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六十章 金蝉脱壳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20-02-26 09:23:40 全文阅读

褚氏庄园大门内漆黑一片,扬镖派的弟子只能举着火把往里面走,才刚刚上了大门台阶,便有一道剑气从门内飞了出来,为首的一名弟子没防备,被剑气划过,重伤倒地。其余的扬镖派弟子都提高了警惕,这时又一道剑气从里面飞出来,最前的弟子挥剑来挡,没想到剑气一打在对方的剑上,就触发了第二段,整道剑气爆裂开来,四处弹射。

一阵哀嚎,一下子冲在最前的五名扬镖派弟子都受了伤,身后一些胆小的弟子看得心慌,害怕下一个就是自己,扶起前面受伤的兄弟二话不说就往后拖,也有几名大胆的弟子,留了神,铆足了劲,一股脑的往里冲,可结果一样,更惨的是被里面的人震了出来,摔了十几米远后没再爬起来。

还在外面的人忙去急救,还好都没有死去,只是重伤,吊着一口气说道:“里面是墨灵渊!他伤好了,叫兄弟们小心些!”

众人一听,败了一位无名,居然又来了一位墨灵渊,原以为无名此时应当是守着两腿残废的墨灵渊的,但是现在却听到说墨灵渊已经好了,众人面面相觑,该如何是好?没有一个人有把握能打得过这位曾经的扬镖派第一高手,更没有把握能在他的剑下活下来。

结果是还没有开始进攻,所有的人都退了回来。

另一头,褚氏庄园内,熊烈一人在焦急的等待,他听了劝告,没有在大门庭院跟着无名一行人防守,嘴上虽然说着事不关己,心下却莫名其妙的在意起外面的战况。

这时,一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大厅,见了熊烈喊道:“贵客,小公子他们在哪里?”

熊烈见任叔博背上背满了东西,一副焦急的神态,愣了一下,应道:“他们在大门的庭院拖延扬镖派的人!”

任叔博道:“真是辛苦你们啦,防御机关现在已经启动了,还请贵客尽快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就要出发离开。”

熊烈点点头道:“好的,任叔。”他身上除了无印刀跟钱,并没带什么。

任叔博道:“那行,我得先去叫小公子他们啦!顺便看看现在是啥情况。”说着急忙向大门走去。到了大门庭院,一片漆黑,任叔博下意识的将灯火点了起来,接着去屋子的一个角落去拉其中的一个灯座,原来那灯座便是机关的确认闸门。那闸门一打,大门被机关牵引,自动的关了门。

大门庭院内一下子亮了起来,无名三人都惊奇的回头,见是任叔博都开心道:“任叔,您终于来啦!”

任叔博道:“让小公子和各位贵客久等啦!府内的机关已经完全启动,请快些随我下地道!”

褚国之道:“有劳任叔啦!”仔细一看,见任叔博胸前绑着一个东西,褚国之疑惑的问道:“任叔,您拿的是什么?”

任叔博道:“是你阿姐的灵位!”

褚国之心中感到一阵温馨,说道:“谢谢任叔!”

任叔博道:“谢啥!都是一家人,在我心中,你阿姐一直都在!”

褚国之点头微笑道:“恩。”

一旁无名已经包扎好了伤口,走上来说道:“多谢任叔。”

墨灵渊也走过来道:“多谢任叔,今日高手众多,若不是有此计策,恐怕我与无名皆难逃。”

任叔博道:“贵客不必多说,机关不知能拖他们何时,咱们事不宜迟,快些走吧!”

众人道:“好!”

说着无名一行人快速撤离,就在这时,天花板一阵响声,无名抬头一看,只见天花板原本的木板格子都塌了一边,半挂在上面,紧接着一排排弓弩从里面伸了出来。

无名瞪大了眼睛惊叹道:“哇!这是什么?太厉害了吧!”

任叔博边走便说道:“这是机关弓弩,地上的每一块地板对应上面的四只弓弩,若有人闯入,踩中其中的任何一块地上的石板都会立刻引动所对应的弓弩发射弓箭。”

无名开心道:“这东西实在是太酷啦!”

众人原本一脸严肃,却没想到无名若无其事。

墨灵渊冷道:“无名,咱这是要逃亡,你的手都受了重伤,最好还是认真一点。”

无名咧着嘴笑道:“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都是逃亡,搞得那么难受干嘛!”

墨灵渊自己的话无名完全不放在心上,没趣的回道:“算了,随你!”

路过大厅,熊烈过来汇合。

任叔博向褚国之问道:“小公子可记得拿你阿姐的弓?”

褚国之道:“任叔说的可是惊鸿?”

