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一百二十六章 险胜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198  |  更新时间:2020-11-30 01:12:16 全文阅读

心境逐渐清明,好在柳清寒的意图在于羞辱茱山派,到现在也只是压制自己,并没有要一招制敌的意思。穆秋赋借着这个机会不断用茱山的剑法对他进行了一系列的试探,不过这样的过程也是惨烈的,连续的高强度作战让这个本就没什么武学底子的男孩手都快震麻了,初学者还不能熟练地去化解对方的内力,这也是人之常情了。

  一切看似在正常地进行着,不过这都是相对于台上现在的情况而言的,从清一色的惊讶表情中,郁藏锋的铁青脸庞那是越发的明显,他现在甚至有个要把告诉自己这个“秘密”的弟子给手撕了的冲动,不是说好了不会武功的吗?那现在擂台上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这都能够速成?那你还让人怎么愉快地玩耍了?

  眼下柳清寒是没有用全力,可又有谁知道那小子究竟是不是也在隐藏实力呢?从那老家伙自信的表现我就应该看出来这其中有鬼了。可是这种事情真的能提前预估的到吗?如果是这样,那这个表面和善的面具下,又遮掩着一个多么黑暗的内心呢?

  郁藏锋越想越心惊,对于场上还在压制着穆秋赋的柳清寒都有些不太相信了,甚至胡思乱想到了柳清寒惨败的景象,顿时就变得坐立不安了起来。

  自己的一招“青云登天”再次被柳清寒轻松地化解,穆秋赋暗自运劲,在他下一招压上来的时候紧接着直冲而上,这样主动的进攻倒是让柳清寒有些意外,不过这一招也就这点水平,漏洞百出……

  等等!

  挺直的长剑突然以一种十分诡异的角度弯曲过来,绕过了柳清寒的攻势,直取向了他的面门。柳清寒以快打快,“当当”两声把折过的长剑击打回去,心跳仍是“砰砰砰”地一阵狂跳。

  这是什么怪招?长剑居然可以被这样弯曲?然而没有过多的时间给柳清寒去反应,穆秋赋就再一次逼到了近前,会弯曲长剑的奇怪招式让柳清寒束手束脚,时刻保留着一手去应对,而且在这么长时间的交战下来,他发现在剑法的理解上好像并不比穆秋赋要强到哪里,他甚至荒谬地察觉到,自己撑到现在的唯一仰仗大概就只有自己内力上的优势了。

  这么小的年纪如果再不阻止他,那假以时日岂不是要成长为一个怪物了?柳清寒短暂的走神再一次被穆秋赋抓了个正着,弯折的剑身宛如一条长鞭蜿蜒而上,行经路线之刁钻,仿佛是摸清了自己行动一般,根本就没有逃脱的余地。

  柳清寒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身子已经迅速向着后方飘去,穆秋赋不依不饶,手上依然使着茱山的剑法,但在柳清寒的眼里,这完全就是一把夺魂剑,是一把随时可以要的自己命的武器。

  诡异莫测的招式,让柳清寒一次次的在“死亡”的边缘徘徊,虽然这是比武,对方不会真的下手,但柳清寒现在的感觉就是空有一身内力,落败只是时间问题了。

  要是他知道现在穆秋赋舞的各种击打招式的总思路都是宁别在五年前观察下来的情况与苓茏派剑法加以一起总结出来的应对方式,柳清寒绝对会气得当场昏厥,这简直就是在作弊好不好!

  舞到兴头上,穆秋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根本就忘记了周围有这么多人在围观,把茱山剑法从头打到尾,又从尾打到头,几乎所有围观的群众也好,还是一些门派里的弟子也罢全都要把下巴张到地上了,也就几个掌门人现在还能表现得这么淡定。

  节节败退之下,就算是一个门派的二把手,他现在也不得不去思考是否要放下尊严主动提出认输。不过就算是这样的机会穆秋赋也没想过要给他,其实这也不能怪穆秋赋无情,他只不过是现在打得正尽兴,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些。

  这让柳清寒是异常的无奈,这样的对决他是一秒也不想打下去了,这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想出来的剑法,柳清寒在心里问候着茱山派众列祖列宗的同时,索性一阵脚步往身后连连踏去,手上拆招的动作已经敷衍的不能再敷衍了,势要直接跳下擂台,哪知穆秋赋把他的这一系列举动看成了一种战术,顺着宁前辈教他的思路出剑愈发对准他的下盘,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来稳住身形。

  这下可好,穆秋赋学以致用的本事的确是厉害,这个要领主要是用来封住敌人的位置,可是柳清寒刚才是在逃跑,但凡打过或者见识过擂台赛的人基本都是看得懂这举动多半意味着什么的,但是很可惜,唯独他自己挑选出来的这个对手偏偏就是不明白,甚至还要变本加厉,招式越打越快。

