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侠客仗剑行 > 少年游
第二章 小溪
作者:奥特曼爱上小怪兽  |  字数:2967  |  更新时间:2020-01-07 18:51:04 全文阅读

春雨过后,一番新绿。李山水在客栈院内缓缓练剑,说是练剑倒不如是耍剑。李山水慢悠悠挥着剑,左一下,右一下,要刺那片落下的绿叶,绿叶随着春风飞动,李山水总差一点点方才刺中,一只黄鸟在树上看着,有气无力的叫着。李山水干脆收剑入鞘,一脚踹树,雨滴如幕而落下,浇了个落汤鸡,鸟飞青天,撒下一坨热屎。李山水朝天骂了声娘,向房间走去。

咯咯咯,笑声从后面传来。李山水回头望去,老板娘挺着那凶物许许走来,那两座大山好像一不小心就呈现真容:“好剑法,好剑法,没想到公子不仅人长的俊,剑也使得好。我再年轻二十岁,可就投怀送抱了”妇人带着笑意说道。

李山水整了整衣衫,笑道:“姐姐谬赞了,我何德何能,不过是小有成就,小有成就”

妇人听着那声姐姐,眼中又多了几分笑意:“油嘴滑舌,不知以后会祸害多少女子,怎的,还在这傻站着干啥,还没看够吗?回房换套衣衫去”

李山水收回投胸目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头上楼梯回房去。

妇人忽是临起起意,又说道:“公子若是想看个够,不妨来奴家闺房”少年听完在楼梯上踉跄一步,差点摔倒,连忙落慌而逃。妇人看着这场面,又笑了起来。

李山水背靠着门,大口呼着气,喃喃道:“女人当真比剑还厉害啊,爹果然没骗我,行走江湖小心女人,当真是大胸之物”

李山水换了套衣衫,腰悬长剑,买了几个肉包子,边走边吃朝镇外走去。

镇子之外并无什么奇特景色,几座小山,一条涓涓细溪,溪水镇亦得名于此,溪水清澈,鹅卵石洒落其间,形状各异,纹落深浅也不同。李山水脱了鞋子,浸入水中,虽是春天,仍有寒意,不过到底是练武之人,底子也是有一些的。李山水拔剑出鞘,一剑一剑的斩在溪中。古人云:“抽刀断水水更流,我这拔剑断水它也流,听人说,有那大高手一刀既可让那大江断流,不知那是怎的境界,唉,愁啦”说罢弯下腰,捡了几颗鹅卵石。水的冲刷让石子显得颇为光滑,李山水把剑在上面缓缓磨着,发出刺耳的沙沙声。几条细鱼从他面前游过,他却不知该走向何处。“不如听父亲的,去青州城找那个人?”李山水摇了摇头,坐在溪边,拿剑磨石子,脚在水中摆来摆去。

“公子有心事?”客栈老板娘不知何时来到溪边。

“老板娘咋过来了?莫不是真看上我了?”李山水玩笑道

老板娘咯咯咯的笑着,把手帕轻轻摆着“登徒子,老娘这岁数都能当你娘了,还想着吃豆腐”言罢用细长的手指戳了戳李山水的额头,又道“我无意跟踪公子,我郁闷时常常来这儿散心,恰巧碰着了公子,还请公子见谅”“公子有心事不妨说说看"

李山水把剑合鞘,把玩着几个石子,缓缓道:“还没请教老板娘的姓氏,真是唐突”

“陈芙蓉"

“啧啧啧,听人家说芙蓉客栈有二绝,一是那芙蓉佳酿,二则是那芙蓉两团白,有幸,有幸”李山水玩味道。

“公子就别取笑奴家了,不过是镇上无赖闲汉们开的玩笑罢了”许是说话急了,那两团白颤动着,煞是好看。

“公子可以说说你的事了,莫要取笑我了”

“在下王峰,初入江湖”

陈芙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脱下鞋子,把脚浸入溪水中,踩着石子直作响。“公子说说你的心事吧,愁眉苦脸的,哪像个少年郎”

李山水继续往上扔着石子,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只不过是在想要不要去见一个人,见了的话可能又要做一些什么,背负些什么,也不知道对不对”

“公子心中可有答案了,其实公子走到了这,早就有了答案,背负些东西又有什么,男儿生于天地间,不担些什么,算什么男人”老板娘说完仰起头,今天的天很蓝。

陈芙蓉叹了口气:“公子可愿听我说个故事”

“好”

