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鹤手之决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0-02-21 10:22:54 全文阅读

方仕见褚国之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收了剑,好奇的问道:“小兄弟,事到如今,你可承认方才是在骗我们?”

褚国之道:“我承认,刚才确实是在骗你们!你们画中所要找的无名,便是在下的师父!”

方仕冷道:“看来江湖传言是真的!原来你们褚氏庄园也不是个讲究规矩的地方。”

褚国之道:“非也,策略是策略,规矩是规矩,交际的策略,不出真诚仁信和尔虞我诈,谁是谁非,但看主观的衡量比对,而规矩的标准,则是只有一个,只是唯一,守规矩便是讲究,不守规矩便是不讲究,于情于理,在下自认没错!”

方仕道:“哦!你现在还在狡辩么?”

褚国之道:“不是狡辩,是说明!按照规矩,我只答应若你们胜出,我便不做拦住,如今看来,我未曾违约!不会是吗?”

方仕冷笑道:“守约也好,违约也罢,如今你已经引火烧身,就不怕我们现在冲上去杀了你?”

褚国之笑道:“怕又如何!怕不能当饭吃,况且,若非此种特殊情形,在下还想对方大侠抒发一下敬仰之意。”

方仕道:“你现在要是能将无名交出来,我倒可以考虑一下跟你喝杯茶聊聊,否则,你也会被视同我派叛逆,一同抓捕!”

褚国之回道:“不,我褚国之不做不仁不义,欺师灭祖之时。”

方仕骂道:“哼!做着骗人之事,说着仁义之词么?”

褚国之道:“不,方才在下不是已经恭敬的邀请方大侠入内了吗?只是现在方大侠依旧在外,而在下依旧在内,要是方大侠想要再进来,大可直接进来,不必与在下站立两头的长篇大论,浪费你的时间和也浪费在下的心情!”

突然一人在后面大声骂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紧接着“砰”的一声,之见一个飞火流弹突然划过众人头顶,向褚国之这边飞来,于此同时,一道身影快速闪到褚国之跟前,一声剑鸣,白光一闪,“当”,飞弹打在了长剑上,被长剑上的气流引动,随着长剑灵动的旋转,终而剑势一边,飞弹又向着扬镖派众人飞射出去。

“嗖”的一道破风声,有一支飞箭射出,正巧打在了飞火流弹上,“轰隆”的一道火光,箭与流弹同时损毁。

发出飞弹之人是马中鹤,射出飞箭之人是马箭,而在眨眼功夫冲出来之人,正是无名。在褚氏庄园的大门广场上,扬镖派众弟子举着的火把散出点点微光,映照在无名冰冷的脸上,他们还清晰的记得那日在审讯场中,无名出手便重伤了扬镖派数名十名弟子,之后更是手刃了三百多名弟兄,在他们眼中,无名已经与嗜血的狂兽无异,却偏偏奈何不了他。在认出了眼前人正是无名之后,每个为扬镖派弟子都不由得打起了十分的精神,唯一还让自己觉得安全的,便是眼前的这位元老。

双方对峙,短暂的沉默。

褚国之向扬镖派众人嘲讽道:“各位扬镖派的大侠们,在下已将大门打开,便在此恭候各位的大驾光临!”一边说着,一边脸上装满了笑,脚下小步的后退到了大门之内。转而轻声向无名说道:“师父,徒弟我已经无计可施,只能拖这么了。下面的时间就靠你啦,还请多加小心!”

无名亦轻声回道:“你!方才何必自报家门,完了还去他们的仇恨,疯了吗?”

褚国之道:“这是徒弟分内之事。”说罢完全将自己隐匿在黑暗之中。

在场谁人不知,褚国之玩的猫腻是自己开了个门,自己不拦住却叫了个人拦住,问题又回到了原点,想要进门,还得靠自己跟对方硬来。不过,如今拦住的人就是无名,那么明白人都知道,不必舍近求远,进不进门又显得没那么重要,先抓住无名才是关键。

马中鹤听了褚国之的话后咬牙切齿,忍不住骂道:“放肆!”说着脚步迈开,直接冲了上去,攻击目标便是无名。

只见马中鹤手中铁手套“砰”的一声打出一颗铁弹,铁蛋飞旋着夹带微微烈火划过夜空。无名见状,剑一挥,剑身横向挡住飞弹,再蓄力一导,将飞弹折回了大门的台阶下面。马中鹤趁隙急攻,冲到跟前,铁手一抓,被无名躲了个空,马中鹤左手臂在补上,无名刺出长剑来挡,“当”的一声,长剑打在了马中鹤左手套的掌心,剑尖被马中鹤牢牢锁住。这时,马中鹤右手再补上施力一绞,想要趁机压断无名手中的剑。

无名见状急忙抽剑跳到另一侧,“想要折我的剑,想都别想!”

