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五十章 瘴地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889  |  更新时间:2020-01-04 18:32:01 全文阅读

“啊哈~!”

  虚冥仿佛没听到王子默问话,兀自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我累了,没工夫在这儿跟你闲耗。再见小家伙,谢谢你的龙溪实,这果子吃多了我也虚不受补!”

  “还有,本尊磨指甲的扣子你一定要保管好,等我出去后先找你要回来!哎,想想我那脚指甲有几百年没剪了,鞋子都穿不下了!”

  无面虚冥的影子越来越小,直至化成一点,最后在王子默眼中忽然闪了一下,随即暗淡无华。仿佛墙上的一粒沙子,这一切又好像从来没发生过。

  “喂!你……”

  王子默懊恼地攥起拳头,咬着牙犟起鼻子,恶狠狠地骂道:“你个大猪蹄子!果然跟明宝一个德行!”

  每到亥时三刻,瘴地的迷雾便会蒸腾而上。

  遮住天上的星星,形成一片又一片互相接连,却又互相隔绝的破碎空间,宛如有着一扇扇门的迷宫房子。

  每个房子里又有着一株成了精的植物。

  或花、或草、或树、或蘑菇……

  这样的场景又会持续到第二天的卯时四刻。

  日出雾降,一切归于平静。

  然而此时危险才刚刚开始。

  白天的瘴地,较之夜晚危险万倍不止!

  不过,相传在瘴地里有一尊榕树,它存活万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在白日,唯有得到神榕的庇护才能获得安全。

  “真正的白云观!”

  王子默双目炯炯,背着直背长刀戴好冰蚕手套,回头望了眼斑驳陆离的圣母祠,毅然踏出白云观高高的门槛。

  隐隐觉得,这座圣母祠跟明宝居三清神像后被铁链子锁着的尸体有着莫大联系,甚至王子默怀疑这座圣母祠就是为干尸而建。

  是聚集黎民信仰对其进行镇压?

  是汲取百姓福念而获得新生?

  对此王子默不得而知,他只知道金城的圣母祠在不久的将来也会像瘴地的这座圣母祠一样,最终被黑雾吞噬,化作腐朽,与瘴地深处真正的白云观越来越像。

  “项冥,他自称虚冥帝天魔,人称无面虚冥。这人到底什么来头?帝月七星又是什么样的修为?为什么跟白黎说的不一样?”

  王子默越发迷茫,细细回想在金城白云观的点点滴滴,白黎说修士的世界按能力进行等级划分,分别开灵、释蒙、觉魄、合圣。

  按照殷箬彤的说法,合圣又分为六神、五行、两仪。

  而明宝他们却从未提及过合圣期的境界划分,只是寥寥说过合圣之后裂天问道。

  到底哪个才是正统的划分?

  殷箬彤说我逆修道盘,可是我现在连道盘都没有,又怎么个逆修法?

  现在我又是什么修为呢?

  这个问题,项冥肯定知道!

  “大桀,你到底在哪儿啊?”

  王子默不顾黛小沫的再三警告,从白云观走出后像头蒙住双眼的棕角犀牛,在瘴地横冲直撞。

  他心系哥哥,却不知道哥哥到底在哪儿?

  他只知道,真正的白云观在神榕树旁边。而 在瘴地中,那颗榕树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只要找到神榕树便能找到白云观废墟,就能找到哥哥。

  仰头望天,不见星月。

  四处灰蒙蒙一片,遮住双眼,里面偶尔掠过各色光华。

  走着走着,王子默突然听到王桀声音。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啊——!”

  “我不求多么强大,可以庇护族人!”

  “我不求长生不老,可以傲视苍生!”

  “任他仙魔乱世为孽,只求与心爱之人厮守,哪怕苟活于世,只为享受今生!”

  “为什么?”

  “啊——!”

  “苍天,你为什么要夺走雪玲?”

  “是大桀!”王子默像只井底的青蛙突然抓住了打水的缰绳。他欣喜地四处张望却毫无所获。

  从王桀的声音里,王子默听出了痛不欲生的绝望,听出了失去雪玲姐的无助与哀伤,到了最后,王子默还听出了叛逆,憎恨,仇视。

  隐隐的,王子默更加担心。

  因为他不知道王桀将会,或者是已经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就像当初割掉瘦猴子的脑袋一样,盛怒下,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王子默越发忧虑焦急。

  必须尽快找到哥哥,否则拖越久,不可控的事情就越多!

  王桀的声音还在继续,他的心里充斥着暴怒和不甘心。到了最后的吼叫竟有报复的畅快!

