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种子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9-11-08 17:36:18 全文阅读

日出东方照大地,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夏天的太阳总是比人们的预想要早一些升起来,清晨,是河冶小区后面的小河旁最热闹的时候,遛弯的,遛鸟的,遛狗的,钓鱼的,顺着小河一直走有个公园,每天早上来健身的人络绎不绝,秦树早上也喜欢在这个公园里练功,只是他和其他人选的位置不太一样。

公园很大,这条小河把公园切成了两半,一半靠近居民,建设也比较完善,另一边却是开发的有些缓慢,尤其是近几年,市里要保护环境,小河的西南方向就没有在动过工,保留了原有的自然环境,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比较喜欢在更加规范的地方锻炼,毕竟环境也很幽雅。

早上五点的时候,秦树就已经起来简单收拾下,准备去自己练功的地方,这个地方其实也是老头子选的,很小的时候秦树就开始随老头子打坐练功,练习拳脚,也是那个时候他渐渐的养成了早起的习惯,不是他勤奋,而是老头子太奸诈,冰块鸡毛皮筋,无所不用其极。

练功的地方在公园的小山上,这个山不高,但却是未开发之前留下来的真山,山有它自己的名字叫饶宁山,据说是富饶安宁的意思,上郁郁葱葱的小树林,就连上山的路都是靠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林中还有很多大石头,山不算陡峭但也不是很好爬,所以早上来基本是没有人来这里晨练的。

秦树还是一身简单的行头,只是把凉拖换成了一双布鞋。跑下楼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清晨的新鲜空气,慢慢的向练功的地方进发。

向前过了两栋楼,就看见昨天摆满花圈的地方,又停了很多车,想来应该今天就是下葬的时候了,不由想起昨天一天的经历。

其实昨晚他回去之后就苦思冥想了好久,不过苦于没有真正的经验,也没法断定天眼的事情,他甚至想要出去到处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两只孤魂野鬼,不够后来还是放弃了,毕竟没事去招惹那些东西跟作死没啥区别。

然后他又研究了一下脑袋中的神奇的光点,他发现这像种子一样的东西如果他不去想,就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可是如果一旦他有念头,漂浮的种子就会立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只是再有其他别的想法,种子却是没有任何反应,如此尝试了很多次,也就觉得无趣,懒得理会。

不过对于能够感觉到这个世界真实的变化,秦树还是很高兴的,首先的益处就是眼睛明亮的许多,那种感觉就像是多年的白内障被跟除了。

没折腾多久,兴许是酒劲上来了,有了些困意,简单洗洗到床上就睡了。只是在梦中的他却不知道,一束束月光透过云彩照到他身上的时候,有无数的小亮点悄悄的钻进了他的身体。

轻轻的甩甩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他感觉到格外的舒爽,一点都没有前一晚喝了酒的感觉,看着更多的车停在这栋楼前,秦树心中又默默的道了一声,逝者安息,生者如斯。

也在此时脑中的小种子微微的颤了一下,不过秦树却没有留意到这个,一路小跑着向练功的地方跑去。

 

不一会秦树就到了山上,头上也微微出了汗,按着日常的操作先压腿抻肩开背踢腿,昨晚一系列基本动作了之后就开始练起拳脚,毕竟练了十几年,又是老头子带出来的,打出去的拳刚劲有力虎虎生风,练完拳脚就是吐纳呼吸。

 

这吐纳呼吸之法也自然是老头子传下来的,秦树从三岁就开始练习,五岁便有了气感。

老头子嘴上虽然嘟囔着“真差劲,我那个时候三岁就有气感,五岁就已经气犹弦丝,十岁外功小成,十三岁就能打出阳劲一掌劈断胳膊粗细的小树。。。”

但是他也能听好处老头子对他这么快能有气感也很惊讶,当时他的年纪还小,被老头子虎的一愣一愣的,等再大一些了,才隐隐觉得老头子应该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厉害,因为在他七岁气感生丝的时候,老头子嘟囔的话语里面明显有了泛酸的味道。

如今已经十几个年头过去了,秦树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真气已经有筷子粗细,心意所至游变全身,微微有些疲惫的身子也舒爽起来。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今天运功好像与往常有些不一样,全身的真气游走更加的舒畅,与心意更加的默契,往常运行两个周天的就已经收工的他,今天却丝毫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感觉。

