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补叙(微剧透)
突发奇想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5065  |  更新时间:2020-11-30 18:19:29 全文阅读

堆满各种实验仪器的实验室桌前,有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青年正凝神于面前试管中的液体,待溶液中有沉淀析出之后,他赶紧将酒精灯移去、熄灭,握住试管夹将夹持在铁架台上的试管取下,接着进行了下一步的实验。

“看来又失败了。”青年的眉头紧锁,自嘲了自己这么一句之后,他赶紧将手头上的这份液体倒入废液缸,重新清洗完毕试管,准备开始下一次的实验。

“咚咚咚”短促的敲门声并没能打断这位青年的动作,他头也不抬一下,仍旧全神贯注地调配着自己所需的各种试剂。

“无意冒犯我亲爱的学生,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那人没等青年的回答直接就把门给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打扮得体、气质异常吻合英国绅士风度的中年男人。

“哦?这么说,您是要赶时间去见谁吗?”青年终于抬头看了门口那人一眼,脸上透露出的是一种了然的笑。

“福尔摩斯同学!你不要以为在无意之间偷看到的东西就是事实,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妄加猜测很无礼吗?”

面对门口这人的怒吼和响亮的跺脚声,福尔摩斯只是置之一笑,他停下了手中的实验,正面迎上了那人的目光,“哦,不不不,您难道到现在还不愿相信吗?我只是依靠了您身上的某些线索才推测出来的,我可从来没有亲眼看到过您的任何事情。”

“福尔摩斯,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胡作非为!任何地方都有任何地方的规矩!”

“查尔斯先生,我并没有胡作非为,我只是想要完成自己的课题,只是最近的进展有些不太顺利,我想要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我不管你要完成什么,只是现在我要下班了,请你赶紧收拾好东西滚蛋!”

“查尔斯先生,您何必如此生气呢?哪次不都是我帮您锁好门的吗?您大可以现在就去赴约,我一会儿实验也就完成了,届时,我自然会离开的。”

“你……”实验逐渐进入了关键性的时刻,福尔摩斯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入其中之后,门口查尔斯先生的唧唧歪歪就再也进不去他的耳朵了。

查尔斯先生骂骂咧咧了一通也感觉有些累了,拿出自己的怀表看了看发现时间不对,他最后狠狠瞪了一眼这个现在根本不可能抬头看到他表情的青年,转身离开了。

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呢?一连好几天了,自己始终找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血液除了低温保存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保持它的活性?

走在大街上的福尔摩斯沉思着,这几天的挑灯夜战和实际操作让他试遍了几乎所有可能的试剂组合及相关浓度的配比,难道是自己的方向错了?

就在福尔摩斯认为今天又将是个不眠之夜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对啊,我是不是该多采用一些血液的样本呢?我一直使用的是自己的血液。”突然自言自语出声的福尔摩斯立马就吵醒了他的室友,从梦中醒来的室友没好气地瞪了一眼仍在挑灯夜战的福尔摩斯,无奈地转过身去,重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的清晨,在天还完全亮的时候,福尔摩斯已经早早地起来,洗漱完毕之后,他急匆匆地跑出了宿舍,赶往了学校里的实验室。

轻车熟路地走到一扇年久失修几乎没人会去开的门前,福尔摩斯搬开了挡在门口的一把椅子,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支钢笔撬开了门锁的外壳把钢笔卡在一处充当传动链的一个固定点,门就可以被正常打开了。

在一张办公桌的抽屉里,福尔摩斯找到了实验室的备用钥匙,他拿走钥匙之后将抽屉重新放回,出门后关上房门,又抽出钢笔,把一切还原妥当之后,他兴冲冲地跑向了实验室的方向。

在等待那名对自己态度极其不友善的查尔斯先生期间,他也做了好几轮的实验都没能成功,但不服输的他仍然没有放弃,还是向着一脸不愉悦又有些许无奈的查尔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查尔斯教授,我能不能借用一些血液样本。”

“哦,你也有求到我的时候?”查尔斯仍是板着个脸,心里却是开心得不能再开心了。

“查尔斯教授,您的确可以这么认为,我是发自内心的在恳求您。”福尔摩斯对于查尔斯教授能这么快理解自己而窃喜,满脸期待地坐在原地等待着他的答复。

“很抱歉,我的福尔摩斯同学,这件事上我可能帮不上你,毕竟血液样本这种东西不是我说能动就能动的,我必须得报告上级,这一系列的流程异常的繁琐你也是知道的。”查尔斯说话的时候表情异常的趾高气昂,他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福尔摩斯的表情,可他并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那种表情,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查尔斯教授,这我都可以理解,我愿意等。”说完这一连串话后,福尔摩斯又重新投身于自己的化学实验中,把门口的查尔斯直接给当成了空气。

