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十恶不赦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20-01-11 20:26:36 全文阅读

  花火冷冷道:“夫人,你要知道,如果留着你夫君,不知会有多少人会死,不知有多少孩子出生就没有爹爹。”

  “庄诚,庄诚他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对吧庄诚?”她近乎祈求地看着自己的夫君。

  庄诚说:“这两年,我确实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两年以前呢?再不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呢?”花火质问道。

  庄诚和那妇人无言以对,这时,身后的村民们不乐意了,其中一个脾气暴躁的年轻人大吼道:“庄诚哥他两年前来的时候,从狼群救了这个村子,没他就没这个村子,我们不管他以前怎样,你今天想杀了他,我们青竹村的人第一个不答应!”

  “对,我们第一个不答应!”

  “不答应!你敢动他试试?”

  “我们才不管他是不是死魂人呢,它是我们大家的救命恩人!”

  百姓们纷纷附和起来,甚至有几个脾气暴躁的纷纷拿起锄头来,要攻击他们。

  林湛赶紧试图平复村民们的情绪,他对大家喊道:“乡亲们,乡亲们,我们也没说非得杀掉他,你们冷静一点啊!”

  但这根本没什么作用,相对于们的暴躁情绪,林湛这一番说辞根本没起到降温的作用,院子里的人越聚越多,现场的局势也越来越紧张,火药味儿十足。

  “地火!”花火喊道,把刀向地上一挥,一圈火焰从地面喷涌而出,足有一丈高,将几人人包围起来,将村民逼退在外面。任他们怎样也进不来。

  “林湛,帮这位夫人降降温。”花火冷冷道。

  林湛点了点头,走到妇人旁边,将飞狐悬起,用法术护住了她。

  “花火,你冷静一点儿,”林湛说,“千万别冲动啊,你若是真杀了它……”

  “林湛,我很冷静,不冷静的是你,这死牢里有妻子的犯人多的是,难不成都得放出来饶了他们吗?”

  “这……”林湛一时语塞,又说,“他毕竟救过这个村子,你怎么能……”

  花火怒道:“那有怎样?我救过数十个村子,还是你的恋人,今天我要是在这里杀了林雨潇,你能原谅我吗?你有什么资格替那些死在它手上的人原谅它?还有,如果它再杀人,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林湛被质问的哑口无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林雨潇小声地说:“可是这对母女好可怜啊,你怎么能下得去手呢?”

  “白浪镇差点儿被鱼人吃掉的那个小女孩不可怜吗?你知道的吧,她的家人全都死了。另外我下得去手,不用你担心。”

  林湛说:“死魂人不一定都是坏蛋吧。”

  “它们要不是坏蛋就不会杀死自己的契约者了!”

  “可是你也该给它们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不是么?庄诚它不也救了这个村子么?这就是一个好兆头啊。”

  “改邪归正了那些无辜死去的人就能活过来么?有些错误是无法挽回的!人命就是如此!”

  “可是……”

  “这位兄弟,不必再说了,”庄诚坦然道,“我手上沾的人血不计其数,罪孽深重,洗不清的。今日我碰上你们也算是天理报应,命该如此。这两年来,我与娘子过得很开心,也算是死而无憾了,只是有几句话想跟妻女和乡亲们交代一下,可以么?”

  “有话快说。”

  “好,”庄诚朗声道,“诸位乡亲,我庄某骗了大家,从一开始便骗了大家,我是个死魂人!乃是个手染鲜血,罪孽深重之人,不过是为这村子略尽了些绵薄之力,便承蒙诸位乡亲照顾至此,实属惭愧。尺寸之功,不足赎罪,今日命当绝于此,天理报应,理当如此。诸位乡亲如果还念及在下这点儿恩情,我斗胆请求大家在我走后,帮忙照顾拙荆和小女,我庄某下辈子再报答大家了!”

  “庄大哥,你别再说了,我们这就把你给救出来!”

  这时周围的村民都用自己家的锅碗瓢盆什么的往这里运水,往火墙上怕,但是这可真的可以说是杯水车薪了,面对炽热的火墙,这点儿水完全是无济无事。

  “说完了么?”花火问。

  “最后一句,”庄诚深情地看着自己泣不成声的妻女,说,“我爱你们!”

