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五十一章 两年生机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875  |  更新时间:2020-01-04 21:57:01 全文阅读

“我若跋扈,谁敢放肆?”

霸道的话语萦绕在耳畔,王子默猛地惊醒。

睁开眼睛顿时发现双脚被根根手指粗的树藤牢牢缠住。其中一根竟然又分了很多细叉,像手指头一样,伸进王子默的裤兜里,把他从韩都督那儿顺来的浆果抓了个一干二净。

“还给我!”

王子默感觉自己被欺负了,绑了手脚不说,还抢走身上的东西。

“地痞流氓!无赖!下作!”

王子默急忙抽出长刀挥臂劈砍,那些树藤却像是皮筋做成,无论怎么砍都砍不断。王子默顿时恼羞成怒,翻转刀背快速割了几下。

那树枝竟然害怕地躲开了。

“果真是木头怕锯齿!”王子默心中暗喜,舞着长刀不断追赶四处躲避的树枝。

直背长刀状若唐刀,却比唐刀短七寸,上云“平幽”二字,背有一排锯齿,锯齿中间还有个血槽。可以想象,若将这把平幽刀插入敌人身体,仅仅锯齿带来的伤害就足以致命。

“吱吱吱,叽,叽叽!”

树藤乍一接触锯齿,竟然发出老鼠似的声音,根根驳杂的树藤迅速收短。纷纷从地面翘起头,摇摆着齐刷刷地把王子默围在中间

王子默急忙起身。

树藤与地面不断摩挲,发出轻微的“嚓嚓”声。不仅扰乱视听,而且这声音竟然还带着迷幻。

“把果子还给我!”

自从见识了槐雨萱从大树变成人后,王子默对树妖多少有了些了解。他追赶着那几个啄着浆果的树藤,而那些树藤又好像有意跟王子默叫嚣,他追哪个,哪个就往后躲,其余的几个就靠过来,摆着弯头很是得瑟。

“吱吱吱,吱吱!”

“还给我!”王子默恼羞成怒,涨红着脸撕声咆哮!“连你们也欺负我!还给我!”

节节树藤盘绕遒劲,眨眼间竟然生出细密的白根须,犹如长满白毛的狗尾巴,齐刷刷地指向王子默。

“来呀!”

王子默双目赤红,双手握着平幽凝神戒备,却忽略了头顶上无声无息垂下的几根树藤。

突然,一根树藤猛地弹出,以雷霆之势缠住平幽,接着主藤上快速生出密密麻麻的藤须,从剑尖到剑柄,沿着王子默的手腕攀上胳膊。

藤须如蚂蟥,从毛孔钻进肉里,初时感觉痒痒的,后来愈发疼痛。王子默想要抽回胳膊,却发现全身麻木,四肢像坠了石头一样沉。

这种感觉王子默深有体会。

小时候殷箬彤不知从哪儿弄了些麻麻浆果让他吃,果子酸甜可口,谁知吃完后就两眼一翻,“吧唧!”昏了过去,睡了三天三夜才醒过来。更可怕的是,他用了整整七天才适应对身体的控制。

现在的感觉跟吃麻麻浆果很像!

王子默双目怒瞪,眼皮快要撑爆,盯着根根藤须,煞白的脸皮绷得紧紧地,牙关打颤,咬的“咯咯”直响。

面对无法反抗的力量,王子默露出了深深地恐惧。

那些藤须像密密麻麻的小蜘蛛,互相叠压着爬过来,一点点儿的在他身上蔓延,又像是钻入毛孔里的种子发了芽,从手腕到小臂,再到肩膀……

这种痛很奇怪!

不是肉体疼痛,更像是灵魂上的疼痛。身体反而痒痒的,像是沐浴在春光里。

由于缺氧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很慢,却很倔强,呼吸越来越困难,王子默张大嘴巴吃力地撑开胸膛。羸弱的胸骨竟然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束缚住他的不是藤须,而是丧失机能的身体。

他害怕极了。

嘴巴里,舌头上也长出绿色的根须。撑的满满的,延伸到嗓子里,忍不住干呕。

“我要死了吗?”

“要死了吗?”

王子默目光涣散,他看到有个人慢慢走过来,样子很像大桀。

他努力使双眼聚焦,那人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伸出大手轻轻抚摸着脸颊,用拇指揩去眼角的泪水。

“大桀,别走!”

这是所有关于王桀的记忆,从进入瘴地开始,王桀便已经被这里的植物盯上,它们记录了王桀的一言一行,待到有人寻找,便播放给那人看。

“王子默,若你来寻我,当知我已离去。”

“千万不要去深处的白云观废墟!切记,千万不要去!”

