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侠客仗剑行 > 少年游
第一章 少年游
作者:奥特曼爱上小怪兽  |  字数:2145  |  更新时间:2020-03-11 15:03:45 全文阅读

天底下的山到底是一样的,人也一样。江湖来来往往,前途渺渺呦。说书人缓缓说道,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旁边小姑娘的琵琶声也渐渐停歇。“呦,老头,没想到你还走过江湖。来,来,来,给爷说说你走江湖的事,说好了,爷有赏"一大汉在台下喝着酒,粗声粗气的说道。

说书人弯着腰说:“哪敢,哪敢,小老儿哪有那胆子,不像豪侠你,见多识广,行侠仗义"说罢,干笑了几声。大汉看来吃这套,也便不计较了,赏了几个钱。

好,老人一拍醒木,啪的一声。噪杂声骤歇。老人喝口茶。“言归正传,小老儿就接着说那剑门遗事,还请各位大侠赏几个吃饭钱,让小老儿能喝几口老酒”“那剑门地处剑州,号称剑冠大肃。可谓剑客满门,不曾想,甲子前不知怎的惹了朝廷,招来屠门之祸,哎,当真可惜”那大汉又说道“他妈的,老头,少废话,快讲”。“嘻嘻,前言少叙。说那众人围杀剑门宗主李清白。李清白了不得呀,江湖第一人,传说入了那十三层楼,剑术极高,人称剑仙谪世。凭三尺青锋硬生生扛十大高手围杀,更硬杀其中三人,使出了那飞剑之术,可谓惊世,斩天一剑也成绝响。传闻,那一剑生生把剑门主峰抹平,其他七人皆重伤,李清白剑断人亡,剑门从此灭门,只余阿猫阿狗三两只矣,可惜,可惜”。啪,老头一拍醒木,轰隆一声惊雷,春天的雨落了下来。

溪水镇是个小镇,得名于镇外小溪,溪水清澈,常年不断。镇中最繁华不过是宝禄街,街上有间芙蓉客栈。雨珠拍在地上,哗哗做响也掩不住里面的吵闹声。

“他妈的,老头,你就继续编”

“骗老子没走过江湖,你吹,老子走江湖的时候,你还在,还在…”说话的年轻人又说不出来,涨红了脸。众人看了看老头的白发,又瞧了瞧年轻人的红脸,大笑起来。

白衣少年牵着马推开门,开门的吱呀声压过了喧闹声,众人盯着少年,少年摘下斗笠,笑了笑。小二连忙上前牵马去马厩,另一小厮说道:“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住店,不过先上壶好酒,淋了些雨驱驱寒”“好着呢,保您满意"说着跑去后厨。少年在角落寻了个位置坐下,把剑从腰上取下放在桌上,还有些单薄的行李。酒不一会儿就上来了,众人也继续说着喝着,说着那不知从何处听来的江湖轶事,说书人下台来桌前讨赏钱,一桌桌的腆着笑走来,琵琶姑娘跟在后头怯怯的,完全没有了台上的英气,说书人走到少年桌前。

“公子,赏几个吃饭钱,人在江湖,多多关照,多多关照”少年取了三两银子放在那碗中,说书人双眼一亮,赶忙把钱藏在怀里。嘻嘻笑了几声道:“谢谢公子,看公子气宇轩昂,前途光明,必是人中龙风。

“得,您饶了我吧”少年摆了摆手笑着道。“不介意的话坐下一起喝几杯,”又朝小二道:“,小二,再来几个下酒菜和几个碗碟”小二应声而去。

“怎么好意思,怎么好意思”说着已经坐下,小姑娘跟着坐下,坐在剑附近,痴痴的看着。

“公子打哪来?往哪去?看公子这番打扮也是走江湖的”老人说道

“嗯,正是,初入江湖,还请前辈多多指教”少年把话题一转,老人也知趣,不再问,喝了口酒:“公子初入江湖就穿白衣,许是听书听多了,以为潇洒的紧,嘻嘻,行走江湖,哪能穿白,风吹日晒的再来了打斗,那白的也成了黑,走江湖啊,须黑着点呦”老人颇有几分自得说着。少年的白衣早已惹尽尘埃,不复原样。少年低头看了看,尴尬的笑了笑。

“丫头”老人轻喝一声,小姑娘忙把摸剑的手抽了回来,低下头扯着衣角。少年说着,无妨,无妨。剑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无名铁匠打造,要价三十两。削铁如泥称不上,防身绰绰有余。“公子,对不住了,孩子小不懂事。谢公子招待了,雨也要停了,我们该走了,就不叨扰了。公子行走江湖,切记小心,不可轻信他人”老人站起身抱拳相谢,拉着小姑娘出了门,少年提剑在门口相送,最后抱剑靠门而立目送爷孙两人,小姑娘回头朝他一笑,他扮了个鬼脸,小姑娘的笑声如银铃回荡在街上。雨停,天黑了,灯火便亮了起来。

“公子,还在这站多久,可别让客人瞧见,以为来寻仇呢”酥软的声音传来。少年回过神,只见妇人站在旁边笑着,打量着他。妇人面容倒也普通,只不过有两只凶物傲然挺立着,颇为让人惊艳。“公子”少年抬头不再盯着那两只凶物,神情有些羞赧。

“老板娘,下来了,奶奶的,不来老子这去小白脸那,怎的?瞧不上我们大家伙吗?”那汉子又大喊道,众人应和着,就是,就是。

那妇人忙扭动着腰肢,说着“哪敢,哪敢”便走了过去,和他们插诨打科,汉子们不是盯着那凶物,就是拍拍那翘臀,说些荤话。看老板娘许是见惯了,如鱼得水。

少年叫小二带他回房,又吩咐打水洗澡,毕竟那白衣太脏了。少年看着白衣,笑了笑,江湖雏鸟,还真以为是那白衣剑仙,潇洒来,逍遥去。

少年洗过澡后躺在床上,剑放在身旁。想着一些过去的事,难以入眠。

少年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小镇,有个古怪的爹,娘老早就去世了。爹每天要他练剑,起早贪黑的练。每天除了练剑,写字,就是练剑,练剑,剑是他的一切,直到爹的突然死去,还说了些古怪的话,让他拿着信物去投靠故人。他把爹埋了,买了剑和马,就上路了。一路上迷了路,摔了马,饿了肚子,吃尽了走江湖的苦,最后到了这里,不过,爹的话他一直想不明白,也不太愿想,可也挥之不去。

走江湖,难呦,难呦,他妈的,狗日的江湖。少年说完睡着了。

少年姓李,名山水,是一名初入江湖的侠客,大肃青州源县槐镇人氏,年十六,练剑十载,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唯有一剑。

少年游,足风流,侠气重,剑意长,斩尽天下不平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