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一百章 法则之力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36  |  更新时间:2020-01-17 10:02:01 全文阅读

“阴阳聚天帝崩!”

  感觉到天地变化,雪娇娘突然惊慌失措。

  看清是王子默的搞得后,那张丰韵犹存的脸上惶恐不安,顿时惊讶的下巴差点儿掉地上。

  她万万没想到,王子默竟然将银色神龙与墨色神龙合并在一起。

  虽然阴阳大境在昆虚只是基础境界,但“阴阳分天地裂”和“阴阳聚天帝崩”却是六神吟煞境界也不一定能施展的法则。

  对!

  这是天地法则!

  是道法万物而生的法则之力!

  雪娇娘传授给王子默的“云开无影落龙吟”是法术,是修者自创的术法,用来发挥巨大的威力。

  然而这仅仅是法术,与法则虽然只差一个字,却有着天壤之别。

  天地法则非修士所创,它与天道同生,与洪荒同古。

  世间万物,小至鸟兽虫鱼,大到宇宙万象,皆要遵循这个规矩。甚至天上的太阳熄灭,天地法则也亘古不变。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怎么可能?”

  雪娇娘细细的柳眉始终得不到舒展,她诧异的盯着王子默,从少年身上存在着太多太多摸不透的因素。

  小小年纪,竟然悟透法则之力。

  假以时日……

  会有假以时日吗?

  天妒英才,此事若是传出去,默儿别想活着走出昆虚!

  想到这里,雪娇娘紧紧攥着袖口,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悬起来。

  别说是“阴阳聚天帝崩”,就是“阴阳分天地裂”在整个殷都只有穆太师能施展。

  天帝崩连穆太师也不敢尝试。

  没想到……

  “这孩子,哎!果真不是省油的灯!”

  王子默刚刚突破五行星耀,不知道还有没有精力将法则继续。

  法则之力才刚刚开始。

  突然间,天地转色,山河逆变!

  “你!去死吧!”

  王子默狂发无风自动,两手一阴一阳,合并的瞬间,两条神龙紧跟着环抱在一起。

  几乎同时,在丹田内,主道盘外围,一颗土黄色的珠子亮起来。

  没有惊天动地的变化,没有风云变色的悸动。

  这细微的变化,在天地法则面前,完全可以忽略。

  这是王子默在昆虚第一次使用阴阳法则。

  刹那间,万丈光芒将黑暗彻底撕裂,连那东方刚刚升起的骄阳也暗淡下来。

  三竿上空,躲在太阳后面的那个漆黑的影子,在强光的照射下无所遁形,好像刺穿了房顶般,明丽的阳光突然洒下来,状若瀑布玄天,变化多端。

  那,是真正地阳光!

  照耀大地,驱散世间所有的邪!

  天与地仿佛得到重生,大地之上陡然间刮起徐徐微风,掠过雪娇娘斑白的发髻,在她湿润的眼角涂抹上一层红晕。

  自她进入昆虚三十年,从未见过真正的太阳和月亮,更是除了自己用扇子扇的风,法术变得云雨,从未体会过什么叫做清风拂面,细雨如丝,白云苍狗。

  变了。

  这一切都变了。

  自从王子默在昆虚施展法则,好像带来了潘多拉魔盒的钥匙,天地在一点点回归,日月轮回进入正轨。

  “昂——!”

  却听两条神龙合并在一起,发出欢快的龙吟,响彻整个殷都城。

  江承子真的被吓傻了,刚才王子默宛如魔神,那么现在的他就好比天神,不,是帝尊,是掌控世间万物的主宰。

  黑白分明,阴阳互抱。

  在江承子面前,一副巨大的太极图訇然运作。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摇着头,竟然忘记了抵抗。

  不,不是忘记了抵挡。

  是根本生不出抵挡,乃至逃跑的念想!

  一条水墨神龙从太极图中探出脑袋,黑白分明的眼睛微微睁开,不屑地看了眼江承子,随后猛地张开大嘴,一口把他吞了下去。

  须臾,神龙隐退,张嘴吐出一根黑不溜丢的棍子,便随着太极图彻底消失在遥遥天际。

  天上,那轮火红的太阳渐渐萎靡。

  真正的太阳以迅雷之势收复失地,隐隐听到天空雷声轰鸣,好像古老的战车奔赴前线,长戈当歌,归兮几何。

  一切恢复平静,尘归尘土归土。

  江承子仿佛从来没来过这个世界,只有那根黑不溜丢的棍子躺在天冥杵的边上。

  “连个储物袋也没留下!”

