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九十九章:老实交待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475  |  更新时间:2020-01-18 16:41:18 全文阅读

转眼间,大林去外地转了已经有二十多天了,各一两天就给姜二发来报平安的信息,并告诉姜二现在自己已经到了呼市,再有四五天办完了事就要回来了。姜二欣慰得很,大林是个能办大事的人了。眼瞅着真正的春天就来了,桃花杏花满山遍野地开,却突然迎来了一场覆天的大雪,厚厚的雪压着刚嫩了、绿了、红了的山头和树林,包裹着准备斗艳的花骨朵,不由的得让人对云山这番景象怜香惜玉。

姜二只好招呼着盖房子的工人休息休息,免得雪滑伤了身体,还特意去三毛子那里包了两天场,让务工的人全去看录像了。雪虽然下着,但是姜大生那边却忙得很,七八天的营生排得满满的,算上张斌一共招了三个打杂工,眼下最缺的是角儿,李家杰联系着之前单位的同事,高薪的工资,又挖来了一副架子,罗波儿性子有点孤僻,一直是一个人表演独角戏,姜二和大生曾和罗波儿说过,不行喊几个同学来帮忙,但是罗波儿心有苦衷,略带为难的拒绝了,姜二不方便打听罗波儿的苦衷,只好另作打算。

和往日一样,今儿个店铺里还是剩下姜二和厨师老郭,姜二在后院临时搭的棚子里,帮着老郭削土豆,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这时候隔着音,听着店铺前边有人喊着:“有人在吗?有人在吗?”姜二连忙出了棚子,赶到了前边的店铺,进了店铺,姜二见外屋里站着一个中年带着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都穿着小开领笔挺的职业西装,那打扮和气场,一眼瞅的出是公家人,姜二连忙问道:“几位有什么事吗?”

中间站着为首的中年人,问道姜二:“请问,您是姜二兴同志吗?”姜二连忙点头说道:“是咧?有事吗?”那中年人伸出了手,示意和姜二握手,接着说道:“你好,我是省纪检委的王存志,专程来向你打听点情况。”

姜二听了,心里明白,该来的终于来了,这番情景自己已经在脑子里,已经演示了无数遍,连忙把手在身上擦了擦,擦去刚才削土豆带着的泥土,略有些紧张的握着王存志的手,说道:“呀,呀呀,是大领导咧,您好您好,屋里坐”说着话把众人让进了里屋,然后冲后边喊道:“老郭,老郭,快准备点热水!”

等几人都进了里屋,姜二让息着几人上炕,只有中年男子坐在了炕沿边上,那个女的寻了个凳子坐在炉子一边,顺手掏出了个笔记本,准备随时做笔记的模样,男青年则一直站着没动,姜二诧异的看着几个人,略显紧张的问道:“领导,这,这这是啥事啊?弄的讷怪紧张的,讷没犯啥事吧?”

中年人笑了笑,缓解下紧张的气氛对姜二说道:“同志,不要紧张,我先介绍下,我是省纪检委调查专员王存志。”一指那个男的说道:“这位是监督员李力”又一指女的说道:“这位是记录员,马婷婷,我们这次是专程来向你打听点事。”姜二还是紧张的回答道:“好咧,领导打听啥事您说,讷知道的保证全说。”

原来外省的街头小报和三流杂志,不时的有报道云山305事故的事情和故事,报道的不光有事故的惨烈,还有官场尔虞我诈,营私舞弊的故事,于是又不少的小报记者蜂拥到云山,至于是不是来求实报道的无从可知,但是来的记者,临走时总会兜里揣的满满,嘴巴抹得油油地走,甚至有些连三流报社都算不上的记者和采编也来了,云山就像一块发臭了的肉,招惹着无处宣泄的苍蝇来叮这口美食。

云州市和云山县十来天的功夫,送走了不下二十波的记者。这番热闹的情景,省会的记者怎么可能不知道?省委党委的人又怎会不知道?终于省委按奈不住了,派下了纪检委来调查,下来的人甚至连市委都没去报道,分成了三波就地展开了调查,速度之快让市委措手不及,王存志是走访民调的,根据当日的新闻报道,现场处理的视频上,只有姜二一个人是露脸的,来到云山随便找个人一打听,就知道了是闻名云山的二宅先生姜二兴,于是自己这个小组的第一个民调就来到了姜二这里,当下询问着姜二,305事故发生当天的事情经过,和处理结果,姜二当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把张胜利如何来叫自己,自己如何去现场处理的,特别夸张了张胜利现场指挥的情景,如何不辞辛苦,如何任劳任怨,如何安抚群众,就连医务人员都不愿意接手的殓尸营生都亲自上手,最后又是如何送自己回来的,详详细细说了一遍,王存志听着不停地点头,马婷婷则一直不停地记录着,约摸着半个小时,姜二才叙述完当天的情况,几个人的谈话算是暂时结束了。王存志和李力一起拿过了马婷婷作的记录,当着姜二的面,三个人头顶头的复看了一遍,看完了王存志问姜二:“同志,您看这份记录和咱们的谈话内容一致吗?”

