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一百零一章 天道逆转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894  |  更新时间:2020-01-17 14:10:01 全文阅读

“什么感觉!”

  雪娇娘一下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全身汗毛竖起来,生怕大家看出她刚才在想什么。

  “天地突然有相,又是刮风又是下雪,他们几个的修为都掉了半个境界,只有我没事。”米人田指着穆太师摇头叹息:“他跌的最惨,从六神圆满足足掉了三层,现在跟你一样,三吟煞,比我不如!”

  雪娇娘赶紧闭目查探,发现自己果然从三吟煞降到二吟煞,遂迷惑的抬起头,看向穆太师,问道:“怎么回事?”

  “方才日月失色,天道逆转。我在闭关中忽然感觉到法则的力量。”

  说到这里穆太师顿了顿,脸色阴沉露出隐隐担忧:“这法则……这法则是我也无法施展的阴阳聚天帝崩!”

  众人齐齐瞪大眼睛,唯有雪娇娘和刚刚差点儿被米团噎死王子默沉默不语。

  没想到这么米人田这么不靠谱,自己这么虚弱的状况下还强行喂食。

  不过感觉倒是不错。

  吃了米团后已经能抬起手来了。

  王子默想开口说是自己干的,雪娇娘急忙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先不要说出来。

  穆太师摇摇头,接着说道:“自金圣永熙人皇薨逝,天地黯然失色。你我皆知,这日月作假,不知何时被天神偷偷调换。从此,天地间也失去了最原始的灵气,化为阴阳二气,现今阴阳将逝化为五行,所以后生便无法吸纳阴阳二气。”

  “无法吸纳阴阳,便意味着昆虚再也不能诞生新的修者,除非有大能修士跟九黎一样创造出从五行开始修炼的心法。”

  苏三婆摇摇头,希望渺茫。

  “而今天道逆转,有望回归原始。”林玉娥黛眉翘起,抑制不住内心欣喜。“昆虚有望了!”

  “先别高兴太早,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施展的法则之力,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哉?”苏三婆说道。

  这时,雪娇娘似是想起了什么,柳眉微抖,看着穆太师欲言又止。

  “是这样!”雪娇娘终于幡然醒悟,“原来不是因为天神,而是这天地……”

  穆太师点点头。

  见状,雪娇娘略带愠怒,指着王子默颤声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穆太师又点点头,深邃的目光望向门外。

  那片在橙黄与湛蓝间不断转换的天空,映着漫天雪花,低空凝云昏昏沉沉,高空明亮云淡风轻。

  “后来,我发现法则的力量在渐渐消退,世道也跟着变了,像是进入一个新的时代,不同的法则即将诞生,而我,也失去了对阴阳分天地裂的掌控。”

  所以,穆太师在害怕。

  一个强者,而且是能够使用法则的强者,在悄悄地逆转天道。

  而逆转天道的代价便是所有人的修为跌落!

  修为越高,跌的越惨。

  听完穆太师的话,王子默忍不住咧咧嘴,干巴巴地望向雪娇娘。

  刚才幸亏婆婆及时阻止,要是让天底下人知道这事儿是我干的,还不一个个蹦出来把我锤成肉饼!

  “那,外面的那些流民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在担忧,穆太师口中的那个强者是敌是友的时候,雪娇娘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反而问起了流民死亡的事情。

  “哎!”

  米人田突然涨红了脸,叹了口气,懊恼的拍着脑门,把求助的目光扫向林玉娥。

  “也就是刚才天道逆转的时候,那些流民承受不住天道的碾压,突然暴毙!”

  林玉娥惋惜的神色随即露出狠厉,“那些护送流民的修士竟然污蔑我们是杀人凶手!所以……”

  “所以就全杀了?”

  雪娇娘知道这些人没个好脾气。

  “嗯,全杀了!”孙小圣大义凛然,“他们从九黎来的,还说太师的门生是魔头,人人见而诛之,所以就全杀了!”

  “杀得好!”

  雪娇娘一点儿也不奇怪,他们死有余辜,早该这样做,随即补充道:“那两个也让我宰了!”

  “婆婆,那些流民的死跟天道逆转有联系吗?”王子默问。

  雪娇娘知道王子默在担心什么,摇摇头,还没出声便被林玉娥截了过去:“当然有关系了,何止是那些流民,恐怕昆虚里所有承受不住寿命衰减的人都会暴毙!”