如此这般的运气满全身,直至运行到第五个周天,精神才渐感疲惫,他也不强求,纳气归田,常常出了一口气,只觉得体内有无穷的力量想要喷涌而出。

从练功的石头上一跃而下,顺势一掌劈向旁边一颗胳膊大的小树,只听“咔嚓”一声,小树应声折断,秦树站定,体内汹涌的真气也随之安稳下来,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泛红的右手。想起老头子每次练功都会酸溜溜说的话。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阳劲?引气出田,气贯于掌透体而出,刚猛有力。当真是阳劲境界。哈哈哈。”就算是如秦树沉稳的性子也不由得大笑起来,还好这里人迹罕至,不然肯定会有无数白眼飞来。

高兴片刻,秦树也就安静了下来,抿了抿嘴,用力的握了握拳头,目光变得坚毅,也许现在已经有能力,不再算是老头子的拖油瓶了吧。

打定主意等到京都,就先去找那个叫做东方邈的家伙打听老头子的情况。

“真是可惜了,这么高兴的事情就只能一个人独享,如果老头子在,一定会瞪大了眼睛,吹着胡子跳来跳去的叫,‘高兴什么,有什么了不起我那个时候三岁就有气感,五岁就已经气犹弦丝,十岁外功小成,十三岁就能打出阳劲一掌劈断胳膊粗细的小树。。。’”

秦树自顾自的学着老头子酸溜溜的语气,不禁被自己逗得莞尔一笑。

“按老头子说的,我这略有小成也算是个江湖人士了,得给自己取个霸气点的武林名号,免得以后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时候,连个名号都没有,多不威风。”刚刚有所突破的秦树就开始向往起来那书中存在的武林了。

直到他把练功的地方收拾妥当,都没有想出一个觉得合适的名号来。

悻悻的往回走去,路过那些打太极的大爷身边的时候,心里还不忘鄙视一下“花拳绣腿,嘿嘿”把胸脯挺得高高的,露出一副我是武林高手的表情,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自己也挺幼稚的,就有默默的老老实实的走起来。

呼吸着公园里新鲜的空气,秦树的身心都感到了舒畅,这让他更加的肯定了昨天的想法,这个世界真的不一样了,因为从他早晨出来到现在,他发现,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哪怕是树和水,他都能隐约的感觉这些人或物,都有一种朦朦胧胧说不清的物质在他们周围存在。

树木花草周围是让人清爽的绿油油的,动物周围是让人感到温顺的暖红色,有的老人周围是让人感觉到宁静的土黄色,而有的却给人一种迟暮的感觉黄褐色,而孩童身边却是一种朝气火红色。

这已经不是只是感觉那么简单了,而是他“看到了”,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让他对于开了天眼的事情更加的确信。

“天眼还有这种功能,不知道是不是还能分善恶?如果能以后毕了业可以去做侦探,应该挺赚钱的。”一早上的好事接连不断,心情舒畅的开始谋划着莫须有的未来。

一路小跑往家里跑去,到了家门口的菜市场顺便买了些食材,毕竟家里已经没有余粮了,也不能天天在外面挥霍,那可都是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啊。

在菜市场,挑挑拣拣,又经过熟练的讨价还价,终于拎着大袋小袋回到了家中。

“这些应该能够支撑到开学了”看着桌子上摆的满满当当的,简单的分了分类,一部分放到了厨房,一部分放到了一进门墙角的冰箱里,就去厨房准备起了早餐。

秦树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毕竟从小,无良的老头子就开始教导秦树要自立,要勤奋,所以自从秦树能够得到灶台的时候,无良的老头子就再极少的进入厨房,还口口声声说“厨房不是男人应该存在的地方。”

“我也是个男人”秦树也会反驳。

“不,你还小,等你知道如何生宝宝了才算个男人,你现在只算个男生。”老头子总会找各种没有逻辑的理由晃点小秦树。

唯一值得肯定的是,老头子也没有完全的淡出厨房,因为他觉得他应该把秦树培养成专业的大厨他才可以安心的在客厅用8个台的电视打小霸王游戏机。

然而他成功了,而且他还破例教了秦树一门兵器,无坚不摧的杀猪刀~

厨房里秦树右手持刀,手起刀落之间似乎蕴含着些什么,案板上传来有节奏的“笃笃~”的声音,老头子曾说:“刀法其实很简单分为四种,切剁削剃,一种难过一种,若是练之大成,庖丁解牛只在顷刻之间.一切都需要勤奋。”

能留在厨房当免费劳动力的秦树当然也有部分是信了老头子的邪,只不过多年以来他都只能做到明面上的切剁削剃,切菜,剁馅,削土豆,剃排骨。

不过老头子倒也没有骗他,只是少说了一句,“除了勤奋还需要悟性,和机缘。”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