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七章:姜二挨打了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814  |  更新时间:2020-01-15 22:04:08 全文阅读

姜元新的日子不大好过,四十多岁娶了个内蒙小媳妇,本该是人人羡慕的好日子,但是小媳妇被自己给宠坏了,没姜元新这么宠媳妇的,比宠闺女都宠,就差骑头上拉屎洒尿了,或许姜元新真的拿媳妇当闺女养了!矿上的营生是受罪营生,只要有一把子傻劲气确实能挣不老少钱,姜元新会把一个月的工资,一个大子不剩的全花在媳妇身上,人们都说内蒙的媳妇不会过日子,在姜元新这应验了,开始的几年还好,好吃好喝,不存钱也不缺钱,可渐渐地,小媳妇学会了打麻将,还是总输的那种,十几年过去了,姜元新家业一点没存下,饥荒落下了不老少,媳妇肚子一直不争气,也没生个一儿半女,家里也就少了张吃饭的嘴,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姜二进了老叔的家,老叔上三班,夜里的班,白天在家睡闷觉,媳妇去打麻将去了,姜二唤了声老叔,姜元新这才迷醒着眼起来,看见了大侄子进了屋!

姜家人丁不兴,到了他们这辈本来哥三个,只有老大姜元林有两个娃,取名姜大兴和姜二兴,名字的寓意就是大兴姜家香火,姜元林媳妇生二兴的时候,难产死了。没想到大兴六岁的时候,下暴雨被山洪冲走了,只剩下二兴一根独苗了,十年前不到五十的姜元林又被闷炭烟给闷死了,如今留下了二十五六的姜二,自个混日子。这一晃姜二都三十好几的人了,也没娶个媳妇。人们都说,这就是做二宅的命。

姜元新看见姜二还是分外亲近的!吆喝着姜二快上炕!自个下地去倒水了。发现暖壶没热水嘴里嗨叨着败家娘们,也就舀了瓢冷水给姜二端上来了!

姜二刚吃了月饼,嘴里也甜腻得很,咕咚咕咚的喝了半瓢水,和老叔唠起了家常,说明来意,但是没提自己的那点囧事。

“找营生啊?行,那就先这住下了,但是矿上的营生不好做啊,你明儿个去矿招工办看看,矿上天天招人呢!”

姜二听了也是欢喜的,叔侄两人吃着姜二带来桔子,边吃边聊,眼见着天已经快黑了,媳妇还没回来,姜元新自个出去买了点猪头肉,和几个大花卷。猪头肉剁吧剁吧拌了点陈醋蒜汁,拧开姜二带来的老白干,叔侄俩小口喝了起来!从姜二一个人生活的不易,一直聊到了姜元新兄弟三人,走的就是他个光杆司令了,说着还掉了几滴眼泪。天黑的没了影,姜元新的小媳妇才回了家,不到四十的女人邋里邋遢,穿着一身姜元新发的劳动褂,手提着二斤压面。看见了屋里坐着的姜二,端详了一下。姜二连忙喊了声:“老婶,您回来了?”

内蒙小媳妇认出了是姜二:“这不是二兴吗?时常不见了,我去下面吃,你们唠。”说着去生灶做饭去了。

面条刚端了上来,姜二还没动筷子的时候,内蒙小媳妇的一句话把姜二噎回去了:“二兴啊,你和小寡妇的事咋处理了?”

屋里突然变得沉静了,姜元新摸不着头脑的注视着姜二,姜二只能用开玩笑这类的言语搪塞着,总之之后的气氛变得尴尬了起来了,姜二也是面红耳赤,只得用酒喝多了这样的借口掩饰着。饭后内蒙小媳妇拉姜元新到院子里单独唠着,姜元新回来后对姜二的态度也起了变化,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暗敲打着姜二,在这里不能长住,要不然他不放心呢,担心小媳妇的安危呢!

姜二心里生起了无名的怒火,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老叔啊,你是把我当畜生咧!”夜深了,姜二穿着衣服,将就着躺在炕墙边的被窝里,一夜三人都睡的不安生。

天还没起亮,姜二就悄悄的出了门,这一走,姜二就又少了个叔,今后余生,只能靠自己打拼了!

