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八十八章:张胜利有冤气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227  |  更新时间:2020-01-07 20:52:59 全文阅读

自古出家人都讲究过午不食,姜二几个人赶蹭着回到了石头庙,宏芝法师的斋饭已经做好,虽然庙小,常年也没个人来往,但是宏芝法师的规矩却一点也不少,念了一大段的“供养偈”之后,掰下少许的馒头扔在山头上,祭了山神才开斋,虽然是麻油炒出来的蔬菜,但还是寡淡的很,几个人一上午的爬山下山确实有点累,竟然吃出了香味,大馒头就着素菜,几人都清了个碗光,吃完斋饭后几人又盘坐在宏芝的小房里聊了一会儿天,张圆圆留下了二百块钱,姜二白莹和张圆圆的秘书一人供养了二十块钱,贾邦国则掏出了五十块钱,一并给了宏芝法师,宏芝法师口诵着佛号,感谢了众人。对于宏芝法师来说,这三百来块钱,够自己小半年的生活费用了。

几人告别了宏芝法师,又顺着山路步行走到了那个废弃的石料厂,张圆圆环顾四周,觉得这块宽敞的地势也可以做点文章,假如资金足够,或有结余可以搭建个歇脚的亭子,几人都觉得主意不错,贾邦国也应承了下来,接着一起上了车,返回了云山县。

车上众人已经商议好了,先把建庙所需的建材拉到半山坡,等着天稍微暖和就选日子开山路,修山庙。眼下里先把姜二艺术团的房子建起来。张圆圆把贾邦国送到了长途站下车,贾邦国直接回了燕州,准备着姜二看好了日子,就带着自己手下的人来做营生了。张圆圆又把白莹送回了北庄子街,叮咛着白娘娘有啥事一定找自己言语,最后把姜二送回了三道坡才算完事,回了自己的国贸商厦。

姜二这几天忙的连轴转,也累的慌,想着回店铺好好的缓缓,可是刚进了店铺,就遇见了一直在店铺等候的张胜利,张胜利穿着便服,见姜二回来了,连忙起身和姜二打着招呼,姜二知道张胜利无事不登三宝殿,等着自己肯定是有事,接过大林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直截了当的问着张胜利:“张所,您这是有事吧?您说就可以,咱也不是外人。”

张胜利确实有事,可是瞧着姜二店铺里,七八号满屋的人,没法说,于是对姜二说:“走吧,跟老哥外边转转,这里不方便说。”

姜二点了头,跟着张胜利出了店铺,两人过了店铺门口国道,往姜二年前套兔子的那片小树林慢悠悠的走去,张胜利边走边说道:“老弟啊,老哥和你说个事,你给老哥思谋下怎么弄?”

姜二应道:“张所,你说吧,只要不是政策的事,讷能帮你出出主意。”

张胜利点了根烟,让息着姜二,姜二没接,张胜利吸了口烟叹了口气说道:“唉~老弟啊,老哥这工作可能要丢咧。”

姜二听了打了个愣瞪,接着问:“咋咧?”

原来前几日305事故惊动到了省委,云山地方上牵连了不少的人,交通部,公安部,卫生部,包括基建和环卫部门都有人受到牵连,撸掉不少的人,本来张胜利因为记者采访的事情还有转机,可是问题出在了叶文章身上,叶文章和张胜利俩人虽然不在一个行政部门,但是都是做大檐帽(警察帽)的公职,往日里经常有合作,也打过交道,交情还算过得去。但是这次305事故出的太严重,必须得有人负责,市里已经给叶文章下达了放大假的决定,没有想到的是,叶文章是个有关系的人,也不知道哪里的背景,给市局递了话,叶文章不能处理,后来某些领导头头开了个小会,既然叶文章不能处理,那找谁背锅?后来研究到了张胜利的身上,有人提出了,那天记者采访录像里只是录到了一个穿制服的背影,那人带着口罩,套着手术袍,也分别不出个谁是谁,说指挥现场的是叶文章也不为过。又有部分人开始打听起张胜利的背景,发现张胜利没什么有关系的背景,于是某部长级别的人约谈了张胜利,和张胜利当面提出,把“小所长临危授命,大事故指挥若定”的事迹按在叶文章身上,暂时性给张胜利放个长假,等着风声过去再回来任职。

张胜利不是傻子,明白叶文章这是使上关系了,但是自己是小白出身,没关系没背景,知道这事硬着顶了上边行不通,只能当下答应了某部长,虽然嘴上答应了,可是心里憋屈的不行,在家里窝了一天,越想越生气,感觉着心里这口气要是不出,这辈子都活的不痛快,又想去和上边争理,思谋来思谋去,想到了姜二身上,因为那天是自己请的姜二帮忙,现场一直都是姜二几人和自己在忙揽,于是来寻姜二,合计着姜二能不能帮着自己作证,把自己的冤枉气出了。

姜二听了张胜利的话,心里也为张胜利报着委屈,想着张胜利来寻自己作证,自己肯定是会去的,但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张胜利述说着自己的委屈,姜二则思谋着张胜利日后的打算,对张胜利说道:“张所,你说的那个部长官大不大?”

