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三十九章 两仪圣境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617  |  更新时间:2020-01-01 18:23:16 全文阅读

“不行,太慢了!”

  月色西隐,深秋十月。

  卯时的天空是黎明前的黑暗,再过一个时辰便是旭日东升时。三族精英守在神像山外,一个个面面相觑,谁也不敢第一个冲进去。

  此时倘若站在高空瞭望,定会发现夜色中最东方白光乱舞。

  好像深夜里跳舞的精灵,又像是数不清的法宝划出一道道亮丽的光,交织在一起慢慢将黑夜撕裂。

  阴爻刻好后王子默赶紧按部就班,在丹田左边又绘出阳爻。

  接下来便是最关键时刻:将阴阳二爻调和在一起。这比练出阴阳鱼还要凶险,稍有不慎就会伤及身体!

  看了眼还在闷头苦思的殷箬彤,王子默心底莫名的涌出一股暖流。接着,这股暖流仿佛决堤的洪水,迅速灌满空荡荡的心房。

  “唔哈哈哈……!”

  三合庄祠堂最上方,用紫叶小檀雕刻的韩氏牌位轻轻震了下。“今天可真热闹!竟然有小辈冲击阴阳大境!”

  轰鸣的声音犹如闷雷灌耳。

  接着从牌位里走出个魁梧的沙场将军。这人杀伐气息浓重,虽两鬓斑白却肌肉虬结,盯着后山神像下的王子默目露疑惑。

  “韩都督还是耐不住性子,从封镜里出来了!”

  声音过后,王氏先祖的牌位也晃了几下,从里面走出个仙风道骨的老道。此人面白无须,竟与十三年前打井的老头有几分相像,只不过那个老头驼背弓腰,而他却翩翩仙颜,巍巍而立。

  老道士刚出来就将韩都督锁定,面向西南拱手作揖,随后摆出请的姿势,笑道:“何不随我回朝面圣,请求圣上宽恕?”

  “鲁太傅既已知晓老夫躲在此地,不早日缉拿反而隐姓埋名,在此饱受清廉寡欲之苦,这又为何?”韩都督昂起脸极为不屑。

  “哼,真相你知,我知,他知便罢!”

  鲁太傅指了指祠堂最高处的三个牌位中最右边的那个,“当年老夫驾驭仙扣西进瑶池,却被两个小贼钻了空子偷偷藏在船底。别不识好歹!”

  “感谢太傅不杀之恩呐!”韩都督作揖,两人相视大笑。

  “那个小贼怎没出来?”鲁太傅说完屈指弹向刘氏先祖位,“铛!”紫金牌位顿时碎裂,两人相继大惊失色。

  “刘庸已仙逝!”

  韩都督扭头看向鲁太傅,却见他黯然摇头,望着苍天说道:“天道风云,岂能岁月静好?”

  三合庄四面环山。

  从高处看更像是被困在混沌中的小片绿洲。

  出了骆驼峰山谷,到处长满参天古木,毒草异枝。山峦跌宕,里面危机四伏,没有人能活着走出去!

  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条清可见底的小溪,小溪初时潺潺,走出山谷后便怒浪滔滔,汇入从西北而来的九天瀑中,穿过无尽的混沌迷雾,才抵达西域羌芜之地,如是再需乘舟东行月余,到荆州凤鸣关口岸,方入中原。

  此时王子默正沮丧地耷拉着脑袋,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画着阴阳图。

  之前他失败了无数次,每次都在调和阴阳的时候出了岔子,次次气息紊乱,搅得身体苦不堪言。不由得泣泪横流,仰头感慨殷氏先祖,这“小心为上”言简意赅的四个字才真是肺腑之言!

