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一百零二章 娇娘之痛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857  |  更新时间:2020-01-17 20:03:01 全文阅读

神,让所有人憧憬。

  太师府的六个人也忍不住双眼放光,凝视王子默,将他们无法企及的梦想落在王子默身上。

  始终站在穆太师身后的鲁都天缩了缩脖子,用无比羡慕的目光望向王子默,当看到他腰间悬着的储物袋时,又忍不住恨得牙痒痒。

  “这厮货,拿着我的储物袋死皮赖脸不给!”

  午时未到,天地间一片素白。

  皑皑白雪覆盖世间所有的肮脏与罪恶,在大地上铺了层洁白无瑕的泡沫。

  泡沫脆弱,一吹即破。

  正如掌心的六瓣雪花,来不及细看,便被呼出的热气融化。冰冰凉一点儿,沿着肌肤间的细碎纹理隐入体内。

  “太慢了,太慢了!”

  米人田又气冲冲地找上门,看到王子默竟然站在院子里玩雪,顿时气的跟在雪娇娘身后唠叨个没完。

  “没法管了,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这阉货他……”

  看雪娇娘突然变脸,米人田猛地一拍脑门赶紧改口:“我修炼的方法就是用米人堆起来的,这也是上次你们都掉修为而我没掉的原因。现在默儿还没到两星,吃再多也没法消化啊!你赶紧炼丹,让他快点儿到六神!”

  “口气倒不小,我给你炼一炉天神丹,你敢当糖豆吃吗?”

  捧着雪娇娘刚刚炼出来的十粒培元丹,王子默心中五味杂陈。

  那日苏三婆告诉他,雪娇娘的师父李尊莲擅长炼丹。李府的西厢便放着一鼎丹炉,李尊莲天天教雪娇娘炼丹之术。

  没想到那一年,雪娇娘炼丹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雪娇娘从九黎而来,转拜李尊莲为师。

  她入昆虚,身怀沉重使命。却不曾想人皇薨逝,天地黯然失色,千年金圣国基业轰然崩塌。

  从此雪娇娘就被李尊莲留在了府上。

  “师尊,我要回九黎!不想呆在这破地方了!”

  脾性刚烈的娇娘心系九黎,既然使命无法完成,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她撅着嘴巴一遍又一遍的苦苦哀求,换来的却是李尊莲莞尔笑意,摸着她的头温柔的说道:“等你六神吟煞,我便送你走!这个样子回去只会锦衣夜行,哪能富家归乡呢?传出去岂不坏了为师的名声!”

  丧皇钟敲了一年,每天敲八下,从不间断。

  雪娇娘也每日用竹竿敲着门槛,盼了一年。

  直到第二年,丧皇钟刚敲完,突然城外冲来无数尖嘴獠牙,背上长着倒刺的鳄龟。

  这些鳄龟一个个有磨盘大小,见什么咬什么,不到半宿就把城墙拆了三分之一。

  从此,雪娇娘在殷都过上了斗龟的日子。

  这一晃就是十九年。大乌龟,小乌龟,杀了一波又来一波,到后来大大小小的乌龟越来越厉害,直到那年,杀了乌龟从龟腹中剖出个血红色的珠子。

  这是龟息丹!

  是灵兽遇到强烈的恐惧,将一身精血焚化凝聚而成的丹珠,实数罕见,可遇而不可求。

  李尊莲炼丹,这龟息丹又是极品药材,便被她带回李府。

  雪娇娘虽然在昆虚呆了十九年,对九黎的思念却一点儿也没减少。若不是来的时候知道昆仑天堑十分凶险,她早就偷偷溜回去了。

  这点小心思自然逃不过李尊莲的眼睛。

  她不仅没对雪娇娘冷落,反而关爱有加视如己出,从修炼上,炼丹上,无不倾囊相授。

  渐渐地,雪娇娘修为越来越高,她摒弃九黎的逆修阴阳,重新修炼师尊传授的《青莲丹书》,短短十几年便跨入五行圆满,距离六神吟煞仅仅一线之隔。

  随着修为的提升,雪娇娘那颗躁动的心再次澎湃起来。她得知师尊带回来一粒龟息丹,便偷偷跟着,看师尊把它放在哪里。

  深夜。

  雪娇娘蹑手蹑脚地溜进西厢丹房,从药柜最顶端的格子里拿出个玉盒子。血红的珠子静静地躺在玉盒子里,将翠绿的云絮纹理映成红色。

  俯身看去,那朵云絮纹理宛如一片血海汪洋,仿佛阵阵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鼻而来。

  霎时间,雪娇娘心头巨颤!

  她双手捧着龟息丹忍不住浑身颤抖。

  “是它!若是把它炼成丹药,我定能突破六神,吟煞四方!”

