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秦树的学生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6216  |  更新时间:2019-11-08 17:36:49 全文阅读

秦树吃完饭,把家里打扫了一边,这也是他的习惯,嗯,不得不说他的大多习惯都是被老头最逼出来的,他有时候也会不由得感叹,这届家长不好带啊。

收拾完已经上午十点左右了,想了想左右无事决定去趟城南的祥龙超市,毕竟快开学了就去看看有没有需要买的东西。

祥龙超市是焦县最大的一家超市,货物齐全价位也很公道,里面的东西也很新鲜,所以日常的人气也是最旺的。

秦树下了楼骑上他以前淘来的N手‘飞哥自行车’,直奔超市而去,车子虽然旧了点,但是还是很好骑,最适合之中短距离交通应用。

到了超市逛了一圈,买了些日常用品,牙膏,香皂,毛巾啥的,准备等到了学校再用,毕竟学校在京都,谁知道哪里的物价会不会很友善,但想来肯定没有本土的价位合适,抱着能省一毛绝不省一分的思想,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要不要所料袋啊?”选好东西出来结账的时候收银员很和善的问道。

“不用了,谢谢”秦树拿出裤兜里早早准备好的布袋子晃了晃。

收银员也没多少什么,把东西一一核对了价格放到一旁,秦树结完账,就自己装了起来。

收拾完东西,又在超市外面的柜台买了一瓶铁观音,这倒不是他自己喜欢喝茶,是准备去看王老师的时候带上的,王老师爱喝茶学生们都是知道的,因为每次上课的时候他都会带保温杯的茶水,有的时候喝到了茶叶还会“呸”一下。

买完茶叶都已经快要中午了,想了想没有遗漏的事项,就把两个大布袋挂在车把上,准备启程回家。

从南城到他家也就十来分钟左右的路程,秦树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慢悠悠的骑着,眼睛的余光不时的欣赏着路边的风景,这条路他也走过很多遍,只是眼睛明亮了看着什么都稀奇,都想多看两眼。

毕竟是夏天虽然昨天下了雨,天气不是那么炎热,但也到了午饭时间,大家都在家躲着太阳,吃午饭去了,所以路上的行人到不是很多。

前面几个高中模样的学生,引起了秦树的注意,三个男孩子围着个女孩子在说些什么,女孩子低着脑袋一直摇着头,想走开可是又被几个男孩子围着,只能站在原地。

一般情况下秦树是不会插手这些事情的,即使看上去小女孩像是受了欺负,但是在他看来朗朗乾坤也无非是小孩子的过家家,不会有什么大事,再者虽然他自认不坏,但也没有正义感爆棚的想要做世界警察维护世界和平。

可是当他路过几个人身边的时候,却微微苦笑,停了下来。慢慢支好车梯,扶着车子。像极了老大爷。

“小冰,都中午了怎么还不回家吃饭?”秦树是对着几个人说的。

几个男孩一脸迷茫,只是中间的女孩子一直低着的头却抬起了。童冰,正是王老师给他介绍的一个辅导学生,是同学校高一的学生。也算是他的半个主顾。

“秦老师?”小女孩惊喜的叫道,眼里还含着泪花。

秦树看着眼里闪着泪花的童冰,微微皱了皱眉头。

“走,我带你回家。”向招了招手,童冰没做迟疑小跑着就来到秦树身边。

“司徒浩,这是你们班的老师?”三个男孩子中间高一点的跟旁边的小个子问道。

“没有啊,估计是秦冰的辅导老师吧,听说她暑假家里给找了辅导老师。”小个子被称作司徒浩的道。

“那咋办?小马哥说让咱中午带童冰过去,我都打了保票的,说没问题,这要是让他把童冰带走了,一会过去咋交代?”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虎头虎脑的男生说道。

“别慌,我们过去给那家伙说说,看他那小身板,估计也不敢说不。”司徒浩说到。

秦树可不管他们在嘀咕什么,踢开车梯,叮嘱童冰一会坐好,就要上车。

“欸,童冰,怎么还没说完就走啊?”高一点的男生喊道。

三个人三步两步来到秦树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秦树重新站定,嘴角噙着笑意,淡淡的看着眼前的几个‘小朋友’。在他的概念里就算是同龄人都是弟弟,何况这几个看上去年纪还稍微小上一点点。

此时他的心中却是另有想法,‘难道英雄救美的时刻到了?我这就成主角了?看了一眼旁边的童冰,虽然眼里带着泪花,不过早点没发现还确实挺好看的。’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几个人都被秦树含笑的目光盯得有些发毛了。心想这人不会有病吧,别是有那种癖好,想想就菊花一紧不禁打了个冷战。

“看啥看,你小子滚一边去,少多管闲事?”虎头虎脑的男生一声怒吼。

“你是在跟我说话?”秦树嘴角的笑意反而更胜了,成就英雄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

“废话。不是说你,我说你是不是有病,笑啥笑?赶紧滚开这么你的事儿。”高个子接口道,然后转头给司徒浩递了个眼色。

“童冰,你上次弄坏的钢笔就不用赔了,就今天咱们一起吃个饭就算两清了。”司徒浩心领神会,对童冰说道。

这么一说,秦树有些意外的转头看像童冰,“小冰,钢笔怎么回事?”

