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二十章 月黑风高夜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20-02-07 15:17:05 全文阅读

“杀人放火天!”

“别喊这么响,你个傻小子!”

“啊?我们不是来杀狍子的吗?”

“嘘,轻点成吗?”

我点点头,也不知道老伯在黑暗中有没有看见。老伯趁着白天我上班的时间,也给自己做了张弓,品质自然比不上我手中的,可他也没说什么,一路上很安静。

现在夜已经很深,如不是眼睛适应这里的黑暗环境,肯定是什么也看不见的。即使如此,我依然只能等待老伯的指令,因为今天的天不是很好,能见度相对较差。

不多时,老伯抽箭搭上弓弦,做完射击的准备。我刚要照办,老伯却是伸手挡住我:“小心,有些不对劲。”

我紧张地环顾四周,什么也没看出来。

“怎么……”

“嘘。”老伯拉满弓弦,原地不再动弹。

经过漫长的等待,草原上依然十分安静,稀疏的月光透过云朵,点点洒下。风儿逍遥,穿梭在草丛间,带出阵阵的沙沙声,之后再无其他动静。

别说狍子了,连只蟋蟀的声音,我都没听到。

“不好,他们可能是分头行动了。”

老伯干脆利落就是一箭,很快远处就传来凄厉的惨叫声,我这下终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抽刀猛冲向我们的营地。受到了老伯的影响,我压矮身形,就像是贴着地面在行走,高高的草丛打着掩护,还是有不知名的暗器袭来。索性夜色昏暗,再有眼力的高手也架不住人类的极限,我到现在还是平安无事。

老伯怎么一直闷声不做响,回头一看竟没见他跟来。

“啊!”又是如此可怕的叫声,看来老伯在大开杀戒啊。

最近勤练内力,一路跑来也不怎么喘。面对远处鬼祟的影子就高高跳起,提剑只劈而下,黑影早已察觉,矮身躲过锋芒,却不攻来。

“请先生火气不要这么旺,夜里突然到访先生的营地,是我们不对。”

“啊,被我抓到了,就说是到访,那如果没被发现呢?”

“先生多虑……”

我不再给他机会说话,一抖长剑就再度攻上前去。黑影和我拆解数招,全然没有要进攻的意思,且打且退,一直在和我溜圈圈。看他身手不像是这里的人,少数民族善骑射,武艺不可能如此精通,想来定是那人派来的。

“先生,请听我一言,立刻收手。”

又是一招落空,无奈只好收剑,吊儿郎当地站在原地。

“看来,先生是愿意听我说话了?”

“有话快说,有那啥快放!”

“先生真逗。我来呢,就是想和你谈一谈楚殇的事。”

果然是这个事,火气一下子又冒了上来,也不搭他话。

“看来先生是明白人,我也不多废话了,你只要帮我灭了蒙古,我自会帮楚殇说情的。”

“哟,我还要听你发号施令不成?”

“没事,你可以不听。那这样,这些下人和楚殇的命都得交代了。”

“你别太嚣张!我迟早有一天会杀了你!”

“那又不是现在,真有那么一天你也大可试试看。”

“该死!”

我狠狠把剑刺入地面,内心说不出的恼火,黑影极为耐心,就这样一直陪我站着,等待着我的答案。

“好吧,我答应你。”

“哈哈,这才对嘛,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几天,我希望你能来我的国家做次客,我们好好谈谈这件事,可以吗?”

黑影一挥手,十来人齐刷刷地从阴影里跳出来,其中一人把一张纸递了过来,我只好伸手接下,看着他们渐行渐远,我还是把长剑重重扔在地上,嘴上却浮现出一抹残忍的笑容来。

“你没事吧?”

“啊,老伯,你来了,快休息吧。”

即使是老伯这样老陈的人,在月光下看到我这般狰狞的表情,也不由得有些背脊发冷。

“想不到客观会回心转意。”

俏皮的轻笑不断在耳边回荡着,我转头直接对上一对明媚的眼眸,她似有些意外,绕着我的身周,手指在我的肩膀上滑动着,我一把抓住,依然保持着严肃,开了口:“我要买你。”

“如果客观真心要买我,那我就给你打个折。”

我扔出一个钱袋,这里面装的钱,是我几乎卖空了所有装备才换来的,大约有80多两银子。

“客观真是客气,女奴的标价才区区20两。”

“那如果我叫你杀个人呢?”

