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理智减半
作者:稿啸  |  字数:2575  |  更新时间:2020-01-23 18:18:01 全文阅读

火蛇见他们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甚觉搞笑,冷哼一声,说道:“嘿嘿……!怎么了,不开心吗?”

“岂敢!”水螈立即回道。

“来,笑一个给我看看。”火蛇鄙薄地说道。

水螈的人咬牙切齿后,马上换上喜上眉梢之色。火蛇见了,嘿嘿一笑,随后东游西逛,完全不把他们当一回事。

一会后,火蛇带着人遁离齐柘山。水螈再也忍不住怒火,带领众人去凌瓦潭找独狼算账。

当他们遁到凌瓦潭却身陷埋伏,暗骂大势不妙,急忙撤退,独狼的人马边嘲笑水螈的愚蠢,边向陷阱攻击。

当水螈等人再一次返回到齐柘山时,众人已是狼狈不堪,损耗大量的魂器,特别是铠甲与符器。

水螈让手下们仔细清点,发现魂器损失过半,这是掏他的心,挖他的肺,痛得他要命啊!

正在这时,又有一人前来禀报:“大事不好了,刚才我得到消息,独狼对外宣称,已重伤我们!”

“很好!非常地好!我们就在这等他们攻上来!”水螈怒道。

几个时候后,齐柘山下聚集上万魂修,有散修、狠人、狡黠之人。

他们都是得知水螈被独狼重创后赶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看能不能趁火打劫,或说捡一下便宜。

云集的人多了,定有人怂恿他人攻击,当有一人攻击时,其他人了借机出暗招。几波佯攻,不见奇效。众人商讨一番,狠狠出了几招,却破不了护山大阵。

“不会吧,就打几下,就不打了!接着出手啊!”

“要不,大家一起来发力!哈哈,砸碎齐柘山!”

“快一点啊,山里可是有海量的下品级厝黑石啊!要知道水螈已重伤,机会难得啊!”

……

随后,众魂修向齐柘山又攻击了几次,但这样的攻击不痒不痛。

之后,他们相互使计,撺掇他人冲上山,让愚蠢之人下狠手,让不怕死的人出绝招,这样别有用心之人就能白捡好处。

但桓以地府星那有什么愚蠢之人,他们见势头已过,再逗留可能被水螈记恨,因此当有一人找借口撤离时,众魂修也纷纷遁离。

不过,众魂修临走时,却在齐柘山周围留下大量的恶心弹。

他们感觉白费力气来了一回,什么东西都没得到,水螈太可恶了,便趁机留下一点礼物给吝啬鬼。

他们都知道,这么多人一起来,大家都留下恶心弹,水螈有气,却无处撒!

等山下的魂修走光后,水螈等人看见漫山遍野的恶心弹,气得他们七窍冒烟。

在魂法中,有一部功法叫《固灵术》,可将大量的法力封印起来,炼制成一触即爆的灵力弹,其可远掷投击向他人,众人又取名固灵弹。

但其效果却华而不实,雷声大,雨点小。

其因固灵弹爆裂时,法力向四周攻击,无法给对手致命一击,只会白白浪费苦修得来的法力。

有一些天才魂修突发奇想,将其固灵弹埋到地上,踏中即爆,中者断一腿,但对于魂修来说只是小伤而已,可中伏之人却气得不轻。

也有些魂修将固灵弹扔到人群中,伤一大群人,或说是气死一群人。

因为固灵弹在激发后,实在过于分散了,根本就杀不死人,但却把人恶心到要死,后来众人取名恶心弹。

这恶心弹,又经无数牛人改进,在激发埋放后无法再收取。

只要有一丁点法力波动,立即爆炸,炸不死人,弹灰却黑人嘴脸,而且地上还留一漂亮大坑,似乎在炫耀着恶心弹到此一游。

因此水螈等人压根没有办法清理,一来实在太多,二来不小心引爆一颗就会连锁反应,必将山门炸个稀烂,虽然并不伤他们分毫,却变相讥讽得很。

水螈一群人立在半空中,忙着讨论如此处理众魂修故意留的恶心弹。

“不清理不行啊!万一不小心引爆就麻烦了。”

“要不直接引爆,之后再填平弹坑。”

“这样是不是太丢脸了。”

“有没有办法挖出来呢?”

