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太荒吞天诀 > 正文
第十二章 戳穿谎言
作者:铁马飞桥  |  字数:2899  |  更新时间:2020-01-05 15:52:43 全文阅读

蓝执事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叙述一遍。

  脚尖一挑,刀疤虎丢在地面上的断刀落在柳无邪手里,轻轻一弹,传来一股清脆的刀吟声,跟他在徐家大殿拿起的那些兵器产生的回音完全不同。

  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目光直刺刀疤虎,不带一丝感情。

  “你确定这把长刀从徐家兵器坊所购?”

  柳无邪当众问道,在场几百号人,目光全部聚集在他一人身上,淡然自若,语气带着一丝不可抗拒,如同一尊帝皇,询问自己的子民。

  “你是瞎子吗,刀柄上明明刻着你们徐家的标记。”

  刀疤虎毫不客气,一脸鄙视,徐家赘婿之名,如雷贯耳。

  徐家每一件兵器,都有独特的标记,一眼便能认出,这把长刀上的确刻着徐家记号,蓝执事不敢用强,任由刀疤虎在此地胡闹,不想将事情闹大。

  这种标记,只有徐家大师傅才能雕刻,常人无法模仿,第一眼见到此刀,连徐凌雪都相信了。

  “蓝执事,你在徐家呆着也有十几年了,对炼器一道应该不陌生,你告诉我,徐家炼器主要材料是什么。”

  柳无邪目光回到蓝执事身上,让他解释一下徐家的炼器之法,以及徐家炼器用的材料。

  “我们徐家兵器主要材料,开采与徐家紫金铁矿,配合襄阳陨铁,武火熬制铁汁,文火锤炼,每一把兵器都能达到百炼钢。”

  具体细节没有详说,这么多信息足够了。

  “大家对这个回答可有疑问?”

  柳无邪扫向那些群众,徐家的兵器原材料,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众人纷纷点头。

  “柳公子,你说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跟这枚断刀又有什么关系,因为徐家的兵器质量问题,闹出了人命,是不是应该给一个说法。”

  一名中年人站出来,徐家兵器坊老顾客,说了这么多,跟刀疤虎拿着的断刀,并无任何关联。

  徐凌雪没说话,静静的看着柳无邪,美目中流露出一丝异样神色。

  “当然有关系!”

  柳无邪伸手打断了四周闹哄哄的声音,整个大厅突然静下来。

  “小子,有话快说,老子还有事情,赶紧商量赔偿事宜。”

  刀疤虎不耐烦的催促,眼神中闪过一丝慌张,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过柳无邪,每一个细节,他都尽收眼底。

  所有焦点,聚集在柳无邪一人脸上,看他怎么继续往下说。

  “柳公子,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这把断刀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等的有些不耐烦,如果是徐家炼制,那事情很明显了,徐家赔偿便是。

  目光横扫一圈,最后定格在刀疤虎的脸上,一字一顿的说道:“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徐家兵器坊闹事的。”

  一股恐怖的杀意,席卷刀疤虎等人,刺骨的寒气,让整个大厅的温度,陡然下降,谁会料到,柳无邪说出这番话出来。

  “这把断刀我从你们徐家兵器坊购得,上面可是有你们徐家雕刻的印记,大家都给我评评理,徐家太猖狂了,害得我兄弟死亡,现在倒打一耙,说我们前来闹事,你们这是店大欺客吗。”

  刀疤虎还在煽动,不敢正视柳无邪的双眼,利用群众的力量,来给徐家施压。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今天我就让你死的瞑目。”

  柳无邪目光朝炼器室看过去,正好胡适这时候走出来,外面闹哄哄的,把他从感悟中惊醒。

  “胡适,去推一座炼器炉出来!”

  很快,胡适搬来一座炼器炉,整个大厅的温度,陡然上升。

  “点火!”

  一声令下,胡适毫不迟疑,右手拉动风箱,恐怖的火焰包裹住熬制铁汁的炉子,柳无邪将断刀丢进去。

  这一刻,刀疤虎有些慌了。

  “今天徐家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不想赔偿搞出这么多事情来,我们认倒霉了,以后再也不买徐家的兵器。”

  刀疤虎说完,带着弟兄朝外面走去,不在继续纠缠,这让很多人露出怪异之色。

  “蓝执事,拦住他们,今天谁也休想离开兵器坊。”

  带着一股威严,那种上位者的气息,让蓝执事心神一震,不由自主的释放出先天之势,拦住刀疤虎等人。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已经既往不咎了,为何还要咄咄逼人,难道要打算杀人灭口吗。”

  刀疤虎愤怒了,十人一起抽出兵器,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既然都来了,事情不搞清楚就这样离开,太不把我们徐家放在眼里,真以为我们好糊弄不成。”

  柳无邪一脸人畜无害,让人捉摸不透,走到炼器炉旁,拿起钳子,夹出那把即将溶解的断刀,竟然是蓝色的铁汁,而不是紫金色。

  “这是怎么回事?”

