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十七章:师兄
作者:岳小黑  |  字数:3211  |  更新时间:2020-02-05 20:42:42 全文阅读

姜二等着日头有了热乎气,十点多才出了门,提着马札,卷着麻纸招牌,带着二林准备去官家窑党委楼的老地方,街口老闫家的锅盔香得很,姜二买了四个,和二林一人二个,一路上吃着。到了党委楼还是那个墙根,铺开了麻纸,支起了马札,又买了瓜子,给了二林,告诉二林别走远了,一会有事咧,二林拿了瓜子,开心地跑一边自己耍去了!

让姜二深感意外的是,今天晌午竟然有人算命,而且不止一个,先是来了个中年汉子,满面愁容,只提了个“讷娘”二字就被姜二拦住了,姜二背着口诀,掐着指头,心里盘算着:“老问孙,云彩遮月盼归期,虎耳颜润添锦衣,儿孙问老病归西”接着说道:“你娘这个躲不过咧,撑过这几日也就万事大吉,撑不过,讷也没辙咧!”中年汉子听了,喊着神咧神咧,央求着解决办法,姜二又说:“你娘的事情,讷没办法处理咧,但是你的问题讷能处理!”中年汉子慌了:“讷有啥问题啊?讷咋不觉得呢!”姜二神神秘秘地说:“你是不知道咧,但是这几日你还没事,等你娘的事情过咧,你再来找讷,讷详详细细地告诉你,给你化解了!”中年汉子心惊胆战得应着:“好咧好咧,小先生费心!”掏了五块钱的随喜,也就走了!

要问这中年汉子到底有啥事?其实啥事也没有,只是姜二用了“八套鼓”的套路,把中年汉子敲蒙了,省的自己漏了破绽,因为一开始姜二就没算出汉子的娘到底怎么了,他只是说你娘躲不过了,也没说你娘是病了是要死了,还是遇见什么烦心的事了,又怕汉子继续问他,他娘到底怎么了,只能用“八套鼓”往别的话题上引,让你紧张,还让你分心,这样钱也赚了,自己也灵验,也就砸不了自己的招牌。至于过几日你娘的事情处理完了,能找到姜二那是缘分,找不到,也就算了,话又说回来,说不定就这短短几日,中年汉子人生有了变故,那姜二也就灵验得不能再灵验了!

中年汉子前脚离开,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妇女又圪蹴了下来:“小先生,小先生,给讷算算咧。”姜二看了看中年妇女,掐起了手指头,念念有词,不一会儿言语道:“你这个讷算不了!”中年妇女忙问:“咋咧?”姜二接着说:“讷给你算了,讷惹麻烦咧,不能算!”中年妇女白眼一翻:“这话说的,讷给讷老汉算运势咋能给你惹麻烦咧!”姜二心里暗喜,接话道:“你真让讷说?”那中年妇女说道:“说呗,有啥见不得人咧!”

姜二笑了笑接着又说:“这位大姐,讷先给你讲个道理,你看是不是这个理,说的不对,你不能掀讷的摊子。”中年妇女被姜二假迷五道整的一愣一愣的,心里也就泛起了嘀咕:“你说呗,讷还能把你咋整咧似的!”

姜二说:“那好大姐,讷就说咧,其实您往我眼跟前一站,讷就知道你是来给姐夫看运势的,啥运势?当然是这官运亨通的运势,但是讷为什么不说呢,大姐知道这“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典故吗?萧何引荐了韩信帮刘邦打了天下,但是萧何也让韩信命丧吕后之手!”那中年妇女压根不知道姜二说的是什么意思,懵着两眼直瞪瞪的看着姜二,等姜二继续说。

姜二又说:“大姐还是不明白讷说的意思,那讷也就不绕圈圈了,直接说了,大姐啊,你就是故事里的萧何,你老汉就是韩信咧,你找讷来算这运势,你能帮着咱姐夫官运亨通,但是也泄露了天机,姐夫迟早因为这个,有血光之灾咧,真到了那天,大姐,你是害了姐夫呢,讷也平白给自个找了麻烦啊?”

那中年妇女虽然听得稀里糊涂,但是听到“血光之灾”慌了神,只是觉得姜二说得厉害,也就说:“懂咧懂咧!小先生说得对咧!”连忙掏出了五块零钱钱给了姜二,姜二抬头看了看人群,突然喜上眉梢,不经意的点了下头,之后只抽了中年妇女一块钱,没全拿,又说道:“大姐,您瞅准了,讷只拿一块,你别慌咧,刚才讷是给你讲道理咧,大姐放心咧,姐夫的运势好着咧,大姐别求神,也别求佛,安心伺候着姐夫过日子,十五不行,转春就好,官运亨通,大富大贵到时候再给讷包红包吧!”那中年妇女听了,心情立马又转好咧,马上笑迷脸的说:“好咧,好咧,你是瓦檐村的姜二兴小先生,讷认识你咧,真像你说的,讷肯定包个大红包!”