  我这人是不是贱骨头啊?柳清寒如果现在还有空出来的手的话,他一定会狠狠地给自己来一耳光把自己给抽死算了。

  穆秋赋持着长剑一往无前的冲势看得柳清寒是欲哭无泪,进退两难,或许现在能解救自己的大概也只有上苍了吧。完全丧失了战斗的意志后,柳清寒反倒是心境清明了许多,想着随便卖个破绽败下阵来就好,只要能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就行。

  也不知是不是苍天开眼,还是所谓的骄兵必败,愣头青如穆秋赋,一股脑往里头钻的势头让本就基础不很牢靠的他在这个瞬间对上柳清寒故意露出的破绽时,反而因为自己没有把握好力道,长剑直接脱离了自己手的控制直直地飞了出去,被早有戒备的柳清寒轻松地闪开了。

  失去了自己的武器,穆秋赋一下子就成了个二愣子,傻呆呆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柳清寒一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等听到自己门派人的呼喊声后,才意识到了对方的异常,手中长剑一横指向了穆秋赋的脖颈,胜负已然分明。

  “嘿嘿,臭小子,你还差得远呢!”树叶沙沙,一个老者随意地从树干上翻下身来,把手中葫芦里的酒一饮而尽,盖上盖子,他拿袖口擦了擦嘴角,眼角瞥去的方向是一丛灌木,“出来吧,蹲那这么久也不累啊真是的。”

  “对不起,晚辈不是故意要在这偷偷藏着的。”

  “欸,你可别这么说,你这晚辈我可担待不起啊,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好功夫。”老者斜睨着眼,看得这人有些很不自在,不过也确实是自己理亏在先,这样的待遇还算是好的了。

  “在下楚殇,还请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原来躲在暗处的正是与幽一行人阔别已久的楚殇。他之前只是好奇于这位同样缩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偷偷观察的老者,找准地方就收住气息,再没有过多余的动作,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发现的。

  “哼,算了,大家彼此彼此,你也没不利于我何必道歉?下次要是再偷偷摸摸的,可别再背着这把剑了。”老者说完都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多嘴,何必和这孩子多说这些?这不是在教坏人吗?

  短暂的犹豫之后,老者正想离开,楚殇下意识察看完背上的佩剑,很快明白了老者的意思,但现在重要的不是这个,“前辈!”

  老者直接来了个充耳不闻想要借着树林隐去身形,却是忘了自己刚才发现楚殇实是侥幸,完全是因为那把剑上的装饰反光正好被自己看到,要论其武功高低,他绝对不输于自己,没过多久,老者发现自己仍然甩不开对方,只好再次停下来,听听看这孩子要说些什么。

  “小子,你到底想怎么样?”

  “额……”楚殇见老者终于停了下来,脑子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等站定后才问出了自己最近一直在寻找的答案,“在下见前辈身手不凡,想来在江湖上肯定行侠仗义过,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前辈能否答允?”

  “说吧。”老者眼见跑不掉,只好先听听这孩子会说些什么。

  “前辈是否见过尹大侠?”老者听到“尹大侠”三个字后眉头一皱,显然是陷入了回忆之中,楚殇见状也就没有打扰他,只是静静地陪在他的身旁。

  “抱歉,尹大侠的事迹那是江湖中尽知,但是要说真人我还真没见过。”老者看向楚殇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了然之色,对于楚殇的实力这或许是个解释,“真是人才辈出啊,想来你和尹大侠有些渊源吧。”

  看着老者脸上的些许敬意,楚殇反而有些惭愧,其实自己也没有见过尹大侠,他可能误解了自己,“前辈,不瞒你说,其实我也没见过尹大侠,只是我必须要找到他。”

  “哦?你不会……”老者见楚殇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大松了一口气,不是受过指点,也不是寻仇,那难道是寻亲?

  楚殇明白老者在担心什么,索性开口一下把事情给解释了个遍。

  “原来是这样啊。”老者听后点点头,而后轻轻叹了口气,“可惜啊,岁月不饶人,孩子,我帮不上你什么忙,只是能见到这个尹大侠未来的女婿,我想此生也已经无憾了吧。”

  “您这是……”楚殇并没有因为老者刚才的话而表现出往常的害羞之色,反而神情中带着一抹黯然神伤的意味。

  “哈哈,你不必伤心,我们才相识这么点时间,在这一点上,你可真像那个孩子啊……好了,我该走了。”老者最后拍了拍楚殇的肩膀,不等他再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