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八十七章:石头观里石灰吟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20-01-06 23:00:01 全文阅读

石头庙的宏芝法师祖籍是河南,本名素芝,至于姓她原本的姓,连她自己都已经忘却了,五六岁刚记事时,老家遭遇了百年一见的大荒,那时新中国还没有成立,就随着家里人一路往北逃荒,逃荒的路上因为自己是个女娃,被自己的亲生父母卖了换粮,结果这一卖就换得自己都记不清到底几个“父母”,可以说是一路被卖到了雁北,最后在怀远县算真正的落了户,怀远的爹娘本来有个三岁的儿子,买了素芝,最初的想法是当个童养媳来养的,所以也没当个人使唤,七八岁就开始为怀远的“家”负担起了劳役。

新中国成立了,劳动人民获得了新生,可是素芝的生活却一成不变,为怀远的家做牛做马,等着到了十六七,政府破四旧竖新风,收养自己的父母不敢身背“封建主义”恶习的名头,把素芝这个“童养媳”嫁给了另村的汉子,素芝以为着自己有了新生活,却没想到只是从一个水坑又跳进了另一个火坑。自己的男人嗜酒如命,喝酒之后就是家暴,往往都是三日一小暴,五日一大暴,别人家的女子还有个娘家做主,素芝却无处诉苦,就这样一直苦挨了十几年。一个晚间自家的汉子又一次醉酒,一顿家暴后酣然入睡,素芝忍无可忍,想着举起锄头砸死自家的汉子,可是最终没有挥下锄头,只是乘着夜黑带着少许的行李逃出了那个村子,自己也不知道往哪走,靠着两条腿离开了怀远,逃到了云山。怕着自家的汉子寻得见,于是往深山里钻,最后在石头山的石头庙遇见了当时的住庙二僧师父,向师父述说着自己的不幸,请求着皈依三宝,住庙师父看着素芝可怜,收了素芝做徒弟,取了法名宏芝,等老法师圆寂了,自己就接管了石头庙,这一待就又是二十多个春秋。

宏芝热情的接待了张圆圆众人的到访,姜二是个二宅,对佛法也是略懂,和宏芝法师探讨了一番佛理,接着几人在石头庙周围转了起来,观察起了旧庙的现况,旧庙有百年多的历史,规模小的很,建国到如今就没有修缮过,现在已经没有了完整的院墙,到处都是残壁,石头庙只有三间正殿,中间正殿供的是三世佛,佛像已经没了金身,只能用红红的绸布裹起了身体,露出佛主威严庄重的头像,左手偏殿供的是地藏王菩萨,里边只有地藏王菩萨的塑像,墙上隐约还能分清是十大阎君的壁画和地狱的情景。右手偏殿供的是观世音菩萨,三间殿看起来只有这观音殿还算整洁,看来宏芝法师是经常收拾这里。观音殿旁边一间小房就是宏芝法师的住所。

姜二一边观察着地势,一边询问张圆圆准备投资多少,是在石头庙的基础上翻新,还是扩建,张圆圆说目前只能拿出十万的资金翻新,重建或者扩建,自己也没有那个能力。十万已经是不少的数目,贾邦国盘算着务工费和运输费材料费,思索了一会和张圆圆说道:“张总,讷觉得先花点炸药钱,开条山路出来,这样的话建庙就更方便了。但是估计着还得加五万,您要是能多拿五万出来,讷连这庙院墙和你们说的那个姑奶奶殿,全备齐了,说不定还能扩建一下。”

张圆圆仔细想了想,盘算着自己的流动资金,其实再多拿十万张圆圆也是可以的,只是眼下里啥影都没见,就拿出十几万,心里觉得不牢靠,于是对贾邦国说:“老贾,你看这样,讷先拿出十万来,你给我整这事,咱走到需要追加钱的那份上,实地考察,觉得合适,你放心,别说五万,十万讷也加。只要老哥你营生干的漂亮就可以。”

贾邦国听了点头说道:“张总放心了,这事讷一定干的漂漂亮亮的,回去讷就做个效果图出来,老弟你满意了讷再动工。”两人嘀咕了一会儿,就把这投资费用的事敲定了,这时候张圆圆才委派着姜二去和宏芝法师谈建姑奶奶殿的想法。

宏芝法师一直相跟着张圆圆几人,刚才的话也听得见,正想问姑奶奶殿到底是咋回事,姜二先张了口,对宏芝法师说道:“师父,您看有这么个事,讷得和您说一下。”

宏芝法师听了点了下头,示意着姜二说,姜二继续说道:“张总准备扩建咱们这个石头庙,准备着东西两厢加两个殿,一个姑奶奶殿,一个招财殿,你也知道张总做生意,图的就是招财进宝,后世荣华,师父您看怎么样?”

