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丁虎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144  |  更新时间:2019-11-08 12:28:32 全文阅读

锦囊?对,锦囊。

立时翻箱倒柜的寻找起来。不多时就在老头子藏钱的暗格里将锦囊翻了出来。

秦树打开锦囊,里面有三张折好的纸条,分别写着,壹贰叁,标记着。三条妙计?

秦树知晓老头子所作必有用意,率先打开写着壹的纸条,上面用小篆书写道“树儿,见此锦囊如见我本仙。还不快行三扣九拜之礼节?”

“???”什么鬼?我靠,这是看电视看多了,中毒太深?

一脸懵逼的拿起第二张纸条,打开,只见里面同样用小篆歪七扭八的写道

“如果本仙在的的话就不用打开第三张了,如果不在方可开启第三张。”

又完了?搞什么鬼,这是在秀画符一样的书法吗?难道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中年油腻大叔的恶作剧?冷静片刻,默默的打开第三张纸条,

这次的字却工整了许多,上面的字也多了很多,上面写道

“臭小子既然看到这里了,看来我还没有回来,无妨,我算无遗策,今日算到你命中有一劫难,至于破解之法,亦无妨,你既然看到这个锦囊就说明你已经度了那劫。”

“???”这有什么意思?已经度了?说好的破解之法呢?佛系渡劫?秦树此时心中一万头羊驼再次飞驰而过,无力地继续往下看到。

“从此你命以晦涩难解,叔也无能为力,不过,还是无妨”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秦树现在很不喜欢”无妨“两个字。

“你小子命硬,虽然不能断你吉凶祸福,但是有一点我却算到,你小子一准可以活到死。”

“最后叔为你在衣柜底上,放了些钱,算是你小子的成人礼物吧,不要太惊喜哦!!!对了,还会有一封信,如果你看到锦囊,我还没有回来,你就把信转交给京都林茂书院一个叫东方邈的老家伙,切记要亲手交给他。”

秦树拿着纸条的手突然紧了紧,此时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哪怕是刚刚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他都无所畏惧,还能因为活下来感到庆幸,可是对于那个不知道去向,三年还没回来的老头子如果说他不担心那却是假的,只是出于对老头子能力的信任,以及足够狡猾怕死的性格,他还是选择相信老头子真的只是出去鬼混。可是时间真的有点长了啊。

此时看完老头子给自己留下的一本不正经的锦囊,起初的啼笑皆非已经没有了,而是深深的想念那个经常借口去按摩的秦半仙。

整理了下心情,按着老头子的说法,秦树在箱底摸摸索索,还真摸到了点东西。

四个信封,其中一个上面署名是给东方邈的,用火蜡封着口,看来是不能打开看的了。

还有三个信封上面什么都没写,想来应该留给自己的,只是掂量了一下重量,里面不想是有钱的样子啊,难道老头子还这么先进给自己留了三张存折?这也太豪华了吧。

想到这秦树又不不由得一阵感动。三年的留守儿童,三年的俭衣缩食,终于迎来了希望。

从三个没有封口的信封里掏了掏,拿出三张纸。并不是想象中的存折支票,而是简简单单的三段话。

“臭小子,这笔巨款给你留着我不太放心,我先拿走一半,成长中的表现,再决定是不是全都交给你。05年8月留”。

“臭小子,最近生意不好做,家里开支大,先用你的成人礼应应急,下次叔给你补上。07年6月留。”怎么记得那个时候老头子还经常去按摩店?

“哈哈,臭小子表现不错啊,哈哈,我很是欣慰啊,哈哈,你看钱都是身外之物,为了更好的锻炼你的能力,磨练你的意志,叔决定,哈哈,这最后的负担,叔就帮你处理掉了,以后你就可以挣脱金钱的枷锁了,最后,你不用挂念叔,这天下还没有能留得住我的地方。09年10月留”

所以呢?说好的钱呢?成人礼呢?好歹让我知道您给留了多少钱也算有个念想啊。

论一个富豪的消亡。

“简直毫无人道。“秦树一脸悲愤,回忆一下老头子的作风轻叹一声“罢了,早就应该料到的~”

虽然钱被老头子以各种理由又收了回去,但是对于艰苦奋斗了三年的秦树来说也还可以忍受,毕竟三年艰苦岁月都已经挺过来了,再往后应该会好过许多,最不济一身的医术也能赚个糊口的钱吧。

这样想想心中倒是坦然了些,只是对老头子的担心却深深的埋在了心里。

如今却还有个问题,似真似幻的光?若说是真,可自己一点变化也没有,如果不是真的那满屋子的玻璃碴子又是怎么回事?