“福尔摩斯同学,你好像有些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不是我能够帮你办到的。”漫长的等待之后,查尔斯忍不住又开始偷偷观察起了福尔摩斯,结果发现他只是一味地做着自己的实验,完全没有对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所反应,也没有说更多的一些讨好自己的话语,他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迅速而又愤然地离开了实验室。

一连好几天,福尔摩斯都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血液样本,查尔斯教授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那一天之后就没怎么见过面,似乎他也不怎么关心这个实验室的安全问题了。

如同往常一样,福尔摩斯将备用钥匙归还至原位之后,便想着回到宿舍,但转念一想不如去和同学交际一下如何?

“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有经常练习舞蹈的习惯,我能不能邀请你协助我进行一项实验?”福尔摩斯诚恳地看着面前一个女孩的双眼,等待着他的回答。

女孩听到前半句话的时候表情还有些惊讶,但等福尔摩斯提到“实验”二字之后,她的表情就开始有些不自然了,经过旁边一个同行女生的小声提醒之后,她立马随着那名女生快步地离开,留下了一脸失望的福尔摩斯在原地。

经历了一连好几个同学似乎都直接认出了自己一般的情况,福尔摩斯起初还很开心,可是在有的人委婉拒绝,有的落荒而逃,更有的居然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是怪人的“惨痛”遭遇之后,福尔摩斯也不气馁,就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对于得到答案的强烈渴望之下,他决定走出学校,去一些人比较多的场所寻找自己的目标。

“您好,我叫娜塔莉·布莱斯,是泰晤士报社的一名记者,我想要了解一下关于前段时间的一起凶杀案。”

“布莱斯……”出来应门的男人念叨着这个名字沉思了片刻之后,终于让开了位置,请这名记者进到了房间里。

“请节哀杜尔先生,若不是因为报社的指派,我也不想因此打搅您的。”在男人的安排下,这名叫做布莱斯的女士坐下后立马向他寒暄到。

“抱歉女士,我想你要找的可能是我的哥哥。”

“哦,对不起,我以为您就是兰迪·杜尔先生。”

“对于嫂子的事,我真的觉得有些突然,明明……算了,不说这个了,这话要是被我哥听到,他准又要大哭起来。我叫雷纳·杜尔,刚才忘记介绍了。”

“您好。”

“您好。”两人礼貌性地握手之后,男人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给面前的这位女士准备茶水,他赶紧站起身来对着她说道,“你看我这脑袋,居然忘了给你倒杯水。”

“不用,不用,我就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欸,这怎么行呢。家里还有些果汁,可以吗?”

“谢谢。”布莱斯女士向他表达谢意的同时,他也用微笑报以回礼,一切都是这么的正常不是吗?

布莱斯女士觉得这可能真的是外界的谣言错怪了这个家庭,通过杜尔先生弟弟的表现来看,他的哥哥更加不可能是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了。

静静坐着等待了一段时间后,布莱斯女士有些耐不住寂寞,她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物之后,向着厨房的方向问道:“杜尔先生,我能在您的房子中稍微转一转吗?我想了解一下你们的生活状况可以吗?”

“哦,可以的。”端来了果汁的雷纳赶紧将它们放到了桌上合适的位置后,看到布莱斯女士把注意力放到了墙上的一张全家福后,她笑着走到了照片的另一侧向她介绍道,“这就是我哥哥,看看那时候我们多年轻。”

“你们的父母和你们一起住吗?”

“不,我们在乡下有个农场,你从这张照片里也可以看出来,我们也有段时间没去看过他们了。”雷纳看着照片的双眼中满是幸福和感慨之色,他看了一会儿之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明明是在帮你介绍,结果独自一人开始回忆起来了。”

“不,没事的,这反而可以让我更好地感受到你们家庭的和睦。”

“谢谢。对了,我是不是该去叫我的哥哥,你想要采访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他现在可以接受采访吗?”

