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魔刀镇世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冰释前嫌
作者:倮睡  |  字数:3298  |  更新时间:2020-10-28 10:42:41 全文阅读

第二日清晨,酒店一楼的大厅中,白逸都快用完早餐了,冷薰才磨磨蹭蹭的从楼上下来,望着白逸的眼神躲躲闪闪。

“怎么?这会知道不好意思了,昨天缠着我那股大胆劲呢?”看着坐在对面一直低着头的冷薰,白逸轻笑着调侃道。

昨晚逃回自己的房间后,冷薰立即把自己捂在了被子里,但冷静下来后,她才发现自己上了白逸的当,如果白逸真想对她图谋不轨,她绝不可能那么容易就从他的房间里逃出来。显然,白逸只是在用了一种稍微极端的方式劝退了她,不过这也使得她内心对白逸愈加的好奇。

“哼,小气的男人!”虽然心中有些气恼,但冷薰却是识趣地不再缠着白逸追问了,她知道,如果他不想说,她就是再胡搅蛮缠都没用。

简单的吃完早餐,二人便一起出了酒楼。

黑水城地处雍州中西部的青峰界,与雍州南面的荆州接壤,仅有一河之隔,是荆雍两州的交易枢纽,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注定了黑水城的繁荣昌盛,别说是在雍州,就是在整个中域,黑水城都算是小有名气。

此刻,虽是清晨,但街道之上早已是人来人往,沸反盈天,比之白逸之前呆过的青木城不知道要繁盛多少倍。

冷家庄园坐落在黑水城南部城区,而白逸和冷薰下榻的酒楼则是在黑水城的北部城区,从这里到冷家,几乎要横越大半个黑水城。

待他们二人来到冷家时,已是正午时分。

尽管已经在梦里无数次梦见过这个场景,但当冷薰真正站在这扇陌生又熟悉的大门前时,却依旧是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挣扎,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扇门之后的一切的物与人。

恨?或许有吧,但更多的是失望,是哀伤。

看着突然停下脚步的冷薰,白逸轻声道:“怎么,近乡情怯?”

“不是。”冷薰深呼了一口气,甩了甩头道:“只是有些迷茫。”

“为什么要迷茫,回家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也许吧。”冷薰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率先向冷家的大门的走去,十三年了,也是该与这个“家”有一个了结了。

“站住!你们是何人,竟然敢私闯冷府。”二人刚踏上门前的石阶,便被看守的门卫拦了下来。

此刻的冷薰离开冷家已有十三年,这冷府的看守也不知道换了几批了,不认识她也实属正常。

只见冷薰向他们出示了一个铁牌道:“惊雷殿弟子冷薰造访冷家主,麻烦二位通融一下。”

惊雷殿作为雍州最强的势力之一,远不是冷家可以相比的,两个门卫顿时态度急转,恭声道:“原来是惊雷殿的贵客,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往小姐勿怪。劳烦二位在此等候,小的这就去通禀。”

“不用!”只见冷薰朝着那个说话的门卫摆了摆手,回道:“真要说起来,这冷府我比你们熟悉得多,就不劳烦两位多跑一趟了。”说着,拉起白逸径直向府内走去。

比我们还熟悉?望着冷薰和白逸的背影,两个门卫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二人在这看门也有些年头了,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一男一女。不过他们二人倒是没有怀疑冷薰的话,先不说她手中那枚惊雷令,就光凭他们二人身上那深不可测的气息就不是他们两个小小门卫可以得罪的起的,看守冷府这么多年,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

进入冷府之后,冷薰明显有些恍惚,目之所及皆是往昔,心之所念皆是遗憾,这里的一砖一瓦都见证过她曾经地痛苦,当然,也都承载了她往日的回忆。

白逸就这样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过往的下人对这两个奇怪的陌生人都只是好奇地观望上一眼,没有一个人敢主动上前打扰,毕竟这府中任何的生面孔都有可能是冷府宴请的贵客,他们可不喜欢没事找事。

冷薰就这样顺着自己的记忆,慢慢地往前走着,而白逸则是一言不发的在后面跟着。

一开始冷薰还有些迷惑,需要时不时地停下来分辨一下方向,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脑海中尘封的记忆逐渐清晰,她脚下的步伐也愈发急促,两个人越走越深,直至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别苑之前。

与一路走来见到的华丽楼阁相比,这座别苑明显有些老旧,不过可能是跟别苑的主人经常修葺有关,这座老旧的别苑不仅没有破落之感,反而有一种远离俗世的超然,这也让白逸对别苑的主人有了一丝好奇。

而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冷薰,突然喃喃自语道:“十三年了,这里竟然一点都没有变......”

