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出无名 > 正文
第五十六章 雾里看剑
作者:super小鲤鱼  |  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20-02-22 09:35:18 全文阅读

如果说之前无名与马中鹤在扬镖派林家审讯场上的突然交手叫做临时的较量,那么这一回,才是无名真正的与这位人称鹤手的扬镖派的真正较量,他终于领会到对方的厉害之处,但一切并不是不可解,即有雾来,便有雾散。

无名骂道:“怎么?以为用小小的白雾就可以困住我么?当我是没脚呢?还是没脑呢?”说着,剑摆在身前,随时应战。

对方无人回应,依旧是一片死寂,无名尝试迈开脚步想要冲出去,这时浓雾中气流忽变,又一支飞箭射了进来,直指无名的命门。无名早有准备,挥剑格挡,“当”的一声,长箭落地,无名自言自语的笑道:“看来还是有声响的!只是你们的妖术过于简陋,不入我的法眼。”说着又迈开脚步,脸向外脚步向后的急速退开。

无名向后走了十几步,发现依旧是被浓雾笼罩,心下想道,“莫非此雾有迷幻之效?”正疑惑之际,一个身影冲了进来,定眼一看,是一只虎口般大小的铁手掌。无名心下一惊,两脚一蹬跳了开来。

马中鹤见无名难得表现出狼狈的样子,开口笑道:“小子,今晚你该留下性命了!”

无名听到了马中鹤讲话,没有生气反倒是高兴道:“嘿!看来人说话也还是有声音的呀!那我刚刚讲的话你也该听得到了!”

无名答非所问,更是惹恼了马中鹤,只见马中鹤一边骂道:“自大的小子,简直是目中无人!”一边左右出掌要抓对方。

无名脚下运使缥缈神行步,左右闪躲,马中鹤始终无法抓住,一边注意着对方的出招,一边还忍不住好奇的向对方询问道:“用猫爪的,我问问你,为何这白雾会屏蔽外界的声音?”

马中鹤回道:“死到临头还有心思问这个么?”

无名笑道:“就算要死也要做个明白鬼,何况,就以你的身手和这个简陋的把戏,想让我死,还达不到那个层次。”

马中鹤骂道:“自负,我今日便将你困死在这识香迷雾之中!看你还怎么嚣张?”

无名冷道:“哦!是吗?想得倒是挺好,可惜~”说着,脚步一个站定,“困得住我的人,我还没找到!而且,即使是找到了也绝对不会是你!”手上剑势一转,招式突变,竟是以攻为守。

马中鹤一直盼的便是无名出剑,他就有机会锁住对方,近身实施缠斗。

只可惜,无名用的招式乃是“探囊有招”,出招本身就是一个虚招,而出剑则更是虚剑,等马中鹤张开铁爪去擒住时候,无名剑锋一转,屈身,双脚一跃,侧身跳到马中鹤身后,于此同时,长剑剑锋准确的刺入马中鹤的腹部侧面。听得“叮”的一声轻响,无名没有刺入,仅仅是将对方的衣服划出了个口子,露出了里面银白色的锁子甲。

双方都疑惑了一下,无名惊讶对方的铁桶防御,而马中鹤则庆幸自己身上的铁甲。无名眉头一皱,趁对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快剑再补上。马中鹤被迫出招反击,仅仅是慢了无名一拍,三回合过后,又有两道新的划痕留在马中鹤身上,但是这些攻击对马中鹤来说毫无伤害可言。

无名跟对方拉开距离后站定,惊讶道:“你这,你这是打铁出身的吗?全身带甲的!”

马中鹤冷道:“哼!任你剑法超绝,破不了这一生锁子甲就伤不了我!”他已经觉得自己是不败自身,即使出了一些误差对方还是伤不了自己,那么就要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进攻上,话刚说罢,再次急攻了上去,所用的力量也猛然间增加了数倍。

无名见状又是左右闪躲,边退边思考,过了五回合,突然笑道:“是吗?你以为剑只能竖刺跟横劈么?”

马中鹤冷笑道:“若不刺不劈,那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无名笑道:“果然你也是一位不会用剑的莽夫,看好了,剑乃百器之首,自有其成为百器之首的理由。”说着,再次站住了脚步,冷眼盯着对方,静静等待马中鹤的再一次进攻。

马中鹤的飞弹已经在之前与无名较量之时用完,而当无名表示要在原地等他出招的时候,他感到胜券在握,右手凝气,铁爪上化出一阵风刃,猛然的冲了上去,“即想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无名冷道:“你的话是在侮辱一名剑客,看我‘金风玉露一相逢,阴阳和合两乾坤’!”剑招一出,一道庞大的剑气突然从无名的剑中发出,直向马中鹤而去。