窑黑子营生属实不好做,看见一个个黑不溜秋,从炭旮旯爬出的灰货,姜二打退堂鼓了,名也没报,就退了出来。姜二知道,他做不了这营生,别说一天二十,就是二百也不做了!唉,这乃求地势,咋活呀!姜二寻了个还算干净,有个水泥台阶的墙根,脱下鞋,单脚撑着,用鞋底使劲敲掸走厚厚的煤灰,将就着坐了下来,寻思着眼下的出路!

四处张望了下,不远处一个壮实的后生,扛着截一米长的铁道轨,冲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姜二还在嘀咕着,这后生好大的劲气,那铁道轨少说也得百八十多斤!就听“咣当 ”一声,铁轨从后生的肩膀一甩,实实的砸在了姜二脚跟前一米远的地上,还好是土地, 换成水泥地,还不弹起来崩断姜二的腿,姜二突的一下就跳了起来,吓出了一身冷汗“ 你这个楞货,是不是要砸死岗!”

后生咧起了嘴嘿嘿的笑了起来,那感觉一年多没洗的脸污了麻黑的,比窑黑子的脸都黑,露出蜡黄的牙龈根,说不上的慎人:“大爷,要铁吗?给十块,讷饿了!”

“乃求去哇,还真是个楞子,滚远远哇,我这还饿着呢!差点砸死岗”姜二没好脾气的嚷道,心里思谋着:“我有那么老吗?叫大爷,折我寿呢!”

后生虽然愣,但听得出来姜二骂了他,生气的吼道:“那~~呐呐~大爷,你咋咋骂我呢 !”随即右手一把薅住了姜二的头发,往下一摁,那力气像千斤一样,姜二顺势就弯下了腰,随后就看见只大脚朝自己的脸上就踢了过来,姜二慌了,两只手臂连忙护住了自己的脸,“啪”就这一下,虽然没破了姜二的相,两条胳膊也跟折断了似的,扎心窝的疼!疼啊,可要了姜二的命了!

“二林住手,你这是干什呢?快住手!”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后生没再踢,可算救下姜二!

“松手,松手,这个灰货,快松手,不松手我喊大林来收拾你了。”女人继续的叫嚷着 ,同时使劲的甩打着后生薅着姜二头发的手。

“哦,我放开了,兰兰,你别告诉讷岗,是他先骂的呐!”

姜二连忙跳到了身后的台阶上,用疼得发抖的双手揉着火辣辣的头皮!心里想着这后生真缺德,但是也不敢再骂只是嘴上不停的喊着“疼疼疼,唉呀妈呀,疼死人了。”

那女人转过身,问姜二:“你么事吧?么事吧?唉,你别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小孩子?他还是小孩子?这都要人命了”姜二咧咧道,不停的揉了胳膊又揉头!

“唉,这兄弟两个命苦么爹么妈,老大倒泔水去了!么在,老二有点不机明,但是心眼不坏,估计你肯定是骂着孩儿了,要不这孩儿不打人。”女人解释道。

姜二抬起头端详了下这个女子,有点敦实,面相纯朴,不像拉偏架的:“算了哇,算我倒霉!”下了台阶朝站牌方向慢慢地退着。

叫兰兰的女子背后喊道:“你么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姜二抬起发麻的胳膊摆了摆:“么事么事,今儿出门么看黄历!”

车来车往还算热闹的国道边,姜二低头撸起袖子看揉着略有红肿的小胳膊,“这个愣头青一脚就踢成这样了,再来几脚,还不要命啊!”

突然一个高大的人影堵在了姜二的前面,姜二看见眼前这身形,滴溜溜打了个冷颤,寻思着那楞货又来了!略微细端详,不是,身形一样,相貌相似,但这个后生略显干净!“咋?有事?”姜二懦懦的问了声!

“大岗,呐弟是不是打你啦?”眼前的壮实后生略显歉意的问到!

“刚才那个愣头青?是你弟?”

“嗯,他是不是打你了,有事么,讷知道讷弟手重没深浅,有事讷带你去医院看看。!”

姜二看后生态度挺真诚,连忙说“么事,么事,也怪讷,说话重!”

“哦,大岗,讷弟脑筋不好,刚才有营生,没看住讷弟,大岗你要是有事就言语,真对不起啊!么事讷就先忙去了!”

姜二一看这两兄弟,还真是亲兄弟,实诚,连忙说“么事,你忙去哇!”

后生看姜二不像有事的样子,喏了一声,转身往矿上走去!走出大老远,远远的听见姜二喊了一声:“那后生,你有住的地方没!”

看来我们的姜二,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