作为童冰的辅导老师,虽然时间不长,但是他还是知道童冰家的简单状况的,父亲在政府工作,母亲是个女强人开了两家金融公司,家庭条件很是优越的,别说一两根钢笔,就算是一车也不在话下。

“他的钢笔根本不是我弄坏的”童冰摇摇头,咬着嘴角说到,眼里的泪花更浓了,随时都要掉下来,“他当时给我,我就没要,然后他自己趁我不在放到我的桌子上了,我看见了又给他还回去了,再然后他就说非说是我弄坏了。今天我去姥姥家回来,被他们拦住了非要我赔他钢笔,不然就和他们去跟一个人吃饭。我不答应,后来你就过来了,钢笔真的不是我弄坏的。。”

秦树听出来了,这些小孩子过家家里面有阴谋的味道啊。看着含雨带泪的童冰,心里还有些小心疼。要不要给她个拥抱,咳咳~

“好啦,别哭,老师知道了,交给我吧,一会带你回去吃饭。”秦树打消心中龌龊的思想,对童冰说道。

不说不要紧,这一说,一直维持着自己不哭的童冰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哗哗的掉了下来,搞得秦树一时之间摸不到头脑,难道她看穿了我的想法,尴尬的笑笑,从衣服兜里拿出来个小手帕递给了童冰。

童冰一哭把另外三个人也个整懵了,这咋两句话就给整哭了,我们三大老爷们威逼利诱了半天也没见这么大排场啊。

司徒浩却也不干了,虽然钢笔的事情却是是个圈套,但是都到这份上了,如果再不咬定这事,那今天恐怕就真的难吧童冰带走了,到时候对了面子事儿小,惹怒了小马哥以后在学校也不好混啊。

“还回去吃饭,吃个屁啊,当时你还回来钢笔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不是你弄坏的,难道还能是它自己把自己坏了?我跟你说,今天要么赔我钢笔,要么就跟小马哥一起吃个饭。”司徒浩大声的嚷道,又转头冲着秦树说“你小子别装大以巴狼,趁早滚蛋,免得哥几个拳头不长眼,伤着你。”

“钢笔多少钱,我赔给你”秦树想了想,英雄救美虽然刺激,但是就这几个都不够他三巴掌的小家伙,一点都没有成就感,第一次一定要风风光光才符合他闷骚的气质。既然不选择武救,那就来文的好了。

他这么一说,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这也太怂了吧,两句场面话就吓得要掏钱啊。司徒浩几人对视一眼,心里更加放下心来。

“赔,你赔的起吗,我的那根钢笔可是米国进口的“钢铁侠牌”钢笔,全球限量版,就你骑这破自行车?你拿什么赔?”司徒浩以为是刚刚他霸气的语气让眼前这个小子折服了,有些得意的笑道。说完还用脚踢了一下秦树的‘飞哥’自行车。

“那你看得多少钱啊”秦树还是很温和地问道,心里却想‘小米国?又是小米国,回头小本本上再给他记上一笔。’

司徒浩不知道他随便说说的话在以后给米国带来多大的灾难,当然那是后话。

童冰在秦树后面鼓着嘴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1000块,你小子有吗”司徒浩轻蔑道。其实这个‘钢铁侠牌’钢笔还真有不过他却不知道具体多少钱,也是和别人一起喝酒的时候听别人说的,他觉得很牛逼,就拿出来想吓唬一下秦树。

本来以秦树的性格别说是一千就是一毛他也是不会给的,不过司徒浩那一脚踢在他的小铁驴上的时候,他改变了主意。

第八章 秦树的恶趣味

其实对于这些学生来说1000块钱却是挺多一年的生活费估计也就2000左右,让他们拿出那么多钱他们还真么有,可巧的是秦树今天就有。

这不得不说秦树的恶趣味,可能这三年穷疯了,当市里,县里,学校的奖励金发下来的时候,秦树第一时间,去银行卡里取了2000出来,数了好几百遍,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衣服的内兜里,俩月过去了,2000千块钱花的刚巧够1000。

