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不是一棵树吗 > 楚雪双侠传之启序
第十九章 终究还是个玩弹弓的小屁孩
作者:水笔爱上猫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20-02-06 20:40:03 全文阅读

“游儿,我……”

这究竟是什么感觉?为什么我的心跳如此之快?看着面前扭捏模样的苏苛昕,我的脸不知不觉烫了起来。

“熊猫,你醒醒!”

哪个混犊子,所以苏苛昕到底要说啥?等我再看向面前的时候,已经是漆黑一片。在一阵被人摇动下,我抹了抹眼睛,原来是做梦啊。

“熊猫,你这么样睡觉会感冒的。”郑霄关切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只一心回味着,这个对我来说很是奇怪的梦,全然没有理会郑霄。

“熊猫,你的脸好红啊。难道,你身体不舒服?刚才还聊着天呢,怎么我们一上厕所的功夫,你就睡着了?”

“没有,没有。”脸红两字似乎一下刺激到了我略显困顿的大脑。

“哦,那你脸这么红干嘛?而且,我貌似听到你有在念叨一个人的名字啊。”

“我怎么闻到一股酸臭味啊,你说呢老师?”

“兄弟,你昨天看的哪个画师啊?梦到哪个妹子了?”

被三个大男人这么盯着,我就好似一个娇羞的小姑娘,捂着发红的面孔,不敢示人。

“唉呀,看来我们熊猫兄的内心,还是个懵懂小少年啊。”

“去去去。”

三个人打趣一会儿后,都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我们也都在摸索的阶段,不过只要你找我们,我们定会帮助你的。”

这话说的,不愧是我认得好兄弟,眼眶不住有点热热的。

“幽,你来了。”

我心里小鹿乱撞,哪能说得出话,假装眼睛痒,对着自己的眼睛揉了又揉,这一连串动作马上换来了苏苛昕的怒意。

“苏小姐,我,我去找老伯了。”

“等等,你别走啊,我还有话要对你说……”

落荒而逃的我,哪会给苏苛昕机会,跨上马儿就扬长而去。一路上,我都处于失神的状态,自己真的喜欢她吗?没错,她的确是第一个愿意陪伴自己的伙伴,可自己那般懒散,断是配不上她的。她愿意陪着我胡闹,只是她太善良了,心里说不定在怨我呢……

“喂,小子,你往哪跑呢?”

这声音好像是老伯的,我本能地拉了缰绳,这才发现自己差点跑过了头。

“小子,骑马的时候走神可是很危险的。”

“老伯教训的是。”

“别这么客套,我不讲究这些。昨天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住你们吗?”

“不知道。”

“蒙古人矫勇善战,族群间一有摩擦可能就会爆发大战,再往前走就是一些大氏族的地盘了,我不希望你惹到不必要的麻烦,这对我也没有好处。”

当老伯说到大氏族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一丝忧伤,但此时也不敢多问。

“谢老伯救命之恩。”

“我说了,你不用这样。”

“好。”

“今天,我可能教不了你什么了,这孩子好像心情有些不好。”

我现在才察觉到,老伯大包小包的都已打包好,似乎是要搬家。

“老伯,你这是?”

“最近这里不太太平,我已经挪了好几次地,但总有骑着马的在我家附近经过。”

“那我明天怎么找你呢?”

“不用找了,我搬去你们那。”

“真的吗?”我有些抑制不住地兴奋。

“年轻人就是浮躁,别吓坏孩子。”

老伯安抚着怀里缩得更紧的女孩,我有些不好意思,翻了翻背包,找出几粒糖来,捧在手上,却不知怎么给她。

“丫头,他不是坏人,以后我们都是邻居。你看,这可是好吃的,没见过吧。”

老伯随手拿了一粒,先自己咬了一口。女孩则一直盯着老伯,十分紧张的样子。见到老伯脸上的笑脸,再加上老伯的耍逗,居然好奇地想拿糖果。这下好了,老伯自然是把手上的糖果乖乖交了出来。

女孩还是有些害怕,放在手上看了又看,又抬头望向老伯,如此几个来回后,才肯用舌头舔。我不太喜欢吃很甜的东西,所以买的糖果口味应该是大众都能接受的。果不其然,女孩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尝试之下,终于出现了喜色,也不管究竟是谁给的,直接塞进嘴里,闭起眼睛享受起来。

于是没有多久,我就跨上马匹,准备回去。

“老伯,一路小心。”

“哈哈哈,好小子,快回去吧。”

小萝,呸,小孩子不亏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不管什么年龄段的、是男是女,都能被不知不觉地被治愈,现在我感觉心情好舒畅。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苏苛昕本就被我整得很懵,这下更是不解。

“我们如果有个孩子该多少啊!”

