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小鬼捉阎王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蠢狗画像
作者:稿啸  |  字数:2584  |  更新时间:2020-05-18 10:36:27 全文阅读

桓以时间零年零月十八日,无论是龙泉台或是远岸镇,又或是原碑镇,周围都粘贴满罗葆帅气的画像。

这些画像使罗葆的形象人人皆知,众人祈望!他们对罗葆那真是望眼欲穿,祈盼能尽早相遇。

在远岸镇外,某一墙头上,粘贴着罗葆漂亮的画像。

画中,立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剑尖向上,剑光四溢,剑尖刺着罗葆的头颅。

画最下方有一行字,悬赏一千块下品魂石,收此狗头!

在原碑街外,某一屋墙角,粘贴着罗葆漂亮的画像。

画中,罗葆作穷凶极恶之态,嘴角点血,做扑向画中一只楚楚可怜的小鸟,他的身后有一堆骸骨,遍地乱羽。

画最下方有一行字,发现疯狗一条,悬赏一千块下品魂石,将其打死!

在龙泉台外,某段石栏上,粘贴着罗葆漂亮的画像。

画中,罗葆四肢着地,如狗一般趴伏在地上。

嘴叨一块骨头,作谄媚之态,扮摇头摆尾,装乞怜之势。一条黑链锁着他的脖子,铁链另头则是一只手。画左下角有一个破碗,碗中盛碎骨。

画最下方有一行字,本人走失看门蠢狗一条,悬赏一千块下品魂石缉拿!

每个经过的人都细细查看,某一些人,迅速记下,兴奋离开。

两个脸带面甲的人停在画前,一人十分开心地将画像凝下,保存好,对旁边的人笑道:“一定要保存好,等见到他时,给他瞧瞧自己的狗像!”

两人笑着离开,向远岸街遁去时,只要发现不同的画像,都会停下来,逐一记下。

遁到远岸镇时,两人迅速将货物摆好。

突然,钱光闪过瘦虎的双眼。

“我想到无本生财之道!”瘦虎激动地说,“一会你来卖材料,我炼制一些画像。”

“生财之道?”马拉不解。

“你来招呼客人,一会你就知道了。”瘦虎说完就带着大筐离开摆摊区,到不远处收集材料。

一会,背着材料返回摊档,迅速炼制马拉收集到的画像,但下面的字改了一下。

他炼制出一百幅画,立即摆到摊档上。马拉见到画像,对瘦虎的仰慕拔地而起,直通天际。

“卖恶狗像哩!放在家门可以吓人,挂在树上可退贼,一块下品魂石一张嘞!”

“卖蠢狗像哩!你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卖了还得一千块下品魂石嘞!”

……

马拉激动万分地推销着罗葆的画像,购买的人络绎不绝,一会儿功夫,百张画像就被抢夺一空。

没有办法,瘦虎把罗葆的神情,绘得栩栩如生,如跃然纸上,就连通缉画都望尘莫及!

“奸商,快炼制呀,没了!”马拉催促道。

“好!”瘦虎见马拉收魂石,收到手软,立即炼制。

一会后,他发现材料都不够了,直接用泥土炼制,但他们一样不嫌弃,谁叫他炼制的画像如此传神呢。

瘦虎还把罗葆的画像增加了许多款式,如呆狗像、癫狗像、狂狗像等等。每出一款画像,都会引来是一波疯抢。

不久,旁边的人也发现生财之道,立马转业,炼制起罗葆的画像。紧接着,半条街都在叫卖罗葆的画像。

不稍多久,草丛上,树头下,屋前房后,都是罗葆的狗像。

他们挂上狗像,时不时张望有没有人打上门来。若是有,他们希望那人就是画中的蠢狗,这样就可以捉去领赏。

而地星人则将罗葆的画像收藏起来,偶尔拿来瞻仰一番,他们对罗葆已是无比地崇拜!

某座山下的一处地下室内,左边悬挂罗葆的狗像,右边悬挂火焰的帅气像。中间是一赌桌,他们在赌火焰几天后捉到蠢狗!