姜二则赞叹着:“一样咧,一样咧,了不得咧,了不得咧,这字写地可真快,还这么整齐,难得难得,哦对了!”姜二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似的说道:“领导啊,那天还有个事情咧,就是讷处理完了事故要走的时候,医院有个小姑娘,跑过来要讷签字咧,因为讷不是吃公家饭的,心里也怕担了责任,所以讷就没签,最后就是那个派出所的张所长,他不怕担责任,他签的咧,这个事情重要吗?”王存志听了,立马精神了起来,毕竟他们现在调查的只有这份口供和一段新闻采访的视频,还没有实质的现场证据,连忙问道:“是个啥签字?”姜二仔细想了想说道:“医院的小护士好像说是事故记录表,上边写着死了多少人,都谁谁谁处理的,怎么处理的表格。”

王存志听了不住的点头,对姜二说道:“嗯嗯,这个情况很重要,谢谢同志的积极配合。”姜二假装后怕的样子说道:“领导啊,讷这和你们交待情况,你们不会来找讷后帐吧?讷可是本分人,小老百姓,将来不会给讷惹个啥啥啥的祸事吧?”

王存志听了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从兜里翻出了个卡片,递给了姜二说道:“同志请放心,只要你刚才述说的情况属实,那就没问题了,一切有政府给你做主,这是省纪检委的举报电话,和我个人的联系方式,假如将来因为您的这个调查,给您惹了麻烦,你可以直接找我,或者我的上级领导就可以。”

姜二听了连忙接过了卡片,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上边写着一排纪检委的电话号码,又笑呵呵地说道:“行咧,行咧,有这个讷就放心咧。”

王存志让马婷婷把姜二刚才介绍的情况又记录了下来,几人核对完,稍坐了一会儿,王存志说了点客气话之后带着人走了。姜二瞭着几个人,开着车走远了,心里才真真儿的紧张了,连忙跑去了余善庆的小卖铺,想着给张胜利打个电话,通个信,电话都拿起了,突然又放了下来,因为姜二明白,说不定现在张胜利身边也有人在调查了,发了消息过去别弄巧成拙,惹了麻烦,只好先给大林打了传呼,让大林不用转了,回云山……。

正如姜二猜想的那样,张胜利身边正有个叫林正英领头的纪检委小组,向他调查情况,此时的张胜利俨然是个戏精,先是假意替市局和县委打掩护,说着服从组织安排,心无怨言的话语。在纪委调查组一再强调,要求张胜利如实回报交待的调查下,这才变成受害者,把自己心里的冤屈述说了一遍,请求着组织给出头。当然,他不会去和纪委谈论王部长和自己的那番交代,只是把自己曾经尽心尽力为百姓造福,为人民做事的事叙述了一番,尤其是305事故自己的处理过程,说的那是个详详细细,清清楚楚。所以的情况讲述了一边,调查组核对了记录,这才满意的走了。

据说还有一组直接去了市委,去调查市委的高层,只是有个什么结果,那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怎么样,305事故的处理结果,就要真相大白了,不管需不需要有人去背锅,但是某些有冤气的人,终于要出口气了……。

四月份的天气,终归是要暖和起来的,下了一天的雪,只用不到两日的功夫,便消融的一干二净,不见一丝的踪迹,不见雪的云山变得泥泞起来,犹如雨后的天气,偶尔闻得见泥土的芬芳,被雪裹了两日的花骨朵,再次绽放了起来,更显得娇艳。大林随着绽放的花骨朵也回到了云山,二林见到了回到店铺的大林,高兴得吱呀乱叫,还把和自己一般高的大林抱起来转了两圈,白莹只以为着大林是回官家窑去处理旧房子,埋怨着大林的一去不归,但还是特意给大林开了小灶,端上了一碗前几日贾邦国给工人们改善伙食的羊肉。

这几日来云山的省委调查组还没走,逗留在云山和云州两地,姜二不方便和张胜利见面详谈,一日晚间通电话,两人商量好了,眼下就不要见面了,等着305事故的风波平息了,两人再见面。等着人都出去忙了,只有大林和自己俩人的时候,姜二才询问大林这二十多天的行程。

大林对姜二述说着这些日子的情况:“二岗啊,你可不知道,讷把这一辈子的火车都坐完了,你是不知道,外边大着咧,咱云山和官家窑跟人家比起来,连人家火车站的那点地势大都没有咧。”确实,大林这次跑得都是省会那般的大城市,小小的云山确实不能比,接着大林把自己按照姜二准备好的材料和故事,去了外地才开始打印成册子,挨个寄给能看得见,买得着的地方杂志和小报。基本上每个城市都得邮寄出几十份上百份才算完,如此再换个城市,就这么绕着雁北转了一圈,直到接到了姜二的消息,才迫不及待的回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