宏芝法师听了要扩建,自然是心动,自己皈依了三宝,这么多年的苦难过来,对于这金箔之物没有兴趣,但是能在自己圆寂前,看着自己待了大半辈子的石头庙有了新颜,自然是高兴,只是这姑奶奶殿和招财殿自己却没听说过是什么事物,又继续问道姜二:“这奶奶殿和招财殿供得是什么菩萨啊?”

姜二有点为难,但是还得解释说道:“招财殿供得是五路财神,奶奶殿是凌霄之上的七位娘娘,只是,只是需要在七位娘娘的末位,张总要加个马氏的牌位。”

宏芝法师听了,有点纳闷问道:“这五路财神讷理解,但是娘娘殿就娘娘殿,咋还要叫个奶奶殿,这马氏又是个啥神圣?”

姜二还真不太好解释,想着编个慌挪对过去,又觉得不合适,但是自古以来也没有个马氏奶奶庙啊,自己这创新确实有点离谱,只能实话相告,对宏芝法师把张圆圆的一番经历说了一遍,接着又把白莹喊过来,介绍给宏芝法师,白莹接着又把自己大仙爷的职业,以及张圆圆冒犯妨神爷的事从头说了一遍,当然了,作为当事人张圆圆在一旁也是哭诉了一番。

宏芝法师皈依了三宝,也是个信命的人,听着张圆圆的一番诉苦,想着张圆圆为了建庙的事,给自己牵连了这么大的罪过,心里属实的过意不去,不但不反对姜二张圆圆建姑奶奶殿的事,还对张圆圆打了保票,说姑奶奶殿建好了后,一定给马氏的牌位早晚三炷香的供奉,保佑着张总的前程。

这下弄的众人皆大欢喜,石头庙重建的事情就敲定了,就等着姜二看日子了。看着天还早,姜二提出去后山的石头观瞧瞧,宏芝法师叮嘱着他们几人慢点走,后山的路不好走,自己给几人预备中午的斋饭。

姜二众人暂时拜别宏芝法师,出了石头庙没有门的后门,顺着一条小路下了山沟,只容一人行走的小道确实不方便,也没个台阶,几人扶持着好不容易下了沟,因为天冷,所以见有一条细细的小溪结成冰床。顺着这条银白色的冰床,往沟里又走了百米左右,果然看见一汪清泉,姜二几人踩着着冰上露出的石头,用手捧起泉水来尝了尝,大冷天,虽然冻手,但是泉水还是甘甜的,贾邦国特意寻了块石头,敲下了几块冰,几人都含在了嘴里,品尝了起来。稍作休息,又往里走就没有冰床了,已经看得见后山半山腰的建筑物,瞧仔细了,那半山腰哪里是建筑物,有的只是残垣断壁,几人顺着小道往上攀岩,等到了石头观跟前,这里更加显得凄惨,石头庙是破败的,总归有宏芝法师打理,石头观隐约只能分辨出几窟石窑,姜二众人顺着几窟石窑挨个看着,搜寻着张圆圆故事里的情节,也没瞧见那些包裹小鬼子的泥胎,更没寻到藏邋遢道人的老君塑像,让姜二不由的思考,张圆圆口里关于邋遢道人故事的真伪。邋遢道人的故事终究没有考证,也没有文献资料记载,都是山下人口口相传的故事,但是姜二情愿相信那故事是真的,因为这个社会需要像邋遢道人那样有气节的人。几人又待了十来分钟,顺着小道下了山沟,等下了山沟,张圆圆回头望了望石头观问贾邦国:“老哥,讷出钱,你能不能给石头观建个观门,再竖个碑?”

贾邦国望着半山腰的石头观,口气坚定的说道:“能咧,碑上写啥字咧?”

张圆圆思谋了好久,只想着给邋遢道人立个碑,但是还真不知道具体写点啥?询问姜二:“姜师父,讷想给邋遢道人立个碑,你说写点啥?”

姜二其实明白张圆圆的想法,张口说道:

“千锤万凿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身碎骨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张圆圆听了,急忙说道“好,好,好,就这个意思,这首诗叫啥玩意。”白莹在旁边,虽然不懂诗,但是能听出个大概,只觉的姜二这几句话说的真是了不起的,满脸的崇拜。

姜二笑了笑说道:“《石灰吟》于谦写给那些有气节人的。”

张圆圆满意的说道:“石头观里石灰吟,也是绝配,姜师父了不起。”

几人商定好了为邋遢道人竖碑的事宜,心情大好,瞧着前边石头庙烟囱冒起的炊烟,看着时间,已经是中午,想着宏芝法师的斋饭一定做的差不多了,连忙赶蹭着往回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