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说客
作者:今天发工资  |  字数:3597  |  更新时间:2019-11-08 17:35:25 全文阅读

丁虎家里其实还是挺殷实的,他爸在齐市开了几家小超市,他妈在学校当老师,生活算得上小康奔富了,丁虎又是独生子,家里自小就宠他一个,零花钱自是没断过。

只是丁虎性格豪放,朋友多,年纪也小,花钱没有节制,每每都是前面刚拿到钱,后面就找人大吃大喝花个精光,有的时候饭费都留不下,又不敢在朝家里要,就只能靠蹭饭度日。

可是话说得好患难见真情,蹭个一次两次,那些狐朋狗友都没得说,可时间久了这些酒肉朋友也都舍不得了,到最后就是吃喝的时候大家称兄道弟,等自己没钱了就变得孤苦无依。

有次还有几天放假,班里关系不错的能蹭的都蹭了个遍,就差跟女同学张口了,可这小子还是有那么点底线的。

中午放了学,同学们都出去打饭了,班里空空的,就剩下他和秦树两个人,秦树因为不在学校住,所以都是自己带了饭,而丁虎则是因为口袋比脸都干净。

秦树打开饭盒,里面是自己做的西红柿炒鸡蛋,酸辣土豆丝,还有两个馒头,刚要吃就看见丁虎在后排盯着自己的饭盒咽口水。

“想吃?”秦树问道。

“嗯,啊,没没~”丁虎一边说着,喉咙还吞着口水。

虽然秦树和他的关系一般,但毕竟是同学,他也知道丁虎的作风,微微皱了下眉头,思索一下,说道“分你一半吧。”

“真的?哈哈,那多不好意思。”一边说着,哈着腰端着饭盒,一溜小跑的朝秦树跑去,卑微,面子,那对于三顿只喝凉水的青年汉子来说,这还算是问题?有口饭吃出卖色相他都愿意。

虽然饭菜一般,也已经凉了,但是这并不影响丁虎同学对食物的渴望,

一顿饭多点少点对于秦树来说倒是没什么,不过丁虎却记在了心里,并且从那以后的日子他用他的实际行动报答秦树,简单来说就是,只要自己没钱了就会主动帮助秦树解决食物带来的负担。

当然他也会在每次胡吃海喝的时候叫上秦树,只是秦树时间都比较紧,再者秦树对那无聊的小聚会不太感兴趣,所以几乎没有参加过。

没一会儿,秦树从后厨出来,手里拿着一盘花生毛豆,拎着两瓶啤酒走到桌前。

丁虎忙把秦树手里的东西接了过去,笑嘻嘻的道,“嘿,树哥,今儿啥好日子,小酒都整上了,这可不是您的风格啊,这是要铺张浪费一把?”

“我来吃个烤串就铺张浪费了?那你的生活作风都能赶上杀头了,先吃着,后面串三五分钟就出来了。”秦树开开啤酒咕嘟咕嘟喝了两口。“你小子这点不在家吃饭,来我这干啥?”

“嘿嘿我的头不能砍啊,我还指望着它给我娶媳妇呢,是这么回事啊,后天初中同学聚会。问你去不去?”丁虎一边麻利的包着花生往嘴塞一边说道。

“同学聚会,没兴趣。”秦树自顾自的端着酒喝了一杯。

“嘿,树哥,我就知道你没兴趣,不过这次王明那小子可是专门邀请你来着,这不让我给请您出山啊,”丁虎咕嘟咕嘟一杯啤酒喝了下去,冰的呲牙咧嘴,“往年没见那小子这么殷勤,知道树哥你考了NB的大学就开始拉关系了,要是我,我也不去。”

“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懒得去”

“对对,树哥高风亮节,不过话说回来,毕竟同学时间都挺长,而且这次是全班性的,估计来的人不少,要不树哥您跟我一块去瞅瞅?嘿嘿~”丁虎哈着头的样子,像极了汉奸。

“哈,你小子原来是当说客的?你这两百斤的五花肉,什么时候有灵魂了,还会绕弯弯了。”

秦树有些稀奇的看着丁虎。

其实对于这种应酬秦树一向不太喜欢参加,毕竟走南闯北多了,看着同学们就像小弟弟一样。聚会的时候,吹的牛一点都不圆润。

不过往年也就参加过一次,后来就没被邀请过,不过丁虎过来当说客还是第一次

记得第一次初中聚会,班里男同学都到了,还来了几个女同学,摆了四大桌,当时饭店小摆的满满当当的。

这种事情自然是班里的活跃分子组织。王明就是其中最活跃的那个崽!

