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渡妖记 > 京都乱
第六十五章 谁的典客司
作者:秋雨半浮生  |  字数:3232  |  更新时间:2019-11-22 19:13:00 全文阅读

第二日早朝,议事殿。

左丞一如既往的站在帝椅左侧,无论是当初先帝病重,由他代理朝政,还是此后帝位无主,左丞都没有坐上过那个位置,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那张椅子所代表的权势。

身前桌案上摆满了奏表,都是今日需要处理的,左丞先前早已经看过一遍,才叫人搬至议事殿,预备早朝时用。

不多时,诸位大臣各司官吏都已经尽数到场。

左丞轻轻咳嗽一声,示意众臣可以开始上表。

只是这一声咳嗽余音尚未在殿中落定,殿外却是突然站了一人。

众人看去,才发现原来是勾芺,于是沉默下来,也没有多说什么。

勾芺一身风雨,抱着刀平静的走入大殿,而后入九司队列。

对于勾芺究竟什么时候会来上朝一事,没有人能够说的清楚,或许今日他心情好便来了,或许明日他心情不好,也便来了,没有人能够约束一个疯子的行为。好在众臣这段时间见得多了,也便习惯了。

毕竟镇妖司上一个说话的人,一次都没有来过朝堂之上。

只当做不存在便好。

待到朝堂平静下来,九司中少府执笏出列道:“臣.......”

话音未落,殿外长阶上却是传来一些琐细的声音。

左丞面色如常,看向殿外来人,向前一步,缓缓跪伏下去,沉声道:“下臣拜见陛下。”

女帝一身红衣从雨中走来,站在大殿门口,看了眼左丞,又看向殿中群臣,一言不发。

众臣看向左丞,才发现左丞一早便已经跪伏下去,犹豫少许,齐齐跪在大殿两旁。

女帝站在殿门口,看向殿中唯一一个站着的人,笑了笑说道:“仲司大人似乎对本帝有所不满?”

勾芺抱着刀,看了眼女帝,一拱手道:“勾芺见过陛下。”

女帝轻轻点点头,而后穿过众人,走到帝椅前站定,看着众臣道:“平身吧。”

左丞这才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女帝说道:“陛下今日为何来此殿中?”

女帝轻笑着看着左丞,理了理红衣在帝椅上坐定,缓缓说道:“既是陛下,如何不能来?”

朝臣沉默不语,满朝寂静。

勾芺抱着刀,看着上方二人,冷笑不语。

左丞沉默少许,一拱手道:“是下臣唐突了。”

女帝从袖中取出一枝桃花,面带微笑的把玩着,说道:“朝政之事,有劳左丞了。”

言外之意便是,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朝臣们一并松了口气,不少人暗中撩起袖子抹了把汗,左丞倒是平静,看向先前站出来的少府,说道:“少府大人,请继续吧。”

少府稍稍犹豫,再度站出列来,手执玉笏道:“今年自开春以来,便一直大雨,柳河水位相较年初,上涨数尺,前不久镇妖司要求封城,是以柳河下游为防止妖人逃脱,一直封闸至今,仅凭各支流难以疏水,还请左丞......”

左丞点了点头,而后看向勾芺,说道:“仲司大人以为如何?”

若是他事,身为左丞自然无须过问镇妖司,只是当日之事,乃是镇妖司想要封城,才会将京都封锁,是以自然要问过镇妖司的意见。

勾芺抱着刀,平静的说道:“城东命案事已了结,自然可以。”

左丞点点头,看向御史大夫,说道:“御史大人稍后可以下发文书,传至城防各司。”

御史大夫点点头。

风雨自殿外缓缓吹来,朝中事务一一商议处理完毕。

女帝便一直坐在帝椅上看着桃花,如同昨日坐在溪边垂钓一般。

左丞看向众臣说道:“诸位大人可还有事要奏,如无他事,本丞有一事要与诸位商.......”

女帝轻轻咳嗽一声,打断了左丞的话,蓦然在帝椅上坐正,正色道:“朕却也有一事要与诸位大臣商议。”

左丞站在一旁,沉默少许,看向女帝说道:“陛下何事?”

女帝看向众臣,缓缓说道:“先帝乘舟去往冥河近月余,而朝中事务依旧一丝不苟,朕自然心喜。”

下方诸臣都是沉默不语,等待着女帝的下文。

“然而数日之前,槐安有一修行之人来我京都,若非那场剑雨,恐怕至今无人知晓。朕以为,此事深究之,盖因典客司废除已久,无人负责此类事宜,是以朕欲重设典客司,不知诸位大臣意下如何?”

众臣只是沉默着,而后看向女帝身旁的左丞。

女帝亦是将目光落在左丞身上,说道:“左丞如何看?”

左丞一拱手道:“下臣亦有此意。”

众臣齐道:“臣等无异议。”

女帝却又看向勾芺,说道:“勾仲司以为如何?”

