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出人头地 > 正文
第3章 男人必须出人头地
作者:荒唐镜  |  字数:5050  |  更新时间:2019-12-01 21:34:19 全文阅读

夜晚,星光点点,王昊躺在院子里,双眼发呆的看着满天繁星。

“二胖,你说江韵这么单纯的女孩儿怎么也跟着大款跑了啊,我对她那么好。”

“江韵肚子疼,你给她熬得是红糖水,买的是暖宝,有钱人则是直接带她去医院给她治好,明白了吧。”二胖缓缓站起身说道:“昊哥,我知道这会你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我先走了,明儿再来看你。”

五分钟以后,院子里的王昊哭的像个孩子。

院墙外的二胖并没有走,也跟着哭了起来,他很心疼自己的兄弟,低头抽着烟不说话。

不远处,一辆奔驰轿车安静的停在那里。

江韵坐在副驾驶,好看的巧眉微微一皱,心疼的看着这一幕,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嗯,他的父母很早就死了,欠了银行一百多万,无力偿还,只留下这间破房子,本来想拿去拍卖的,但我让给拦住了,房子卖了,他就真得睡天桥了。”

这话秦志杰就在吹牛了,之前银行想要强制收他的房子,王昊差点跟人拼命,愣是在相关部门门口躺了三天三夜,哪怕是下暴雨,王昊也没走,他就不信凭什么父母欠的账,要他还,再者说,王昊不是不还,他是听说这房子最近可能要拆迁,必须得等一等,万一真的拆迁,别说一百万,就是两百万也能还得起。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就是不拆迁,王昊也不可能卖掉老房子,这是他父母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最后王昊跟警察还有银行协议,这钱慢慢还,毕竟这还是一个讲理的社会。

接着秦志杰又添油加醋的说:“过阵子可能要抓王昊进去蹲,韵儿,对他放弃吧,现在的他根本配不上你,除了银行在找他,个人贷款的人也在找他,时不时就有一些人上门要债,跟他在一起睡觉都睡不安稳,这种人你还是离他远点吧,免得受牵连,他现在满嘴都是谎话,一句都不能信的,你要是跟他走的近了,万一哪天管你借钱,你可怎么整,记住啊,千万不能借,他根本没偿还的能力。”

“怪不得。”江韵嘟囔一句。

“怪不得什么?”

“没什么,走吧。”江韵忽然响起那会刚上大学的时候,王昊的身上隔三差五的就出现伤痕,那时候的江韵以为王昊是惹事打架了,现在想来可能是那些要账的人揍的。

王昊父母出事以后,所有的情况王昊都是瞒着江韵的,她一无所知,当时的王昊还骗她是跟家里做生意,赚了些钱供她上学,哪曾想那都是王昊用命换来的钱,直到后来去了国外读书,方才无意间听到恬恬说起过这件事……

哭过之后的王昊膀胱传来一阵尿意,爬到围墙之上,一边尿尿一边看向天空,忽然升起一股豪迈之情,仰天长啸:“老子以后一定要很有钱很有钱很有钱!!!”

“大哥,你特么有钱就有钱呗,往我头上尿尿干啥,艹!”二胖捂着脑瓜子,狼哇的从墙下窜出来。

……

次日,凌晨五点。

王昊便已离开家中,他想做点生意,书上的说,只有创业才能改变人生!光靠打工是行不动的,可现在手里真的一分钱都没有,只好想办法去管别人借。

他有一位姐姐,那时候二胎政策还未开放,若是生二胎,村里大队除了要给他们家天天开批斗会以外,还要将其下土地给收回,这样一来,无异于断了他们家的口粮,父母重男轻女,无奈之下将女儿送到别人家。

姐弟情深,姐姐被送走的时候,王昊哭了好久,眼睁睁的看着姐姐被抱养她的家庭给拖走那种滋味是很难受的。

姐姐恨父母,长大以后也没有回过这个家,直到父母死了之后,姐姐才突然回来,故此姐弟相认。

血浓于水这种亲情永远无法割舍掉,随着后来二胎越来越多,父母都明白一个道理,父母陪办不了孩子一辈子,能给他们留下的也不是房子跟金钱,而是亲人。

房子,金钱固然重要,但等到人们老了的那一天会发现这些东西都不重要。

这才有了电视上为什么寻亲的都是岁数大的人。

平日里,王昊是不去找姐姐的,因为他也知道姐姐结婚了,并且过得不好,姐夫很不喜欢“突然”出现的小舅子,总怕给他搭钱,也听说王昊家里出的事,故而每次都离他远远地,在大街上看见了,也装作陌生人一样,赶紧换成另外一条路。

王昊自然也明白这个姐夫看不上自己,就算是饿的没饭吃,就算是被人打,他也从来不去找自己的这个姐姐。

这次要不是实在是走投无路,不抓紧将银行的钱还掉,他就得坐牢的话,也不会来求姐姐。

“小弟你怎么来了?”楼下,姐姐手里拎着刚买的蔬菜惊愕的问了一句。

“姐,我……我……你能借我点钱么,银行说我要是在不还钱,就真抓我了,工地上的钱拖了我三个月没给我发。”王昊难以启齿,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这是他头一次开口跟姐姐借钱。

“多少?”

