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吞天诀 > 正文
第十一章 既往不咎
作者:铁马飞桥  |  字数:2747  |  更新时间:2020-01-05 15:52:35 全文阅读

董长亮被打懵逼了,从地面上爬起来,徐家兵器坊,何曾遭遇这种事情。

  “你们欺人太甚,敢在徐家兵器坊闹事。”

  那些小厮纷纷冲出来,跟这群人理论,徐家这些年做生意,获得极佳的口碑,他们公然打徐家的脸。

  “妈的,给我废了他们,看徐家的管事出不出来。”

  领头的雇佣兵队长脸上有条长长的刀疤,人称刀疤虎,做事心狠手辣。

  谁给他的胆子,公然跟徐家叫板,徐家家主洗灵境,还有几名先天境执事,事情有些不寻常。

  所有佣兵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兵器坊乱作一团,墙壁上挂着的兵器稀里哗啦的掉下来,散落满地。

  街上行人听到打斗声,涌进来一大批人,聚集在四周,指指点点。

  “刀疤虎吃错了药吗,公然打砸徐家的商铺,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人群传来惊呼声,被刀疤佣兵团的做法惊呆了,兵器坊乱作一团,几名小厮跟董掌柜躺在地面上哀嚎,被他们打得遍体鳞伤。

  “徐家真是流年不利,这几年培养出来的炼器大师傅被田家挖的差不多了,导致他们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一阵阵叹息声从四方响起,沧澜城起起伏伏,有人崛起,自然有人陨落。

  “怪他们自己作死,我听说田家愿意跟徐家联姻,却被徐义林拒绝,遵守徐家跟柳家的承诺,宁愿把那样的大美人嫁给一个废物。”

  徐家大小姐的容貌,沧澜城无人不知,绝世容颜早已传遍了整个大燕皇朝。

  这样绝世佳人,嫁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整天鬼混的败家子,让多少青年才俊仰天叹息,感叹世道不公。

  刀疤虎打伤人之后,并未离开,大大咧咧的坐在里面,等着徐家管事前来,已经有人跑出去,通知徐家,赶紧派人过来。

  炼器室!

  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长刀的模样基本成型,胡适榨干了身体所有力量,一屁股坐在地面上。

  “锵……”

  最后一锤落在长刀上,发出清脆的刀吟声,响彻整个炼器室。

  “第一次炼制,瑕不掩瑜,少许瑕疵不影响长刀的品质。”

  柳无邪对长刀很满意,刀身长二尺,宽三指,重量七十斤,这么小的长刀,重量这么沉,跟千炼有很大关系,精铁的密度提升十倍有余。

  刀不是好很长,弯弯的弧度,方便佩戴,刀锋释放出凌厉之气,拔下一根头发,轻轻一划,头发从中断开,吹毛断发。

  “好锋利的长刀,姑爷,您真是第一次炼制兵器吗?”

  胡适眼神中尽是敬佩之色,站起身子,跟柳无邪一起炼制长刀,收获太大了,炼制出来第一枚千炼兵器,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震惊沧澜城。

  “胡适,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话吗,想不想成为一代炼器大师。”

  柳无邪拿出一块红布,将长刀包起来,提在手里,很郑重的朝胡适问道。

  “姑爷……不对,师父,我愿意拜姑爷为师。”

  胡适扑通一声跪下来,拜柳无邪为师。奇怪的是,柳无邪并未拒绝。

  “很好,我收你为弟子,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要泄露出去,徐家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以后有外人,还是喊我姑爷吧。”

  柳无邪堂堂仙帝,收一名凡人做弟子,虽然降低了身份,为了徐家,有些事情必须要做。

  徐家急缺炼器大师,胡适非常合适,人又很忠诚。

  “是,保证不泄露一丝信息。”

  胡适站起来,满脸兴奋,他已经猜出来,姑爷一定是故意装作纨绔,主要掩人耳目,其实很厉害,刚才那一套炼器术,放到整个大燕皇朝,也首屈一指,就是搞不清楚,明明很厉害,却低调做人。

  “你挤一滴精血出来。”

  很快,胡适挤出一滴精血,漂浮在空中,柳无邪双手结印,一道道奇怪的印记注入进去,精血散发出淡淡的光泽,胡适的脸上,从震惊到习惯,今天的一幕,颠覆了他的认知。

  “去!”