“你,你流氓!”一个巴掌结结实实打在我的脸上。

我脑子先是一嗡,转而回想起自己随口的一句话,确实会被人误解,脸上不由得火辣辣地烫起来。

“对不起,我,我,今天,老伯的那女孩愿意吃我给的糖果了,所以我一下有些得意忘形了。你不要误会,我没有那种意思。”

苏苛昕没有回答,我也不敢看她,两根食指不自主地打起架,心里一想到刚才的口无遮拦,真是羞得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今天,就这样吧。npc的事我打点得差不多了,有空和你介绍一下吧,我走了。”

“嗯。”

心跳好快!下线后,发现自己后背已经完全湿透。洗漱完后,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也不知几点才睡着的。

“老伯,我,我好困啊。哈……啊。”

“小子,这么没毅力啊,第一天就这样了?”

“不是,昨天我好像失眠,哈……啊。”

“失眠?想女伴了?”

老伯眼光何等老辣,我一慌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好了,专心练习,你必须得掌握拉弓的稳定性,不然怎么伏击敌人。”

“老伯,你倒是和我说说以前的事呗,像你这般的英雄豪杰,年轻的时候一定很风光吧。”

敢揭我短,npc,你活腻了!

“专心练习,不然再加十分钟。”

“别,别,别,我不说了。”

心里却是一直骂着他小气鬼。

我整个人摊在地上,甩了甩略显酸痛的手臂,怨恨地看着面前的老伯。

“好了,休息时间结束,正式开始今天的打猎。”

“啊?不是吧!”

“你就是把长生天喊动了,我也不会仁慈的。”

“你女伴的晚餐可指望着你哦!”

“切,我们不吃都可以。”

“那如果,你今天收获颇丰,你的女伴会有什么反应?”

“死老头,只会使唤人。”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可是异常诚实的。捡起被我扔在地上的弓,背在身上,翻身上马,等待老伯的命令。

“现在也不指望你去打什么大型动物了,碰上狼啊什么的,也不好办。这附近我找到过一个旱獭洞,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说完,一夹马腹,老伯当先冲了出去,而后不管我怎么使劲马儿再也跟不上去,只好无奈地看着老伯的背影。不得不感叹,老伯的骑术异常高超。

“把马栓好,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事到如今,我也不再不服气了,不过要论射击,我可是不会甘拜下风的。

旱獭生性胆小,一旦发现危险会躲在洞中不出。不过多半打猎不都讲求一击必杀,这也没什么可说的。借着灌木丛的庇护,我横架着手中长弓,从箭袋中抽出一支,拉满了弓弦。

不知是不是我们过来的动静被它们察觉,好久都没有旱獭出来。老伯一直凝视着目标,好似一个木头人。一直用余光去观察实在太累,很快我又把注意力放回来,学着老伯的样子,耐心地等待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晃动的胡须率先探出洞口,旱獭要出来了!扒着双手的旱獭“磨蹭”着,好容易把头露出来,还要机警地观察四周。

老伯关照过我,要等旱獭走出洞口,在没被发现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让旱獭远离自己的藏身处。这也能理解,箭矢虽快,但不是发射后立马能击中目标,万一旱獭把地面当掩体咋办?

所以当下,我不敢贸然行动,任凭手部的不适,极力地稳住姿势,保持相对静止。

旱獭一边闻着味道找食物,一边抬头看着周围,这么三心二意,属实不易。随着这只旱獭的接近,我连手指都不敢活动,呼吸似乎也减弱许多。

一看时机差不多,我居然有些沉不住气,试图去修正弓的方向,结果引起了很轻的摩擦树叶声,旱獭很快紧张起来,似要转身离开。败露是迟早的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迅速预判了旱獭的走位,在简短的调整后,就嗖地射出。老伯率先跳出灌木,抓着已死的旱獭对着我笑了笑,看来是成了。

其他旱獭纷纷落荒而逃,但这已经不用在乎。太阳西斜,我们骑着马儿,慢慢地在往营地赶。

“小子,假以时日,你定会成为一名射箭能手。但你不要骄傲,你的耐心依然没合格,光有高超的射击技巧是没有用的。”

听到老伯的指点,我很欣然地点头答应,心里莫名浮现出苏苛昕的笑脸,斗志不由得又燃了几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