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补叙(微剧透)
第六章 偶遇的武侠主角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5080  |  更新时间:2021-02-26 23:23:46 全文阅读

“苏苛,啊不苏小姐,给您递茶了!”我一把抢过小二盘子上的茶壶,亲自给苏苛昕面前的茶杯蓄了个满,看得那小二npc是一愣一愣的。

“这还差不多。这样吧,如果这女孩真要找你什么麻烦,我肯定帮你。”

“真哒。唉哟,您可是我的大恩人呐!”

听到我如释重负般的回答苏苛昕在心里暗暗苦诉道:“臭小子,真就不懂女人呗。”

“好啦,昨天来太晚了都没逛到什么我就下线了。快走吧,双休日过得很快的。”

“嗯,没错。这游戏感觉内容不少,要想好好体验的话得抓紧时间了。”

一贯的慵懒之色再次浮现到了脸面上来,我当先站起身来去将茶楼中消费的账目结清,而后双手从后抱住后脑勺,当先向着满是npc的人流中穿行而去。

“瞧一瞧,看一看咯,各位公子、大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来来来,都进来看看吧。本店今天开业,商品一律一点五折。”

哇塞,npc的台词居然还带串台的?

“幽,你看这串手饰怎么样啊?”不知什么时候苏苛昕在一家街边的铺子前停下脚步,一串亮闪闪的东西在她的手腕上格外耀眼,可惜阳光正烈,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是啥也瞧不到的。

“嗯,可以,好看。”出于我压根没有这方面挑选经验的这点来考虑,不想打肿充胖子的我只得撒了这个善意的谎言。

“到底是嗯、可以、还是好看?”谁知苏苛昕不仅向我追问下去,气势也变得更加灼灼逼人起来,甚至身子都不由得靠近了些。

“额,好看,好看。”我抹了抹额头的冷汗,颤颤巍巍地答道。

“那你犹豫什么?”

该死,该死,有些后悔自己为啥要撒谎了。

“没有,就是,阳光太刺眼了……”好不容易熄灭了她的怒火,我可不想在面对那样的局面,想着能不能再和她周旋一番,但殊不知,自己的嘴已经道出了一切的真相。

“哦,因为阳光太刺眼了,所以你根本就看不清我手腕上的东西,只好瞎说,对不对?”

“嗯。啊?不对,不对!”一瞬间的走神让自己的局面变得更加的不利,我通过肢体的动作搭配想让苏苛昕尽可能的不去怀疑。

“好吧,还不说实话?那行,我们走着瞧吧。”从苏苛昕的语气,哪怕是我都能猜到了她的气愤,只是街道另一边的事也让我很在意。

“等等再说可以吗?拜托了。”带着一脸真诚之色,对着苏苛昕抱了抱拳,我直接向着那个响起急促脚步声的小巷握住了剑柄,像一名守护主公的侍卫般挡在了她的面前。

“来了。”

不等我轻声的提醒说完多久,一个少年就以异常迅捷的速度从那个阴暗的小巷中窜了出来,而后一股脑地就朝自己这边跑了过来。

因为早有准备,我伸出空出的左手臂示意苏苛昕一同让了一条路出来,握住的长剑也在此时出鞘,“几位,欺负一个小孩可不能算是真本事,有什么事该当冲着本大爷才是。”这话语气之嚣张,连只管逃跑的少年都好奇地回了头,但脚下步子仍是不停,好似在观望。

“请问阁下是何人?”

“太客气了,本大爷不过就是个无名小卒,名字不足挂齿。”

“那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听着说话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不少,我的戒心也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反手握住的长剑也被我转换好了姿势。

“不知道。”我无辜地摇了摇,用十分欠扁的语气补充了一嘴,“不过偷偷摸摸的准不是好人。”

“我们是政府官员,在缉拿要犯,你一介草民岂能插手?”

“缉拿要犯?我看你们才是要饭的。”

身后的苏苛昕听言立马轻声笑了起来,看来是知道我在说的是哪个“要饭”。

但是很可惜这人并没有被因此激怒,语气依然冰冷:“这位犯人真的对我们很重要,还请阁下高抬贵手。”

“那我偏不呢?”

“阁下不要执迷不悟,我们之间没有恩怨,你大可不必这么做。如果阁下现在离开,我们不会追究什么。”

“哦?那本大爷就偏要管管这件事呢!”