马中鹤自认不败金身,强行接住无名的剑气,怎料那阵剑气像飓风一样袭来,自己双脚不由得控制的脱离地面,整个人也在剑气的笼罩之下飞出了浓雾之外。

一切像是又回到了最初的寂静,无名自言自语道:“终于走了个聒噪的家伙,既然不准我出去,那我也该是时候让这团无聊的浓雾离开了。”说着,手中剑招再转,“因缘际会三生义,胜却无数四海人!”剑诀毕,一道气场冲天而起,将整片浓雾吹散了开来。

似乎是重见天日的感觉,无名看着眼前惊呆了的扬镖派众弟子,以及前方不远喘着气的马中鹤,无名终于喘了口气,忍不住抬头看了一下夜空,星空挂满了星星,以及十几道快速坠落的黑影。

“是箭!”无名大惊,在他的上空那一片快速坠落的黑影是马箭飞射出来的万箭穿心箭法,没有任何时间思考,也没有任何机会闪躲,此时只能强行接下。无名沉着以对,手中快速的祭出剑诀,脚下配合着移动闪躲,听得暴雨般的“叮叮叮”声,无名的快剑旋转挥舞,容不得一分一毫的差错。

终于,无名顺利的将所有的飞箭挡住,却又听得对方阵地里一声弓弦拨动之声,“百步穿杨!”一支飞箭,携带着强大的气场,直指无名的命门而来。无名这才知晓,原来真正的杀招是这支箭,但他扭头看着对方飞来的箭时却无动于衷,他知晓,还有一人也发出了另一支箭。就在这时,“嗖”的一声,另一道声响,一支箭穿出褚氏庄园的大门从无名的身后飞来,目标正是马箭射出的箭。

“砰”的一声响,两支箭在空中相遇,双方的威力相近,在碰撞的瞬间炸裂开来。

无名赞道:“好徒弟,好箭法!”

“还有高手!?”马箭见状,熟练的再抽出一支长箭,上了弓弦,再提了几分威力向无名射去。

无名见扬镖派众弟子都在看马箭的战况,自己悠然自得的转身面向大门。

“嗖”,只见站在褚氏庄园之内的褚国之同样也发出了飞箭,与马箭的飞箭相遇之后,两箭再次断裂,但不同的是,褚国之射出的飞箭在与对方的碰撞之后紧紧是箭头断开,而箭杆接着分裂成了两半,继续飞向马箭。

马箭见状想要再次发箭抵挡,可他不懂褚国之早就料到了对方的这一步,弓弦正要拉,两只飞来的断剑打在了马箭的弓弦之上,“啪”的一声,马箭手中的弓箭的弓弦顿时断裂,紧接着,弓弦断裂的冲击波冲击到了马箭,马箭应声摔倒坐在了地上。身后的弟子急忙过来询问道:“马堂主!怎么样?”马箭咬着牙摇头道:“无碍,内中有用箭的高手,不知是何人?众位弟兄多加小心!”弟子齐声回道:“是!”

这会儿,无名难得看了一场好戏,坐在大门下的台阶上,笑道:“哈哈哈!我说你们好歹也是一个大帮派,怎么长老跟堂主都这么不顶用呀!”

马中鹤一听,又是怒上心头,手掌一张,却是什么也没有,他已经被无名气的忘记了铁手套之内空无一物,再也发不出飞弹,只得骂道:“还没完呢!”原本自己与马箭的配合信心满满,他打出了自己的攻势,接着马箭的攻势自己在休息蓄势,可转眼马箭的弓弦就被对方折断,他的计划和如意算盘都随之破灭。而自己真的无能吗?他无法接受。想到这里,脚下忍不住迈开冲向无名。

无名心里有了应对之策便不再慌张,马中鹤冲到了跟前,红了眼,铁手套狰狞的抓了下来,无名手掌朝地上一派躲了开来,而所坐之地被马中鹤抓出了个窟窿,他知晓,马中鹤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正是反击的最好时机,想到这里,跟对方拉开了距离,故意嘲笑道:“我说用猫爪的,你就只有抓泥巴的本事吗?就凭你玩这些孩子的把戏,你信不信我等下一招就把你给下了?”

马中鹤咬牙切齿的回道:“臭小子,你欺人太甚,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鹤手是什么!”说着,两手猛然聚力。

在无名的嘲讽之下,马中鹤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几乎拼尽了身上所有内力,身后一道可怕的气场祭出,两个铁手套积蓄着无匹的风刃,像是乌云中将要喷射而出的闪电一般,“绝式!鹤鸣普天!”接着“轰隆”一声,在场所以的火把都被风场带动,一道霸道的风刃横在马中鹤双手前,卷着尘土推向无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