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四十章 欺人太甚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915  |  更新时间:2020-01-02 08:21:07 全文阅读

眼前的人给了殷箬彤太多的惊喜。

  不!

  应该是惊讶,惊吓,还有惊恐。

  他竟是真的修炼了太极!

  刚才身体的变化,不正是淬体的表现吗?

  殷箬彤有着太多的话想对王子默说,想了想还是挑着主要的说了出来:“喂,你还真破解了我们家在玉简上布下的结印!”

  “结印?”

  上面还有结印?

  王子默尴尬地挠着满头卷发,懊恼地撤下几根,看了看,比了比,欲哭无泪。“有什么奇怪的,那么小的字,还好我眼神儿好使!”

  “你……”

  殷箬彤小嘴张张,指着王子默你了半天,才喘口长气,捂着胸口难以置信道:“你竟是直接用眼看的!天呐!没有殷家独有的开眼法辅助,肉眼是看不清字的,一旦启动功法,必会触及玉简上的禁制,导致玉简自毁。你,你,果真是个不一样的怪胎!”

  殷家的开眼法就好比是玉简的钥匙。

  百家争鸣中,修炼双目的法诀举不胜举。为了保护家族的秘密传承,开眼法都会列为头等秘术,并会针对开眼法专门设计一套完整的阵法,用以保护记载家族秘术的玉简。

  服了,彻底的服了!

  “对哦!怪不得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头呢!”王子默眉头舒展。

  开始看的时候就觉得哪不对劲儿,玉简上几乎囊括了殷家的核心,要是落入外人手中,岂不是什么都泄露了?

  原来是在这里。

  大衍经淬体后,眼神儿好使了,便不用功法也能看清上面的字迹。王子默想想就觉得刺激,须知道,这可是他们练到太极后才能有的本事。

  “你家功法为什么没有合圣前的法诀?”王子默很奇怪,他想试试能不能用殷家的功法开灵,找了半天却没找到。

  “这个……”

  殷箬彤撅着小嘴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殷家合圣前的各种法诀都是口口相传,没有具体的文字记载,你要是想要,我说给你听。”

  “这样啊!”

  王子默并不是不识数,口口相传比记录在玉片上更保密,“不用了,我只是好奇而已。”

  “嗯哼!”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正带劲儿,忽然身后传出沉闷的咳嗽声。王子默吓得全身汗毛悚了起来,差点儿从石床上滚下去。

  “什么人,出来!”

  神像山在三合庄北面。

  昨天夜里殷箬彤带着王子默躲进石洞,三合庄追出来的那些修士随即将洞口封死。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说话,只能说明他自始至终都在洞里,而且把他俩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王子默盯着石床后面的黑暗。

  那里充满了未知,甚至王子默侧耳倾听时,竟然感觉里面有神魔怒号,战车轰鸣。

  莫不是……

  莫不是从里面冲出个古战士来?

  “臭小子,才两年不见连道爷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明宝很不爽。

  他本不想打断两个小年轻人卿卿我我,奈何隐在黑暗中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盯着自己,十分不自在。

  看到王子默紧张窘迫的样子,殷箬彤捧着肚子“咯咯”笑:“他说和你早就约定好了,我以为你知道呢!”

  “牛鼻子老道?”

  王子默悬着的心终于找到避风港。

  想起前些日子惊心动魄,差点儿就死在乱坟岗,王子默消瘦的脸上笑容渐渐收起,冷眼嘲讽道:“我还以为你在央池被吸干了呢,正准备收拾行囊去白云观摆设灵堂给你祭奠送终呢!”

  “呸!呸!呸!乌鸦嘴,磕凳子腿!”

  明宝挤到石床上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看,“贫道两年前在白云观用龟甲亲自为你占卜,得雷火丰卦。按理说你这个年纪不会出现此卦。怪就怪在五年前的今天,在你小的时候,贫道在白马亭庙会上为你卜的那一卦。”

  “那一卦呀!”

  明宝缩了缩脖子突然闭口,眨巴着眼左右瞥了瞥,赶紧转移话题道:“这雷火丰卦是大吉之象,预示着人生将要达到巅峰,你小小年纪就到了人生巅峰,以后还不常走下坡路?”

  “喂,臭道士,你这是什么逻辑?”殷箬彤嘟起嘴唇,不满的跺着小脚为王子默打抱不平,“你才常走下坡路呢!”

  明宝什么德行,王子默耳濡目染,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

  “巩壶,小白他们呢?”

  为什么只有明宝自己一个人回来?