“你,你,你胡说,秦老师你别听他的,他的钢笔根本不是我弄坏的,而且他的钢笔就是个普通的钢笔,根本就不是他说的什么米国钢笔。”童冰急忙拉了拉秦树的衣角,还真怕这个呆呆的老师把钱给了司徒浩。

秦树回头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满是关心和焦急的童冰,递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这个学生还真不错,早怎么没发现’

“一千块钱是吧?”秦树有些玩味的问道。

“对一千,你要是能拿得出来,就放你们走,你要是拿不出来,就闭嘴滚蛋”司徒浩看着眼前的秦树也有些纳闷,这家伙不会真的把钱拿出来吧,那就搞笑了。

“哎呀一千啊还真不少”秦树在内兜里摸摸索索。

“哼哼~”几个男生鄙视的看着秦树的表演,只是下一幕却惊呆了他们的下巴。

秦树摸摸索索大概半分钟,突然就从衣服内兜里,抓出一打十块的,崭新崭新的整整齐齐。

还自顾自的在哪数了一下,“嘿,刚好一千”

“???”这他妈是捆好了的一千你装模做样的摸个屁啊。而且确定不是变魔术的?就差大喊一声‘变’好吗。几个人心中都泛起了怪异。

“秦老师,额,你平时都是随身带这么多钱?”童冰在后面弱弱的问道,心中还不免嘀咕‘这么有钱还来当家教?’

“哈哈哈,没有啦没有啦,今天出门急带的少了点。”

童冰看着有些得瑟的秦树,又看了看他那辆估计10块钱都没人要的破旧‘大二巴’自行车,翻翻白眼一阵无语。

司徒浩几个人更是大眼瞪小眼,一脸的茫然。

“明哥这小子不会是变魔术的吧?”虎头虎脑的男生对着大个子男生说道。

“我看也像”被叫做明哥的大个子应声道。

“管他呢,那可是一千,有了这钱咱给小马哥摆一桌好酒赔个不是,剩下的都够咱哥几个潇洒一段时间了。”司徒浩盯着秦树手里的钱说道。

“也对,妈的没想到这小子骑个小破车,还挺TM的有钱”明哥道。

“欸兄弟,还真没看出来你小子挺有钱啊,来把钱拿来,滚蛋吧”司徒浩对刚数完钱的秦树说道。

“秦老师,不能啊,那可是一千块钱,大不了我回去跟我爸说,赔给他好了“童冰在后面焦急道。

秦树看了童冰一眼还是一个安心地眼神,这样满脸焦急的童冰气不打一处来,只能狠狠的在原地跺了跺脚,扭过头不去看他。

笑眯眯的把钱递给司徒浩,本来还有些防备的司徒浩拿到钱后瞬间笑逐颜开。

“嘿兄弟上道,以后出去混遇到麻烦,就报我北城二中司徒浩,我罩你”有些飘飘然的司徒浩把钱接过来赶紧放到衣兜里,像是生怕钱飞了。说完跟两个哥们递了个眼色,两个人让开了路。放秦树他俩过去。

秦树没有动,笑盈盈的看着三个人。

三个人立即警惕起来,这小子脑子不会有问题,后悔了吧,尤其是司徒浩更是把手捂在了口袋,生怕秦树在抢回去。

“怎么兄弟,还有事儿?”比秦树还要高半个脑袋的明哥斜着眼看着秦树。

“你们也不看看钱是不是真的?数够不够吗?”秦树笑盈盈的说道。

这话一出,司徒浩等人又是一愣,这哥们真是个奇葩,钱都够了,还怕给的不够,这年头还有这么憨厚的人儿?难道真的被自己的霸王之气震慑住了?

“哈哈,兄弟你这话就见外了,你信得过我,我自然也信得过你,放心就算不够,以后出去也是我司徒浩的兄弟。”司徒浩拍拍胸脯豪气的道。

“哦,那小冰的钢笔的事情算是两清了吧。”秦树的语气还是不紧不慢。

童冰在后面又是无奈又有点小感动。只是秦老师的脑子看来却不怎么灵光,也不知道是怎么考中状元的。唉~

“哈哈,这个事情啊,放心,我司徒浩说话算数,从此童冰的账一笔勾销。”司徒浩想想裤兜里的一千块钱,心情舒爽的都要飞起来了。

“那好,那接下来咱们说点别的事儿。”秦树乐呵呵的看着这几个才迷了心窍的小鬼,悠悠道。

“别的事儿?什么事儿?是不是最近被人欺负了需要哥几个给你找场子啊,有的话尽管说,看在这一千块钱的份上,你这个兄弟我交下了。”司徒浩还沉浸在大哥的角色里面。

童冰也疑惑的看着秦树,不明白事情都解决了,虽然挺冤枉,但是还是打算回去后让爸爸给他些补偿,毕竟事情因她而起,此时秦树还不带着她走,却让人是在看不透。

“还真是有点事情,得劳烦几位。”