张胜利直截了当的说道“大。”

姜二又问“那讷给你作了证,他日后会不会为难你?”

张胜利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答,姜二继续追问道:“那就算张所的冤屈平反了,那张所的工作还能做吗?”张胜利还是没法回答,确实啊,那人手握着整个云州的行政体系,别说撸了自己个小所长,就算把县长换了也不算困难。

姜二又说:“他既然答应了日后能再给你安排工作,那张所认为着他会失言吗?”

张胜利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应该问题不大。”姜二接着说道:“张所,讷是个小老百姓,讷觉得日子能将就着活就可以了,一日三餐吃饱了,安逸的活着,就很幸福了。”

张胜利又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抬起来头,转过了身面对着姜二,一脸严肃且带着正气凌然的气色对姜二说道:“老弟,你说的话老哥明白,也懂做老百姓的不容易,但是老哥想一个道理,人活着是为什么,安逸?那猪活得也安逸,有吃有喝,如今的社会,讨吃要饭的也活得安逸,有吃有喝,但是老哥要说的是,那不是安逸,那是苟且偷生,人活着最重要是尊严咧。明明白白的活着,假如这事我妥协了,或许将来我过的可能比现如今更好,但是我会活得不痛快,一辈子过不去心里的这道坎。”

姜二被张胜利的一番掷地有声的质疑怼得哑口无言,突然想到了自己为什么要离开瓦檐村,假如真正的是为了安逸的活着,完全可以和郭玉芬过着没羞没臊的日子。又想到了为什么要离开官家窑,假如真正的为了安逸的活着,完全可以在周权海的庇护下逍遥快活的活着。现在到了人生地不熟的云山县求生,不就是为了活出个人样吗?现在反倒过来规劝着张胜利,活成自己以前的样子,心里不自觉得懊悔着,恨不得扇自己嘴巴子。

张胜利见姜二不说话,又继续说道:“老弟,我知道让你给我作证,为难你了,你出门在外不容易,我欠考虑,这个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了。”说着话准备着往回了走。姜二见着张胜利要走,连忙喊着:“张所,你等一下。”

张胜利站住了脚,眼神询问着姜二,姜二继续说道:“老哥,你让讷去作证,讷肯定是愿意去咧,讷一个跑江湖的,到哪都能生存咧,只是你这个事没必要弄个满城风雨,你听讷这个主意怎么样?”说着话,赶上了张胜利身边,姜二两人一边往回走,一边说着自己心里盘算的主意。

等快到了国道边,张胜利满面流露出分外的喜色,一双大手使劲的拍着姜二的肩膀,拍得姜二直咧嘴,张胜利笑着说:“没看出来,老弟啊,你这鬼主意咋这么多呢?真想掰开你着脑袋,看看你着脑子是咋长的。”

姜二揉了揉肩头,笑着说道:“只要老哥你别觉得讷这注意不缺德就可以。”

张胜利哈哈的笑着:“拉倒吧,老弟啊,你吧,你就好比梁山好汉的那个智多星,真绝了。只是,只是啥人才能去办这样的事情呢?而且这得花不少钱吧?”

姜二盘算了下自己的计划,又盘算着人手路费和几天的消费,冲张胜利伸出了一个指头说道:“老哥,估摸着最少也得一千。”

张胜利揉了揉太阳穴,眼下被放了长假,按着姜二的计划,自己最少还得在家坐一个月呢,一千块,够自己四五个月的工资了,但是和自己的前程相比较,一千块值了。又使劲的拍了姜二的肩膀,说道:“好,老弟,明天我把钱给你凑够了,这次你就帮着老哥去办,要是哥真能出了心中这口冤气,老哥这辈子都惦记着你这份情义。”

姜二刚把肩膀揉不疼了,这一巴掌拍的,还得继续揉,笑着说道:“行了,老哥你放宽心,即使这事成不了,讷用别的法,也能帮你把冤气出了,只是你一定要记着讷的话,忍一时风平浪静,千万千万要和你那领导打好关系,别眼下里闹得僵了。”

确实,张胜利知道自己不是那种谄媚的人,按着姜二的计划,自己得委曲求全混上一个多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尽量着“装人”了,俩人又聊了一会,张胜利搭上去往县城的中巴,心满意足的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