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十六章:谈判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162  |  更新时间:2020-01-21 20:19:53 全文阅读

李有义家里有李富儿和他娘,这节骨眼上,这对老亲家是不能碰面的,李有奉只能把玉芬儿娘俩安顿在自己家里,这娘俩哭哭啼啼的,端水也不喝,只接了个毛巾抹眼泪。李有奉媳妇咋哄述也不行。不停地规劝着:“玉芬儿娘,别哭咧,伤了身子可不好,李富儿那个铜顶心已经被他爹教育过咧,打得下不了炕了!转转(李富儿妈的名字)也是,老了老了就办这糊涂事,刚才还一直躲讷屋不敢回去,这刚走,怕有义收拾呢!她也知道错了,当时确实是听富儿被警察带走,急火了,糊涂咧!”那边李盛媳妇宽慰着玉芬儿:“嫂子啊,别哭咧,都是女人,讷懂嫂子的委屈呢,这事不在你,都怪不成器的李富儿,我刚才见了,爹没头没脑地打他咧,说句不好听的话,讷看着都过瘾咧,嫂子不哭了!”

李有奉出了门,把围着门口看热闹的李家子嗣小媳妇们都喝散了:“看什么看?等你们大老爹回来收拾你们是不是?”又等了十来分钟,李有义揉着脑壳,嘴里叨咕着:“难啊难啊”的就回来了!有奉迎了上去,递了个官厅烟,让李有义缓缓神,李有义接过烟,没点火,摆了摆手,唉了一声,没心思抽咧!

开了门,李有义进了屋,李有奉也跟了进来,随手把门关了上,坐在炕头上玉芬儿娘,和抱着李晓俊的郭玉芬看见李有义进来了,玉芬儿娘又开始了哭哭啼啼,李有义也没说话,寻了个板凳,靠着地上的洋箱边,翻出火柴,点着了那根官厅烟深深的吸了一口!那口烟,一只深深的吸入肺里憋了好久才吐了出来!:“玉芬儿,玉芬儿娘,讷给你们赔不是咧,今天的事,对不住了啊!”接着又深深吸了一口:“现在说啥都晚了,你们说吧,咋才能翻过这篇儿,讷尽量满足你们咧!”

玉芬儿娘:“你这话说的,敢情是讷们娘俩来讹李家咧!”本来搂着孩子已经不哭的玉芬儿又委屈地嘤嘤起来,李有义那个愁啊:“玉芬儿娘,你知道讷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让你们娘俩受委屈了,我想补偿你们娘俩点啥吗!”李有奉接话说道:“是咧,是咧,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提,讷大岗这尽量满足你们咧。”

玉芬儿娘打住了哭声:“讷们娘俩也不是来讹你咧,就是来讨说法,既然你们认理,那就让转转拉着富儿,当着全村人面认错表态咧!以后也别来祸害讷家闺女咧”

李有义长叹了一声说道:“你说的在理,李富是应该道歉咧,李富儿让讷收拾完咧,下不来炕了,等养差不多了,讷就让他去咧,转转岁数大咧,面子薄咧,讷看就算了吧?咋说也是孩子奶奶咧!”

玉芬儿娘听了,立马反驳道:“她面子薄?在讷闺女门前撒泼打诨的时候,啥日脏的话可都说了,没看出脸皮薄在哪里了。”

李有义陷入了沉思,不一会儿说道:“玉芬娘,你看这样可以吧,过几天讷亲自带着富儿娘上门给你们陪不是咧可以不?当众人面就算了,咱们毕竟是一家人,一家人关起来说自家话,咋都行咧!”

“现在当自家人咧,把讷女儿撵出大殿院不是咧,断了讷闺女的口粮不算咧,上门埋汰讷闺女的时候不算咧。”

“非得让转转当着众人面赔不是?”

“非得,必须得去!”接着这对旧亲家又杠上了!

“你这是在打讷脸啊,让讷在瓦檐村抬不起头咧?”李有义道出了不让老伴儿去赔不是的由头,是啊,虽然去的是老伴儿,但是那是我李有义的老伴儿,富儿毕竟是小一辈儿,无所谓,但是老伴儿代表的是自己的脸面啊!去了,李有义的脸面也就没有了,在这瓦檐村的威望也是损失的!

“你的脸面是脸面啊,讷们平头老百姓就不要脸咧!”

李有义又和有奉要了根烟,续了起来,吸了一口,对李有奉和屋里其他人说道:“有奉啊,盛媳妇,你们先出去,到讷那屋坐坐,我和玉芬娘唠点私事!”众人听了,该下炕的下炕,出门的出门,李盛媳妇抱走了李晓俊,寻奶奶去了,一会儿屋里也就利清了,只剩了玉芬儿娘俩和李有义。李有义随手关上了门,转过身对这娘俩说道:“有些不中听的话,咱关起门来说,今天这事是讷们家错了,讷这和你们商量着来,你们不通融,那咱们就翻翻老话了!”

玉芬儿,心里咯噔了一下:“你想咋地?”