“尽管说”司徒浩豪的说道。

“阿浩说得对,有事尽管说,以后大家都是兄弟”矮个子瓮声瓮气的附和道。

“有次出门买东西,有三个家伙拦着我不让我走,没说几句还踹了我车子一脚,本来我的车子好好的,这一踹之后就出了些故障,估计以后肯定是跑不过一百迈了。我想让那个踹我车子的人赔我。你们看这事能办吗?”秦树一脸玩味的看着眼前几个人。说着重新把车梯支好,把两个把上的东西放到了地上。

“跑不了一百迈?明哥这小子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就他那破车子,能骑二十就撑死了,跑一百那他妈不就散架了。”虎头虎脑的家伙低声问着叫明哥的。他压根就没听出来秦树的意思。

没有理会虎头虎脑的家伙,明哥却听出来了,又看着秦树的动作,和司徒浩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大概有数,这小子不是脑子有毛病,是他妈大大的毛病,钱都给了还不滚蛋,说这话明摆着是挑事儿啊。

“兄弟,你什么意思?”明哥低声道。

“没什么意思,你看我这米国进口的‘绿巨人牌’的自行车,我花了一千五百块钱买来的,现在跑不了一百了,也等于报废了,你们说是不是该让那个踹了我车子的家伙赔给我啊?”秦树说着,咧着嘴看向司徒浩。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是个傻子也能明白秦树是啥意思,童冰在后面紧张的捂着小嘴,生怕他们一言不合就打起来,看着秦树瘦弱的身材她是在想不通,秦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当然想不明白的不止她一个人。

“卧槽,这小子在耍咱们?”虎头虎脑的家伙一声怒吼。

司徒浩和明哥有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看来这兄弟不光长得虎,他是真的虎。

“呀呀,小兄弟可别乱说话哦,大家都是兄弟别伤了和气。”秦树还是笑眯眯的,假装紧张的摆摆手。

“他妈的,小子不管你是不是耍我们,你以为给出来的钱还能吐回去,老子踢一脚都是给你面子,别惹哥几个,惹急了连你一块收拾了”司徒浩恶狠狠的说道。

“那就是没得谈喽?啧啧,唉世风日下,真不道义”秦树摇摇头。

“谈,我谈你妹”虎头虎脑的家伙兴许是被刚刚戏耍惹得恼羞成怒,兴许是因为听不惯秦树这种淡淡的语气,一步冲了上去,举起手掌照着秦树的脸而去。他虽然虎,但是他懂得巴掌永远会让人长教训。

童冰本来就注意着他们,那个小个子刚一动的时候,她就惊呼一声“秦老师,小心。”

而另外的两个人却没有劝阻自己的同伴,他们也觉得应该让眼前这个挑衅他们的家伙涨涨教训。

然而“嘭~”的一声,众人都愣住了,想象中的巴掌并没有落下,换来的却是冲势凶猛的小个子一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飞出了两米远。司徒浩反应过来两个人慌忙上前把他扶起来。

看着声势挺大,但小个子并没有受伤,只是摔倒的时候顿了一下屁股,手上稍微磨破了点皮,毕竟秦树只是想简单给他们个教训,不过他们三个却不这么想。

看见秦树居然还敢还手,三个人顿时不干了。

“小子,敬酒不吃你吃罚酒啊,今天哥哥就教教你怎么做人”明哥给两人打两个颜色,三个人一并扑了上来。

“还挺有文化”一面说着,秦树向左一步逼开首当其冲明哥的拳头,伸出一脚把紧随其后的小个子又踹到在地,紧接着向前一步又是一拳打在最后面司徒浩的胸口,而后身后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看也不看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最先的明哥脸上。这次秦树却是用上了力。

三个人飞的飞,退的退,最后都倒在地上。捂着脸,捂着胸,揉着肚子在地上哎呀乱叫。

童冰看到这一幕,脑袋有些短路,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地上的三人。打架她也见过,可是这么干净利落的她还是头一次见。看像这个也只比她大几个月的秦老师,她的眼里透出了莫名的光芒。秦老师还是挺帅的啊。

“哎呀,我在想什么呢,人家是我老师,再说明年就该高考了,我怎么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羞死了”童冰心里想着,脸蛋突然变得红彤彤的,不自觉地低下头,不敢再看秦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