“如何挖呢?”

“欺人太甚!”

“这群王八蛋!莫要给老子逮着,不然非剥皮抽筋!”

“将他们的狗头砍下来,炼制成恶心弹!”

“若是我擒到他们,就让他们将所有的恶心弹吞了!”

“丢尽面喽!”

……

正在他们商量时,一男一女从他们的头顶遁过,他们见两个竟然敢肆无忌惮地从齐柘山上方遁过,简直就是踩着他们的头飞过。

这让他们如何受得了,特别是他们刚刚被一群魂修欺侮过,山门前大量的固灵弹实在让他们火冒三丈。

他们怀疑,那两人是故意前来羞辱他们!蔑视他们!欺人太甚!他们的尊严被别人摁在地上践踏!

若是他们被两个踩面而过,那还有脸面留下在齐柘山,更无资格称王称霸。

这几天,他们受的窝囊气实在太多了!

独狼冤枉他们,并设计坑害他们。

火蛇蔑视他们,公然搜齐柘山!

权台撺掇众魂修围攻齐柘山,还留下大量的恶心弹!

“太嚣张了!”

“气死我了!”

“追上去,杀了他们!”

“擒下他们,让他们将所有的恶心弹吞了!”

“对!”

“杀!”

怒气冲天的水螈带领众人追了上去,水螈察觉男修的实力深不可测,但女修与他同阶,却不拿正眼瞧他,立即就火了!

水螈怎么说是四阶魂修,虽然仅是刚晋级的,但也不是随便一个人能给他眼色瞧的!重要的是无视他!

水螈火气一来,理智立马掉半。

若是平时,他见到那男修,定会有所顾虑,因为瞧不出对方的深浅。

这说明有两种可能,其一对方实力高深,非他可窥探。其二对方修炼特殊的功法,属于有特殊机遇的人。

无论是那一种情况,他都得小心应对,平时他都会尽量避开这一类人。

可是,水螈一火,心就乱,乱了就发癫,癫起来就不要命!收起浮铁刀,施展《落霞剑诀》,瞬间二把落霞剑激向那蔑视他的女修。

“凝!”

那女修冷冷看了一眼水螈后,右手轻抬,娇喝道。

瞬间,她的前方就出现一层护光。

水螈只见不久从天武阁购买的落霞剑,击中对方的护光后直接弹了回来,骇然之极,自己的魂器竟然攻不破以法凝成的盾!毫无疑问,高手!

“去!”

那女修施展手诀,轻喝道。

水螈只见一白光从女修右手闪出,瞬间从他眼前掠过,下身一麻,低头一瞧,见双腿已离身!

哎!

正在这时,那女修听到一声叹,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男修,只见那男修笑笑不语。

她瞠了那男修一眼,怪他多事,再回头,只见两条狗腿向下坠落着。

旁边的男修见那两条狗腿在半空飘荡着,甚觉搞笑,便笑了起来,那女修也不看他,继续向前遁去。

那男修大笑一声,紧随其后。

逃亡到半路的水螈等人,发现两杀神已遁远,才把惊魂未定的心安下。

“老大,你那两条腿,要去捡回来吗?”

“那两杀神为何跑到荒山野领呢?会不会是来寻宝的!”

“我瞧他们神情郁闷不欢,估计是来杀人多一点。”

“幸好我们弱得让他们瞧不上眼,不然就死翘翘喽!”

……

下方的人迅速交流起来,水螈却没有说一句,因为他的胆都吓破了,此时还没有回过神来。

当水螈回神后,暗暗想到,那女修似乎并没有杀心,否则他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

他很是不明白,为什么同样四阶的魂修,相差竟如此悬殊。

“莫非她不是四阶?”

水螈本来以为自己晋阶四阶后,在周围已难逢敌手,可一手遮天,结果差一点被别人一招取了狗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