  胡适惊呆了,他在徐家炼器房呆了也有好几年,徐家的铁汁一直都是紫金色,从未出现过蓝色铁汁。

  “胡适,把这个也给溶解了。”

  柳无邪没有着急解释,拿起墙面上还未掉下来的长刀,丢在胡适面前,继续溶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去盏茶时间,徐家的长刀开始溶解了,奇怪的是,这一次变成紫金色铁汁,跟刀疤虎拿来的断刀,完全不同。

  这一幕,震骇了无数人,徐凌雪的美眸,闪过一丝惊讶,还有一丝意外。

  蓝执事脸色阴沉的可怕,别人不知道,他对沧澜城的兵器非常了解,徐家打造兵器,用的紫金矿石,而田家的兵器,用的是蓝风石,熬制出来是蓝色铁汁。

  围观的众人也傻眼了,这把断刀显然不是徐家炼制,铁汁是最好的证明,那徐家的印记又是怎么回事。

  大家不禁联想到徐家炼器大师傅被挖走的事情,这些大师傅,都掌握了徐家核心机密,刻画徐家印记,难度不大。

  “刀疤虎,你胆敢拿着一把假的断刀来陷害徐家,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蓝执事很生气,险些被他蒙混过去,不是柳无邪的出现,今天事情对徐家肯定不利,谁会想到,刻画徐家印记的兵器,竟然不是徐家炼制。

  “可能是我们搞错了,看到上面的徐家印记,以为是从徐家购买,上面的印记做不了假。”

  刀疤虎眼神躲躲闪闪,事情败露,语气也变了。

  断刀上雕刻徐家印记,前来徐家兵器坊合情合理。

  对方承认错误,总不能真的把人杀了吧,印记做不了假,归根结底,徐家自身还有问题,导致印记出现漏洞,被他人利用。

  蓝执事也很为难,事情已经搞清楚了,刀疤虎拿来的断刀,并非徐家炼制,却雕刻徐家的印记,有人故意栽赃给徐家。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柳无邪的身上,想要听听他怎么说,刀疤虎拿来假的断刀,被他拆穿,理应他最后话语权。

  “是你们自己说出幕后指使人,还是我逼着你们说出来。”

  柳无邪双眼犹如利剑,直逼刀疤虎,吓得他往后退了一大步,今天三番五次被这个废物吓得后退,就算离开徐家兵器坊,也颜面尽失。

  “柳公子,没有人指使我们,刚才我说的很清楚,我也不清楚这把断刀并非徐家炼制,我们也是受害者,两名兄弟死在山脉中。”

  刀疤虎开始打亲情牌,打伤了董掌柜等人,最多赔偿一些金币,命不致死。

  “真是冥顽不灵!”

  柳无邪有些不耐烦了,懒得跟他们继续废话,恐怖的杀意,笼罩而下。

  说完,一步步逼近刀疤虎,十人朝门外退去,伺机寻找机会逃走,蓝执事是先天境,只要避开他,就能逃走,至于柳无邪这个废物,自始至终,刀疤虎等人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我们走!”

  刀疤虎毫不迟疑,一声令下,带着十人朝门外飞速突围。

  “蓝执事,今天逃出去一人,你就给我滚出徐家。”

  柳无邪并未出手,一群垃圾而已,还不值得他动手,蕴含灵魂冲击,蓝执事心神一震,不由自主的冲出去,释放先天之势,将刀疤虎等人震回来,全部跌落在大厅中央位置。

  一脚踩在刀疤虎的胸膛上,柳无邪不带一丝感情:“现在你可以说了,你们是受谁指使,前来捣乱。”

  每个人像是看怪物一样盯着柳无邪,徐家的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犀利了。

  “你这个废物,有本事放我了,我跟你单挑。”

  刀疤虎想要挣扎起来,却被柳无邪一脚又踩回去,气的咬牙切齿,怒骂柳无邪是废物。

  “你成功激怒我了!”

  柳无邪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短刀,一闪而逝,血溅迸射。

  “啊啊啊……”

  刀疤虎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的整条右臂,齐根而断,鲜血染红了地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