勾芺看了一眼女帝,平静的说道:“此事陛下与左丞商议即可。”

女帝笑了笑,说道:“那且如此定下。”

左丞拱手看向女帝说道:“关于典客司司主之位,下臣.......”

女帝平静的说道:“朕已有人选,便是当年典客司司主后人,云胡不争。”

左丞深深的看了一眼女帝,而后缓缓说道:“既然陛下早有人选”,说着他回头看向众臣,平静的说道:“那此事便日后再议。”

众臣本来还在想着为何今日左丞大有一副向女帝服软之势,却没想到原来左丞从一开始便没有将一些东西还给女帝的意图,只是想看看女帝究竟想要如何。而朝中气氛随着左丞的这句终于变得紧张起来,风雨入殿,一片刀剑之意。

女帝微微眯眼,握住手中桃花,看向左丞说道:“左丞这是何意?”

左丞平静的说道:“因为臣亦有人选。”

女帝看了左丞许久,才缓缓说道:“原来左丞想要立的典客司,与朕想要立的典客司,不是同一个典客司。”

群臣只是沉默的听着二人的交锋,心中却是明白不已。

陛下立的典客司,自然是陛下,左丞又如何会容许这样一个司衙出现在如今的朝堂之上?

左丞拱手道:“陛下此言过矣,二者自然是同一司,只是陛下才始入京,对朝堂之事知之甚少,臣之所为,亦是怕陛下误用奸人,且典客司位属九司,事关社稷,不可随意,望陛下慎之。”

女帝只是笑着,说道:“那朕倒想知道,左丞所用贤人,是何人?”

左丞平静的回道:“奉常大人有一子,京都素有‘贤’名,臣欲立此人。”

奉常大人的儿子南风闲,在京都的确素有闲名,朝中诸臣基本都是心中了然,然而此时左丞在此时突然提出,众人却也有些看不透这究竟是敷衍女帝,还是他的确是这般想法。

南奉常站在左首,微微皱眉,此事左丞却从未和他说过。

女帝沉默良久,环顾众臣,尽是低头不语,叹息一声道:“既然左丞亦有人选,那此事且日后再议,退朝。”

众臣一言不发,只有南奉常似乎有些愤懑的看了一眼左丞,甩袖离开。

左丞站在一旁沉默少许,说道:“早朝事毕,诸位大人退朝吧。”

众臣看了眼帝椅之上的女帝,犹豫再三,躬身道:“臣等告退。”

女帝只是斜倚着帝椅而坐,看着手中桃花。

而后众臣离去,左丞看了一眼女帝,平静的说道:“下臣告退。”

殿中很快便只剩下了两人,伴着满殿风雨意味沉默着。

女帝看了一眼殿中,却是发现勾芺依旧站在殿中,平静的看着自己,于是轻笑一声道:“勾仲司可还有事?”

勾芺回想起最初见到女帝时的模样,又想起那日在巷中小楼所见到的模样,总觉得她对于自己隐瞒了一些东西,只是平静的说道:“我只是在想,今日站在这朝堂之上,你究竟有几分把握。”

女帝缓缓说道:“勾仲司以为呢?”

勾芺皱了皱眉头,看向女帝,却未曾见到那日楼中那般惶恐模样,沉默少许,说道:“听说世人最擅长的事情便是戴着面具行走世间,原来当日我所见的,却只是你的一张面具罢了。”

女帝不置可否的笑笑,站了起来,看向勾芺说道:“那勾仲司又戴着几张面具?”

勾芺平静的说道:“那便要你去猜了”,说完,便转身离开大殿。

待到勾芺离开,女帝才看向自己手中的桃株,那上面的外皮早已被汗水浸透,渐渐剥离开来,看起来颇为惨淡。

也像极了女帝而今的处境。

少年带着云胡不争走了进来,犹豫少许问道:“如何?”

女帝看向云胡不争,将那株桃枝丢到了桌案之上,有些疲倦的说道:“日后再议。”

云胡不争沉默少许,向着女帝行了一礼,道:“下民告退。”而后转身向殿外走去。

女帝看着云胡不争有些落寞的背影,却是叫住了他,开口说道:“但至少你说的是对的。”

云胡不争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女帝说道:“哪一句?”

女帝看向殿外风雨,缓缓说道:“若我不出现在风雨中,人们迟早便会忘了在左丞之上还有一个陛下。”

云胡不争沉默下来,其实这句话,最早是青悬薜所说。

那是在酒楼中,南风闲问他们为何要出现在京都视野之中,青悬薜给出的回答。

“但也仅此而已。”女帝收回视线,缓缓说道。

“是的,陛下。”云胡不争说道,而后转身离开。

少年蓦回首走向女帝,关切的问道:“你还好吧。”

女帝虽然在朝臣面前一直一副镇定模样,但是少年却清楚女帝心里扛着多大的压力,才会走上朝堂与左丞尝试争一争那些本该属于她的东西。

女帝叹了口气,伸手向少年道:“回去吧。”

少年匆忙扶住女帝,而后向着殿外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