话音未落,身旁的窗户就轰然崩裂,一道猛烈的劲风随之袭来。最后的谈判奔溃早已预示了战斗的发生,只不过令我意外的是,对方出手会这般不留情面。

对方来势极猛,让我也不敢太过怠慢,一抖手中长剑向着那边就是一下上挑,两剑很快就相互刮蹭而过,对方的剑招来势奇快,撤去的时机也是毫无征兆,没能在预想中招架住的长剑带着他势在必得的一击就这么向着我的心门晃眼便至。

眼花缭乱的对局根本就不是常人的肉眼能够看清的,轻敌的念头一起,等到那人以为自己已经得手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剑尖哪怕再往前送上半分就能见血,可不知怎么的,一股巨大的力道就这么卡住了他。

定睛一看之下,他发现对方居然只用了一双手指就完成了空接白刃,可这一切也仅仅发生在了毫秒之间。

那名所谓的政府爪牙对于这个结果也是说不出的惊讶,在这个本应该实力与自己相差不大的人身上,他感觉到了自己这个等级所接触不到的强者气息,简单来说那就是一种被人完全看穿的感觉。

“阁下不简单啊。”

“彼此,彼此。”面对敌人讪讪的笑脸我也毫不示弱,嘴角上玩世不恭的嘲讽笑容立马就与之相迎。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也不知是不是太过焦急,他居然敢在这种当口分神叫人。

趁着这个大好时机,我赶紧掏出背包栏里的棍子就砸向了他的头顶。匆忙之中,他只得架起了长剑硬生生接下了这蛮横的一击,但双手虎口传来的剧烈疼痛仍是令他险些摔落手中的武器。

精通所有基础武功的我面对这么个苟延残喘的npc自然是会给他的结局安排得明明白白,俯身紧接着一个扫荡腿被他后撤躲过之后,抬拳就要去与他的大脸相撞。

胡乱中,他想要挥剑逼退我这赤手空拳的“偷袭小人”,但手上感受到的巨大力道也让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就要落败的下场。神情恍惚之间长剑已被我夺取甩飞,而从腹部传来的剧烈疼痛中,令他控制不住地流出涕泪,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撑到就跪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被我精湛武技折服的少年也在被人包围的困境之下清醒了过来,敌人对于我的表现显然是有些害怕的,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不知是凭着什么信念仍是以更快的速度去抓取那名少年,而不是四散逃跑。

“苏小姐,快帮帮他!”

苏苛昕在这几天的相处之中并没有在我的面前展示过什么武技,但好歹是自己练到11级的人,我还是有些相信她的。只不过接下来的举动简直让我大跌眼镜,她居然举着剑愣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一下。

也罢,在敌人的畏畏缩缩下,我的一击弹弓也是在转瞬间拿下了其中一名,其余三个则是手忙脚乱地找着掩体,对于自己的目标是大刺刺地扔在原地不去管了。

意志涣散之下,三个敌人很轻松的就被制服完毕,只待绑上绳子了。

“别楞着了,快过来帮忙。”向那位少年随口吩咐了一句,我给他抛了两根还算结实的绳子,埋头手法熟练地将脚边的一名蒙面男的手脚给绑了起来。

转身正想看看情况的时候,那名少年居然在一下下地在用绳子缠在那人的头部上,势要将这人给捆成木乃伊一样。

“不用这么狠吧,小兄弟。”

“我,做错什么了吗?”

“我来教你吧,你在旁边看好,之后说不定用得上。”天知道此时的我们两个究竟在想些什么,真是一个敢教、一个敢学,这种事情到底该不该教给一个孩子难道不是一个很常识性的问题吗?

“好了,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将五个因为无力而瘫坐在地上的官府爪牙拎到一处,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对于面前的“杰作”异常满足。

“谢谢,恩人。”少年稚嫩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

“不客气,不客气。”嘴上这么说,脸上却是笑得异常张扬。我挠着自己的头皮,表面上是在害羞,其实啊魂早就轻飘飘到天上去了。

“说说是怎么回事吧。”事态已然平息,坐在酒楼二层的窗台边,街道上刚才还是空无一人,甚至害怕殃及自己而早已逃跑的商贩都陆陆续续赶了回来,在路上重新摆起了摊位,与之前相同的叫卖声络绎不绝、声声入耳了起来。

“嗯,这个,爹爹不让我说。”

回头看向终于开口的少年,我随意追问道:“那你爹爹,在哪呢?”

“我,我爹死了。”令人意外的回答,但又好似情理之中,在江湖中发生这样的事说来也真是见怪不怪,只是习惯不代表麻木,更别说是我们这些玩家了。

“不好意思啊。”我羞愧地想向他道歉,对于刚才自己的冒失。

但他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激动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恩人,我想拜您为师!”标准的鞠躬行礼让我看出了他的决心,可我又能教他什么呢?

“你先……”

“请恩人先答应我。”少年的语气强硬相比于之前的感激,现在则更多的是对于自己痛苦经历的宣泄,在他抬头看向我的眼神中闪烁着异常耀眼的火光,至于他心里究竟想的是什么,也就不需要过多的赘述了。

从没被一个孩子这般逼迫,我也显得有些窘迫,倒是苏苛昕替我打了圆场,“要想报仇,也不能让自己饿着肚子不是?”