“当然,最近几天他的情绪已经很稳定了,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太好了。”

“你稍微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去叫他。”

“好的,麻烦了。”

 “布莱斯女士,这位就是我的哥哥,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尽情地问。”

 “杜尔先生你好。”

 “你好。”两人相互握手以示友好,在雷纳的陪同下三人重新坐回了客厅里的沙发上。

 “杜尔先生,对于您妻子的事情我很抱歉,但作为一个记者,我不得不履行我的职责,请您能够谅解。”

 “没事的,就像我老弟说的,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尽管问,我要是能回答一定会回答你的。”兰迪神情沮丧,依旧是一副没能从失去妻子的悲痛情绪中缓和过来的样子。

 “由于苏格兰场对这起案件信息的封锁,我们从警方那里没能得到任何相关的有用信息,所以我想问问,您是否有获得什么更进一步的信息。”

 “这样啊。很抱歉,其实警方告诉我的消息也是少得可怜,这让我曾一度怀疑这群大腹便便的绅士一天到晚究竟在干什么?”

 “无意冒犯兰迪先生,我还想了解一下一个问题就是案发现场的具体情况是怎样的,虽然这样的回忆过程会很痛苦。”

 “嗯,我也该试着面对这个现实了,这或许是一次机会。我想一开始进门的时候,家里的情况和平常是没有多少出路的。”

 “也就是说房门没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我想应该是没有错的,不然我也不可能十分悠哉地脱下外衣给自己倒上一杯已经冷掉的咖啡。”

 “然后你是怎么发现事情的异常的?”

 “......哦,上帝。为什么我的妻子不得不经历这样的痛苦,明明她是那么的善良。”沉默了片刻,兰迪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段话来,不过这看在布莱斯女士的眼里却是情有可原,这样的采访对方她不是没见过。

 “抱歉,女士,我的情绪有些激动了。”兰迪抽泣了一下后,长长舒了口气,“我一开始还奇怪为啥待在家里这么久的时间,居然出了自己这,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担心之余,我率先跑去了我们的房间,结果发现门是锁上的,焦急万分的我拍打着那扇该死的木门,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可惜里面并没有人回应我,没有办法,我只好接着家里的板凳把门给砸了开来。”

 “不过等到撞开了这扇门之后,我才体验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绝望,她就那么头朝下静静地平躺着,我怎么喊她,她都一点反应都没有,我试着把她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她的整个身子都是冷的。”

 “对于您妻子的事情,我表示了自己最真挚的哀悼,愿逝者安息。”

 “抱歉,这位女士,我,好像有些不太舒服,先失陪了。”

 “没事的杜尔先生,我要采访的东西其实都差不多了。”

 “是吗?能帮到您可真是太好了。”面前的兰迪惨淡一笑,模样是一场的没落、狼狈,她实在是看不出一点的虚情假意来。

 就在布莱斯女士站起身来想要告别的时候,一个小男孩的出现引起了她的注意。

 “请问这孩子是?”

 “哦,这是我的侄子。杰森,在我送你吧不到楼上的时候你可不要乱跑哦,听到了吗?”这位叫做杰森的小男孩乖巧地点了点头,在用余光大量了布莱斯女士几下之后,很快转过身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

 等到两兄弟真的走到楼上了之后,布莱斯女士决定冒一次风险,她快步往那小男孩的房间走了进去,面对小男孩好奇的目光,她向他询问道:“小朋友,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面对这个陌生的女人,杰森只是睁着他大大的眼睛一直看着布莱斯女士,两手把弄着那个之前就拿着的人偶,没有了多余的动静。

 “小朋友,你不要害怕,我是你妈妈的朋友,不是什么陌生人哦。”

 “妈妈,的朋友?”

 “没错啊,我的名字叫娜塔莉·布莱斯,你叫什么名字呀,能不能也告诉我啊?”

 “我,我叫杰森。”杰森腼腆地低着头不太敢多看面前的布莱斯女士。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妈妈和你爸爸平时的关系怎么样啊?”

 布莱斯还在专注于对面前男孩子的问话,人上突然就传来了一声暴喝:“这个臭女人,原来是她,布莱斯女士,你在哪里啊?快给我出来!我们家里不欢迎你,你给我滚出来!”

 布莱斯听闻这分明就是刚才还失魂落魄的兰迪的声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对方就这么原形毕露了!

 “哥哥,哥哥!你先把这个药吃了,冷静一下吧。”

 “滚!那个臭女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偏偏在这种时候来找我,不就是想把我送进大牢,搞坏我的名声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亏待过她吗?为什么连警察都是第一个来查我?我己这么像坏人吗?啊!这公平吗!”

 “哥!”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让布莱斯女士明白,兰迪是下楼来找她的。

 “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在楼底口处雷纳终于拦下了兰迪,但是他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兰迪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抱歉布莱斯女士,虽然这样对你很不尊敬,但我恳请你能不能暂时离开一下,哥哥的病情又发作了,我怕他会误伤到你。”

 布莱斯眼见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对着自己怒目而视,显然是被吓到了,她简单到了一个别后快步走了出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