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家巴雀儿 > 正文
第八章:大林和二林
作者:岳小黑  |  字数:2423  |  更新时间:2020-01-20 10:33:47 全文阅读

姜二喊住叫大林的后生后,又后悔了!自己好歹是个全乎人,可叫大林的后生还有个愣弟弟!

大林是个热乎人,连拉带拽得把姜二领回了家,进了大林的家门,姜二才真真切切的后悔了!十多平米的小房子,加上个十多平米的小院子,院子里是堆积如山的破烂,破酒瓶子袼褙片,破铜烂铁烂皮带,几乎占满了整个院子,只留下条小缝隙勉强过人。

“这都是二林拾回来的,二喜岗一个月来收一次,能换不少钱呢!”大林解释道。

大林推开了门,让息着姜二进了屋,黑洞洞的小屋,除了一张炕,啥也没了,连张桌子都没有!没有窗户纸的窗框,只能用拾回来的塑料布遮钉着,从破漏的几个窟窿眼射进几许光,光线映着的尘絮显得格外得耀眼。

“讷家好着呢,讷家下雨不漏雨,讷用油毡铺了好几层了!”大概这房子不漏雨是大林唯一值得炫耀的地方了。

姜二现如今倒不嫌弃地方的破败,勉强住一日,再找个落脚的地方就好,便半个屁股担在炕沿边。

大林见姜二坐到炕上,知道姜二没嫌弃自己的小屋,开心的问道:“大岗叫个啥,讷咋称呼你呢?”

姜二还没适应屋子里的黑暗,回答着大林:“哦,讷叫姜二兴,你喊讷二兴就可以。”

“二兴岗,你叫讷大林就好,水在桶里,渴了你自己舀,这中午了,讷给你端饭去。”大林也没等姜二回答,就急冲冲的一甩门出去了,关上门,小屋子一下变成漆黑一片,姜二无奈的笑了笑,不知道是笑大林的太过实诚,还是笑现如今自己的窘迫,下了炕,又把门掩开了,让屋子稍微亮堂些。

约么着半个小时,姜二听外边大林的声音传了进来,不一会儿大林一手拽着愣弟弟,一边用拎着馒头袋的手捂着怀进了院儿,姜二看见二林,本能的从炕沿蹦下了地!

大林进了屋,对着愣弟弟二林喊道:“岗咋教你的,快说!”

二林冲着姜二嘿嘿一笑:“嘿嘿嘿嘿,对不起啊,那个是讷错了,讷打人不对,再也不打人了,以后再打人没馒头吃!”说完冲着大林呵呵一笑:“岗讷说完了,能吃馒头了吗?”

大林拍了拍楞兄弟的头说:“能吃咧,开饭!”

二林欢欢喜喜的从地上的墙旮旯找到块立着的木板,放在炕上,自个喊了声:“开饭咯!吃馒头咯”

姜二有点不知所措,大林把馒头袋儿放在了木板上,又从怀里掏出了还有点热乎气的铝制方壳子饭盒!打开饭盒,满满当当的肥肉片子土豆烩粉皮!那边二林已经迫不及待的拉开了灯,一手抓起白花花的馒头吃了起来,还好二林没用污漆麻黑的手罗动别的馒头。

姜二看了看这饭盒里的菜问大林:“大林兄弟,你喝酒吗?”大林憨憨的一笑:“喝咧,但是中午不能喝,喝了下午干不了营生呢,大岗等着呗,晚上讷给你整酒!”

姜二应了声:“行!”说着从兜里掏出十块钱,放在炕沿上:“用这个买,讷不知道小卖铺在哪,有点花生米更好。”

大林听了,立马反对道:“那哪行呢,来讷家了,讷还能让大岗花钱了不成,快装起来,讷买酒不花钱呢,这饭也不花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钱塞进姜二的怀里,力气真大,直接把姜二让息的手推了回去!