“无知小儿,为我派三百多名弟子偿命来!”马中鹤脚步紧跟无名,他的鹤手铁爪,在近身之时会发挥出可怕的绞伤力,只要能够近身施展,他就不愁抓不住无名。

无名也同样知晓对方的厉害之处,剑锋再转,避过马中鹤的攻势之后,紧紧盯住对方的下盘,在对方左右后退了几步之后,故意卖了个破绽。

马中鹤见无名出现破绽,料到对方出的是虚招,继而攻向他出。

无名见状,心知得逞,破绽是虚招,但实招确实击打马中鹤的下盘,剑一出,刺向对方的双脚。

马中鹤发现自己预判出错,无名的招式出其不意,急忙抬起脚去挡无名刺来的剑,“当”的一声,剑尖打在脚上,那双鞋,居然也是钢铁做的!

无名见对方处于防守,内力一提,一式即发,“剑出龙游!”,剑气横飞,风刃上下左右的向马中鹤席卷而去。

马中鹤见状只得两手向前抱住,大喊:“鹤鸣刚气!”伴随着一阵像是钢铁敲击的空气炸裂声音,当无名的剑气飞射而来时,马中鹤身前一道护体气罩出现。

无名的剑气连绵不绝,将冲上台阶的马中鹤推了出去。无名故意嘲笑道:“这气罩有些意思,只是比起你那铁做的绣花鞋,还是稍逊一些韵味!”

马中鹤骂道:“小小叛逆,竟然口出狂言,看招!”说着,马中鹤快步又冲向无名,“鹤壁清野!”手中两把铁手套像两个巨蟒的血口张开,一手蓄力,一手发力,一手抓击,一手防御,招式连绵不绝,层层相扣,脚下步步紧逼,手脚相互配合。

无名见状,脚下运使缥缈神行步,身影扭动,不断的再躲闪。

双方一人出招,一人闪躲,就这样持续了三十回合,马中鹤已经将无名赶到了大门的台阶下面,见自己怎么也抓不中无名,突然招式一变,“鹤立清风!”脚下一蹬,猛冲向前,两手同时蓄力之后同时击出,两个铁手套夹着逼人的气势,燃出了微微的红色火光。

无名脸上毫无畏惧,见对方全力一击,想着自己避实就虚,上身向后一倒,右手长剑向前刺了出去。马中鹤见长剑刺来,两只手套便牢牢的将剑夹住。就在这时,无名猛地抬起左腿踢了出去。马中鹤见状,急忙也抬脚同样踢向对方。这时,两人的脚互相击出,双方同时使劲,处于上方的马中鹤被这股劲瞬间道弹了出去,飞向身后的高空。

无名回剑,站直了身子,看着上方悬空的马中鹤,正要出招反击,却发现马中鹤两手张开再指向自己,心知对方的攻势又要开始,攻势转守势。果然,听得马中鹤喊道:“烈火飞弹!”那两张手掌,就像两个恶龙的血口,一先一后的连续喷出八颗火焰弹。

无名正要出剑格挡,但看着一串飞弹射来,心下一惊,“这是什么!”还没思考,脚下已经迈开了脚步闪躲。一个,两个,三个,都没有击中无名,马中鹤留了一手,四个火焰飞弹预判了无名前后左右可能闪躲的四个地方。无名见状,只得无奈出剑“当!当!当!当!”的挡下所有的飞弹,握住剑的手被对方的强悍力量震得麻木。就在这时,最后一颗飞弹再发出,速度却比之前面的七颗快了许多,无名没再多想,抽剑“砰”的一声砍落对方的飞弹,可当挥剑之后的一刹那才发现,那是一颗雾弹,剑切开的瞬间,一股浓雾瞬间将自己包裹,让自己进入了不辩东西南北,视野完全遮蔽的境地。

白雾中的无名突然又感到外面平静了下来,对方没有在浓雾出现的时候紧接着就攻击自己。他竖起了耳朵,稍稍屏住屏住呼吸聆听,此时却安静得有些让人感到慌张,没有他处言语声,没有他处兵器声,甚至没有他处火把燃烧的声音,无名寻思,这团烟雾莫非除了遮蔽视野之外还有屏蔽声音不成?

正当无名疑惑的时候,昏暗的光线中见浓雾深处的气流忽变,一支长箭从浓雾中飞了出来,无声无息,无名急忙侧身躲了开来,却又听得身后“咚”的一声,似是长箭打在了身后的褚氏庄园大门之上。这下,无名更是不解,为何会有如此现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