  “寿命衰减?”王子默还是不明白。

  这会儿他终于感觉活动自如,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来,扭了扭脖子,抻了抻腿。

  “天道逆转,修士掉境界,那平民掉什么?他们什么也没有,难不能上天会仁慈?当然是丢寿阳了!”

  林玉娥自问自答,细细的柳眉高高挑着,说话的时候腰身后仰,左手环抱胸前,右手指指点点,风骚的身子晃来晃去,晃得米人田差点儿飙出鼻血来。

  渐渐地,众人的目光转向王子默。

  他们不在乎王子默是不是魔头,在乎的只是那个让所有人头痛的问题。穆太师出关,这个问题又浮上水面,就是王子默到底该怎么修炼。

  “五行星耀,土灵珠,土星耀!”

  穆太师看向雪娇娘,得知王子默突破两仪,只用了一颗地灵丹的时候,突然两眼放光,还没开口,便被雪娇娘堵回去。

  “昆虚的灵气默儿不能吐纳,除非那人再次施展‘阴阳聚天帝崩’让这世间重回原始。只是……所以……”

  穆太师欲言又止。

  “让我重开丹炉可以,不过每次炼丹你必须陪着我!”说完雪娇娘竟是眼眶红润,悄悄地背过头擦掉眼角的泪水。

  众人唏嘘长叹,穆太师这是强人所难!

  “米老头的米人儿也可以!”穆太师说道。

  “已经每天给他吃一个了,穆老贼,你是嫉妒现在我比你修为高啊!”

  “玉娥……”

  穆太师看了看林玉娥,看了看苏三婆,又看了看孙小圣,这几个人只会打打杀杀,除了苏三婆能疗点儿伤,缝缝皮什么的,其余人一概派不上用场。

  “还是娇娘来吧!我为你护法!”

  雪娇娘木讷地点点头,眼神中流露出无比的哀伤。

  王子默想问婆婆为什么伤心,还没开口就被苏三婆用拐杖勾着领子拉到跟前,压低声音说道:“不要问,待会儿三婆告诉你!”

  “那即便修为上去了,王子默还是不能吐纳灵气怎么办?”孙小圣问出了大家都不愿提起的问题。

  “都瞪我干什么,难道你们没想过吗?”

  成为众矢之地后,孙小圣尴尬地摊开手,仰头望着房顶上,盯着王子默初来太师府时留下的一根针叶略有所思。

  难道穆太师家里招贼了?

  “就你知道的多,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林玉娥说。

  “依老身看呐!”苏三婆从兜里取出一根缝衣针,穿上线为王子默把衣服缝好。

  “三婆不是只给死人做衣服吗?”王子默不解。

  “是给死人做衣服!”苏三婆在“做”上着重了音,接着说道:“默儿不能吐纳灵气不是修为不够,刚才太师也说了,天地法则变换,原始灵气变成了五行灵气,想要吐纳,就必须从这里做突破口。”

  “三婆说的对!”孙小圣点头附和。

  “是呀,世间道法源自太衍,它如万祖,教我们吐纳基础之法,却早已失传。各门各派在太衍的基础上另辟蹊径。吐纳之术举不胜举,娇娘的心法可曾试过了?”林玉娥问。

  “早就试了,不顶用!”

  “那我传他……”

  “不行!”

  林玉娥还没说完就被众人齐声否决。

  听闻太衍二字,王子默顿时两眼放光。他修习的便是太衍经,却苦于没有阴阳大境的行功图而止步。

  至于穆太师他们说的什么原始灵气、五行灵气什么的,听也听不懂,好像是这么回事儿,又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儿。

  要是有了太衍行功图,还是修为止步不前,那就是这么回事儿了。

  只是……

  王子默想告诉他们自己修炼的就是太衍经,而且是太衍真经,想了想还是又咽了下去。

  大桀告诫说:“虎豹不堪骑,人心隔肚皮。”

  自己迷迷糊糊就被拐到昆虚来,被一帮老家伙们摆弄来摆弄去,虽然能感觉到他们好意,但还是留点儿较好。

  王子默眨着眼望向林玉娥,不知道她的心法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让所有人反对?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不修道盘,又不吐纳,更没有心法可以传授!”米人田摸着光光的脑门很是费解,不知道为他们又打起了什么主意。

  “米团一天一个就够了,吃多了我怕他消化不了!”

  “你不吐纳,不修道盘,何不用你的心法试一试呢?”

  雪娇娘终于眉开眼笑,一扫所有烦恼,裂开朱唇浅笑吟吟。

  “你传默儿修炼之法,我为默儿炼丹,你们就教默儿功法,我就不信教不出个神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