  “你还有脸问!”明宝气的吹胡子瞪眼,忽然扯动肩膀上的伤口,赶紧嘶噜着嘴,夸张地表现一番。“他们在白云观忙着给你擦屁股呢!我问你,玄阳剑到底怎么回事?”

  听闻玄阳剑,王子默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不是临阵逃脱,而是白马亭弟子逼着他四处躲避。若不是王子默在决断台上把颜夜峰烧成灰,那些白马亭弟子定会毫无顾忌,死缠烂打!

  讲完事情始末,明宝阴着脸久不做声。

  “那大妖魔出来了?”王子默小心试探。

  “大……大妖魔?”殷箬彤很是好奇,“古籍上记载的是真的?”

  “别听他胡说!”明宝瞪了王子默一眼,对殷箬彤歉以微笑,随即沉下脸来说道:“我从央池一路查到这里,发现央池竞然跟三合庄的乱坟岗有关连。回到白云观却发现你不见了,这不,刚从白云观赶过来,就看见你那小娘子在兴风作浪,还好道爷我智勇双全,让殷家的闺女把你先带到这里来!”

  王子默闻言顿时怔住了。

  幽幽转过头看向殷箬彤,忽然觉得他们什么都知道。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被一根无形的棒槌狠狠地敲打。

  虎豹不堪骑,人心隔肚皮!

  果然是这样!

  当初在三合庄,他对所有人绝望透顶。那个时候多么希望黛小沫能从乱坟岗冲过来,绞灭一切,带他离开这虚伪的地方。

  可是黛小沫没有出现,在王子默最失望的时候是殷箬彤站出来。

  “哼!”

  “竟然是这样!”王子默摇头苦笑。

  黛小沫虽然不知道是人是妖,却救过他的命,和他拜过堂成过亲,关键时刻怎么会不管不顾呢?

  倒是明宝,千方百计地阻挠黛小沫。

  变故太多,杀戮太多,王子默的内心世界逐渐扭曲,呈现出不合理的逻辑。他竟是忘了去白云观之前自己每晚被噩梦折磨的痛不欲生,也忘了是谁在关键时候把他从乱坟岗拽出来。

  “原来都是设计好的!”

  王子默半眯着眼,漆黑的瞳孔被眼睑遮挡大半。这眼神很恐怖,落在殷箬彤眼中,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全身忽冷忽热,须臾便被冰凉的血代替。

  “不是这样的!”

  殷箬彤感觉到王子默的疏远,急忙解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是父亲让我带你来这儿的!”

  “多说无益,好自为之!”

  这个时候王子默觉得已经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不管明宝说的是真是假,黛小沫曾经来救过他很多次。仅仅这份恩情,别说是成亲,就是要他的命也在所不辞。

  然而此时,在王子默的心里却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那就是要找到自己的亲哥哥,或许……

  “王子默,你要去哪儿?”

  殷箬彤清秀白净的瓜子脸上瞬间挂满泪珠,这泪珠清澈、滚烫、急促,她声音颤抖,难以置信地转过身,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让王子默如此决绝。

  “王子默!你难道就知道逃避吗?两年前一声不吭就走了,现在也要这样吗?”

  美人泪连痴痴恨!

  “你就不想听听白马亭是怎么说的吗?”

  明宝也不阻拦,语气平缓,幽幽说道:“我虽然没跟巩壶他们回白云观,却听说了观里的事情。那个朱庆云带着狐朋狗友四处闲逛,突然发现白云观有异动,发现竟是你要拔出玄阳剑……

  明宝说的很平静,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王子默闻言怔怔地僵在原地。他有想过朱庆云回去后肯定会栽赃自己,没想到这祸害竟如此阴险!

  “怪不得,怪不得白马亭弟子四处追击,原来是这样!”

  王子默昂起头闭上眼睛,内心保存的最后一丝幻想破灭,如此回去找淳渊理论……

  呵!

  笑话!

  酸涩的鼻翼化作泪水,转眼间风化在湿漉漉的空气中。

  无所谓了!

  何必在意外人的看法!

  随他去吧!

  云淡风轻,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子默,你去哪儿?”

  殷箬彤越发担心,想要追上去却被明宝拉住胳膊。那双手像钳子一样,牢牢地锁住手腕,任她怎么挣扎始终无济于事。

  “你放开我,我又不认识你!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当王子默完全听不到的时候明宝突然抬起头,盯着殷箬彤说道:“可我认识你的父亲,是我告诉他让你们来这儿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