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魂器使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勇气
作者:狂沙吹尽  |  字数:3156  |  更新时间:2020-01-11 23:17:39 全文阅读

  “你真的很在乎你那个救命恩人呢。”

  花火点了点头,说:“他很强,人也很好,一直都很照顾我,直到最后也是为了救我而死,是我害了他……”

  她的声音又开始哽咽,说:“我原本以为,一直自己一个人的话,就不怕失去自己所爱之人了,可是……可是我受够一个人了,我真的……”她止住了话语,没有再说下去。

  林湛虽然早就看出她内心的脆弱来了,却也没想到她竟在心底积压了这么多的负面情绪,若不是还有重明帮她撑着,怕不是早就崩溃了。

  林湛安慰道:“不怕,以后你还有我呢,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来,如果你想哭,就好好哭个够吧,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些。你已经够坚强了,坚持的够久了,今天,你就在我怀里好好哭一场吧,不过,今天哭过之后,明天我想见到你最美的笑脸,好吗?”

  花火闻言,终于不再忍着,紧紧抱着林湛嚎啕大哭起来,哭的撕心裂肺,将这些年遭受的委屈,承受的苦难,经历的孤独,已经一次次失去挚爱之人的痛苦,将这一切积压在心中,压在心头的往事一股脑全都哭了出来。

  她哭的是那样凄惨,让人听了不禁黯然神伤。月光暗淡,因之变色,凉风呜咽,为之含悲。

  许久后,花火的哭声已经变为呜咽,最后终于平息下来。

  末了,花火从怀里掏出那支箫来,递给林湛,露出一个笑容,说:“林湛,虽然有些晚了,但是,祝你生日快乐,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林湛虽然早就猜到了,但是还是一副惊喜的样子,伸手接过来,高兴道:“你竟然还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自己都给忘了。”

  花火说:“我特意问的雨潇。”

  林湛反反复复看着手中的箫,说:“真是个好东西啊,是竹州城产的吧?原来你执意要去竹州城是为了这个。”

  “嗯,这是我在竹州城给你挑的,我送不起玉佩那么贵重的东西,也织不出鲛绡这么好的衣服,只能是送你这个,希望你能喜欢。”

  “喜欢,我当然喜欢,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东西了,这也是雨潇告诉你的吧?”

  “嗯,雨潇她真的很了解你呢。”

  “我们兄妹俩毕竟是一起长大的,我们父母走的早,在林家那个到处都是争权夺利的地方,我们两个是一起相互扶持着走过来的,自然是无比熟悉。”

  花火说:“我也想多了解你一些呢。”

  林湛说:“我也是,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一起走不是吗?有的是机会。”

  “我希望能一直陪你走到最后。”

  “嗯,会的,一定会的。”

  “真的吗?”

  “当然了。”林湛信誓旦旦道,“对了,花火有一件事我想问你很久了。”

  “什么事啊?”

  “你喜欢孩子吗?”

  花火脸一红,说:“现在谈这个还有些早吧?”

  “不,我觉得不早了,这个可是一定要提前谈好的,不然以后会相当的麻烦。”

  “这个……我想要孩子。”

  “太好了!”林湛高兴地抱住了花火,说,“你和我的想法一样!,想想以后一群孩子围着我叫爸爸我就激动的不得了。”

  花火说:“是呢。”

  林湛说:“我们也该找个地方定居下来了吧?这样到处奔波的是不可能的吧?”

  “这……”花火似乎有些犹豫。

  林湛说:“我们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吧,你已经救了足够多的人了,这辈子都值了,也该休息休息,有自己的生活了,不是吗?或许以后我们的孩子也会加入灭魂阁,继承我们的事业呢?”

  花火想了想,想到这些年的奔波,想到恩人的惨死,想到林湛差点儿死在蛟龙嘴里,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好吧,等这条锁魂链不能再使用时,我们就结束斩魂人的工作吧,也该休息了。,不过我们该去哪生活呢?”

  林湛脱口而出:“白浪镇如何,我真的喜欢那里呢。”

  “这……”花火有些为难。

  林湛知道她是在顾及珊瑚,他暗骂自己说话不过脑子。

  “要不还算了把,去竹州城怎么样?”

  花火却说:“不必了,白浪镇挺好的,就去白浪镇吧。”

  “可是,珊瑚她……”

  “没关系,反正你又对她意思,不是吗?”花火死死地盯着林湛的双眼。

  林湛将身子往后仰着,说:“当……当然,我只不过是把她当朋友而已,你的脸靠的太近啦!”

