是前辈给后来人留下的机缘,正好让自己碰上。

磕了这三个头,便是感激前辈提携后人的恩典。

赵落葭转身朝着石台外一飞而下,看着下面已盘坐等待的端木序。

端木序听到了凌空而下的动静,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这个妹妹好像与之前相比更是轻盈了些。

“没事吧?”

“没事。上面是个前辈留下的一些修行心得,正好是凌虚境的,所以耽搁了一些。”赵落葭自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没有危险就好。那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对于机缘这事,端木序没有什么好计较的,心中委实替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妹妹高兴。

这暗河极为宽阔,正不急不缓地朝着一个方向流去。

一个凌波微步,一个在礁石间腾挪,一前一后便沿着这暗河前行。

这暗河流经之地,有极为空旷的,也有极为狭窄的。更有甚者,有完全只留暗河通过,而无其它空隙的。

不得已,两人只能潜入水中,随波而下。

待再次来到空旷之地时,两人才从水中出来。湿漉漉的两人,饶是自踏入修行之后,不需日常饮食,但此时两人都觉得饥肠辘辘。

在暗河边捡了两个较为干燥处,分别坐下。然后两人催动灵气,将身上的衣衫烘干。

接下来便是要弄点吃的。在这与世隔绝之地,要找吃的,也就只能看看暗河里有什么了。

一个个漩涡在暗河中陡然出现,可比当日在凤来阁中的池塘中那些更大也更多。

水浪溅起,便有鱼来。

一条条破水而出的鱼,在空中划出一条白线,纷纷落在了端木序的手中。这暗河中的鱼,与其它地方还有所不同,通体雪白。

一旁的赵落葭看得津津有味,不是因为端木序的凌空捕鱼的技法,而是这抓鱼本身。久居皇宫的她,何曾有过这种乐趣。

“这里也无其它可充饥的,就这几条鱼尝尝。”端木序解释道。

“我还没有这样吃过呢。”赵落葭觉得是新奇好玩。

“可能味道没有那么好。”

“没关系。”

说话间,端木序用手往鱼身上一抹,那些鳞片便纷纷脱落。再以指为刀,将这鱼里里外外弄得干干净净。

要把鱼弄熟,寻常人可能会用水煮,油炸,清蒸,红烧,还有烧烤。不过对于端木序他们来说,可以选择的不多。

“你要生的还是熟的?”端木序问道。

赵落葭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能回答,“都行。”

“那就生的一些,熟的一些,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说着,端木序用手指将鱼化成一片一片,递了过去,“这是生的。”

赵落葭接过来,在嘴里尝了尝,很淡,很鲜,也很腥。不过还好,她便一点点咀嚼起来。

端木序的手忙活不停,一会又递过去,“这是熟的。”在此境况之下,寻常人自然弄不到熟食,不过端木序他们不在此列。如同烘干湿透的衣衫,在极微之处也能使鱼烘熟。

赵落葭接过烘熟的鱼,又尝了尝,很淡,但也没有腥味。她也一点点吃起来。

在皇宫中感受到的多半是相互倾轧,此时的几片鱼却让她觉得无比的温馨。

有个哥哥真好。

两人稍事歇息之后,又开始顺着暗河前行。

他们不知道这暗河到底有多长,甚至也没有把握这暗河到底能不能通往外面,但目前他们就只有这么一条路。

如果说前面的暗河之行还算顺利,那么此时他们却遭遇到了危机。

端木序和赵落葭两人都驻足不前,警惕地观望着暗河前方。

那是一路前行时,端木序突然喊了一声,“停下。”两人便硬生生刹住了前行的步伐。

一路前行之时,端木序自然是催动明微境,感知着周遭之物。但当灵气往前之时,暗河前方不仅仅有坍塌,还在水气中弥漫着一种道不明的东西。

既然不清楚,便只能先观望着。

“我先去看看。”端木序朝身旁的赵落葭吩咐道。

“小心点。带上寒明珠。”赵落葭叮嘱道,便把寒明珠递了过去。

端木序的身影在礁石间腾挪,渐渐随着寒明珠的光芒远去。而赵落葭便完全落入了黑暗中。

端木序来到了那坍塌处不远,之前的感知果然没错。此处的水气中弥漫着一丝让人觉得不舒服的东西。

他催动灵气,捕获那么一丝水气来到身前,微微一闻,辛辣刺鼻的气味,甚至可让人有些眩晕。

这些东西好像是从坍塌之处,慢慢的逸散出来,融入到了水气当中。要想通过此处,看来得处理掉水气中所含之物,或许能屏蔽掉。

也许他催动金磐境秘法,能安然度过,但落葭呢?

端木序返身回去,看到那个在黑暗中等待自己的妹妹,心中微微一动,她还是自己要保护的人。

端木序将自己的发现告诉了赵落葭,两人便开始思索对策。贸然前行自然不可能,穿过坍塌之处应无问题,但要防护那些有毒气体伤身,则颇为困难。

闭气潜行或许是办法,但终究不能持久。因为端木序不知道那有毒的水气到底延绵多远,一旦中途迫不得已要上岸,那就进退不得了。

“在那水月潭中,你是如何抵御那些浊气的。”端木序问道。之前赵落葭提到了被正阳教之人蒙骗,困在了水月潭中一事,他便想着或许能有什么办法。

赵落葭也是聪敏之人,“那是国师传授的两心诀,但当时好像借助了你的灵气。”

“那,我们先试试。”

端木序催动灵气,那赵落葭施展两心诀,果然是默契。

不过端木序却发现了问题,依此法,应该是护住了赵落葭的灵海,但却防不住那些有毒的水气。

赵落葭问道,“如何?”她没有感受暗河前方那些有毒的水气,不过见到端木序又陷入思索,便觉得恐怕单凭这两心诀还不够。

要护住灵海,更要护住周身,端木序确实在思索着。

在这山底不知多深的地方,唯一的出路却弥漫着有毒的水气,却不得不从此出去。

“或许,还能这样。”端木序笑着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