白逸很清楚注意到,冷薰说这句话的时候双手有些颤抖,想来这里对她来说应该是一个意义非凡的地方。

跟着她踏入别苑,首先映入白逸眼帘的是一棵弯了身子的老树,树下立着一座上了年纪的凉亭,这个时候雍州已是送秋入冬之际,虽未落雪,但很多树木都早已开始落叶。凉亭四周枯黄的落叶,让这座本就冷清的别苑平添了一丝凄凉之意。

凉亭的后方是一座两层半高的木质阁楼,飞檐画角处的漆色已经脱落,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出现了裂纹。阁楼旁是两间轻巧的小屋,其中一间正往外冒着缕缕青烟,看样子应该是个厨房。

就在白逸和冷薰踏入别苑的瞬间,一个侍女模样的三十岁多岁的清瘦女子从那间冒着青烟的小屋里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个木质的托盘,托盘之上是两碟精致的小菜,看样子是刚刚出锅。

发现站在门口的冷薰和白逸,清瘦女子明显一愣,随即开口问道:“二位有事吗?”说着朝他们二人走来。

待走近之后,望着沉默不语的冷薰,清瘦女子好像是看出了什么,手里的托盘“砰”的一声摔落在地上,双手捂着嘴唇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你是......薰儿?”

听着清瘦女子有些颤抖的声音,冷薰凝视她许久,方才缓缓吐出了两个字:“青姨......”

“青姨”这两个字一出口,清瘦女子瞬间双眼湿润,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冷薰身旁,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回来了,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就在这时,阁楼内突然传出了一道轻柔的声音:“青儿,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我好想听到有人来了?”

听见这道轻柔的声音,清瘦女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边拉着冷薰往里走,一边激动地呼喊着:“夫人,是小姐,小姐回来了,薰儿小姐回来了!”

本就安静的阁楼,因为清瘦女子的这一声呼喊愈发死寂,随后伴着一阵物品倒落的声音,只见一位面容憔悴的柔弱妇人从阁楼内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件织了一半的长袍。

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柔弱妇人,白逸几乎是第一眼便确定了她与冷薰的关系,除了母女,天下间怕是再难找出如此相像的两个人了。不过这个妇人不知道是抱恙在身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异常的消瘦。本来之前那个被冷薰成为“青姨”的清瘦女子在白逸眼中已经算是比较瘦的了,但是与眼前这个妇人一比,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丰腴了,可想而知,眼前这个妇人瘦弱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看到冷薰的一瞬间,妇人那一双忧郁的眼眸便像是黏在了她的身上一般,再也无法挪开,苍白的手掌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双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而门外的冷薰也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门内的妇人,只是她表现的要比妇人冷静很多,至少表面上如此。

半晌,还是青姨在一旁开口打破了沉默:“夫人,这门口风大,还是请小姐屋内说话吧。还有这位公子,您也请进屋。”

似乎是察觉到了氛围有些不对,青姨一边倒水一边笑道:“小姐回来,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必须要好好庆贺一番!夫人,小姐,你们先说会话,婢子这就去准备一桌好的酒菜,为小姐接风洗尘。”说着朝白逸使了一个哀求的眼色,出门向厨房走去。

青姨的意思白逸自然懂得,可是这种事情他一个外人如何规劝?还是要靠她们母女自己解决。

“薰儿,你还在怨为娘吗?”短短的九个字,却仿佛是用尽了妇人全身的气力,只见她伸出手想去摸摸冷薰的脸颊,但伸到一半却又停了下来,她害怕,她不敢,没有她的允许,她不敢有任何逾越的动作,她害怕她会再次失去这个消失了十三年的女儿。

听着妇人颤抖的声音,冷薰一双秀拳紧握,显然内心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她绝非不孝薄情之人,但十一年的痛苦,十三年的含恨离乡,让她的这份怨念已经渗入了她的骨髓,绝非是一时半刻就可以消除的了的。

她也很想给她一个机会,从她这形容枯槁的样子便知道在她消失的这十三年中她是如何熬过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开不了口,开不了口!

作为一个局外人,白逸尽量想让自己的心境保持平和,但终归只是一个人,望着窗外被冷风吹落的黄叶,白逸微微一叹,轻声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本来还在自我挣扎中的冷薰,听到白逸这句话,再也克制不住体内压抑的情感,一把扑进妇人的怀中,痛哭起来。

“好,好啊,我的女儿终于回来了。”妇人抱着冷薰,再也忍耐不住,热泪滚滚而下。

看着这一幕,白逸轻轻地摇了摇头,悄无声音地走出了房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