  王子默收起平幽,懊恼神龙没把江承子的储物袋给吐出来。

  眼下只一根烧火棍,跟石头似的,拿在手里凉凉的,还死沉死沉,真不知道用它能干什么。不过看江承子竟然能操纵它将墨龙束缚,想必肯定不是凡品。

  王子默拿着玄爻棍和天冥杵仔细对比。

  两者一模一样,却给人带来的感觉完全相反。

  玄爻棍冰凉,仿佛陨铁打造。天冥杵温润,恰似墨玉雕琢而成。

  他拿着天冥杵无聊的敲了敲玄爻棍。

  还未转身冲着雪娇娘炫耀一番,忽然间感觉天旋地转,耳朵里轰的一声,脑袋一歪“嘭”的栽到地上。

  “呃……!”

  王子默紧闭着双眼,下唇无意识的颤抖,喉咙里发出气泡鼓动的声音。

  吓得雪娇娘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蹲下身子急忙伸手探了探王子默的鼻息。

  待觉指尖传来粗重的气息,她才松了口气,捡起玄爻棍和天冥杵,忍不住笑道:“这东西还真不是你能碰的!”

  “哎,还是先在婆婆这存着吧,等到默儿蜕凡后婆婆再还你。”

  有了诗鸾的教训,这次雪娇娘长了个心眼。

  她眯起眼睛,看了眼狼藉不堪的战场,抿着朱唇久久沉默不语。

  没想到,两个后生打架竟然弄得如此惨烈!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也?果不其然,还得老娘来擦屁股。

  信手挥洒,移山造木。

  不消片刻,被法则之力震翻的泥土重回自然,竟是没有半点儿搏斗的影子,成片的针叶林覆盖,展现出一片祥和的景象。

  “若是仔细体悟,还是能感觉到的!”雪娇娘抬起手揉了揉额角,细密的鱼尾纹向下垂,略显疲惫之色。

  “这法则之力不是我现在能驾驭的!哎!顺其自然吧!”

  雪娇娘背着昏迷不醒的王子默回到殷都。

  刚进城王子默便被眼前的血腥震慑。

  他幽幽睁开眼睛,伏在雪娇娘背上,挣扎了一下却感觉浑身像是灌了铅一样纹丝不动,轻轻唤道:“婆婆……我好累!”说完又重重地闭上双眼。

  “累了就好好休息!”

  雪娇娘眉梢紧锁,盯着狼藉满地的尸体沉吟片刻,急忙背着王子默奔向太师府。

  冬日的严寒终于降临殷都,北风呼啸,刮得人心惶惶。

  不消片刻,天空降下晶莹的雪片。

  雪片初时脆弱,落地即化,继而簌簌下坠,待到雪娇娘背着王子默来到太师府后,那片紫竹林已经白了头。

  穆太师提前出关了。

  雪娇娘很是高兴,走进正堂却看到众人愁容满面,一个个摇着头唉声叹息。

  “娇娘,你回……咳咳……”

  看见雪娇娘回来了,穆太师想要从太师椅上起身迎接。还未起身又重重坐回去,抚着胸口咳出一口乌褐色的淤血。

  “怎么回事?”

  雪娇娘凤眸圆瞪,担心极了。

  她赶紧把王子默放到椅子上,迈着小脚急匆匆地赶过去,拾起穆太师的右手,轻轻搭在脉搏上。

  肺脾命门,脉象浑厚,却命门乏力。

  雪娇娘又拾起穆太师左手,左脉主心肝肾,而穆太师的脉象尖锐而又急促,显然心火过剩,肾水不足压制不住心火,导致脉象迟滞。

  命门亦是肾,穆太师闭关半日,竟落得肾水严重亏损。

  他究竟干了些什么!

  雪娇娘拉下脸来。

  这个时候,米人田凑到王子默身边,悄悄给他塞了个米团,等到王子默吃下去后,才抬起头,问道:“娇娘没感觉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