“客观此话当真。”

女人笑得更盛,一下躺倒在我的怀里。早就有防备,袖口的匕首刚刚滑出就被一个硬物顶住,左手抓向女人的脖子,却被她侧头躲开,我再想抽回手,她一个转身,已仪态端庄地立在我的面前。

“客观好身手,恕女奴唐突。”

“你到底干不干?”

“钱已收,自然会干。”

“那就走吧。”

我把后背让出来,这就会冒很大的风险,可此时只有这么做。调动起全身的感官,全神贯注地警惕着女人。

“哈哈,客观真有意思,其实您知道吗?这样的你很可爱哦。”

女人一下子抱上我的胳膊,袖口匕首刚要刺去,被她抬脚直接踢开。我只好转身打算正面迎敌,缠上来的一只脚顺着我的膝关节把我直接踩跪在地上,一双大白兔就这样和我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恼羞成怒,我使劲全身力气想把女人推开,却没想到女人并不反抗,没有心理准备的我就这样把女人给压在地上。

“客观,这样,不太好吧。”

我气得直接从地上跳起来,居然被一个npc给调戏,这游戏还能更加恶趣味吗?

女人依然偏着头,面颊红扑扑的,真是后悔,早知道就找别的npc。

“哦,照你这么描述的话,这个人头很值钱啊,我可杀不了。”

“又没要你杀。”

我拿剑顶着女人的后背,只要她再敢轻举妄动,我绝不客气。

“也就是说,我只是佯攻,你才是那个杀手?”

“可以这么理解,所以回去以后,你要教我怎么做一名刺客。”

“哼,我从来没想过,买我的人会提出这种要求。”

“我既然买了你,你就必须听我的。”

“女奴我虽然不擅长那个,可也不代表就不行啊?你这样的我看还是能驾驭的。”

“少跟我玩花头,信不信我一剑杀了你。”

“杀吧,女奴已经被你买了。主人既然想玩虐尸,我也不反对,呜呜……”

“你能不能少说一句话啊?我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主人,其实我专门学过掏耳朵的手法,您要不要试试?”

“是吗?”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来,小时候的成都行,也没研究过师傅用的是什么手法和工具,反正是挺舒服的。

“主人,我好累,都怪你,叫人家干这干那的,这么多次,人家哪吃得消啊。”

眼看就要到营地,给我整这么大个幺蛾子,只盼苏苛昕啥也没看到、啥也没听到。女人像个牛皮糖一样,怎么甩都甩不掉,不知使了什么路数,哪怕我用尽蛮力,也会被她巧妙地化解。

正焦头烂额间,面前就遇上苏苛昕了。

“好啊,抱得美人归,艳福不浅。”

听到苏苛昕的话,这下心头怒火更大,胡乱的拳脚功夫全被逼出来,女人手是松开,看着我像个街头混混在干架的摸样,饶是好笑,略一用劲飘到我身后,而后就感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幽,你醒啦。”

脖子好疼,眉头不自觉皱起来,苏苛昕见状神情更是忧愁,扶着我刚抬起的头,慢慢放下来。

“再躺一会儿吧,反正没什么事。”

这娼妇下手也忒狠了,不亏是杀手出身。不过这样也好,这个角度看苏苛昕,居然有种别样的感觉,这,这,还有这。

苏苛昕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不对,以为我要对她说话,所以一直盯着脸看,随着我的视线逐渐不规矩,她的脸唰地通红,拿袖子遮住我的视线。

“苏小姐,你的味道好香啊。”

“你,你,你在说什么啊!”

“不信你闻你的手,有点淡淡的桃花香,我很喜欢。”

“真的吗?”

“嗯,我很喜欢桃花。”

“我,我下线了,你再休息一会儿吧。”

“哦……”

背包里好像有些跌打药,不知道有没有用。

“用这个吧。”

恶毒娼妇!我不顾疼痛,赶忙从床上翻起来,手中握住一把匕首,用来防身。

“我放这了,晚上还要训练,你必须要有个良好的状态。”

这么好心,她难道是人格分裂?抓起床边的药膏闻了闻,好像就是香味,先在手上涂一点试试,一分钟,两分钟……没变化,应该算没毒吧。不管了,涂了再说。

哇,这么快就有效,我摇晃着脑袋,再也没有疼痛感,下床兴奋地翻起跟斗。

“大人,其实我觉得你更适合去给皇帝表演杂耍。”

什么,她在哪?

“大人,我在这。”

女人太过神出鬼没,现在居然正躺在我的床上,朝我挥着手。

“你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大人,你要学的多着呢。我会好好教教你,包括怎么攻略那位小妹妹。”

女人一下子贴了上来,我反感地推开她,愣愣道:“真的吗?”

她妩媚一笑,不再言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