  是的,他肯定是提着瘦猴子的脑袋走进瘴地。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的背上应该还背着韩雪玲的尸骨。

  一个是从小一块儿长大,视为兄弟的发小;一个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正在幸福巅峰,将要过门的未婚妻!

  王子默顿时感觉无比压抑!

  仿佛有块石头堵在胸口,吐不出咽不下。随着心脏一下、一下跃动,那块石头也跟着跃动。却是每动一下,都撕扯着脆弱的喉咙,又好像有无数把刀片困在一起,卡在嗓子里,而他能做的,没有反抗,也不敢反抗,仅仅是默默的承受,上天强加给的遭遇。

  忽然间,王子默眼角衔泪,忍不住哽咽起来。

  他脑子里訇然巨响,站在哥哥的角度看待世界,一切都变得那么不公平!

  如果换成是自己……

  不!

  无法想象!

  即便将所有的悲伤全部强加到自己身上,也无法想象出那是多么撕心裂肺的痛!“哥哥,我终于明白了!”王子默眼中徘徊者泪花,他终于原谅了王桀的不辞而别,内心对找到哥哥的渴望更加强烈。

  “大桀,你在哪儿!”

  王子默双手捧做喇叭状,冲着未知大声呼喊。“大桀,你到底在哪儿?我们一起回家!”

  “回家——回家——!”

  瘴地虽四面环山,却地域巨广,况且迷雾中树木颇多,本不应产生回声。但王子默的呼唤却被一次次传递出去,犹如身处回音壁中,又似遇到了学舌鸟,不断重复着“回家”二字。

  泪水模糊了视线,滚烫滚烫的,沿着面颊流到尖尖的下巴上,“吧嗒,吧嗒”的往下落,“我现在更加厉害了,我会保护你的!你在哪里?”

  层层空间,一叶障目。

  但是却阻挡不住声音的传递。

  黛小沫和茉红颜同时一震,纷纷驻足侧耳倾听。随后两人脸色阴晴不定,双双露出焦急神色。

  离开白云观后黛小沫就深陷毒瘴失去对明宝的追踪,半路却与茉红颜和韩都督相遇,准备引着两人到白云观接王子默离开这是非之地。

  “真不省心!怎么就不听话呢!”

  黛小沫抿着薄唇鼓起胸膛,秀眉微蹙脸上写满了无奈。

  “怎么办,少主?”

  “瘴地跟尸池同样危险,这里的植物会记忆模仿,倘若它们模仿了主公的声音,寻找起来更加困难!”

  望着头顶上迷雾里穿梭的彩色极光,茉红颜幽幽说道:“希望能在天亮前寻到主公,否则……”

  “瘴地的白天更加危险!”

  韩都督眨着眼,那双好像刚刚冒出的青枣芽大的眼珠子咕噜噜乱转,忍不住缩缩脖子,仿佛想起了往事,心有余悸地说道:“迷雾下降,裂天痕吞吐的极光余波会在迷雾中横行,除非找到神榕树寻求庇护,否则会被极光撕成碎片!”

  “啧啧啧……”

  韩都督砸吧着嘴哪壶不开提哪壶,“神榕树也不是善茬子,总是想着法子从你身上骗点儿东西,只有达到它的要求,才肯伸出庇护的分支。”

  面对黛小沫和茉红颜不善的目光,韩都督赶紧闭嘴,捂着嘴巴悻悻地缩回毛炸飞似的大脑袋,顿时感觉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比瘴地还要可怕,赶紧假惺惺地补了句:“不过那小子命硬,比瘴地的花草还狡猾,死不了的!”

  “哼!”

  黛小沫冷哼一声,美丽的眸子像天上的星星,被乌云悄悄遮住繁华,俊俏的小脸上隐藏不住心底深深的担忧。

  “要是主公出了什么岔子,央池绝不会善罢甘休!”茉红颜抬起脚,狠狠地踹在韩都督屁股上。

  “哥哥,你在哪儿?”

  王子默双目红肿早已哭的睁不开眼。他顺着大桀的声音跑来跑去,可是每次欣喜都化作失望,每次微笑都变成泪水。

  跑累了,跑困了。

  倚靠在一颗大树下抱着双膝睡意朦胧。

  忽然,眼前浮现出大桀憨厚的笑容,抚摸着自己的头发,轻轻哼着“捉泥鳅”哄着王子默入睡。

  雪玲姐姐依偎在大桀身旁,两人你侬我侬,幸福……

  “幸福呀!”

  王子默忍不住撅着小嘴轻声嘟囔:“一定要幸福呀!”

  大桀的话越来越清晰,正如此时萦绕在耳边的话:“仁慈的你,会受到亲人朋友的漠视,我若跋扈,谁敢放肆?”

  “我若跋扈,谁敢放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