“两万!”王昊咬牙说道,本来想说五万的,见姐姐过得也不好,就没好意思开口要那么多。

“等我一下。”姐姐听后转身跑上楼,但这一去就是两个多小时。

就当王昊准备离开的时候,姐姐终于下楼。

“拿去。”这些年来,父母死后,即便在最难的时候王昊也从未跟姐姐张嘴要过一分钱,这头一次开口,姐姐肯定借钱给他。

“他打你了?”王昊看着姐姐右边红肿的脸蛋,咬着牙问道!

“没事,你姐夫就那样,嘴硬心软,这钱你拿着赶紧将银行的钱给还掉。”姐姐强颜欢笑着,两万块钱,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足够一年的开销了。

“开工资我会立马还你的。”

“不用,咱姐俩还说什么还不还的,你争点气就行。”

王昊红着眼睛离开,这钱对于他来说有多么沉重,只有他自己知道!!

有了钱以后,先是拿了一点钱,买了一些水泥,将屋内漏雨的地方给补上,剩下的钱存进银行卡。

算了算,还差三万块钱。

王昊跟二胖都没有文凭,平日里在工地里负责搅拌水泥,搬砖,接电线,只要来钱,什么都干,一百五一天,三个月没发工资,加起来也才两万多,还差七八千。

这天中午,两个人浑身都是汗,坐在水泥管子上啃着面包,喝着家里带的自来水,王昊说:“我整了两万块钱,你能不能在整点钱了?咱俩老这么打工不是办法,得想办法创业,我想好了,先给银行的饥荒还了,在拿点钱创业。”

“这年头创业多难啊。”

“如果容易谁都成功了。”

“我觉得我们就不是应该成功的那种人。”二胖苦着脸:“我家里穷的电费都缴不起了,上哪整钱去啊,哎,上次给你拿的内两千块钱我怕你有压力就没告诉你,那是我爸看完病报销的钱,从亲戚那借的,准备还他们的来着,怕你在江韵那落了面子就拿给你了,这让我爸给我踢的,到现在屁股都是肿的。”

王昊听了后,没吭声,他知道这确实为难二胖了。

“走,先要工资去!”

王昊想了一下,领着二胖两个人进了办公室,一脸讨好的说:“老大,吃饭呢?”

“咋的,有事说?”工头斜眼看了眼王昊。

“没啥大事,呵呵,内个,工资是不是该发了,三个月都没发了,都饿死了快。”

“我看你活的好好地!”工头怼了一句:“怎么别人不过来要钱,就你俩过来要呢?等着吧,上头还没发给我们呢,我们也在等信,钱来了,就发你们了。赶紧的,去干活。”

王昊每一次去要钱都是这个情况,已经要到不好意思开口了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办法,人家钱不结,也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看到没,二胖,咱不能再过这种日子了,有钱才是大爷!”王昊挺来气的说道,心里对奋斗的渴望愈发激烈,如果说几年前赚钱是为了供江韵读书,那么现在想要拼命赚钱,就是为了争一口气,甚至幻想着想要看到江韵知道自己超有钱之后不应该离开自己而后悔的样子。

“干活吧。”二胖心里为难,他实在整不到钱,不然谁想打工?

三天后,仍然是工地。

二胖忧心忡忡的说:“昊哥,我可能没办法跟你继续呆下去了,工资发完,我就可能……要跟我老爸搬走了。”

“怎么啦?”王昊一愣问道:“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说要走了呢?”

王昊有些猝不及防,前几天还说要一起创业的这件事,怎么今天就要走了呢?

“最近这一片不是一直再传要拆迁么,你也知道我跟我老爸租的房子马上就到期了,现在那边强制让我们般走,我们不得不走,若不是还有半年房租费跟工地的工资没要回来,可能早就走了,老爸说要回家种地,现在村里的农民过得比我们这帮在城市里打工的好多了,他们楼房住着,十来万的小车开着,而我们呢?你看看,一天天造的跟狗似的,真的,这座城市太冷漠了,容不下我们这种人,城市只会喜欢有文化的人,像我这种的注定要被淘汰。”二胖已经对这个城市失望了,他现在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王昊这个兄弟。