  一次次的失误后王子默终于学乖了。

  这次他熟练地聚好阴阳二爻,小心将它们拉成线,接着引导二爻重叠在一起,慢慢合并,慢慢地,慢慢地……

  王子默抿着唇屏住呼吸,忽然发现用这种方法,可以轻松地找到阴阳互吸之处。

  这时,上方阴爻突然断裂,中间虚无,分成了两个稍稍短一些的爻。霎时间,两个短爻在阳爻上方顺时针急速旋转,几乎同时,阳爻在下方逆时针旋转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着实吓了王子默一跳。

  觉无异常,他才松了口气。

  此时在王子默的丹田里出现两个对称的旋涡,一上一下犹如灿烂星河,不断汲取着阴阳二气。

  殷箬彤研究大衍经行功图无果,她跟王桀一样,对细腻的纹路看不出所以然,认为这就是地面上的花纹而已。当抬起头看到王子默的样子时,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这下子的胸脯高高鼓起,头发疯长眨眼间已是长发及腰,脸蛋由古铜色变成无暇的白,长长的睫毛,红嘟嘟的嘴唇,看得殷箬彤面颊羞红,想要扑上去咬一口。

  她顿时嫉妒起王子默来。

  嫉妒他有一张比女孩还娇柔的脸蛋,嫉妒他的肌肤比女孩还要光滑圆润,吹弹可破!

  只是……

  “呃~,那是什么,这小子的胸脯怎么会鼓起来?怎么回事?”

  殷箬彤忍不住伸出小手捏了捏,软软的,比自己的那点儿还要软,还要大!忍不住又捏了捏,弄得王子默内心苦叫连连。

  再看王子默双腿,从残破的裤子上竟然看到膝盖黑乎乎的,长满了浓密的跟大猩猩似的黑毛,两条腿也变得异常强健,鼓鼓的快要把裤裆撑破!

  “啊!怪物!”

  殷箬彤攥紧拳头,咬着牙轻声尖叫,她捂着嘴巴瞥了一眼洞口,随即又忍不住看向王子默,眼睁睁地看着他变成一个上半身女人,下半身男人的怪物!

  仅仅瞬间,殷箬彤又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王子默是个上半身男人,下半身女人的怪物!

  噢!不,又变了!

  左半身男人右半身女人,左半身女人右半身男人……

  “别捏了,小丫头,先给贫道弄点水喝!”

  幽森森的山洞里突然传来一声虚弱的恳求。吓得殷箬彤差点儿一屁股墩在地上。

  “你家小辈好生奇怪!”

  山洞外,韩都督极为兴奋,“明明没有修为却在冲击阴阳大境,而且竟然快要成功了!”

  纵眼天下,韩都督算得上是五行巅峰的高手,与身旁阴阳中期的鲁太傅相比却差了两个境界。

  韩都督习武,鲁太傅修道。

  习武者,以自身修为突破境界。修道者,以境界提高自身修为。

  鲁太傅虽然比韩都督高两层,真动起手来却也旗鼓相当。若鲁太傅破壁阴阳踏入两仪,淬体后则又是另外一个结果。所以,在两仪之前五行之后,同境界武者,碾压一切道修。

  “淬体!他在淬体!”

  鲁太傅面露疑色,他遣散三合庄的那些小辈后,沉吟片刻,对韩都督说道:“这娃的修炼很奇怪,跟我等修者恰恰想反,却又顺承了大道,好像你我的修炼之法才是旁门左道!”

  “谁跟你一样,老夫驰骋沙场,练的是武道,不像尔等懦夫,只会修躲后面偷袭的悟道!”韩都督对鲁太傅的混为一谈嗤之以鼻。

  鲁太傅也不生气,面容含笑幽幽说道:“武道,悟道,最后还不一样?成仙入圣,成仙入圣,到头来却没见到谁真个成了仙,入了圣!”

  “这小子不错,你好生调教调教,或许能为你所不为!”

  韩都督一届莽夫,对鲁太傅的惆怅丝毫不感兴趣,继续揶揄,“看他之前对我家小辈杀伐果断,说不定将来比你强!”

  鲁太傅摇头,“我不教,爱教你去教!”

  两人争吵不休时,白马亭一众弟子在朱庆云的率领下悄悄地向着神像山摸过来。

  “庆云师兄,那帮人散了,咱们立功的机会到了!”

  长脸男一脸兴奋,跃跃欲试,忽然看到朱庆云傻了一样僵在原地。

  循着朱庆云的目光看过去,长脸男顿时看到堵在洞口的两个老家伙后,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尤其是韩都督回头的那一眼,直接洞穿心底,毁了道基。

  “快撤!快!”

  朱庆云率先清醒,急忙拉着师弟们往后退。

  这个时候,王子默终于稳定下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低头看了看身体,偷偷地转过身,深处手指头挑开裤子弯腰看了看下面,顿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