但他们之中却无地星人,主要是竑星人与圻星人。而火焰也参与其中,加赌注后便将所有的人马派遣出去搜寻蠢狗。

当他们经过远岸镇时,就会在瘦虎的摊档购买罗葆的画像!

马拉立即推销起来,将一套罗葆的画像拿在手上,展示给他们看。每当有人买下,立即祝他们早日擒下该死的罗葆。

马拉见他们走远,催促奸商快快炼制,货不够了!

“发了!”瘦虎激动地说道。

“发横财了!”马拉叫道。

有人喜有人愁,特别是齐柘山的水螈。刚送走一批人,又来了一批。

“水螈啊!你我相识近百年,我缺少什么想必你也知道,特来讨要几块下品级厝黑石。”

“我只要一块,炼制一面盾,用来保护魂海!”

“哎,我的剑断了,可是穷啊,水螈你得帮我呀!”

“我可不像他们声声说要,我只借一点,用来炼制一套好一点的厝岩甲就行了。他日我定回报于你,你看如何?”

“哈哈,这样吧,我出大价钱买二块,不能再说没有了,我急需呀。”

“水螈啊,你知道我穷困潦倒,所以我可没有魂石给你,但下品级厝黑石可不能不送我呀。”

“上一次我与你去猎杀赤岩兽,你是知道的,我的铠甲与武器都毁了,到现在还没有着落哩。”

……

周围的人不断向水螈索要厝黑石,他不给就亮交情,可是他一句话也不敢接,只能静静地听着。

虽然他想发火,却火不起来,因为都是老相认。

这些人中,有还帮过他大忙的,有多次合作过的,有相交甚深的,有一起出生入死的,甚至有救过他的。

若是有,他定毫不犹豫拿出来,分给众人,可是他半块也没有。准确地说,他压根就没有见过那批厝黑石

想到截货之人,顿时心火冒万丈,但此时的他,只能将怒火死死地摁到心底,不敢显露丝毫,恐生误会。

虽然怒火中烧,但依然陪坐陪笑,久久歉意地说一句:“诸位,我真没有得权台的厝黑石,一块都没有呀。”

“当时权台借机遁走,我去追杀。返回仓库时,已是空荡荡,一块都没有得!诸位,请相信我。”

他们一听,头一低,暗叹所谓的交情也不过如此。

“水螈,你的表情出卖你了。”

“发横发了,恼我们喽!”

“叹,真没有嘛?那我先走了。”

“好吧!既然你都说没有,那我就信你吧,先走了。”

“我也不打扰了。”

“过几天我再找你。”

……

部分人受不了水螈那古怪的表情,纷纷告辞。

“哈哈,水螈啊,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拿出一点来了吧,我定不向外声张,我用老脸担保!”

“就我们几个人了,你真不打算拿几块出来?”

“你这样可不行呀。”

……

剩下的十几人见水螈依然用借口推脱,十分不满,纷纷告辞,迅速遁离齐柘山。

最后的二人见人不多了,便磨吱起来,但始终磨不破水螈,也带着恼色离开。

水螈见好友或有来往的人悻悻离去,却无法阻拦,更没办法解释,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遏制,一下就窜了出来!

“好你个独狼,明知道我没有得手,却满口胡言!”

“说什么去到时,仓库已搬空,周围只有我的人。把假的说得真的,让众人猜疑我!”

“权台啊!你最好日夜祈祷,莫被我逮到才好!”

突然,一人慌里慌张遁了进来,说道:“不好了,阎王山的火蛇来了!”

水螈马上收怒放喜,准备出门迎接,刚踮起脚尖,却见火蛇带着一群人遁进大堂。

火蛇瞥了一眼水螈,轻蔑地说道:“迎接就算了,我亲自来,那批下品级厝黑石我要了。”

“我对天发誓,我半块没得,否则不得好死,请你相信我。”水螈立马谦逊地说道。

“我查一下齐柘山。”火蛇无可置辩地说道。

水螈见到火蛇的人迅速遁入齐柘山,却不敢吱一声,这是无声的嘲讽,这是光明正大的蔑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