  “夫人,捂住孩子的眼睛。”花火冷冷道。

  妇人没办法,只好忙捂住哭的已经喘不过气的孩子的眼睛,自己也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火墙外的人声越来越嘈杂愤怒了,有人歇斯底里地怒吼,有人爬上房屋,试图跳进火圈,更有人淋湿衣服试图冲进来。

  花火举起了利刃,瞄准了庄诚的脖子……

  ※※※

  “啊,这就要死了么,还真是不舍得呢。谢谢你婉云,谢谢你救了受伤的我,谢谢你愿意收留我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幸福。”

  “小春,我……我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来看待的,我以前从来没做过爸爸,如果哪里做的不好,你千万不要记恨我啊,是爸爸不好,爸爸不能看着你长大了……”

  “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子,我……我没法看到你出生了,你要好好活下去啊。”

  “你们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现在他老人家又要把这一切夺走,这就是对我的惩罚么?真惨酷呢……”

  “我……我舍不得你们。”

  ※※※

  庄诚闭上眼睛,眼角流出晶莹的泪来,等待着自己的命运。

  “不要,花火姐姐,你不能杀他!”林雨潇阻止道,“哥,你快劝劝花火姐姐啊!”

  林湛低头不语。

  林雨潇拦在花火身前,说:“不,花火,你不能杀他,你要杀他你就先杀了我!”

  “林雨潇,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让她惊讶的是,吼这一声的不是花火,而是自己的哥哥。

  “哥,你为什么也……”林雨潇眼睛里有疑惑,有惊讶,还有失望。

  “你以为花火她愿意下手吗?你仔细看看她,她不也哭了吗?”

  林雨潇再仔细一看花火,此时的花火虽还是一副冷面,但是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浸湿了她那已经愈合了一年的伤疤,让它似乎又有些隐隐作痛起来。

  “她也是不忍心下手啊!”

  “林雨潇,闪开。”花火虽还是一副冷漠的语气,但已经能听出一丝哽咽了。

  她哪里是个真冷漠无情的人,人心到底还是肉长的啊!

  林雨潇犹豫一会儿,只好是乖乖地退下了,闭上了眼睛。

  花火又一次挥起了刀,这一次,终于没人再拦着她。

  “咔嚓!”

  ※※※

  眼见天色已晚,花火带着二人在一个小城里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自从出了青竹村,三人之间基本上就没怎么说话,尤其是花火和林雨潇之间,林雨潇对花火的态度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她们俩刚认识的时候。对此,花火也是一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样子。

  夜里,花火独自一个人坐在客栈房顶上,虽是月圆高照,但也是照不进花火心里,惨白的月光只让她感到一股子凄凉。

  人们都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虽是人生苦短,两年也太短了些,白驹过隙,便阴阳两隔,又有一家人没法一起欣赏这月亮了。

  花火打了个哆嗦,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

  林湛坐到了她的身边,揽住她的肩膀,语气轻松地说:“我说我们两个怎么都有独自坐在客栈房顶上的习惯,还非得把自己冻的打哆嗦,让另一个人给自己披上衣服。”

  花火笑了笑,说:“谁知道呢。”

  “不过还好,我们总是会给对方温暖不是?”

  “也是呢,以前我都是靠法术自己取暖的,现在有你了,真好。”

  “也是呢。”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林湛问:“还在想青竹村的事?”

  “嗯,我在想那个庄诚是不是真的想和人类一起生活下去。”

  “也许吧,谁知道,人心尚且隔肚皮,更遑论死魂人了,它们在想什么,我们这哪里知道?”

  “这倒也是。”

  “怎么,我看你这下杀手时不是挺果断么?现在怎么思考起这个来了?”

  花火说:“你也看出来了吧,我也不是真的忍心下手的,我也有感情,并不是什么杀人机器。”

  “嗯,我看出来了。”

  “可是就是因为我有感情,我的救命恩人才会死掉,我的脸上才会有这道疤,我就是因为有感情,我才必须要杀了庄诚。”花火的声音有些哽咽,“你以为,你以为我看到那个小女孩哭着求我不要杀他爸爸的时候,我心里不难吗?我当初也是这么求着金毛犼不要杀我爹的!”

  “我看出来你也不忍心了。”林湛从没经历过这样的生离死别,也不知道该安慰些什么好,他只知道,如果有谁杀了他最心爱的妹妹,他一定,一定会把那个人给干掉。

  “我当初为什么,为什么要同情那个癞蛤蟆,我害死了我的救命恩人,这都是我的错。”花火将头埋进林湛怀里,哭个不停。

  林湛抚摸着她的头,安慰道:“别伤心了,这不全是你的错,更多的还是死魂人的错啊。”

  “你说的对,它们到什么时候都是一群十恶不赦的怪物!”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