任叔博道:“正是。”

褚国之将身后背着的弓箭拿到手上示意了一下,说道:“早已经拿了!”

任叔博笑道:“你阿姐的东西,咱们一个都可别落下。”说着递过一个包裹。

褚国之拿在手里透过开口看了一眼,是褚华之当年给他绣的成人礼服,惊讶道:“任叔,您怎么想起帮我拿这件衣服?”

任叔博道:“那好啦!”

褚国之道:“谢谢任叔!我会保管好的。”

各自说着话,五人一同到了庭院的走廊,在水池边上的木板走道站定,任叔博道:“大家等一下!”说罢直接跳下了水池,那水池的水还有些深度,直接漫过了腰。任叔博走到了走廊之下,在离木板走道前方不远处的一块石壁上找到了一个扳手,一个使劲将隐藏在走廊下面石壁的一个石板拉了开来,然后对大家说,“这是地道的入口,大家快进来!”

站在木板走道的四人点了头,褚国之跟熊烈先后跳下了水池,无名看着也想跟着一起跳下去,但转念还是回过头来先向墨灵渊问了声:“灵渊,你双脚可还好使?”

墨灵渊两脚虽然在金丹的药效下恢复迅猛,但此时也只是能做简单的行走和慢动作的抬伸,还不能做跳跃这类剧烈的运动,所以在刚才,一直是走在最后面。见无名询问,犹豫了一下回道:“还,还好,你先下去吧,我随后就跟上。”

没等墨灵渊说完,无名走了过来背对墨灵渊弯腰道:“算了吧,你的脚我吸过脓的怎么不懂,快上来吧,浪费时间!”

墨灵渊道:“有劳。”

无名便背了墨灵渊跳下水池。

众人进了地道,里面已经提前放了两支燃着的火把,任叔博从里面将石板拉上,一切恢复如初,没有任何痕迹。

地道中空间狭小,只够一人行走,任叔博在前面举着火把在前面引路,无名同样拿着火把走后头,没走多远便到了一个稍微宽敞的地方,柳庆在里头等候。

任叔博问道:“柳庆,机关前面的路你可检查过?”

柳庆一副湿透,头发还留着水,点头道:“放心吧家主,已经检查过,没问题!”

任叔博道:“好,辛苦你啦。”

褚国之仔细的瞧了一下周围,墙壁的四周都是钢铁围着,大都有些生锈,在墙壁上到处是机关闸门,忍不住问道:“任叔,此地是何处?”

任叔博回道:“这是机关总控制室,我们褚氏庄园一共有二十多处机关口,这些闸门便对应没一处机关的启停,要想启动所有的机关,首先要确保这总控制室的所有闸门都要打开才行!”

褚国之道:“原来如此,想不到阿姐当年就在府中做了这么大的过程,我却一直不知道。”

任叔博道:“看来今天是你阿姐帮了你呀!”

褚国之道:“是的。”

任叔博笑了笑,扭头对大家道:“等会我们还得有大约一里的距离要走,地道内空气不足,所以大家一定要快,不然没了空气,及时没被外面的人冲进来抓住,我们自己也要憋死在这里面!”

众人点点头回应。

任叔博对柳庆道:“柳庆方才走过,所以你快些走前边带路!”

柳庆道:“好,我也正有此意。”说罢举着火把快速走在前头。

后面的众人紧紧跟随,任叔博灭了火把,留下无名的一支在最后跟着。之后的地道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除了寂静、压抑便只剩下潮湿。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走了许久,终于听得前方不远处有些声音,只是空气的湿气变得更重,地道的墙壁上有些苔藓的痕迹。

这时柳庆在前头听了下来,提醒道:“我们快到啦!”

众人提了精神跟上,到了前面是一个稍宽,可以供两人站立的地方,柳庆停在那里,对后面说道:“大家将东西都绑好,等会我们要从这里下水,注意,水下没有任何光线,我们只得摸着五米远的岩石壁一直往前,出了洞在一直往上浮就可以到外面啦!”

众人聚拢了仔细看,见前方的岩石壁留了一个大窟窿,窟窿下面是平静的水面。

“什么!还要下水!”熊烈一听,有些不愿意。

褚国之道:“熊堂主,这地道出口想来便是为了隐秘才会如此设计,看现在的情况,我们也只能这样了。”

熊烈道:“水中不辩东西,若我卡在水中溺亡该如何是好?”

柳庆听了递过一根绳子,说道:“贵客若不介意,就请将这绳子绑在腰间,我方才出去过,下了水之后,若有你这边有什么情况,我也能直接带你出去!”

熊烈接了绳索,勉强道:“这,这还不错。”

说罢,熊烈先跟柳庆下了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