  花火转过身去,开始说道:“那是我喜欢上你的地方,我今后想和你在那里生活,我身上还有些钱,大概一百两,大概能在那里买一个不错的宅子,应该会很宽敞。虽然一开始两个人可能会很冷清,但是等我们有了孩子后,会渐渐热闹起来的。我们可以和周围村子的人一起骑着蒲牢出海捕鱼,我问过了,一头蒲牢大概要五两银子,我们可以买两头,我还可以用重明飞着拉网,侦查鱼群。我们还可以开店,贩卖海鲜,重明飞来飞去运输会很方便,保存的话,飞狐的冰冻会帮上大忙的。我们还可以和珊瑚合作,一起把海底的珍珠、珊瑚之类的珍宝贩卖到神州大陆的每个角落。”

  “总之,我们能做的事情太多了,我们一定能过的很幸福呢。”

  林湛说:“是啊,只是没想到你会考虑的那么细,看来脱离灭魂阁的想法你有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啊。”

  “嗯,自从你被珊瑚抓走我就有这个想法了。”

  “花火,你不会笑话我胸无大志,只图过安逸日子吧?”

  “怎么会呢?一直当英雄真的很累的。”花火说,“你在面对鱼人和水麒麟也没有胆怯不是吗?你也不是个没骨气的男人啊。”

  “不不不,我这人天生胆子小,怕死,水麒麟还好,打鱼人时我都快吓死了。”

  “但是你还是冲过来救我了不是吗?”花火说,“林湛,胆子大和勇敢完全是两码事,胆子小的人可以很勇敢,胆子大的人也可以是懦夫。真正的勇敢不是不会恐惧,而是能战胜恐惧,因为没有人不怕死,求生是人的本能,只有面对死亡的恐惧时,人都会原形毕露,届时你才会知道谁是真正的勇士,真正的大无畏。林湛你就是一个勇敢的人呢。”

  林湛闻言,沉默良久,说:“你说的对啊,我受教了。”

  花火粲然一笑,说:“等这次我们去毒龙潭把药采来,把我脸上这道疤去掉,我们就一起去白浪镇吧。对于相貌我其实还是挺有自信的哦,虽然比不上那东方明晓,但还算漂亮吧,只不过是被这伤疤给耽误了。”

  林湛说:“这个当然,花火你其实真的很漂亮呢。”

  “太好了,”她靠在林湛身上,抬头看着他说,“林湛,你能吹一曲吗?”

  林湛点点头,说:“当然。”

  他轻轻含住竹箫,两腮微鼓,手指轻跳,一曲悠扬深远的便飘扬在这座小城的上空,像极了无数文人墨客描述的那深夜中恬静的夜晚。

  ※※※

  第二天,花火向林雨潇搭话,林雨潇还是有些躲躲闪闪的,让花火有些尴尬。

  林湛见状让花火到外面转转,自己要好好和林雨潇谈谈。

  “雨潇,我已经决定要和花火成亲了。”

  “什么?”林雨潇一惊。

  “没错,你没听错,我也没说错,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你嫂子了,我们打算离开灭魂阁,白浪镇去过平静的生活。”

  “可是你的身世?你肩上的那个刺青,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么?”

  林湛回答道:“关于这个刺青,我已经问过花火了,她说她也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关于我的身世,比起这个刺青,我觉得还是白霜飞狐比较靠谱,她称呼我为哥哥肯定是有道理的。灭魂阁浪大水深,太难摸清底了,一不小心我们三个人都会有危险。”

  “可是,花火她……”

  “你连个姐姐都不加了么?”林湛问,“昨天那个事对她在你心中的形象影响就这么大么?”

  “哥,你怎么能接受这么残忍的一个人呢?”

  林湛闻言一下就火了,训斥道:“林雨潇!你怎么这样说你嫂嫂!太不像话了!你忘了是谁为了就那个小女孩差点儿被鱼人吃掉吗?你忘了是谁为了白浪镇烧死了那么多人,她现在还因为这事夜夜做噩梦呢。”

  林雨潇争辩道:“那她也不能杀掉庄诚啊!”

  “它死有余辜,你也知道死魂人造成的伤害有多大,白浪镇的惨状你又不是没见过,地狱一般的景象!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呢?”

  “可是……”

  “它自己也说过,它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吧?它的家人是很可怜,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啊,说到底死魂人终究不是人,是人类的敌人啊,她这样做是为了让更多人不至于失去自己的家人啊。另外,你知不知道,花火最后让我给了那家人八十两银子,那庄诚才换了三十两银子啊。”

  “真的?”

  “真的,白脸她全都一个人唱了。”

  林雨潇沉默了。

  林湛抱住她,安慰道:“原谅她好吗?她这么做有她自己的理由,你也知道她的经历吧,她有自己的苦衷的。所以原谅她好么?”

  “嗯嗯。”林雨潇点了点头。

  “太好了,”林湛欣慰地笑了出来,“哥哥刚刚也不该凶你,也原谅哥哥这一次好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