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两败俱伤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64  |  更新时间:2020-02-25 08:48:38 全文阅读

“这招式,我似在三十年见过,与仙灵圣教的气息大同小异!想不到无名年纪轻轻,修为却不下于我,难道他的身份与当年的仙灵圣教论剑有关?”在对方无尽剑意的压迫之下,方仕一边凝神以对,一边脑中闪过扬镖派初创时那件险被灭门的惨案。

经历了无数腥风血雨的大战之后,方仕不曾对任何事情表现得热血沸腾或心惊胆战,但这一次,他却重新找到了当年的感觉,手中剑招上手,“竹式,秋风一叶扫!”气脉入剑,瞬间蓄力,顿时,一道凝风气壁笼罩周身,继而不断膨胀扩散,那些散落一地的火把顶端的火焰被气壁影响纷纷吸入气壁中,像引燃了燃油一般,在气壁外围不停的燃烧。

眼看无名所御飞剑都渐渐指向了自己,直到某一时刻,万剑齐发。

方仕左右双剑一挥,脚下朝无名奔跑了起来,身后拉动的气壁火焰成了一条会喷火的龙,于此同时,无名释放的剑阵上所有飞剑依次向对方精准的射下来,如暴雨席卷般纷纷挡在了气壁之上。

飞剑能支撑多久,气壁能支撑多久,这是顶尖高手此消彼长,无法用技巧躲藏的实打实较量。无名见方仕已经冲到了跟前,手中的竹里长剑已经刺到了跟前,毫不犹豫,左手御剑,右手接剑,跟着一同刺了上去。

两人的剑尖与剑尖同时相撞,无名手中的剑气崩裂,方仕手中的气盾护体,两人身前是剑与剑到的短兵较量,身后是飞剑与气壁的内功气脉较量,所波及之地,无不受到严重摧残,脚下的石板也被直接粉碎,现场一片狼藉。

“你是我迄今为止见过扬镖派中最厉害的老头!”无名冷眼盯着对方,双方僵持不久后,他能微弱的感觉到方仕的力量在极剧的下降,再拖延几分,一旦方仕的力量不计,自己的剑便可瞬间摧枯拉朽。

方仕头上太阳穴处血管喷张,吃力的回了句:“还没结束呢!”

这时,方仕再变招,竟是将体内气脉收拢,身后火龙缩了回来,气壁仅仅留下身后的一小片,由他左手中的短剑做最后的护持。

无名冷笑道:“哼!缩小防御范围,那只能是孤注一掷!”

方仕回道:“是吗?没听说过以攻为守,置之死地而后生吗?”

无名疑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变招。

“风式,菩提一点明!”方仕剑诀上手,周身气脉在刹那间转入竹里长剑中,与无名僵持的剑顿时剑气爆发,周身的气壁开始慢慢的吞噬对方的剑气。

无名见不对,左手呼唤将空中剩余的所有飞剑一次性朝着同一个点飞射了下来,同时右手再猛然增加内力抵御对方的气脉。此时,要么是无名正面的剑被击破,要么是方仕背面的气壁被击破,胜负在不久之后便能见分晓。

过了一会儿,听得“轰隆”两声,方仕的后方气壁出现了破裂的缺口,现场狂风骤起,将所有断剑和尘沙都卷入混乱的气流之中,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毁灭机器,不断地旋转,破坏。

就在这时,场外的扬镖派众人陆陆续续的缓了过来,见情况不妙,还能活动的弟子急忙拖着风暴附近的弟子离开。突然一道身影闯入,众人疑惑之际,却见眼前的尘沙之中分不清谁与谁,左右思考,紧接着便听到“轰”的又一下爆裂,众人惊讶的望去。只见无名从风尘中飞了出去,落到了褚氏庄园的大门台阶上,与此同时,方仕也飞了出来,落到了众人跟前,两人看样子都受了重伤。而当风尘退去,众人却见马中鹤半跪在曾经战斗的中央,口吐鲜血,怀中抱着十几把剑,身上的锁子甲,已经破败不堪。

原来,在最后的时刻,马中鹤冲入了战局,在方仕气壁破碎之后挡住了剩下的所有剑,而正面的对决中,无名手中的剑承受不住双方的气劲,在随之而来的爆炸声中,剑体粉碎。

“马长老!”马家堂下的扬镖派众弟子都冲上了前。

马中鹤眼神无光,刚刚那一刻,他证明了自己,不过是代价巨大的,在之前与无名的对决中已经耗尽了自己的体力,而接下无名的万剑齐发之后,他已然没有任何能动的力气了,一动不动,嘴上有气无力的说道:“众弟子,请帮我扶起来!”

