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九十八章:张斌报道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2020-01-17 22:00:01 全文阅读

姜二带着二林来到和张胜利约定的小饭馆,张胜利已经在角落的一张桌等着了,见了姜二进来,连忙招手让姜二过去,姜二二林入了座,张胜利拿起了菜单递给了姜二,让姜二点菜,还不见外地开起了玩笑说道:“老弟,省着点儿点,老哥没装几个钱。”

姜二乐呵呵的说道:“讷装咧,今儿个刚给贾岗处理完了事,装了不少咧。”

张胜利听了,嘴里说了声“哦”接着又抢过了菜单说道:“那还是我点吧。”接着喊过了店老板说道:“老板,来点菜,来来来,来个鱼香肉丝,对对,鱼香肉丝,这个菜我闺女爱吃,再来个过肉土豆皮,这个我闺女也爱吃,拔丝红薯叶来个,……”姜二听了,明白着张胜利这是准备吃完了给自己的闺女打包带回去,但是好像张胜利忘了自己带来了二林这个吃货。果然张胜利点了四五个菜之后,放下菜单,对姜二说道:“老弟别见笑,我那闺女见不得我下馆子,每次我下馆子回去都得被她拔层皮,不带好东西回去,腻的你不能睡觉。”

姜二听了,呵呵地笑着说道:“明白明白。”没一会儿菜上齐了,姜二拧开了酒,给张胜利和自己满上,接着给二林要了一海碗米饭,这二林也真是不懂的客气,哪个好吃吃哪个,姜二也不拦着,二林直接端过了鱼香肉丝,朝着自己海碗扒拉,这一扒拉还是一半,正准备端酒和姜二碰杯的张胜利瞧着,眼睛都直了,这二林再扒拉,自己闺女的鱼香肉丝可真就没了,脸上的肉都不由得抽抽。

姜二假装没看见,自己端着酒杯迎上了张胜利的酒杯,碰了起来说道:“来来张所,先走一个。”说着话自己清得见了底。这时张胜利才也喝了起来,看着二林吃饭,自己心疼,所以索性不看了,和姜二聊起了天问道:“老弟早晨给我打传呼是啥事?我这抽不开身没回复。”

姜二就了口菜说道:“本来着有事,想让你帮着调查下,现在没事了。你说你的吧,这急了扒火地找讷来,肯定出事了。”

张胜利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啊,我今天被叫到市局了。”姜二听了,放下了筷子,专注地听张胜利说话,张胜利瞅了瞅饭馆里没人,老板在门口招呼客人,悄悄地对姜二说道:“我估计着是大林办的事有眉目了,下午从云州回来后,我特意打听了下,石家庄和郑州也来了记者,去采访杜海涛和王广财了,他俩借机发表了不少不满情绪和言语,市里恼火得很。我觉得是大林那边弄的动静挺大,听说外省不少的街边小报都报道了咱这儿的事故,还有领导营私舞弊的事,局里上午就是调查我这个,我心慌的很,咱这招是不是有点损啊,别把老王和老杜给祸害了。”

姜二不关心王广财和杜海涛,继续问到张胜利:“那你这露馅了吗?”张胜利一扣筷子说道:“我能露馅?十多年的片儿警白当了?多年锻炼出的反侦察能力还是有的,两句半我就知道他们是诈我,放心漏不了馅。”

姜二听了,心里也放心了,毕竟这事关系到自己的营生,说道:“老王老杜那里没事,还得心里感激呢,虽然他们不知是谁,让他们出了这口冤气咧。老公家又不是真地不分黑白,还能把他俩蹲了大狱,不可能,你放心吧。”

张胜利点了头,又说道:“大林走到哪了?”姜二拿出了传呼机,翻出了昨天大林发来的报平安的信息,给张胜利瞧了一眼,说道:“刚到了西安,待个一两天,去银川,完了呼市转一圈就回来了。”张胜利听了,点头道:“辛苦大林兄弟了,我看着以现在这进度,用不着大林兄弟去银川和呼市了,明后天就让大林兄弟回来吧。一个人在外边怪累的。”

姜二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已经弄到这份上了,不能半途而废,有些事,草率了就是真麻烦了,惊动不了上边,就不能给你们彻底平了反,这小鞋肯定得穿一辈子,你不是刚才还担心老王和老杜吗?假如这事不彻底解决了,你想他们以后会有好日子过吗?”张胜利听了,也不住地点头。