“回农村种地,你甘心吗?”王昊拉着二胖靠在墙边,将工帽摘下,随即点了一根烟说道。

“不甘心,可又能怎么办呢?我在这边也只是工地搬砖的,在混能混出个什么墨阳。”二胖的眼神皆是对这个世界的绝望与无奈。

“二胖你要听我的话就在城里混,现在穷只是一时的,我们还年轻,出头的日子有的是,如果哪天被我们抓到机会,一夜之间飞黄腾达不是不可能!!可你要回农村种地,就算你奋斗一辈子,你也只是个种地的,也仅仅是富不了,饿不死,以后你家的孩子出来他还是种地的,在城里不一定要很有钱,但以后的见识绝对不一样,二胖,你看我父母就是个很好地例子,我们已经输在起点,难道你想让你的孩子也输在起点吗?穷人连爱情都没有,就像我们!!而且你想想看,以后你的孩子一出生就让他思考如何种地吗?你说你要是在城里,是不是他就会想着这座城市是怎样的美好,是不是就会想要好好学习尽可能的留在这里更好的生活下去,你仔细品我说的话对不对。”王昊苦口婆心的劝着,即便生活对他如此不公,他从来没对生活失望过,这座城市对他越是冷漠,他就越要用努力对抗它。

“哥,这样的话只适合那些学习好有文凭有背景的,像我们这样的人即便在城里生活食物链也是最底层的存在,现在每天在工地上搬砖,赚的那点钱,真的没有在老家种地来的多,我有很多朋友他们在老家种地,仅仅需要二十万就能买一个七八十平米的大房子你在看看我们这些所谓的生活在城里的人呢?买房子交首付就得欠一屁股账,每天一睁眼睛就是房贷,每个月房贷一还,趁连交女朋友的钱都没有,我不觉得这里有多好,我感觉这个城市对我很残忍,这样的日子我真的受够了。”

二胖这个人从来没有什么远大志向,跟在王昊身边这么久,王昊提出各种各样的奋斗计划,二胖从未积极响应过,大有一种得过且过的架势。

即便让二胖回家种地,也仅仅是那种饿不死的生活状态,久而久之,就会过得更加麻木。

“所以,你舍得我这个哥们,把我扔在这,自己回去了是吗!!”王昊出奇的愤怒:“相信我,你跟着我看在这边在奋斗三年,三年之后要是还不行你再回去,到时候我一定不阻拦,地时候都可以种,但是青春只有这几年。”

王昊是铁了心要在这边发展,要混的出人头地,要让江韵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我明白,其实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让我回去再想想吧。”二胖失魂落魄的回了家也不知道怎么跟自己老爹说这事,一旦说出口铁定挨踹,本来老爹的脾气就不好,属于死犟死犟的那种,二胖又是那种天生怕事,胆子很小的人。

“爸,我不想回农村,想留在这边跟昊哥发展……”二胖回到家,憋了半天,满脸通红的跟老爹说道,说着说着,看老爷子的眼神不对了,声音愈发的小了起来。

“留个屁!!留在这边打一辈子工?消停的跟我回去种地!”二胖父亲呵斥一声,指着二胖的脸吼道:“就你这个怂包样,留在这也不会有任何出息”

“……我……我就要留在这边,才不回去种地。”

“嘭!”

天知道二胖这句顶嘴花了他多大的勇气,遭到的就是老爷子一个大飞脚就给瞪墙上了,二胖什么都不敢说了,低着头不吭声。

“哎!”二胖叹了口气。

咚咚咚!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大晚上的不睡觉,谁啊?”二胖嘀咕一句,揉着被踹疼的腰迈步便去将院子里插着的木头给抽出,打开门一看,对面站满了人。

领头的人二胖认识,叫李铁军。是华润地产旗下的人,正是负责这次拆迁的总经理,他的身后站着乌央乌央的一群人,手里各个拎着家伙。

李铁军扯着他浑厚的嗓音指着二胖的脸喝道:“就问你一遍,搬还是不搬。”

“爸,有人来闹事,强拆队的。”二胖一看情况不妙,扯着脖子回头冲屋内喊了一嗓子。

“我看谁敢强拆,除非我们的房租给我们。”二胖的老爹比二胖有骨气多了,拎着菜刀就出来了。

“给我拆!”李铁军一声令下,身后的铲车大队犹如坦克一样直接就将屋子给推倒了,随后其它房子里的人也都纷纷跑了出来。

“不许拆,你们大爷的。”老爷子狼哇的上去跟他们支扒。

“什么玩意,给我打。”没几下,老爷子就让人给打的趴在地上不动弹了,浑身都是血。

二胖吓坏了,本能的就去找王昊。

“昊哥,昊哥……”

二胖咣咣的敲着王昊的房门,整的王昊第一反应还以为是抢劫的来了呢,披着外套,打着哈欠不乐意的说道:“干嘛呀大半夜的,催命啊,二胖你要是喊我出去拉屎,我肯定跟你急眼。”

“昊哥,出事了,强拆队的来了,给我爸打了。”

“什么玩意?给你爸打了??走!!”

二胖的老爹就跟王昊的老爹是一样的,听到二胖老爹挨打,王昊当时就急眼了,踏着拖鞋,骑着他那二八大梁自行车就往那冲

一路火花带闪电,车轮子差点干丢,二胖紧紧的抱着王昊的小蛮腰。

“你能不能抓我衣服。”王昊低头看了眼二胖那不安分的小手准确无误的放在王昊的胸部,顿时无语的说了一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