姜二笑了笑:“大姐放心,讷是你兄弟咧!走吧走吧没事咧!”那中年妇女也就走了,姜二看着人走远了,也就收起马札,卷起麻纸,准备走人,周围还有要算命的问姜二咋不算了,姜二说,每天只算两个,多了也就不灵了,留下一堆人干瞪眼。姜二吆喝着二林,二林也跟了上来,一直快到了大林家,姜二突然返回了身,对着二林身后一个中年汉子说道:“师兄,你咋来咧?”

张云奇,浑远县人,二十多年前来瓦檐矿打工谋生,那时的瓦檐矿还属于小煤窑,不归地方管,机缘巧合下,认识了给当时小煤窑老板,看风水的姜半仙,口音听着是老乡,也就细聊了起来,越聊盘起认识的人越多,后来也就经常走动,一来二往,张云奇出于对二宅的好奇与喜欢,也就拜了姜半仙为师,张云奇比姜二年长半轮,那种咋也吃不胖的人,骨瘦的很,和姜二也经常玩耍,姜二就老喊张云奇“排骨精”,俩人也是相当投缘。张云奇和姜半仙学了十多年的二宅,自己也钻研,之后出了徒,辞去了临时工的营生,去了阳远县自己开了个二宅的店铺!自号“张一眼”意思就是说,别管你是啥宅啥坟,一眼就能瞅出来龙去脉,给你说个头头是道,渐渐的名气大了,当地人就喊张云奇为“一眼仙”。

姜半仙闷炭烟走了以后,每逢三节张云奇都是来看看姜二这个小师弟的,照顾得很,这还差三天就八月十五了,张云奇心里又惦记着小师弟了,来瓦檐村寻姜二,扑了个空,在村里也听了些姜二的风言风语。自己就盘算着,姜二有个老叔,在官家窑矿上班,自己是去过的,也就想着去那老叔家打听一下,这刚路过党委楼,看见围了一堆人在算命,算命的先生正好就是自己的小师弟,姜二兴。正赶上给中年妇女算命,赶巧的是那中年妇女,张云奇也认识,可不是当初瓦檐矿的小煤窑老板的儿媳妇,十多年过去了,越是发福精干了!张云奇看得出姜二手生的很,手艺没使到家,刚诓出了妇女的来龙,却不知道去脉,也就在背后准备点拨姜二,赶巧姜二也看见了张云奇,张云奇就用手势传递了消息,用手捂了下额头,接着绕着脑袋画了圈,指了指天上!姜二也就明白了,就往官运亨通上说,最后没收钱,指着这个将来有个大俸禄!接着,草草的收了摊,准备找个僻静的地方,来认师兄了!

姜二带着师兄来到了大林的小黑屋,张云奇提鼻子闻到了一股股的霉臭味,眉头皱了皱,想着师弟的生活不易,马上到了饭点,姜二让师兄先坐,自己转身出去,买了熟肉馒头、老白干、酒杯、筷子碗和下酒的小菜又回来了。中午,大林把饭店带回来的饭食也摆了上来,四个人也就边吃边聊了起来!

当着现在自己唯一亲近的人,师兄的面,姜二把自己在村里的事说了个清清楚楚,师兄也理解小师弟一个人生活的不易,宽慰着没事,都过去了。接着又说着老叔姜元新拿自己不当人,当畜生的防范着,师兄也对姜元新口诛笔伐了一番。又聊着初识大林两兄弟的过程,以及两兄弟对自己的照顾,张云奇说着感谢的话,敬了大林几杯酒,大林憨憨的说道:“么事么事,二岗对讷也不错,经常带讷兄弟玩呢!”聊着聊着姜二对张元奇说:“云奇岗,讷还有个事,这几日讷没了生活来源,没办法了,只能布了个局,本来准备今天收局呢,你来了,你要不帮讷参谋参谋?”说着姜二撸了下袖子,指了指自己的咯吱窝,意思就是暗局,见不得光。大林不懂这师兄弟聊的什么,也只能傻瞪瞪听着,张云奇看了,脸色却凝重起来:“你现在有难处,想立山头,要布局讷懂,也是应该的,可这事你得想清楚啊,别出了差,整漏了弄不好就是祸啊!”姜二也知道自己这局整不好的后果,但是眼下实在没办法了,眼见着断粮,还亏欠这大林两兄弟,没办法咧!

“下午聊,岗给你参谋参谋,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来了就是为了看你,你好了岗也就放心了!”

姜二打心眼里暖烘烘的,人人都说远亲不如近邻,自己这却打反了,成了近亲不如远邻。自己的亲老叔关键时候扔下了自己不管,连个住的地儿也没有,靠着大林俩憨兄弟收留,眼前这个老子以前的徒弟,时头八节的也能想到自己,人啊,世事无常。想到这,姜二含着眼泪花,双手举起了酒杯,先敬了张云奇,又敬了大林,仰头一口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