姜二又说道:“记着,假如有记者寻到了老哥身上,老哥千万不要诉苦,而且要第一时间向上边汇报。”张胜利继续点着头说道:“明白明白。”两人边喝着酒,边商议着下一步的计划,不觉得饭已经吃到了一半,张胜利盯着二林不住口的吃相,端上的四五个菜已经见了底,心疼得很,姜二见了失笑了起来,自己不懂有闺女的日子怎么过,觉得张胜利虽然是个公家人,但是这番情景,说明身上还是沾满了人气,接着地气,显得亲近了很多,于是豪爽地招呼着老板,按着刚才点的菜再打包一份,张胜利这才舒展了眉头,确实,不带饷的待岗还得挨撑好久,让张胜利必须得沾上百姓的气息。

姜二吃完了饭带着二林回到了店铺,见到了姜大生,才两日不见,姜大生见了姜二份外的亲切,跟姜二唠着这两天的演出效果,还从怀里掏出了一摞名片,对姜二说道:“二兴,你可是不知道,咱云集四海要火咧,瞧,这些名片,都是其他门面老板主动给讷的,今天还约定好了一家商店,说好了,以后每周六日去他那演出,只是钱有点少,讷想着反正要打广告,比在村里义务演出强多了,所以就接了。”

姜二点了点头,说道:“咱要忙起来了,以后村子里每周去个一两天就行了,没必要天天去。”

姜大生同意道:“是咧,是咧,还有个事,二兴,咱得招人咧,首先罗波儿没架子,自己上去了演,费劲地要死,虽然演得好,但是效果不行了,还得招几个帮工的,就这两天兄弟们又搭台,又搬东西,还得费心费力的演出,劳累得很啊。”

姜二当然同意,只是眼下没住的地方说道:“那就找点本地人,最好是晚上能回家的,白天来上班的人。”说着话出了外屋,寻了红纸,写起了几张招聘启事,等着明天张贴出去。

天一亮,姜大生就起了招呼着众人起床,今天是给刘姐侄子开业演出的最后一天,所以大家伙得尽心尽力,务必圆满了,音响设备都在饭店留着,姜大生带着姜二自己写的招聘启示,带着众人出发了,白莹两人没有出门,带着二林也跟着去了,姜二自己留了下来,照看着店铺捎带着包工队的监工。一晌午无事,下午姜二在外边正和盖房子的大工聊着天,这时候来了个大个子的年轻后生,问着大工小工,说寻姜二兴老板,姜二回头瞧着这个后生,觉得面熟,只是想不起哪里见过,那后生瞧着姜二也面熟,两个人都对上了眼,却谁也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姜二问道那后生:“你找讷干甚咧?”

那后生端详着姜二,反问道:“你是姜二兴老板?”姜二点了点头,那后生又说道:“城西那个在表演的艺术团是你开的不?”姜二又点了点头,那后生才说道:“哦,姜大生经理让讷来应聘咧,说让你面试面试,行就让我上班咧。”

姜二这才明白过来,合着这后生是来面试的,问道:“你叫个啥,家住哪,会干啥?”那大个子后生说道:“讷叫张斌,就住在城西,只要是力气活,讷都能干!”姜二一听这后生倒是个痛快人,看着面相也是忠厚,只是觉得面熟,不由得说道:“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那后生瞅着姜二说道:“讷也是这么觉得,看着姜老板面善,应该是在哪见过。”姜二也想不起来,又问道:“那你之前在哪干过?”张斌突然情绪低落的说道:“前段时间在一个治安队做过,觉得不适合讷做,所以辞职了。”姜二听着,忽然想起,刚过二月二的时候,去跟小四眼买传呼,和人打了一架,想起那个挨打的后生,可不就是眼前的这个主,不由得失笑了起来,说道:“哦,你在薛志刚那做过营生吧?”

张斌点了点头,突然也想了起来,指着姜二说道:“哦,哦想起来了,你是那天给讷拉架,帮讷的那个大岗?”其实那天张斌只注意小四眼了,忽略了小四眼身边的姜二,只是姜二劝架的时候,扫了姜二一眼,这两人话赶话,相互都想了起来。姜二对眼前的张斌记忆犹新,是个倔驴,有点子骨气,也不孬。爽快的问道张斌:“一个月一百五,管吃不管住,做的都是力气活,你要是觉得合适,明天就来上班。”

张斌听了也是高兴,觉得眼前这个老板人不错,那天连自己相跟的人都跑了,只有眼前的这个老板帮着自己劝架,想着跟着这样的老板肯定不赖,连忙点头说道:“好咧,好咧,讷明天就来上班,讷今天回去跟娘打招呼。”说着话欢喜的告别了姜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