姜二听了大林吃饭喝酒不花钱颇感意外,盯着大林,用眼神询问着,这饭为什么不要钱。大林嘿嘿一笑:“讷给老板娘嫂子的饭店做营生,饭店管讷和讷弟的饭,一个月还给讷一百块钱呢!”

那边二林已经呼了吧唧的用筷子扒拉饭盒里的粉片,但是只扒拉着一边!看来我们的大林家,只有这么一个盛饭的家伙什儿。

姜二只拿了个馒头吃了起来,一晌午没吃饭,肚子又点饿的慌,馒头吃出了香味!接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唠起了家常话,知道了大林爸死的早,咋死的大林也不知道,二林的脑子不灵光是因为儿时发烧给烧愣了,两兄弟的娘一个人养活不了两个孩子,丢下十岁的哥七岁的弟跟人跑了。两兄弟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饭后大林又把饭盒揣进怀里,让姜二和愣弟弟在家休息,又去饭店帮忙了。姜二属实有点累,昨晚熬了一夜,又被愣弟弟捶了一顿,倒头呼呼的睡了起来,愣弟弟也躺了下来,呼噜声再大也吵不醒姜二了。

姜二一直睡到了后晌,起来时愣弟弟已经不在了,估摸着出去玩了,姜二憋在黑不隆冬的屋里难受,也想着出去走走,沿着来时的路,出了街,找到了一个小卖铺,买了包花生米,一瓶老白干,小吃食随便买了几样。小卖铺的老板认出了姜二是瓦檐村的小先生,还和小先生打了个招呼,询问着小先生来这地界干嘛了,言语中对姜二有几分调侃的味道,姜二心里疑忌着,是不是自己的那档破事传道了小卖铺老板的耳里。

姜二编了个理由,言语搪塞了过去,怕再撞见熟人,又原路返回了小黑屋,等着两兄弟回来。日头刚落,愣弟弟就回来了。给屋里点起了昏黄的灯泡,也不和姜二说话,一眼不眨的盯着姜二买回来的花生米和小吃的,姜二把花生米分出了一半递给了愣弟弟,生活的本能让愣弟弟懂得了客气和说好听话,说了声谢谢,让姜二感到意外,接着就囔囔的吃了起来。

七八点钟,大林一手提着一袋吃食,一手拎着塑料卡白酒回来了,怀里还鼓鼓囊囊的,大林把东西都放在炕上,二林机灵的又把吃饭用的木板摆了上来,大林从怀里叮呤当啷取出了碗筷饭盒和两个酒杯。嘿嘿的和姜二笑了起来“嘿嘿,二兴岗,讷带好吃的咧,老板娘嫂子给讷整了好几个羊蹄呢。”说着从袋子里掏出了吃食,一袋子的杂烩菜,还有七八个羊蹄。

姜二连忙把下午买回的小吃和花生米也摆在了木板上,招罗着拧开了自己买回来的老白干。大林把手中塑料卡白酒,放在了一边说道:“先喝二兴岗的,喝完了再喝这个。”

三人都上了炕,借着昏黄的灯光吃了起来!屋子小,两兄弟也没生灶,喝点小酒也热乎了起来!闲聊的欢快,姜二从大林口里断断续续的了解着官家窑矿的趣闻趣事,大林心眼实诚,大多聊的是哪个婶儿,哪个嫂子对自己的好,姜二问大林:“有人欺负你们么?”大林也爽快的说:“小时候有咧,现在么了,现在只有讷欺负别人咧!”姜二说想寻个营生,大林也爽快的说去问问嫂子的饭店要人不,要了就叫姜二过去,被姜二回绝了。

姜二自己寻思着,瓦檐村的那点囧事,成了自己的污点,这两天的功夫就传到了官家窑,自己是个走街串户的小先生,十里八村的人都有听闻过,也都见识过,看来矿区是不能待,还得往远走呢,要不然到哪都臊的慌,可是往远走就得有资费,眼下只能先整个局弄巴点钱再说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