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衍 > 一叶障目释浊邪 世人知鬼不识仙
第十章 炼化元气珠
作者:一粒火种  |  字数:2573  |  更新时间:2019-12-19 11:14:24 全文阅读

  王子默心里憋屈至极。

  自己明明姓王,怎么就成了金甲官兵口中的鲁氏余孽?

  搞什么毛线茄子!

  他一边结手印,一边在脑子里回想。

  三合庄只有三大姓,韩、刘、王,这三个姓氏跟“鲁”半个边儿不沾。凭什么给自己扣上个叛国贼的帽子?

  王子默眼中泛着水雾,十指翻飞,胸前残影不断。破天指呼之欲出,突然看到金甲官兵面目狰狞,正高高扬起九齿金环大刀,内心一惧,手指居然滞了一下。

  这一滞顿时让刚刚导出气海的元气又沉了下去。

  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金甲官兵威风凛凛,招式大开大合。

  王子默更加惊慌失措,急忙向后仰躺,就地一滚,堪堪躲开九齿金环大刀的攻势。同时双手再次结印,一只野猪大的火球突然挡在金甲官兵面前。

  两人围着火球转圈,犀利的目光映出红色的影子,死死盯着对方。王子默咬咬牙,手指不停,将气海中仅存的一股风属性元气唤出来。

  刹那间,狂风四起,竟是吹得其余八人站不住脚跟。

  忽然头顶上布下的天网露出一个缺口,这正是王子默想要的,他看清形势后急忙向左后方逃跑,一记手印拍出去,锐金色的元气化作一只羽箭直接射穿身前那名士兵的胸膛。

  “小属性的元力果然比五大属性强一些!”

  回头看着被龙卷风吹得满地苍夷的树林,王子默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多弄一些小属性的元气珠。

  骄阳当空,几近午时,

  在一个潮湿的洞穴中王子默屏气凝神,匍匐在坚硬的石头地上。

  金甲官兵带着剩余的七个弟兄在四周来回寻找,那金甲官兵捏着垂死的鳞蛇,狠狠地甩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鳞蛇来不及闪躲便结束了最后的生命。

  “吧嗒!”

  冰凉的蛇血掉下来,恰好掉在王子默脑门上。

  似是发现了什么,金甲官兵抬起右手,七名士兵急忙祭出武器。王子默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透过丛丛杂草,他看到金甲官兵正猫着腰一步一步向这里走过来。

  手印结成,蓄势待发。

  那根骨节突出的食指上电蛇游走,竟是王子默唤出了电属性元力。

  时间一息一息,随着金甲官兵的脚步逼得王子默皱紧了眉头。

  金甲官兵示意将洞口包围起来,他双手握住刀柄高高挑起九齿金环大刀,青紫色的元气将刀身包裹,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随着刀尖的斩落竟是结了一层冰霜。

  这才是金甲官兵的真正实力!

  “难道是冰属性元力?”

  王子默咬着牙浑身颤抖,他双手紧握,准备在九齿金环大刀落地之前将指尖的小闪电送出去,从刀尖到刀柄,再到金甲官兵的手上,电不死丫的也能把他电成残废。

  时间似是停止了,刀尖落下的速度极其缓慢。

  却带着不可抵挡的万钧之势!

  王子默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被电麻,刚想把电蛇甩出去,突然后背猛地一沉,竟是被一只大脚给踩住。闷哼一声,湛蓝色的闪电瞬间把自己电了个七荤八素。

  我的妈呀!

  不死也离残废不远了……

  接着屁股上方传来一声如雷般的咆哮。

  “吼~!”

  巨大的气浪直接将洞外的士兵掀飞出去,金甲官兵蹬蹬后退两步,却是脚后跟被一块儿石子绊倒,也跟着飞了出去。

  “你电到我了!”

  山洞深处传来瓮声瓮气的声音。

  王子默迷迷糊糊地甩了甩脑袋,刚张开嘴巴就冒出一股青烟。

  他坐起来看着眼前这个牛蹄鹿角马脸驴尾的怪物,反而不怎么害怕。裂开嘴巴露出一排熏黑的牙床,王子默哼了一声,道:“谁让你摁我的!”