“这花树同根而生,专食记忆,切记远离,莫失智成呆!”

开始时王桀的话还是那般愤怒,妒世,言语中充满对上天不公的斥责。王子默被树藤捉住后,王桀的声音突然变缓。像是知道王子默要寻找他似的,说了上面那番话。

声音温柔,充满爱意。

日出天明,阳升浊降。

卯时刚到,悬浮在瘴地上方的迷雾便开始翻滚,四刻种一到,便迅速回归大地。无数色彩斑斓的极光犹如锋利的刀剑,穿梭在迷雾里,像绞肉机一样搅碎所有鲜活的的生物。

黛小沫和茉红颜隐入地下继续寻找王子默。二人对韩都督的生死不管不顾,弄得他站在极光下很是尴尬。

“你若死了,死有余辜,你若活着,天理难容!”这是茉红颜对韩都督说的原话。

瘴地与黑森林有道明显的界限。

从黑森林往里看,白天的瘴地上方是绚丽的极光,再往上便是裂天痕。这片山麓连同三合庄在内,更像是被仙人用利剑从大地上剥离,极光外便是混沌,形成了一道天然屏障。

混沌未知,极光中更是杀气弥漫。

裂天痕四周充满了诡异的事情,王子默刚刚看到半截巨大的鹿尸高高悬浮着,飘荡在混沌中,被缓缓波动的极光一点点吸过去,慢慢搅成碎末,化作漫天血肉,簌簌掉在极光内的世界里。

那种震撼,那种直面冲击,让人终身难忘!

再次回到黑森林,王子默顿时感觉如获新生。

外界压强弱小,始一变化让他双眸赤红,胃里翻江倒海,霎时间全身血脉喷张,有种想要爆体的感觉。

许久后,王子默才将这股暴走的气血压制,双目阴冷,回首望向瘴地中渐渐看不清的巨大黑影,内心复杂难以言叙。

为什么会这样!

不,不是这样的!

他很想仰头长啸,将堵在心口的那团浊气宣泄出来。他很想找头棕熊大干一架,将束手束脚的郁闷全都打出去!

但他没有,只是刚毅的脸上不再露出笑容,漆黑的眸子更加深邃难懂。

猛然间,王子默的气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一个阳光灿烂的孩童,变成杀伐果断的少年,再后来成为心事重重、冷面无笑的这幅样子。

收回目光,王子默深吸口气。

他用树藤将平幽包起来,仅留刀柄在外,缠在了背后。接着带上冰蚕手套,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黑森林。

浓雾渐渐变得稀薄,前面两个高高的隆起便是骆驼峰,过了骆驼峰就是三合庄,再往北便是神像山。路上王子默再未遇到黑莽棕熊之类的野兽,一路坦荡无阻,甚至连上山打猎的村民也未遇到。

时至深秋,以往人们会赶在下雪前上山狩猎。

这个时候捕杀的都是大型猎物,如棕熊,角牛,野猪,鹿马之类,下雪后这些动物便会躲进深山冬眠,只有小点儿动物才会出来觅食。

奇怪?

直到王子默攀上骆驼峰,依旧没有看到任何动物。黑森林仿佛一夜间陷入死寂,只有根根参天的古木,像钉子一样杵在山上。

溪无声静流。

穿过黑森林,穿过瘴地,在阳光下跳跃着,进入未知的混沌。

这片雾沼地突然间变得阴森起来,领悟阴阳后,王子默切切实实的感觉到,黑森林里充满死亡气息。

他紧了紧冰蚕手套,内心忧虑。

自己练的阴阳大境是殷家的太极境界,并非是大衍经的正确行功图。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能调动阴阳之气,但效果甚微,需要有深厚的功力支撑才可以。

也就是说必须按照殷家的功法将神启五行练到圆满,才能保证阴阳境界稳固运行。

而他完全架空了阴阳,若不是大衍经提前淬体,这番折腾下来,恐怕凶多吉少。

现在王子默处在境界达到,而功力不足的尴尬状态。

他不知道这种状态在外人看来有多宝贵!千百年来,无数人功力浑厚,苦于境界压制忧虑而亡。他这个样子,若在大世家,定会倾尽天地灵萃把功力补上去。

不过王子默还是有收获的。

此时,在他的丹田处,一副巴掌大的阴阳图正缓缓旋转,带动体内阴阳二气,一点点补充着功力。

虽然微乎甚微,但却廖胜于无。

这就是道盘吗?

不知道别人的道盘是什么样子的。

“阴阳分天地裂,阴阳聚天帝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