“咕噜~咕噜~”肚子的抗议打断了秦树的思虑。

“呀哈,你还开始不高兴了,好好,先不想了,“秦树揉揉肚子,一天只吃了一包方便面,却是有些饿了,来到厨房看了看,发现厨房也没有余粮了,“罢了,看在你跟了我18年的份上,今天大难不死,好好慰劳慰劳你,去隔壁王二麻子家撸个串去。”

夏天的天比较长,6点多的时光,夕阳还很顽强的战斗在工作岗位,小区里家家户户也陆陆续续传来炒菜的香味。秦树简单穿了一件有点泛黄的白背心,一条短裤配凉拖的绝配,简单的洗了把脸,向王二麻子烧烤摊进发。

王二麻子烧烤摊就在河冶小区斜对面,这个店已经干了十年了,小的时候老头子经常带着小秦树来王二麻子家吃串喝酒,邻里街坊来得多了,一来二去和老板,老板娘店里的伙计都混的挺熟。

老板叫王平,三十出头岁,可能青春期的时候没有保养好,留下点轻微的麻子,五大三粗,看上去倒也憨实,家里四个兄弟,他排行老二,没上过几年学就辍学了,很小的时候就在焦县混,为人仗义,倒是有些名头。

再大些就去到市里打工,倒是攒下来些钱,后来家里老爹身体不好,哥哥和弟弟们都在外地或者上学,或者上班,王平就从齐市跑了回来,守着家开了个烧烤摊,后来还去了老婆,生了孩子,日子过得也还挺好。

早些年,老头子看王二麻子人还不错,就他家看了看风水,指点着他家稍微变动了下灶台的方向,又在后院加了一口大水缸,他家的生意是越来越好,自那以后老头子带秦树去吃,这王二麻子总是说免单,可老头子虽然小气爱占便宜,但是还是很有原则的,执意给个成本,王二麻子退却不过也就一直这么过来了。

摊位距离秦树住的地方很近,不一会就到了。这个时间饭点刚开始,但是王二麻子烧烤摊位,已经坐了不少人了,毕竟是十年的老店,人气还是很旺的,夏天的人们都还好这一口,烧烤啤酒小龙虾。

秦树找了个靠边的小桌子坐了下来,自己一个人也用不到大桌子,毕竟几十个串就能填饱肚子,也不用多大排场。

拿起桌子上菜单,看了看,盘算了一下吃点啥,正在给旁边点餐的老板娘也看见了秦树。

“呀,小树来了啊,想吃点啥直接去后厨告大胖一声。我这有点忙,就不管你了啊。”老板娘操着东北口音,隔着桌子热情的喊道。

大胖是店里的厨师,王平的表弟,以前老头子他们偶尔过来打打牙祭也都是秦树直接去后面点。

“晓得,花姐,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秦树也没有客气,毕竟也快十年的交情了。

菜单很简单,也很齐全,日常的肉串,板筋,鸡腿,花甲。。一应俱全。稍微合计了一下自己的饭量,就准备起身去后厨。

“秦树?”一个憨憨的声音从马路对面传了过来。

不用看,这声音肯定是丁虎。别人也没这大嗓门啊。

其实秦树在学校一直都很低调,因为小时候跟着老头子到处乱跑,见到事情多了,到了高中又要自力更生,所以秦树相对于同龄人来说要早熟了很多,在他看来和同学们闲暇时打屁吹牛,还不如温习下功课的好,当然他的功课不只是学校的知识。

所以和同学们的关系也很一般,在同学看来,秦树就是偶尔会因为学习上的事情和几个同学有沟通之外,大多时间就是发发呆闷闷的,像是一个书呆子。

不过就算是书呆子也总会有那么一两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丁虎就是其中的一个。

秦树转过身去就看见,丁虎穿过马路小跑了过来。

“啊呀,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你跑这干啥来了,打你电话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法接通,去你家找你也没找到。”丁虎黝黑的拳头锤了一下秦树的胸口。

这丁虎一米八五的身高,两百来斤,臀肥腰圆大膀子方脸,跑起来呼呼带风,就跟一台小坦克似的,这一拳锤在秦树胸口,力气虽然有些大,不过对秦树来说倒是不以为意。

“我过来打打牙祭,手机关机扔家了,吃饭没,没吃一起吃吧”秦树指了指凳子示意他坐下说。

“嘿嘿,还真没吃,不过我可没钱啊”丁虎坐下先哭泣穷来。

“不用你请,你先坐着,我去后面点菜去”秦树鄙夷的看了丁虎一眼。

对于秦树投来的鄙夷目光丁虎不以为意,只是挠挠头嘿嘿一笑。

说着起身轻车熟路的向后厨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