她的时机把握的实在太好,店小二端来的餐盘上各色佳肴那独有的香气催得少年郎的肚子不由得“咕咕”叫了起来,此时此刻,他终于认输了。

一阵狼吞虎咽,直把不算大的木桌上几盆可口的小菜都给扫荡完了一圈,那少年轻轻地放下手中的碗筷,眼中突然涌现出了大把大把的眼泪来,“爹,娘,孩儿不孝……”

“不许哭!”一反之前的常态,面对苏苛昕突然的大声责怪,那少年吓一跳之余,倒是真的不敢再往下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你若真要哭,等着抓到罪魁祸首之后,对着你父母的在天之灵随便你怎么哭都不会有人来管你!可是,你的敌人现在就在你的不远处,你真的想要在自己的敌人面前显示出自己的懦弱吗?”苏苛昕指着不远处那歪歪斜斜的五个人,大声地斥责道。

“可,可是,我,真的……”

“不管是真的假的,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可以将这份悲伤藏在心底,但你要记住,绝不能让这份悲伤冲昏你的头脑,也不能被仇恨所左右。我知道这很难理解和做到,但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那少年愣愣地眨巴着自己的眼睛,对于苏苛昕的话也不知听没听进去。

正在我担心之间,那少年用力擦了擦早已流满整张脸的眼泪,眼神也变得清明起来,“恩人,谢谢你,我,会永远记着你今天告诉我的话。”

“嗯。”在苏苛昕的执意要求下,我们两人直把他从之前我们所在的相对靠近整座城市中心的一家酒楼给送到城门外的几里路外,在这期间我们也大致了解了他的一些情况。

少年名叫楚殇,可怜今年也就是十五岁的样子。从小到大生活所在,就是一个和平安宁的小农落,每天都过着平凡而又快乐的日子,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灾难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他爹嘱托他快跑的场景至今都仿佛发生在不久之前一样,几乎每个细节他都能诉说得清清楚楚。在和那些所谓的政府爪牙的强硬缉拿之下,作为一家之主必然是会最先挺身而出,可武功再高也架不住他们人实在是太多,更何况听了他的描述之后,似乎这其中有几个武功奇高的人。

相比于多半已经死于乱斗中的父亲,他母亲的遭遇可以说是更加的惨烈,带着他跑了一路不说,在半路上为了拦着几个追上来的爪牙,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在身上中了数刀之后,已经可以说是死去的尸体仍旧紧抓着其中一个爪牙不放,震怒之下,还想要保留一个全尸我想是几乎不可能的奢求了。

只不过,楚殇在述说这一切的时候,除了眼眶红润,真就没有再哭出来过一次,只不过那已经发白到极限的嘴唇也昭示了它就要被咬破的命运,但饶是如此,他也依然坚挺着,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拿衣袖时不时抹一下就要滴下的眼泪。

“拿着吧,没有这些你连活下去都难。”

“可是……”

“叫你拿着就拿着,不然我可把你绑了送回去哦。”这种带恶人的人设还是比较适合我的,所以这次的白脸由我来唱。

“好,好吧。”

“等等!”楚殇就要离开之时,苏苛昕却是把他给叫住了,将他背上的那柄长剑取下,换了一把自己背包栏里的一把品质最好的剑给换了上去,这才放他离开。

真的离别终于还是来临了,楚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瞬间就是涕泪俱下,哪怕是走得远了些,他都要一步三回头,搞得我都要跟着哭出来了。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吧。”苏苛昕抹着略显湿润的眼眶,显然也是要哭了。

“不至于吧。”好在楚殇终于消失在了远端的地平线上,我的悲伤情绪终于收住了,但心虚还是心虚的,只好以此打趣道。

“女孩子都很感性的,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不知是不是摇头的方式太贱,苏苛昕毫不客气地给了我一脚。

重新回到岸阳城中,我们居然不约而同地提议去刚才的那家酒楼,顺便把那几个叫店小二看管的五个人拉上了楼,似乎我们两人是想到一块儿了。

“果然,走运了!”在等待之余我顺便翻看起了任务列表,很容易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怎么了吗?”

“你不会不知道吧?刚才那个楚殇一看就知道是个不一般的npc,居然有这么详细的身世背景,现在我们已经接到了一个特殊任务了。”

“啊?哦,你原来是冲着任务来的。”苏苛昕露出了一副了然之色,对于我的得意也是报以鄙视。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不真是冷血动物。一开始我的确以为这可能是个特殊任务才出手的,没想到这游戏的npc智能这么高,简直和真人无异。”

“算了吧,你就是个蜡烛,不点不开窍的那种。”

“蜡烛?你怎么扯到蜡烛上面的?”

“我就说吧。”

“就说什么啊?喂,你说话呀!”

此时的苏苛昕就像是个喝闷酒的,一言都不再发了,接过小二递来的茶壶直接就猛灌了起来,连手边的杯子都用不上了,毫无淑女形象可言。

至于她说的我到底是哪里不开窍,我就不得而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