  “小子,你应该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你遇见的是我。但凡走出这个山洞,你要是躲进别的洞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滴!”

  那怪物刚想上前,突然又退了回去。

  “有人来接你了,走吧!”王子默奇怪的往外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刚想回头便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托着送到洞外,耳边传来那只怪物恐吓的声音:“再欺负我的孩子,下次见面就踢烂你的屁股!”

  清凉的风吹着碧草的芬芳,其中竟然夹杂着阵阵血腥。

  须臾明宝拽着金甲官兵从远处走过来,看了王子默一眼,又眯起眼睛望向他身后的山洞,似是在交流什么,点点头,又对王子默呵斥道:“过来,看好了!”

  明宝将六颗元气珠甩到王子默跟前,待到他把元气珠全收起来,提掌摁到金甲官兵的丹田处,左手虚空捏着,一下一下敲打下去。从金甲官兵的额头一直往下,每三寸敲一下,直到敲到右手手背,又围着手掌反复敲打了三次。

  王子默看到金甲官兵惶恐地张嘴求饶,喉咙里“呜呜”低鸣,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明宝每敲打一下,他便像是伤口撒了盐似的浑身抽搐,同时被明宝敲打过的地方像是被锤子夯击一样塌陷下去。直到明宝抬起右手,掌心托着一颗青紫色的元气珠,金甲官兵才双目暴睁,从七窍流出乌黑的血液,气绝身亡。

  这,竟是在炼化元气珠!

  王子默瞪着大眼,难以置信地盯着早已气绝的金甲官兵。

  “左手不需要动用元气,从眉心往下每三寸一敲打。右手全力以赴,一定要摁住对方的气海,防止自爆。气海被封,他就是废人,第一下敲碎灵台,抹去神识。第三下敲碎膻中,逼出释蒙精气,第六下敲碎气海,围着右手敲打三圈,炼气为珠,可记下了?”

  王子默点点头,他不是圣母,虽然觉得明宝残忍一些,但对方曾经想杀过自己,被反杀也不为过。

  “真的记下了?”明宝又问了一遍。

  “嗯!”

  “好!那边给你留着一个,去练练手!”

  王子默:……

  翌日。

  金城门外,骄阳初出。

  卯时三刻不到,沿着巍峨城墙的早市已人去楼空,偶有衣衫褴褛地老媪佝偻着身躯捡地上的剩菜,也眼花耳聋对门口熙熙攘攘的一众少年充耳不闻。

  仲秋过后,天竟是又热了起来。

  像是回光返照般,宽敞的官道被烈日灼烧,沙土三指厚。

  有护路脚夫从河边提来清水浇灌。只听“噗,噗,噗”的声音传来,便可看到晶莹的水珠在沙土沟壑里滚出很远,才“啵”地化开。

  前面是以颜夜峰为首的白马亭年轻一代新晋弟子,他们三五成群,互相说着笑着。

  王子默细数了数算上自己足有二十三人之多。

  明宝告诉他,白马亭每五年便派弟子前去瘴地外围历练,这是在白云观时就留下的传统。

  说是历练,其实只是去检查迷雾中的封印石运转是否正常。此行年轻弟子只是先头军,后续会有师叔辈的修者前往,加固瘴地深处的封印石,阻止毒瘴向外扩散。

  前面两条岔路一南一北,向南的那条通往三合庄,而向北的那条则是通往鹿旗郡。刚才分明听到几个师兄在讨论鹿旗郡的美食,美女……

  王子默一边走一边在脑海中回想。

  昨天在后山上,明宝亲自指导,王子默还是从中午练到天黑,才把那名士兵的元气炼成元气珠。

  他永远也忘不掉那个士兵苦苦哀求的表情,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虽然是在敌人身上,每当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浑身打颤。

  回到白云观后,巩壶对王子默没生出道盘也是十分费解,在几人希冀的目光下,腆着老脸说道:“大衍经为初始功法,大器晚成,不急,不急,等历练完回来肯定会有眉目的!”

  “大器晚成?”

  切~!

  霎时间,巩壶感觉自己的贞操碎了一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