  终于,雪娇娘目光迷离,被渴望所惑。

  丹炉重启,一味味珍贵的药材放入药室,雪娇娘催动青莲丹功,用真火将丹炉烘热。

  平日里,这些药材是主药,现在却被雪娇娘用作药引。

  不一会儿,阵阵甘草气息从药室飘出。

  雪娇娘闭上眼睛,凑到丹炉旁抬手轻轻扇了扇,小巧的鼻子高高翘起,仔细辨别所有的药草是否全部发挥药效。

  如是又过了半刻钟,雪娇娘终于掀开丹炉,将龟息丹连同玉盒子,整个丢进药室中。

  “啪嚓!”

  玉盒子摔成两半,被龟息丹染红的丝絮纹理经不住真火灼烧,滋滋啦啦冒出股股红炎。

  而躺在玉盒子里的龟息丹却猛地跳起来,悬在药室中央疯狂旋转,仿佛鲜活的生命般,竟想逃脱出去。

  雪娇娘打起十二分精神,五行火灵珠不断催动,比刚才还烈的赤色火焰陡然变成瓦青色,整个丹炉顿时变得透明,将里面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须臾,雪娇娘从侧室又放进几味草药。

  直到龟息丹不再旋转,老老实实地定在主药室内,她才长长地舒了口气,抬起袖口将额角的汗珠一一揩去。

  又等了接近一个时辰。

  待到丹炉冷却,雪娇娘并未急着开炉取丹。

  她知道,是药三分毒。而这毒性不仅仅掺杂在丹丸里,更多的则是聚集在丹药周围的空气里。

  雪娇娘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打开丹炉右下角的泄门,将围绕在丹丸四周的那层黑雾引渡到丹炉最外层的化毒室中。至此,她才彻彻底底地放下心来,按捺不住内心激动,欢快地跳到丹炉旁。

  这一切,都被雪娇娘的师尊看在眼里。

  炼丹之术,雪娇娘已经炉火纯青,李尊莲深感欣慰。突然,她冷眸沉凝,不等雪娇娘把炼化的龟息丹取出来,李尊莲疾步闯进丹房,怒气冲冲地扇了娇娘一巴掌。

  然后当着雪娇娘面,揭开炉封,取出龟息丹一口吞了下去。

  雪娇娘眼角含泪,难以置信地望着师父。她万万没想到,师父会是这样的人。

  她平日里道貌岸然,却做出在背地里强夺徒弟的丹药的事情。

  “师父!您……”

  雪娇娘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哭着跑了出去。

  她在极光下坐了三个月。

  三个月不吃不喝,哭成泪人。

  直到有一天穆太师寻到她,告诉她师父仙逝,她才摇着头,难以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穆太师告诉她,“那颗龟息丹含有强大的怨念,师父把它放在玉盒子里,就是想用璞玉的灵性来吸附怨念。没想到却被你偷偷拿来炼丹。”

  起初李尊莲并没感觉到有怨念残留,当看到雪娇娘过于兴奋的眼神,顿时判断,丹炉中必然藏着一粒逆天的丹药。

  它将戾气内敛,若不将之炼化,必会出来作妖。

  待雪娇娘夺门而逃后,李尊莲给雪娇娘留下一封家书,然后把自己封在丹炉中,全身修为化作离火,将自己与龟息丹一同炼化。

  王子默小心翼翼地将培元丹收起,眼中含着泪,仰头望向挂在雪娇娘脖子上的那块黑色骨片。

  那是师尊留给她唯一的记忆。

  “婆婆!”

  王子默忍不住,哭着扑进雪娇娘怀里,搂着她泣不成声。“婆婆,不要炼丹了,默儿这样挺好的!”

  “傻孩子,你不想找哥哥了?不想变强大,反过来保护你的两个小娘子了?”

  雪娇娘欣慰的笑了,所有努力没有白费,即便王子默的修为没有提升上去,不是已经收获了一分关心吗?

  昆虚,殷都,这个冷血的城池。

  跟自己刚刚来到这时一样,默儿也想着离开这里,却修为不足,若是离开殷都的庇护,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当年,师尊也是这么想的吧!

  雪娇娘深吸一口气,忽然间明白许多,不由得感谢王子默来到这里,感谢上天旨意,再给她一次感悟人间真情的机会。

  轻轻抹去王子默脸上的泪水,雪娇娘笑了,藏着细密皱纹的额角悄悄展开,绽放出女人特有的大爱。

  从此,种在心底多年的心魔终于瓦解,雪娇娘跟她师父一样,用爱化解魔障,用爱感悟生命真谛。

  突然间,强烈的气势从雪娇娘体内释放,她急忙将王子默送出府邸,洋溢着甜甜的笑容走向丹房。

  “六神四煞!不仅恢复了修为,还提升一层,比老木头要强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