李有义吐了口烟,感觉着有些话不想说,但是又没得办法必须说的样子,对郭玉芬娘儿说道:“乃年,强子工亡走了,国家有规定了,强子的补偿款有一部分是讷和老伴儿的养老金咧!讷说讷有能力养活自个,玉芬儿孤儿寡女的不好活咧,是一分没要咧”

“那是你不要咧,翻旧账啊?”玉芬儿娘犟着!

“是咧,讷就是在翻旧账咧,今儿也是逼得讷没办法咧,强子走了,按规定,给分配了个长期工的营生,是晓俊接班咧,晓俊小,但是这血缘关系,也得是盛儿或者富儿去接班咧,可是现在那个是利清去接班咧,听说后来利清还把那份工作卖给了别人!”

“那不是李盛在厂里当会计,李富儿懒受不了苦,才让利清接的班吗?你到底想咋的!”玉芬儿娘越听心越惶惶。

“是啊,有些东西总说不清咧,说不清的东西,总有办法弄清咧,逼急了讷,打官司,讷也要搞清楚咧。”李有义像一只老狐狸一样,审视着眼前的母女,俨然没有了刚才愧疚的态度!接着又说道:“玉芬儿要说是讷们赶出了大殿院,还不如说是自己搬走的,买的后窑金潘子那处院子,花了不到两千,对外说是花了五千,金潘子是和讷提到过咧,强子走了不到两年,利清就娶了媳妇,还是市里边的小学老师咧,听说彩礼不轻咧!树根可真有钱咧,讷家都没彩电咧!”

“你你你,你啥意思咧,你说你啥意思咧!”玉芬儿娘终究是斗不过李有义,词穷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讷没有啥子意思,你们都明白,你家光彩的日子是用讷孩儿的命换来的。”说到这,李有义又叹了一口气,接着无奈的说道:“哎!说到头,今儿个事,还是讷家的错咧,错总得认咧,讷老板就算了,今天气的身子估计也落下了病,得养一段时间呢,李富儿那,伤好了讷就让他去赔礼,怎么处置,你们说了算,赶明儿个讷给晓俊身上别五百块钱,给玉芬儿带回去,算是精神赔偿,今天这事咱就揭篇儿了,行不玉芬儿娘?”

玉芬儿娘现在脑子也转不清了,看着玉芬儿拿主意,进门到现在玉芬儿可一句话也没说呢。玉芬儿听得明白,心里的委屈更大了,自个的委屈成了俩人各自的筹码,讨价还价了,见俩人没了动静,自己也就接起了话头,铿锵的说道“你们长辈说话,讷是不会插嘴的,既然你们说完了,容讷也说几句!”说道这,玉芬儿下了炕,拿起瓢从水瓮舀了瓢冷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嚎了一晚,嗓子早冒烟了,这谈判的节骨眼,得润润嗓子,这一番举动,着实让李有义紧张了起来,李有义知道玉芬儿泼辣的很,想着咋应对才好!

玉芬儿,喝完了水,长嘘了口气,返回了炕上,底气又足了些说道“你们唠完了讷唠,今儿把话说开了,以后讷也能抬起头走路咧,你是讷的前公公,你是讷的娘,但是你们不是讷咧,凭啥拿着讷的委屈聊你们的天,你爱告,告去咧,管讷啥事?讷破屋子两间,你官司打赢了,公家收去当你的养老金,讷带着晓俊讨吃要饭去,瓦檐村吃不饱,讷去石头村要,石头村讨不到,讷去官家窑讨,还能饿死李家的孩儿?”玉芬儿越说越激动,索性也就跳下了炕,对这自己的娘又说道:“你有骨气咧,给女儿讨说法咧,女儿现在这破德行是谁讨来的啊?讷是有冤屈咧,今要是这个冤屈不平了,日后讷的家门就不是一个人来闹腾咧,谁都能来咧,讷是寡妇咧,今年还没四十咧!讷日后还咋活咧!”说道这,小寡妇真真切切的哭了起来,不再是大殿院外边的干嚎了:“啊~~~~~~~~讷是个寡妇咧,光棍汉都嫌弃,不敢捣挖的寡妇咧!”本来夜深人静的大殿院里传出这凄凄的哭声,惹的好几家的媳妇也跟着的抹了眼泪!

李有义为难咧,能诈唬了玉芬儿娘,可是诈唬不了玉芬儿咧!郭玉芬说的没错咧,官司打赢了能咋样?丢的还是李家的人,自己还落了个逼寡妇要饭的名头,郭家也没啥损失,还得从长计议呢!

月上了树梢,玉芬儿娘扶着哭的虚脱了的玉芬儿,走出了大殿院,郭树根就圪蹴在大殿院的铁栅栏门口,玉芬娘儿看见了,气的一手搀扶着玉芬儿,一手使劲捶着郭树根:“你这个讨吃猴,你这个讨吃猴,要你有球用呢!”郭树根也不敢躲,转过了背任由玉芬儿娘捶着,玉芬儿娘捶累了,这时候郭树根才背起了女儿回家了往旱湾子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