  精血嗖的一声,没入胡适的额头,消失不见,诡异至极。

  “我把一些炼器术封印在这滴精血里面,争取三天之内,炼制出来第一把含有灵性的兵器。”

  柳无邪意味深长的说道,他还要修炼,抽不出时间打造兵器,交给胡适即可,让他再找几个信得过人培养,徐家兵器坊很快就能崛起。

  田家的兵器,柳无邪看过,没有任何灵性,使用的还是徐家炼制之法。

  等含有灵性的兵器一上市,徐家的兵器,必定遭到疯抢,失去的那些份额,很快能全抢回来。

  融入灵性,兵器品级大大提升,材料还不贵,增添几道灵纹而已,沧澜城没有一位灵纹师。

  “是,师父,我现在就开始参悟。”

  胡适兴奋不已,直接坐下来,脑海之中,出现许多炼器知识。

  “那你在这里慢慢参悟,有时间替我配一把刀鞘,尺寸你都知道。”

  柳无邪说完转身离开,其实还有一个秘密,他打入精血中的手印,还有一道契约印,胡适胆敢背叛徐家,凭靠这道印记,瞬间取他性命。

  这是以防万一,柳无邪并没有说出来,他还是相信胡适。

  大厅吵闹声越来越激烈,徐家已经来人了,看着遍地兵器,还有打伤的徐家掌柜,前来的执事,一脸黑色。

  蓝执事正在附近办事,跟他一起还有一个人,身材玲珑,青纱遮面,正是柳无邪的妻子,徐凌雪,她竟然也来了。

  “刀疤虎,你好大的胆子,敢在徐家兵器坊伤人。”

  蓝执事一声厉喝,这群人太霸道了,真不把徐家放在眼里。

  “你们徐家卖给我们的兵器有严重的质量问题,害的我们两个兄弟死在落日山脉,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你们徐家不会不敢认吧。”

  刀疤虎拿出手里的断裂长刀,丢在蓝执事面前,让他自己查看。

  徐家兵器出现问题的消息,早就传遍整个沧澜城,这几日一直有人退货,徐家按照原价退还,并未有人前来闹事。

  蓝执事眉头一皱,真如刀疤虎所说,事情那就麻烦了,徐家兵器的原因闹出人命,对徐家口碑,产生致命影响,甚至一蹶不振。

  “如果真因为我们徐家兵器造成伤亡,我们徐家会调查清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但是你打伤我们的人,这就有些过分了。”

  徐家不想把事情闹大,希望刀疤虎给徐家一个交代,事情还没调查清楚,具体是不是因为徐家的兵器问题,还有待考究。

  “我的兄弟死了,打伤你们几个人而已,大家说我们过分吗。”

  刀疤虎站起来,目光阴厉,扫过徐凌雪,听说她是大燕皇朝第一美人,见过她真容的人不多,平常出门,一直以面纱示人。

  “不过分,徐家必须要给一个说法。”

  有人跟着附和,兵器等于第二生命,关乎身家性命,容不得差池。

  蓝执事脸色铁青,气的身体哆嗦,刀疤虎煽动群众的力量,站在道德制高点,让徐家骑虎难下。

  “别说我不给你们徐家机会,只要徐家大小姐愿意摘下面罩,让大家看一眼,兵器的事情,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刀疤虎阴测测的说道,竟要让徐凌雪当众摘下面罩,这下子人群炸开锅,多少人想要一睹徐凌雪真容,立即无数人站出来附和,刀疤虎每一句话,都具煽动性。

  柳无邪从炼器室走出来,正好听到刀疤虎的一段话,让他妻子当众揭开面纱。

  一缕杀意从他眼眸射出去,徐凌雪是他妻子,虽无夫妻之实,那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不容亵渎。

  “好一句既往不咎!”

  柳无邪大步踏出,目光横扫一圈 ,跟徐凌雪对视一眼,简单做了一个眼神交流,徐凌雪好奇他怎么在这里。

  最后定格在刀疤虎的身上,无情的杀气,弥漫整个兵器坊。

  蓝执事一愣,也没想到,柳无邪会在兵器坊。

  “徐家赘婿,他怎么也在这里?”

  人群传来惊呼声,关于柳无邪的信息太多了,纨绔,败家子,废物……

  “蓝执事,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才一直忙着炼制兵器,对兵器坊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出言问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