“我以前也走过江湖,走的虽不远,到底是见过了风景,也碰到了些侠客。更遇见了我的夫君,我俩一路的走,本事不高,也亏是运气好,没碰上啥危险,后来夫君惹上了一伙人,我和夫君逃了,但他重伤最后病死,我们的儿子也被杀了”陈芙蓉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李山水停下丢石子,默不作声。“我说这些不是劝公子不要走江湖,江湖虽险恶,但也好的,不然我也不会遇见我相公,那段岁月我终生难忘”陈芙蓉拿手绢擦了擦脸:“公子可能又要问,怎么不报仇,人家势大,我一弱女子怎么打的过。更何况那户人家惹了更大的仇家,被灭了门”“公子人生无再少,年纪轻轻,不走趟江湖,白活一遭”陈芙蓉说完弯腰捡起几颗石子。

“老板娘为何对我说这些”

陈芙蓉抬手摸了摸李山水的脸:“如果我的儿子没死,或许也如你一般大了”手顺着下颌线摸到臂膀,忽而用力一搂,抱住李山水,李山水的头躺在那受小镇闲汉尤为垂涎的凶物之间,胸有沟壑,果不其然。李山水受此一遭,脑子一闷,不知是进还是退,上面传来了轻轻的抽泣声,李山水只能好好躺着,享受着这番温软,心中五味杂陈,他决定去青州城看看,看看总无妨,大不了再回来。

陈芙蓉过了会,镇定了下来,连忙一推,差点把李山水推入溪中,两腮如桃花般,李山水也红着脸,不知是羞的还是闷的。不过他兄弟倒是不赖,杵着枪,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小子。陈芙蓉瞧了一眼又别过头去,李山水忙捂住裆下,运气,镇定下来。

空气沉默了会,陈芙蓉的声音刺破寂静:“希望公子不要介意,一时情难自已,还望公子见谅”

李山水故作镇定道:“无事,无事”

“不知公子可有答案了”“有了”

“公子是私逃出来的?可是为了逃避婚约?看公子装束是大户人家”陈芙蓉轻声说着

“不是,只是想出来走走,看看江湖”

陈芙蓉理了理鬓角:“公子如今几境了,王公子奴家无意冒免”江湖上随便问人境界是大忌。

“三境”李山水踢了踢水波,漫不经心

陈芙蓉笑了笑:“公子年纪不大,境界倒不低,还说不是大户人家”

李山水苦笑了几声,没有做答。站在溪中,开始捕鱼:“快中午了,老板娘饿了吧,中午我请客,吃烤鱼”李山水拿着剑,看着鱼便刺,鱼儿灵活,半天才刺中两只,他第一次,尚不熟悉。

陈芙蓉已经生好了火,就等着鱼上架了,看了看李山水手中的鱼,笑了笑道:“王公子,还是我来吧”说着拿起几粒石子,手腕一转,把石子一扔溪中,砰的一声,水花四溅,李山水的衣衫又湿透了,鱼被砸死过去浮在水面,李山水讶异的看了看老板娘,然后捡鱼上岸。陈芙蓉去鳞破腹,手法老道,放在火上慢慢烤着。不一会儿,鱼香四溢。

“公子,我也是走过江湖的,一个弱女子不练几手,哪成啊”陈芙蓉笑道。

李山水吃着鱼,沉默不语。

“鱼很香,老板娘是行家呀,看来不止藏了一手”李山水轻声说着。

陈芙蓉小口小口吃着:“公子不生气了?”

“哪来的气,只不过刚走江湖,看着老板娘,才知道不能小瞧了人,有些妄自尊大了”李山水喃喃道。

陈芙蓉望着天,白云悠悠:“公子如果真的要走江湖,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好,姐姐多少境了,嘿嘿”

陈芙蓉用手指了下李山水的额头道:“五境了,这辈子是没指望再向上走走了”说完叹了口气

“姐姐境界蛮高了,哪像我,小小三境,愁啦”李山水躺着看白云慢慢走着:“陈老板,如果可以,我想认你做我干妈,行吗”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李山水在她的怀抱中感受到了那远逝的温暖。

“不行”李山水听后愁眉苦脸正打算说话,陈芙蓉又忙说:“小兔崽子,一声声的叫着姐姐,临了又认干妈,老娘有那么老,老娘可是溪水镇一枝花,怎的,嫌老娘老?不占你便宜,认你做我弟弟”

李山水搓着手,在旁边干笑着道:“姐姐”

“哎”

陈芙蓉转过头,眼睛进了沙子,背对着他说:“明天你就走了,是吧”

“嗯”

“明天我送你,帮你准备点小礼物”

“嘿嘿,这怎么好意思”

“今天的云真白呀”

“是呀,像两团大白馒头”

.......................................

溪水潺潺,明日流于江湖之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