众位弟子小心翼翼的卸下了马中鹤怀里的剑,他胸前的锁子甲已经碎烂,所以的剑都是在那之后徒手抓住的,而铁手套也被割得只剩下边缘,如果不是还有自己的气罩护体,他整个人或许已经成了一滩肉泥。

马中鹤被抬了回来,方仕欣慰的说道:“不亏为马家长老!好样的!”

马中鹤想要会话,却不由得咳了一下,道:“无名方才败与你,还请元老趁此时擒住他!”

方仕点了点头,想要回话时,一口鲜血猛然从口中喷了出来,扬镖派众弟子大惊,稍时,方仕才缓过来,回道:“无碍!”

“哈哈哈哈!”却听得无名在另一头笑道:“无碍吗?你孤注一掷将所有气脉汇于一处,在内力相冲之后,没有时间收拢就被剑气爆了出来,结果就只能被自己的气脉反噬,就算没有重伤,也必定内伤不浅。”

方仕冷眼盯着无名,他知道无名说的没有错,自己虽然算不上重伤,但自己的内伤已经不支持他再运使高阶的剑招,“好小子,都败下阵来了,还能做出如此狂态。你已没了剑,也没了用剑的手!而我还要剑,还要一伙誓要将你千刀万剐的弟兄,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还能笑得起来。”

无名微微晃了一下手,他的手上插满了剑的碎片,回想刚刚的那一刻,手中拿的剑爆裂之后碎片四处飞散,由于方仕有气盾防守,没有被碎片所伤,但自己作为进攻方只有剑气释放,完全没有时间去做闪躲的机会,这用剑的手,便只能暴露在断剑的碎片之前,承受了所有伤害。

“师父,你可还好?”褚国之在门内担心的问道。

无名轻声应道:“我还好,目前体内还有两层功力没有释放,但我的手,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再用剑。”

褚国之道:“师父快回来罢!”

无名道:“我若回去,谁来拖延时间?”

褚国之道:“你若不赶紧回来,你的手就会无法及时修复!”褚国之盯着无名右手上想水流一样的鲜血。

无名强颜欢笑道:“你说我咋那么傻,非要用绝式来跟他们较量,反正都是拖延时间,为何不像你一样扯扯嘴皮子,大家你一言我一句,其乐融融的该多好呀,何必总是用打打杀杀的来解决问题。”

褚国之急道:“师父,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能说得出笑话,当时的情况是徒弟已经无法在用言语拖延,不得不出手的情况。”

无名转而严肃的反问道:“所以,你也明白,如果我不继续在此挡住,咱们就谁也走不了。”

“这!”褚国之满心焦虑,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服无名。

这时一人插话道:“无名,我要你现在必须回来包扎,扬镖派他们若冲上来,就由我来挡住他们!”

无名听得出是墨灵渊的声音,开心的回道:“天哪,灵渊,你的话是我今晚听到的最好的声音,我累了一晚上终于有个能够替我干活的人站出来啦。”嘴角一裂,转而对方仕笑道:“我说老爷子,我累了,我想你也该累了吧,刚刚的话我就回答给你听,你别以为你们有兄弟我们就没有兄弟,现在我也换我兄弟上场,你们那些弟子尽管来,你跟我,咱两就中场休息。”说着一个转身,溜进了褚氏庄园。

方仕听了只回了句:“癫狂!”他自己确实也不能在出手。

扬镖派众人疑惑,褚氏庄园的大门开着,门前没有一人把守,但是无名刚刚说的话却说明了里面还有其他的高手,到底该如何是好?

马箭看了眼马中鹤,此时马中鹤已重伤得活不出了话,只好走到方仕面前请示道:“元老,此时是否该立刻冲入褚氏庄园抓拿叛逆,不然让他们跑了,岂不是白费了马长老的努力!”

方仕回头看了眼身后,此时马中鹤已经闭眼睡着了,回过神来沉思片刻,眉头紧锁,回道:“你让没受重伤的弟子带上武器,然后跟我一同闯进去!”

马箭道:“是!”

扬镖派众弟子听令,纷纷走到之前无名与方仕打斗的残骸地面上拾起散落满地的武器,之后跟在了方仕的身后。

马箭叮嘱道:“他们现在已经黔驴技穷,龟缩在这座庄园中,现在,只要大家都打起精神冲进去抓住他们,就能为我们死去的弟兄报仇。”

扬镖派众弟子齐呼道:“冲!冲!冲!”

马箭点了点头,转而对方仕请示道:“元老,大家已经整顿完毕。”

方仕点点头,没有说话,两脚一迈,领着扬镖派众弟子走到乐褚氏庄园的大门前,一声令下,众弟子都纷纷冲入了庄园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