这王明中等身材,平时带个眼镜,留了一头小长发,胳膊上也不知道是画的还是纹的个像蛇一样的小青龙。整个人流里流气,十分地道的混混打扮。

平时学习自不用说,很有说服力,他在学校的名次,就直接决定年纪学生的数量。

不过王明也算是一号人物,初一刚入学,就找了几个高年的同学做靠山,再加上他就在学校做教务处主任,很快整合班级势力,短短数月就在年级里闯出了名头。

同年级谁见了也叫声,哥,一时风头无二。

那次聚会也是他组织的,第一次人到的挺多,他也自觉的很有面儿。

但面儿归面儿,饭钱还得一人分一点。

酒到中旬,王明出去一趟,再回来就带了几个高年级的传言和小混混挺铁的学长。

王明招呼着大家一起敬酒。

“哥几个跟你们说,以后出去有事儿就说刘哥罩的,保管好使”王明咬着大舌头说着,一面还向这个叫做刘胜的敬了一杯。

刘胜那几个高年级学长倒也不客气,没一会就和班里同学熟络起来,几杯过后就开是讲述各种英勇事迹,无非就是我认识谁谁,谁谁是我大哥,谁谁被我揍过。。。。

几个人说的正尽兴,秦树在旁边却听着没趣,反正也酒足饭饱,索性起身向外面走。

他这一动不打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带动,这让坐在上首位的几位大佬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分明是不给面儿啊”

要说这王明确实有一套,小小年纪就懂得察言观色,自然也看出这几位大佬的不乐意,心中也是对秦树一阵摇头嘀咕。

心想这小子也太不知趣了,就算这几位吹得确实没啥水平,你也不能屁都不放一个,说走就走啊。

好歹也得等几位,牛吹够了喝茶的时候,找个理由才是正理。场面话还是得说的啊。

打定主意以后好好教教秦树如何混江湖,毕竟自己大小也算是班里的扛把子,这以后出去的自己同学多少得懂点规矩,不然自己也很面子。

这念头也就一瞬间,但是这刚刚有些和谐的气氛不能就这样被打破。

“秦树,干啥去,没看刘哥正给咱传授经验呢,”王明一面说着一面给秦树挑了挑眉毛,抛着媚眼,冲着桌子上的酒杯努了努嘴。

秦树刚迈出两步,听到这话,也不由得停住脚步。

倒也看到了王明抛过来媚眼,毕竟那卧蚕般的大眉毛挑的都快上天了,任谁都看得出来,王明是啥意思。

他也看得出来王明倒并没有什么歹意,只是本就心智就比同龄人成熟许多的他,总觉得这帮同学跟过家家似的。

稍作沉吟,决定给王明一个面子,毕竟以后大家还常常会见面,他不喜欢麻烦。

秦树拿起桌子上自己的杯子,微微笑道“各位你们继续,我出去下,见谅见谅。”说着把杯子里剩余的饮料一饮而尽。

放下杯子刚要离开,坐在最上首的刘胜,却开了口“小明啊,你这同学不讲究啊,拿杯饮料对付咱们。”

秦树听到这话,眉头微不可见得皱了下,也不搭话,只是看着王明,意思是这场面话我可说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王明要看见秦树望过来淡然的目光,心中不免有些纳闷,这小子咋这么能装,搞得自己变成他的小弟了,平时怎么没发现这书呆子这么奇葩。

在他的印象里,秦树,少言,喜静,朋友不多,平时要么发呆,要么看书,这一个学期以来也是第一次这么深入的打交道,之前甚至都没说过话。

现在发现这书呆子还真有一股古代文人那种宁折不弯的气质,只是搁着却有些气的人牙痒。

回瞪了秦树两眼,发现这家伙真没打算在圆场,无奈说道“刘哥您这做大哥的,跟他一般见识了干啥,他就我班一书呆子,除了学习,啥啥不懂,这种乖宝宝,别说喝酒,估计出来玩都得给家里报备,您的光明教导估计他也吸收不了,就随他去吧,别让他扰了咱的雅兴,您接着说上次您和小马哥去三中后来咋样?”

“啊对,后来啊我给你们说,小马哥和我两个人。。。”两句吹捧这刘哥又找不到北了,飘了起来。

秦树看见众人又都沉浸在一片牛的海洋当中,也没多少停留举步走了出去。直到散场也就没在出现,不过份子钱后来给了的,在他想来,毕竟咱不能拿群众一针一线,白吃白喝不是。

自此以后初中聚会他也就很少参加。不为别的只是,无聊。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不带他了,他同学看来,他们的江湖秦树不懂,还是让他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吧。

至于高中的聚会吗,他却一次也没参加过。

毕竟。。家里的老头子都丢了,谁还有心情参加你们小孩子的聚会。老子还要赚钱养家的好吧。

看着眼前嘿嘿直笑,被拉出来当说客的丁虎,又简单想了想最近几天的安排,还是比较空闲的,而且确实好久没有见到同学们了,索性就应下来好了。

“行吧,你先坐着,我去后面拿串去。”说着起身又向后厨走去。

不一会,秦树又从后厨钻了出来,手里拿着个托盘,满满当当放着各种的肉串。

看着各式各样的烤串,丁虎夸张的大叫起来,“哇,树哥威武啊,我给你说我这个苦啊,本来考上个大学,我老爸挺高兴,赏了我点金子,可你知道现在这金子不仅花啊,没几天就没了,后来的日子你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一边绘声绘色的说着,一边左右开弓,倒是一样都没拉下。像极了难民,只是这个难民着实有些肥硕。

其实丁虎的性格和他的身材差不多,是比较稳重的,平时也不是个话痨,上学的时候在班里本身就是体委,影响力也是很强的,再加上身材比较高大,为人也挺义气,在年级里也能算的上号人物,与王明倒是伯仲之间。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秦树面前,却总是感觉到有点压力。所以一直都叫秦树叫树哥,班里的同学也都很纳闷,但都不知道其中道理,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久而久之叫得顺口了,他也就没再改,至于秦树就更无所谓了,本来就感觉一帮同学都是弟弟。

知道他大手大脚的习惯,秦树也懒得理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